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小楼今夜借东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胖子有些适应了这位段帮主的谈话风格,叫了声段叔,“您叫我满福就行,其实还有些其他好处,就是不知道段叔想不想要了!”

    “哦?”段小楼拿下一个烤熟的土豆,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双洁白的手套,戴好后才一边剥着土豆皮一边问,“还有什么其他好处,你说说看。”

    “嘿嘿”胖子倒不嫌烫,也从火盆上拿下一个土豆,不剥皮就直接啃了一口,这才支支吾吾,“段叔可想拿下北岸的那六十座码头?”

    问题来的太突兀,胖子愣了一下,赶忙陪着笑脸,“是有个大生意,要借帮主的春风啊!”

    “鄙人段小楼!”男子突然又自我介绍,“你准备用书院和施家的五成订单,换我南岸二十座码头?”

    段小楼剥着土豆的双手一顿,抬头看向胖子,恰好胖子也看向他,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点意味。

    胖子心中有些小得意,想这些江湖帮派也就这么回事,胖爷我稍用手段便手到擒来。

    可没先到,青角帮大当家居然想跟她谈生意。

    胖子生怕段小楼反悔,立刻转身对七月郑重的说,“现在我将帮主之位和本帮镇帮神兽一块让给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白鸽帮第二代帮主,兼肥鸽法定饲养人。”

    胖子看了眼已经准备开溜的王三儿,咽了口吐沫,倒是七月毫无所谓,瞪了胖子一样,率先进了小楼,胖子赶紧扭着屁股跟上。

    屋里一张桌,三张椅,桌子上放着一个火盆,火盆上坐着一个酒壶,还有几个已经烤的金黄的土豆。

    “再来晚一点,土豆就要烤焦了!”男子给土豆翻了个,对着胖子说道,“听说你要跟我做个生意?”

    “不行,这个生意我不跟你做。”段小楼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得意洋洋的胖子差点闪了腰。

    胖子急了,刚想要张口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段小楼却摆摆手,接着说,“我不跟你做这个生意,我跟她!”说完竟指了指白七月。

    白七月一怔,她今晚跟胖子赴约,主要是经过昨晚的杀猪大会,众人一致决定在白鸽帮内设置执法堂,堂主由白七月担任,而被执法人就是帮主戚满福了,只要后者再厚颜无耻、嘴上跑车,就立即指法,不留情面,新官上任的白七月今晚就是来监督胖子的。

    七月恨不得站起来给胖子一脚,但却不好意思破坏这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转头一想,又觉得当个帮主倒也是个新奇体验,就小脸微扬,对着段小楼说道,“跟我谈生意也可以,不过我的价码可比胖子高,我不但要南岸的二十座码头,北岸到手后,我还要北岸的三十座!”

    胖子听到这话,一拍脑门,大呼“完了,谈崩了!”

    可这次段小楼的手抖都没抖,他将剥好皮的烤土豆放在瓷碟里,撒上一层椒盐,试探着端给白七月,微笑道,“可以,这个生意我做了!”

    七月知道对面的大汉曾是青羊角卫,而青羊角卫则是大煜白氏最坚实的城墙,于是天然便对他多了一份信任,所幸就大方的接过瓷碟,咬了一小口,真诚地赞了声好香。

    段小楼见此竟大为激动,拿起火盆上的酒壶,直接倒进嘴里。

    洒出的酒水溅到了烧红的木炭上,乱窜的火星照红了胖子平静的脸。

    小楼明月东升,胖子又跟段小楼说了几句闲话,就实在受不了段帮主跳跃的谈话方式,便起身告辞。段小楼起身送到了门口,看着胖子跟七月走出红彤彤的小巷,才关门回屋。

    这时火盆旁边已经坐着那位邢师爷,邢师爷一边烤着手,一边问道,“小楼,你真的决定了?”

    段小楼坐下来,高大的身躯压得椅子吱吱作响,“是该动动筋骨了!”

    听到了这句话,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的邢师爷竟激动的站了起来,手中的折扇重重敲在掌心里,“青角帮,终于要伸出一只角了!”

    段小楼也站起来,转身打开了东侧的窗子。

    其实八角楼的四个方向共有四条小巷,不同的客人走不同的路、进不同的门,今晚胖子和七月走的就是东门。

    东边的小巷虽然幽深,却似乎开在了风口,一打开窗子风就吹了进来。

    段小楼想起了刚才的小姑娘,皓腕上有条冰蚕丝混着金银丝编制的手带,心里想到,“原来是夫人选中的儿媳啊,下次得让她叫我一声段叔叔,呵,就算是大煜的宝贝公主,一声叔叔我也受的。”

    窗外吹来的风更大了,段小楼敞开了衣襟。冷风入怀,浑身清凉,他不禁赞道,“好东风啊,好东风!”

    白鸽帮暂时包下的客栈里,刚进屋的胖子就召开了传位大会,“咳,各位帮众,所谓高位有能者而居之,今白七月能力出众,德足服人,本帮主自愧不如,决定退位让贤。从今以后,本帮大小事宜,皆由七月决断。”胖子说的极为高兴,因为不当帮主就不用被监督,也不用天天伺候那只大爷似的白鸽了。

    七月仿佛猜到胖子心中所想,随之颁布了担任帮主的第一个决定,“命戚满福为本帮师爷,风铃儿担任执法堂堂主,继续监督这死胖子!”

    “在,一定完成任务!”风铃儿笑的极为开心。

    愁眉苦脸的胖子做着最后的挣扎,托着手中的肥鸽,惨兮兮的试探道,“那这镇帮神兽……”,还没说完,被吵醒的肥鸽,一伸脖便叼在胖子手腕的嫩肉上,疼的胖子一阵大叫,可其他人的欢笑声很快就把胖子的声音掩盖了。

    夜深了,其他人都回房睡熟,只剩胖子坐在桌边咬着笔杆,想了一会,胖子才动笔写道,“小师弟,我是你满福师兄,你也在都府衙门站稳脚了吧?师兄我这边挺好,不但人多热闹,还有七月和惜朝这样的大树可以依靠!嘿嘿,前天我求惜朝伪造了张书院文书,那叫一个惟妙惟肖!不过她本来就在人才府帮忙整理卷宗,平时书院的文书有一半是她制作的,倒也真不算是伪造了!七月背后则是皇家,明眼人都能模模糊糊看到些影子,师兄我顺水推舟,也占了些便宜!”

    胖子突然发现写的有点多了,他这啰嗦的毛病改不了,看着快挤满的纸条,就把字写的更小了一点,“现在说正事,师兄我要请你帮个忙……”

    胖子将写好的纸条塞进小竹筒里,挂在了肥鸽的脚腕上,对着鸽子作了作揖,“白爷,自打你昨晚飞出去,叼回来一张小师弟的字帖,我就知道你不是凡鸟,这次也靠您了啊!”

    肥鸽站起身子,斜瞧了一眼胖子谄笑的脸,咕咕叫了两声,张开翅膀飞出窗外,消失在夜色里。

    都府衙门位于南北两坊的交界处,紧邻如意大街,从来都是个职权复杂的部门,既要管理翼阳城里的百姓,又要接触王爵公侯,府下辖一对师爷、二列文吏、三所牢狱、四坊巡检、五科文书、六间讼堂、七口铡刀、八部尉官,孙平山如今就是两列文吏中的一个。

    坐在桌前将合上手中的案宗,少年有些心烦意燥,他随身携带的书帖居然不见了!

    字帖是小夫子师尊给自己的拜师礼,一位书院笔法大家的珍品。昨晚自己又临摹了一遍后,就拿镇纸压在了桌子上,今天忙碌了一天,再去看时已是没了踪影!

    纵然孙平山是个心如平水的人,此刻也不禁起了些波澜。

    “咕咕”窗外突然飞来只鸽子,从半开的窗缝,轻车熟路的进了屋子,恰好停在孙平山的笔架上。

    少年眉峰一皱,心想,“难道是这只鸽子?”

    仔细观察,又发现鸽子腿上的信筒。

    片刻之后,孙平山看着纸条上,胖子那啰啰嗦嗦的文字,开心的笑了!

    字帖没丢,满福师兄也过得不错!至于师兄请他帮个忙,何尝又不是给他创造了机会呢!

    窄窄的小巷,青石板已经被磨得发亮,鞋底要是硬一些,脚步声就会在小巷中回荡。 每隔两步,边墙上就挂着一对红纸灯笼,虽然亮堂,却显得有些鬼气森森,更别说小巷的尽头是一栋黑影幢幢的小楼。

    “我说,那个王三哥,这个就是你家帮主的府邸?”胖子心中有些发毛,向带路的王三儿问道。

    “呵”王三儿有些幸灾乐祸,“这是我们帮主的私宅,只款待贵客。”

    胖子有点尴尬,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小脸绷紧的白七月,不禁浑身一激灵,昨晚的“杀猪行动”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灵创伤。

    小巷终于走到了尽头,小楼的轮廓也清晰起来。

    木质结构的三层八角楼,看来已经颇有些年份,只在门口挂了两盏铜制的气死风,晃晃荡荡,仿佛随时会熄灭。

    一个黑影正站在光亮的死角处,只能隐约觉得起码八尺的身高,就像一座漆黑的铁塔。

    更近了,胖子已经看清了小楼破烂的窗棱和掉漆的大门,黑影也在这时露出了真实面目。

    这是一个深眉广目的盛年男子,额头高耸,下巴宽阔,垂手一站,便自有威势。

    “来了就进屋” 男子向着胖子一招手,便推开了木门。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星弦觉醒穿越之嫁个穷散修小道客栈[综]足坛之光重生之六界道尊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