第四十六章 你是我的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唉!真的被她拿走了!”祭台上空无一物,凹进去的卡槽里积聚着尚未凝固的鲜血。

    巨梅仙一片破碎的本命梅花,释放出磅礴的神识,就算最终被全新的神纹过滤吸收,可还是产生了短时间的神识乱流,这个期间内,连老乐师都无法通过神纹感知到皇城内的任何事情,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为了故人的执念感叹许久,老乐师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里要做的正事,他将自己腋下的钟锤拿下来,一步迈上祭台,将钟锤直立着插入空空的卡槽之中,祭台顿时亮起和刚才城墙一样的莹白光晕。

    年纪大了,就是容易陷入回忆,老乐师低头独行着,幸好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皇城布局。走过幢幢巍峨的大殿,穿越条条回肠的廊阁,老乐师在一处低矮的假山旁停下了脚步,这处景观毫不起眼,而且因为离晚晴湖不远,水汽滋溺下,假山上长满了滑腻腻的青苔。

    老乐师收了收宽大的袍袖,将钟锤夹在腋下,抬着脚,从假山侧面一座黑咕隆咚的小门钻了进去,进洞之后便是一段下行的台阶,随着地势越来越低,空间却越来越开阔,最后一座青铜打造的祭台出现在老乐师眼前。

    “这才合适嘛!也才是一体的!那个东西本来就不属于皇城,硬是搭配在一起,除了恶心书院,真没有别作用了!”老乐师看着莹白祭台上开始浮现的金色纹路,有些欣喜的嘀嘀咕咕,“丢了也好,丢了也好,物归原主,主归原位,从此这白帝城才真的是固若金汤了!”

    干完正事,老乐师出了地宫,正要拍打衣摆的青苔,突然心头一跳,抬头看去,只见皇城东部的天空,一朵硕大的血色梅花正在重新凝聚,老乐师暗骂一声,一闪消失。

    巨梅仙抬头看着自己的本命血梅,虽然那片破碎的花瓣只有淡淡的虚影,但是整朵梅花却更显圆润,掠夺自他人的神魂总有些糟粕,借一爆之力将其散去,剩下的才是真正的精华,此时才算名副其实的半步天人了!

    “都停了吧!”在白钺披甲成将,巨梅仙半步天人之时, 老乐师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场内,巨梅仙看着老乐师脚下陡然一现的神纹波动,眉头紧皱起来。

    “唉,巨梅仙这厮,居然摸到了天人之境的门槛!” 老乐师敲下最后一锤,绵延几十里的宫墙上整体发出淡淡荧光,荧光中金色的神纹如叶脉般延伸生长,一处处神纹节点发出明亮的光彩,恰似一路璀璨的星河!

    仿佛干了一件很平常的事,老乐师继续嘀嘀咕咕着,“仅仅碎了一片梅花,爆发出来的神识,就将我修复过的神纹胀的满满的,如果再碎一片,整座皇城不被你夷为平地!看来我要赶紧做下一步工作!唉,烦躁啊!片刻不得清闲!”搔着头,像个苦恼至极的孩童,老乐师穿过宫门那纵横交错的神纹,身后的城墙随之恢复平淡。

    走在今夜格外空旷的宫城内,老乐师身影也有些落寞,四十年了,大夫子的坟头草青了一季黄了一季,明眸善睐的少女也变成了阴郁深沉的老妪, 唯有这这白帝城,纵然在全新神纹的加持下终于固若金汤,可是八百年的风雨让这四十载的人和事,仿佛都有些微不足道了!

    东暖阁外,白钺雄壮的身躯依然挺拔如山, 但冷艳枪尖却断了半截,他看着对面的巨梅仙,心中着实有些钦佩!这是一个痴人,痴于情,痴于武,万事如一,终于本心,或许这等人物才真能窥视天人之境吧!

    可纵使天人又如何,我乃青羊角卫,煌煌大煜的守城之将!

    白钺放下冷盐枪,重新披甲,同时翼阳城北郊军营,卧不卸甲的青羊角卫齐齐睁开了眼睛,“现在开始,和你交手的不再是武夫白钺,而是大煜万骑郞!”

    “你们二人都没有真正厮杀的意图,打下去有什么意思,就这样收手吧!”老乐师摆摆手,“白钺回北郊去安抚你的青羊角卫,陵落重铠一旦发动,动静可不小,别吓到翼阳城里的百姓,至于你”

    老乐师望着巨梅仙头顶上晶莹剔透的血梅,心里着实感叹了一下,随后厉声道,“至于你巨梅仙,天人之路都走了一小步,不容易啊,老朽可不想拼着毁了白帝城的风险,镇压你!”

    “哦?”巨梅仙挑眉,眼神中又有些许癫狂之意。

    这时帝后的声音突然从东暖阁内传来“巨兄,我很好,酒也很好喝,虽然找不到了,可红黎也算喝了一杯,你走吧,回瀚海城!”

    巨梅仙默然无言,招手唤来已经恢复正常的荒驼,飞身上了红莲座,然后一瓶新酒轻轻抛出,稳稳落在的东暖阁门口,“最后一瓶妃子笑也留给你吧!”

    荒驼转身向外面走去,天空中血梅慢慢变淡,等最后一丝威压收敛,清冷的月光终于又照在东暖阁外的石砖上。

    荒驼走的不快,巨梅仙的声音传来,“白钺,今生若还相见,定折你青羊角!李长姚,你给这皇城重新炼制的神纹确实不俗,不愧是书院上代的天工府主!白景炆,你贵为大煜帝尊,却要女人护着,可笑可笑!”

    说完荒驼脚步加快,金色的身影消失在渐暗的月色中。

    白钺也离开了,离开之前从老乐师处得知那件东西已被人取走,不知为何竟是舒了一口气,他向东暖阁和老乐师微微拱手,提枪而去。

    老乐师请示后进了东暖阁门口,看到坐在椅子上,脸色如常的熙裕帝,心里叹了声“果然如此”!

    “李师!皇宫内的神纹都已更新完毕?”

    “回陛下,都已重新布置。”老乐师躬身答道

    “我这东暖阁也已布置得当?”

    “小小一阁,等下老朽片刻就能做好”老乐师身子躬的更低,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枚青铜扳指,递给熙裕帝,说道,“这枚扳指在皇城之内,不输于之前的那块玉佩!”

    看到熙裕帝将扳指戴在手上,老乐师起身告退。

    这时东暖阁内只有帝尊和帝后,熙裕帝亲手拿过巨梅仙留下的那瓶酒,递给帝后,柔声说道,“朕只要你在身边陪着我!”

    帝后微微颔首,看着这个一辈子也未看透的男人,心中又一次发寒。

    在熙裕帝的吩咐下,帝后随着女侍回了寝宫。

    望着空荡荡的东暖阁,熙裕帝突然对着虚空吩咐道,“清理影卫四营八处,诛风无缺九族!查大内今夜禁军,涉嫌者尽戮,消失者屠三族!查皇族内推波助澜者,移爵位,暂压宗人府!查翼阳城内,近三月可疑江湖人物,纠其宗门,诛其父兄子侄!”熙裕帝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查孟氏门生、书院学子涉及此事者,下诏狱,刑法不论!另外跟他们说,朕急火攻心,惊吓过度,叫一言公和十里侯入宫探视!”

    从虚空中传了一句淡淡的“是!”

    熙裕帝端起茶润了润喉,看着窗外渐渐西落的月轮,自言自语道,“巨梅仙,你终究是个武夫,而朕是帝王!”

    同样在这夜色最为深沉的拂晓,孟一苇终于回到了自家的入微阁,从苦竹山上一路步行归来,不知不觉走了一夜!白虎丘外的残血落梅让孟一苇心寒,江湖武夫的杀意可冲斗牛,帝王的冷酷也能冻彻人心!倒是翼阳城内,一切如常,巨梅仙去了何处?难道直接杀进了白帝城?

    孟一苇心中想着事情,突然发现家里似乎有人来过,木雕有被把玩的痕迹,茶水也倒了半杯!

    同时一个铁棍就扔在他常坐的那个靠背椅上,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

    孟一苇感觉有些眼熟,伸手去拿。

    在他握住铁棍的一刹那,世界变得不一样了,整座翼阳城变成了一根根综合交错的线条,在他的大脑中编制成一座恢弘的大阵!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通透,孟一苇甚至能看到到太平大街青石板缝隙里爬行的蚂蚁,而且有感觉只要自己神思一动,就能将其碾死,而这种冲动在心中越来越强烈!

    孟一苇一惊,松开了握住铁棍的手,一股怅然若失袭来!

    拿起茶壶,将冷茶一饮而尽,转身看着恰好发出第一抹亮光的天色,孟一苇自言自语道,“看来今夜的翼阳城,真的发生很多事情啊!”又看了看躺在椅子上的铁棍,

    “以后,你就是我的眼吧!”

    白帝城的城墙像呼吸一样,一收一胀,墙面上金色的神纹闪现,许多节点已经暗淡无光,仿佛下一刻可能就会断裂。

    “真是麻烦啊!”宫墙下站着个高高的身影,月光下乱糟糟的头发,不正是太清夜宴上的那个老乐师。

    只见老乐师拿个钟锤,在城墙这里敲一下,那里敲一下,宫墙上的神纹就不仅稳固下来,而且更加繁复密匝,甚至连被巨梅仙撞破的宫门处,也有神纹从虚空中产生,好像要编制出一堵金晃晃的门板。

    老乐师一边敲敲打打,一边嘀嘀咕咕道,“就算你孟小花的眼睛再长,也不能再看不到这里了吧!老李我重修的神纹,已经凌驾你书院体系之上了!”

    心岛上抽着水烟的孟小花一阵咳嗽,虽然之前他的神识也无法进入白帝城,可起码能感应皇城的存在,而现在识海中翼阳城的中心地带,只有一片漆黑!

    老乐师看似慢慢悠悠,其实并不慢,这片城墙已经是最后未完成的工作了,不,还有皇城内那本该最先修护的东暖阁!

    老乐师有些烦躁,烦躁于自己居然答应了她的请求,在加强宫城内的神纹时,偏偏将城墙放在最后,而且遗漏了大煜皇帝的书房!

    烦躁于都过了四十年,她的执念不但不减,反而更强!

    烦躁于不要因为自己要还债,就赔上了大煜的皇帝啊!

    神识风暴在宫墙内肆虐着,但是乖乖呆在室内的人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顶多头昏眼花,甚者晕厥昏迷,被老乐师修复过得神纹让每一座宫殿、楼阁、假山,甚至是湖水、草木都有了吸收神识的功效,神识风暴被一层层削弱,最终归于平静!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万界之八号当铺摄政王的萌狐妃圣墟天影君王默示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