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路向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孟一苇哭笑不得。离开家时,惜朝说北疆苦寒,厚实的衣物总要多带几件,絮了棉花的皮靴总要带上几双。还装了几个罐子脱了水的蔬菜,说是朔方原上几乎见不着绿色,总吃肉食会伤了肠胃。

    大大小小的包裹、零零碎碎的瓶罐,摆了一大堆。本来想让公子赶着马车走,又担心公子目盲走错路,也只能苦了家里那头识路的小驴了。她找木匠做了个结实的架子,安在小毛驴身上,然后就把准备好的行李都码在了上面,最后还做了帆布棚子,说是给公子挡风雪。

    于是,孟一苇就骑着这只扛着大山的小毛驴,离开了翼阳城。一路上,就被人指指点点,此时更是被这个天真的小姑娘,直接叫做了坏人。

    纵使是书院里公认全才的小夫子,也被小女娃的话搞得糊涂起来,说自己高还好,怎么还成了坏人?

    “你不但高,长的还很俊,就是人太坏。小毛驴又瘦又小,你让它驮着这么多东西,还要骑着它,真是太坏了!”小女孩一本正经的教训着书院小夫子。

    正当孟一苇尴尬时,小姑娘突然惊呼一声,“快看啊!坏人,小毛驴都累趴下了!”

    孟一苇回过身去,发现自家那只小毛驴,正四腿伸直,肚皮贴到地面上,舌头半耷拉着,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那双贼溜溜的驴眼,居然还挤出一滴眼泪来。

    至于懒驴能不能驮的起这么多行李,还有自己,孟一苇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有一次他亲眼看到肥鸽和懒驴,因为分赃不均打了起来。肥鸽仗着能飞,趁懒驴不注意,就下来狠狠啄一下懒驴的脑袋,不一会功夫,懒驴头顶的毛都快被薅光了。懒驴吃疼,气的“各嘎,各嘎”直叫,正好脚边有一块三尺见圆的大磨盘,懒驴一脚就踢飞,磨盘从肥鸽脚底下蹭过去,吓得肥鸽赶紧飞的高了一些。

    看到刚才还马上就要累死的小毛驴,转眼间就上蹿下跳,跑的像一阵风,小女娃目瞪口呆,随后一转身跑走了,走之前用“坏人,坏驴!”给孟一苇和懒驴下了结论

    在茶馆门口下了驴,孟一苇正在犹豫是喝杯热茶继续上路,还是找间客栈休息一晚,突然发现腿边站了个小女娃。

    小女娃的脸颊被冷风吹得通红,却显得很健康。此时,正后仰着头,望着孟一苇。

    孟一苇低头看来,小女娃也不害怕,脆生生的说道,“坏人,你可真高啊!”

    孟一苇冷哼一声说道,“黄豆粒,绿豆粒,荞麦粒,好像都已经吃光了。行李这么多,又这么重,干脆就不采买了吧?”

    听到这句话,小毛驴的脑袋猛地抬起。随后在小女娃的惊呼中,噌的一声就跳了起来。跺了跺的前蹄,就化作了一阵黑旋风。从街头跑到结尾,又从街尾跑到街头,这才回到孟一苇跟前,抬头挺胸,一副雄赳赳、气昂昂。

    孟一苇心头好笑,这小黑真的要成精了!家里有一黑一白,白的是肥鸽,黑的是懒驴,一个赛一个贼溜。两个畜生经常配合起来,去偷厨房里的荞麦粒。肥鸽先从窗子飞进去,打开厨房门内的插销。懒驴再从门进去,将荞麦口袋拖出来。最后,吃干抹净,肥鸽再去把门从里面重新关好,懒驴则去花园里,把破口袋丢到草丛藏好,活脱脱两个经验老道的惯犯。

    孟一苇有些无奈,不过这个小女娃也是有趣的很。看来这栖鸾不愧是曾经的大楚军镇,连这个后辈小女娃,都有对“坏人”横眉冷竖的胆量!

    既然被这个小女娃耽搁了一会,孟一苇就准备进茶馆坐坐。

    低头迈进茶馆,才发现不大的铺子里已经有不少人。方方正正七八张桌子,只有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空着。孟一苇不怕冷,就坐到空桌上。

    “这位小爷,刚才我孙女烦着您了吧,可别介意!小丫头,就喜欢问东问西!”老茶倌拿来一个大瓷碗,边倒着沸茶边跟孟一苇告罪。

    而刚才那个小女娃,从老茶倌身后,伸出小脑袋,冲着孟一苇做了个鬼脸。

    孟一苇微微一笑,表示无妨。

    老茶倌到了声谢,就转身去招呼其他人,心中却嘀咕,“没想到这位小爷还是个瞎子!这天寒地冻的,一个瞎子骑着个瘦驴,准备往北疆走,还真是奇了怪了!”

    但是老茶倌并没有多问,开了三十年的茶馆,他什么怪人都见过,知道不该问的不问,该问的也要少问的道理。

    孟一苇看着大碗茶,虽然只飘着几片茶叶,但是却散发着一股药草的清香。

    老茶倌正好又转回来,准备去给茶壶添水,看到孟一苇正在闻茶,不禁笑呵呵的说道,“小爷还懂得闻茶?那真是品茶的行家了!”

    “你这是什么茶?”孟一苇喝了一口,感觉一股热流进入腹腔,不只是因为水烫,还因为这茶叶本身就似乎带着一丝热力。

    “这是我们栖鸾山口一带特产的岩茶。一般茶叶喜阴,而这种岩茶却喜阳,只长在铁环山脉的向阳面。饮用时要用沸水煮的久一点,喝下去能驱寒暖身呢!”老茶倌娓娓道来,看来已经是不止一次介绍家乡的特产。

    “原来如此!”孟一苇又喝了一口,随口又问道,“您这茶馆,生意蛮好啊!”

    “可不!”老茶倌是个好聊天的人,“我这茶馆位置好,在镇头,又会煮岩茶,所以生意一直兴隆。再说,剪云山小天师,下个月要登坛祭天。好多香客信众不远万里,要去剪云山观礼,虽然登不上主峰,在半山腰烧个香也是好的。我这是必经之路,来喝茶的人就更多了。”老茶倌还要再说,突然听到里屋的客人喊着添茶,只好意犹未尽的走开了。

    剪云山?孟一苇沉吟着,道家祖庭啊!也就是说当初被进入翼阳城前,铁棍原来就是在这里,看来也要走一遭。

    孟一苇喝了一碗热茶,又向老茶倌买了一小麻袋黄豆,就准备离去。

    刚出门,就发现懒驴身边蹲了个脏兮兮的小道士,正啃着硬邦邦的面饼,饶有兴趣的盯着小黑的脑袋。

    “小道士,你是要杀了坏驴吃肉吧?”老茶倌的小孙女蹲在小道士旁边,突然恍然大悟的问道。

    小道士被这句话呛到,面饼卡在喉咙里,差点没憋死。大力的锤了几下胸口,等面饼滑下食道,才满脸通红的吼道,“小囡,我是出家人,就算是坏驴,也不会杀得,再说……”小道士看着被小女娃的话,吓得躲得远远的懒驴,继续说道,“再说,还是只成了精的驴啊!”

    老茶倌看到自家的小孙女又惹了祸,赶紧拍出来给小道士赔不是,然后就请小道士进屋喝点热茶,顺顺食道。

    小道士一边喊着自己没钱,一边却麻溜的进了屋,还让老茶倌拿些好吃的茶点。

    等到小道士喝了三大碗热茶,吃完一大盘油饼,才满意的出了茶馆。却发现那只灵气逼人的黑驴已经不见了,赶紧向老茶倌打听去向。

    老茶馆虽然心疼那三碗茶钱,倒也不会表现出来,还是笑呵呵的回道,“小道爷,在您吃茶的时候,已经被骑走了!”

    小道士一阵懊恼,随口问道,“可知道去了什么方向?”

    “说是也要去剪云山呢!”

    “哦?”小道士放下心来,满意的笑道,既然是去剪云山,那就一定会再见的。

    孟一苇坐在小黑背上,觉得身下的懒驴走得格外快,不禁心中好笑,看来是被小女娃一句“杀掉吃肉”吓怕了!

    栖鸾山口算是整个煜朝疆域之内,风力最强的地方。在朔方原上肆虐的寒风,被铁环山脉挡住,只能从这个缺口,裹着北疆的积雪南下。所以,在栖鸾山口,一年四季皆有风雪。

    小黑逆风快行,风雪就显得更大。孟一苇并没有套上惜朝给准备好的厚实衣物,老和尚的金髓佛焰不但修补了他破破烂烂的身体,还让他不再惧怕寒冷。虽然,外面北风冷冽,但是孟一苇的身体里却一直温暖。

    就这样,一人一驴,快速的穿过了栖鸾山口,一路向北。

    衮、凉、朔,被称为北地三州,占了大煜近乎一般的疆土。理论上翼阳城向北两百里,穿过栖鸾山口,就算踏入了帝国广袤的北疆。

    栖鸾山口说是山口,其实更像一个小型平原。铁环山脉,东起瀚海沙漠深处,西入东海雍宾湾,东西横亘五千里。偏偏在这里潜入地下,出现了一个十里左右的缺口。听剪云山上老道士说,这里曾停留过世上最后一只鸾鸟,于是这个地方就被称为栖鸾山口。

    栖鸾山口侧面有一个小城镇,本来叫镇北营,是曾经大楚朝防范荒人南下的卫所。可自从煜朝建立,始帝亲率大军平定北疆,这里就不再是帝国边境。于是,曾经的镇北营就发展成一座小镇,名字也改名为栖鸾镇。

    “爷爷,你看,那只小毛炉好可怜!个头那么小,却驮着那么多行李,还被那么高的一个人骑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脸蛋被北风吹得通红,拽着自己爷爷的衣摆使劲摇着。

    “小囡,别对客人指指点点,还有别拽我衣服,我手里拿着滚烫的茶壶呢,热水洒在你身上怎么办?”老茶倌将茶壶往身旁侧了侧,无奈的教训着看啥都新奇的小孙女。

    老茶倌在这栖鸾镇开了三十年的茶馆,什么奇怪的人没见过。你说是飞来飞去的老道士,还是一掷千金的江湖豪客,都看腻了!甚至见过有人背着一只庞大的荒原熊王,从朔方原上一步步的走下来。

    栖鸾镇是去帝国北疆的必经之地。到北疆做生意的商人,去朔方原打皮子的猎人,到剪云山拜山的香客,以及到极天涯换防的大煜军队,都要从栖鸾山口通过。铁环山脉,就像一道真正的铁环,是大煜帝都以及南方六州的天然屏障。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栖鸾山口都是唯一通路。

    口中虽然说着不稀奇,但是小孙女的好奇心,可是从老茶倌这里传来的。老茶倌一边教训着小孙女,一边眼睛想门外瞟去。这样一看,果然是真稀奇!

    只见,门外的风雪里,一只黑皮白蹄的瘦小毛驴,正耷拉着耳朵,无精打采的走着。毛驴的屁股上挂了一个三层木架,木架上摆满了行李,行李上面还打了一个雨棚。而小毛驴的背上还骑着一个穿着单薄青衫的年轻人。他人坐在小毛驴背上,脚已经快要碰着地。直起腰来,比木架行李还要高出一个头,真是好高的身量啊!

    孟一苇也看到了镇口这间小巧的茶馆,厚实的门帘被撩开,白气从门口十几个烧水的炉子里喷出来,一片热气腾腾。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茅山摆渡人圣墟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神级养成系统被遗弃的黑武士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