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打边炉、谈生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哪有,西坊吃漕运饭的有两个帮派,南岸四十余座码头属于我青角帮,三爷我带着百十号兄弟照看着,而北岸的六十余座却是那潮湖帮的地盘!”说起潮湖帮,王三儿的脸色有些阴沉,看来平时结下的梁子不少。

    “不过”王三儿突然有些幸灾乐祸,“不过潮湖帮现在估计乱的可以,他们之前靠着西三门撑腰,将码头生意抢过去六成,现在西三门不知道得罪了哪些神仙,门内大佬一夜死绝,这风口浪尖上,潮湖帮上下也害怕的厉害吧!听说那潮湖帮的帮主,前几天就带着相好的姘头,连夜出城躲避风头去了!”

    胖子一边静静的听,一边安抚着手上今晚格外活跃的肥鸽。

    胖子好像没有看到在座人的表情,就是拇指被肥鸽突然狠狠啄了一下,疼的脸颊的肥肉有些抽搐。

    拿起毛巾擦了餐脸上油腻腻的汗,趁着众人都在平复恶心的时候,亲自给王三儿添了杯酒,胖子主动问道,“这永济渠两岸大大小小百余座码头,都是三哥你罩的场子?”

    “听王三哥这么一说,胖子我倒是明白了,永济渠的水不浅啊!看来就算我得了施家三小姐的青睐,拿了绣云轩三年的订单,也不见得能在这南北岸的码头上支起摊子来!”

    王三儿要的就是胖子明白这个道理,在这西坊十三郭,若想单独搭灶起火,上有门路,下有网络,缺一不可!譬如这码头生意,有了订单却没有码头停船、没有工人卸货,主顾不另找他家才怪!

    这会,王三儿才真正觉得眼前的油腻胖子是个人物了!

    同行的几人美的美,俊的俊,都有一种不同于市井人的雍容气度,绝对是高门大户的公子小姐之属,这胖子却像打小从市井街头摸爬滚打出来的,到底什么来头?

    对面正在埋头奋斗的风铃儿听到胖子的话,差点被噎死,琼子赶紧抓住七月要泼过去的茶杯,剩余的人都是满脸黑线,嘴里更是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呵……咳咳”,王三儿都有些招架不住,想那施家三小姐可是家中老太爷的掌上明珠,而施家老太爷在如今六十九的年岁,居然又升了一级,顶替那个下了诏狱的李工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部之首,手中的朝笏都换成了象牙的,实打实的一品大员啦!

    当然,就算三小姐没有施家的背景,单单是绣云轩掌家人的身份,也足以让人仰望!就算你胖子有些背景,有点门路,会得到施家三小姐的青睐?怎么可能!

    要说昨天也是胖子运气好,其实施家商队的船老大早跟王三儿通了气,所以才直接将船停靠到南岸码头。可没想到平时不管这些琐事的施三小姐,那天却临时起意,将卸货运货的差事直接派给了个小胖子,不然这小小的白鸽帮,连个停船的码头都没有,哪里会有商船卸货的生意。

    胖子嘿嘿一笑,从怀里拿出了个布袋,往桌子上一放,听声音就知道是沉甸甸的碎银子。

    看见王三儿嘴角一翘,胖子才说道,“初来乍到,不知道码头上的规矩,倒是借了青角帮和王三哥的东风了,这些是昨天施家所给酬劳的一半,算是与三哥五五分成吧!”

    没等王三儿想明白,完全掌握了谈话节奏的胖子接着说道,“王三哥,胖子我这拿了个大单子”说着从风铃儿那里拿过施家绣云轩的订单。

    王三儿看到单子上绣云轩的标记,不禁一阵眼热,胖子倒是大方的很,直接把单子递给王三儿。后者一愣,随后迟疑的接过,低头仔细一瞧,果然是不假,右下角“施郎”的签字格外醒目,施家三小姐闺名叫什么外人不知道,可“施郎”却是她众所周知的签字名号。

    “王三哥,我白鸽帮与你青角帮做个生意如何?”胖子的声音又懒洋洋的响起来

    王三儿心中警惕,放下订单,正眼看着胖子,“什么生意?怎么个做法?”

    胖子嘿嘿一笑,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我有单子,却没有码头,你有码头,却没有单子,不如你租给我二十座码头,我把订单酬劳分你五成,如何?”

    王三儿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胖子,刚才还觉得胖子是个精明人,这会却发现单纯好笑的可以!“二十座码头都快是我青角帮半数的地盘了,就这么租给你?不说只给我一半的酬劳,就算把施家的全部订单都给我,你觉得我会答应吗?这大煜帝都商贾林立,货物往来量不差于施家的起码三十几家,而且小商户的散货,个人家的私货,加在一起也是个大数目。更别说大内的贡品和书院的诸多用度,都有一部分从这里进入帝都,你现在还觉得施家的半数酬劳值得二十座码头?”

    “皇家和书院的货物也走永济渠?”七月有些疑惑的问道

    “皇家的贡品倒是很少,大部分都直接在泗水码头下了船,不过书院的货物大部份都走着永济渠。”惜朝对书院的事情比较熟悉

    “呵!”王三儿被帮少男少女的话逗笑了,“既然你们都知道,还跟我谈这笔生意?假如你拿了皇家或书院的订单,跟我半数分成,二十座码头倒是可以考虑!”

    胖子变得很严肃,“王三哥,胖子可没开玩笑,至于我手里的订单,还真不只施家一份!”

    王三儿闻言一愣,胖子已经叫了声惜朝姐。

    惜朝有些犹豫的从袖口里拿出一卷文书,咬咬牙还是递给了胖子,后者表现的珍儿珍重。

    只见胖子特意把肥鸽放在大腿上,双手捧过来卷轴,确保桌面上没有汤汤水水后,才小心翼翼地解开扎紧的红绳,慢慢的打开。

    旁边的王三儿早就伸长了脖子,什么单子让这个难以琢磨的小胖子如此惶恐,难道?

    当卷轴完全打开,右下角那方鲜红的大印露出来,王三儿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攥住了!

    “这……这……这是书院的订单文书?”王三儿的声音有些沙哑

    胖子这时候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三哥你也看的出来,胖子我是有些小魅力啊,书院的大夫子小夫子都对我青睐有加,咳……盛情难却,盛情难却啊!”

    “噗”王三儿一口压惊的茶全部喷了出去

    对面的尾叶一个侧身闪过飞来的茶叶,对着胖子怒目而视。

    风铃儿看到旁边七月递过来的眼神,领会一笑,两人正准备掀桌起义,讨伐厚颜无耻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某只肥猪。琼子和惜朝见状赶紧一人拽住一个,生怕两个压不住火的主儿,坏了胖子的大事。

    过了好一会,屋子里的风暴才被压制下去。

    王三儿顺过了气儿,贴着这份珍贵的订单文书看了又看,也瞧不出真假,咬了咬牙,对门外的小弟喊道,“去,请刑师爷!”

    刑师爷是个干瘦的老头,被王三儿亲自迎进了屋,也不搭理终于可以大吃特吃的胖子,直接拿起了那卷珍贵的文书。先那手指夹住边缘,捻了捻,“嗯,是纤草纸”,又贴近鼻子闻了闻,“也没错,是青渊墨”,最后又用指甲划了一下红印,放在舌尖尝了尝,“真的是甜焰朱砂啊!”

    做完这些,刑师爷终于正眼对上了胖子,“小哥是书院的高才?”

    胖子咽下嘴里的牛肉,顾不得擦嘴,叹道,“书院的大夫子和小夫子,都对咱青睐有加,可是我就喜欢在市井里厮混,倒是辜负了诸位夫子的殷殷期望啊!”

    全屋又是一阵寂静,连眼神清冷的刑师爷都不禁神色一僵。

    “又来了,又来了,这死胖子要恶心死人!”风铃儿用眼神给七月传递信息

    “哼,让他再嘚瑟会,吃完这顿饭,我们就杀~猪~”七月如此回道。

    正自怜自艾的胖子突然感觉一阵恶寒,无意间看到七月似笑非笑的表情,才发现事情有些玩大了,赶紧见好就收,对着刑师爷说道,“租给我二十座码头,这份订单,白鸽帮和青角帮五五分成,如何?”

    刑师爷盯着胖子油腻的脸上那双格外明亮的眼睛,阴冷的脸上有了笑意,“这是大生意,我一个师爷做不了主,不如明日来我青角帮,我们帮主亲手酿的米酒可是醇的很呢!”

    胖子站起身,抚摸着手中安静下来的肥鸽,呵呵说道,“有生意谈,有酒喝,当然好!”

    炭火正旺,菌菇汤鲜美,牛羊肉肥嫩,戚满福喝下一杯小店特有的高粱酒,脸庞火热。

    “我说,那个王三哥,你们这青角帮莫非跟青羊角卫有些渊源?”

    “还真让兄弟你说着了”王三儿放下筷子说道,“想我们大当家二十年前,可是青阳角卫的校官啊!”

    “哦?”戚满福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些关联。

    说来市井和朝堂也没有什么差别,朝堂里各部各衙的老爷,今日还推杯换盏,明日就能互相攻讦,现在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不久又推心置腹似八拜之交,不为别的,都是利益二字!

    市井之中亦是如此,昨晚还来者不善的王三儿,今天一早听到那小小的“白鸽帮”,居然拿下了绣云轩未来三年所有出货进货的订单,就赶紧换了一副嘴脸,主动请客打起了边炉。

    有的吃,当然全部出动,除了还未出现的小和尚,白鸽帮现有的六名成员全部到齐。

    七月等人懒得与王三儿这种黑帮泼皮搭讪,倒是胖子与王三儿聊得火热,竟大有结为异性兄弟的意思!

    “不知道兄弟你是如何拿到绣云轩的大订单,以往施家的商船都是来一船卸一船,现场招工,还从未听说过单独委托给一家。”王三儿借着跟胖子聊得热乎,问道了正题。

    胖子羞赧一笑,“三哥你也看的出来,胖子我是有些小魅力啊,恰好那施家三小姐,咳,盛情难却,盛情难却啊!哈哈!”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万界之八号当铺妻瘾摄政王的萌狐妃民间技艺大师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哥儿如此多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