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种桃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书院夫子?”中年道士皱眉,天上的水剑骤停。他看向静静站立的孟一苇,感觉此人也就二十几岁,不禁勃然大怒。

    “李如拙,亏师兄给你起了‘大巧如拙’的名字,如今你却净是卖弄小聪明!现在居然还请人假扮书院夫子,难道是想让人知道,书院特意让一位夫子,来观礼你晋升小天师吗?”

    “种叔,谁要当那个劳神的小天师,你愿意当你去当,我不稀罕!”小道士也有些气愤,不过看着天空中还在散发着阵阵威压的水剑,不禁补充了一句,“不过,他真是书院新晋的小夫子啊!”

    小道士心中暗自叫苦,种叔还是这种较真的脾气。你这个剪云山都排进前三的真人,跟我这个道行尚浅的小辈斗什么剑啊!就算要斗剑,也要再等几年,那时候我未必输你。

    不过现在嘛,小道士狡黠一笑,突然躲到孟一苇身后,只伸出半个伸出脑袋,大喊道,“种叔,我身前这人可是书院夫子,你这一剑落下,可是会毁了剪云山的啊!”

    “小夫子?”中年道士疑惑道。

    “正是”孟一苇回了一句

    他现在已经不再怀疑了,一方面自己这个喜爱胡闹的师侄虽然闯祸成性,但是却不至于在这种大事上说谎,另一方面,在自己的剑气锁定下,一人一驴居然漫不经心的步入桃林,而且身体没有一丝修为波动,这种手段也只有书院的神纹和意场才能做得到吧!

    “这位夫子是位文夫子还是位武夫子?”中年道士神色凝重的问道。

    于是,一把十丈的水剑又从天空中向小道士斩来!

    看到一捧水花就化作一把如山如岳的大剑,背刀少年脸色凝重起来,他在衡量自己到底能接住几剑。

    孟一苇则感叹,剪云山不愧是道门祖庭,才到了半山腰,就遇到了一位将化剑术,运用的出神入化的大真人。

    “书院不是只有六位夫子吗?我记得年纪最轻的女夫子复姓公孙!”中年道士回忆道

    “以前只有六位,今年开始就有七位了!”孟一苇耐心的解释着,说完就招呼一声小黑,抬步向桃花林里走去。

    看到一人一驴脚步轻快的走进了桃花林,中年道士才一脸讶然的看向小道士,问道,“你小子是如何请到这位书院夫子的?”

    “是位武夫子吧?”小道士不确定的说道

    “是位文夫子!”背刀少年此时也插了一句

    书院夫子并没有文武之分,这种叫法只是江湖人对书院夫子做的一个简单划分,其实就是看这位书院夫子有没有研习武道。书院并不重视个人武力,博采众长,通晓人情练达,精研万物至理,这时书院初代山长定下的基调。

    但是一旦在某些领域精深的极致,附带的巨大能力已经不弱于陆地神仙了!

    譬如当代七位夫子之一的齐工刀,主持书院天工府。天工府,名列书院第一府。上到大道推演,下到器具翻新,以及被江湖人忌惮的机关、木甲、傀儡,都是天工府的擅长之术。特别是府主齐工刀,一手刻画神纹的本事已入化境。无论是山石还是流水,丝绸还是铁甲,甚至缥缈无踪的风,悄然而落的雨,都能被他刻上繁密的神纹。这相当于,齐夫子随手就能组建一座大阵,随地都能布置一道意场,随时都能封印一片天地。这种能力,让陆地神仙都会忌惮不已!

    像齐工刀这样的夫子被江湖人称为武夫子,虽然齐夫子本人从未没有把自己当做武夫。

    依次划分,江湖人把熟知的六位书院夫子,分成三文三武。文夫子的影响多在天下、在朝堂,武夫子则是本身就有碾压江湖的实力。

    如今,书院又多出一位小夫子来?

    小道士认为孟一苇的武夫子,是因为看到孟一苇可以无比轻松的登上剪云山。

    背刀少年认为孟一苇是文夫子,则是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从一位武夫子手里抢来一锅肉汤?

    孟一苇不知道身后三人,居然在讨论自己是文是武,他现在已经站在桃花林中。

    这里的天地元气又变得不一样了!

    桃花林外的天地元气就像一条奔流的大河,源头在山脚,尽头在山顶。

    而桃花林就像这条大河上的岛屿,天地元气在这里变得无比宁静。

    孟一苇睁开了眼睛,又有了不同的发现。天地元气不是静止,而是都依附在一颗颗桃树上。这些桃树,在孟一苇的眼里,更像是一朵朵元气汇聚而成的蒲公英。

    “小黑,你去把每颗桃树都踹一脚!”孟一苇吩咐自己的懒驴。

    懒驴当然是懒的,各嘎一声表示抗议。孟一苇已经卸下了小黑背上的行李架,拍拍驴头说道,“踹一脚,一把黄豆。”

    懒驴的耳朵一下就伸直了,随后便嗖的一声消失,下一刻已经蹬在了最近的一颗桃树上。

    桃树被踢的剧烈摇晃,包裹在树冠上的元气也躁动起来。

    被黄豆诱惑的小黑极为卖力,一会儿,这一小片桃林都晃动起来。

    孟一苇就站在桃林的中央,看着一朵朵蒲公英被吹散,刚才还平静的桃林,此时已经是怒涛翻滚的海洋。

    懒驴每晃动一颗桃树,就是在这片元气海洋中翻起一朵巨浪。

    孟一苇感觉自己被巨浪冲击着,他握紧了手中的竹竿。心中默默数着被元气浪潮冲击开的气穴,“一个……七个……十五个……三十一个……五十二个……”

    转眼间,全身一百零八个气穴已经开了七十四个。本来老和尚的本意,是想让孟一苇循序渐进,先锻炼好体魄,待精气充盈,再从里向外冲破气穴。引气入体,形成气海。但是孟一苇总感觉手心中的“眼睛”是个极大的隐患,他这副身躯就像一座牢笼,正把一只怪兽封印在身体里。而现在牢笼太脆弱,他迫切需要提升实力。

    躁动的桃林,让中年道士脸色大变,特别是书院的小夫子刚走了进去。

    一把扔掉扁担和水桶,中年道士一闪消失,再出现已经在桃林之中。

    只见他手掌抵住一颗桃树的树干,这棵桃树渐渐开始发光,方圆三丈内的元气被快速的吸引过来。

    如法炮制,一个时辰后,被懒驴惊动的八十几颗桃树已经全部归于平静。

    待安抚好桃花林,中年道士才走向桃花林中心的孟一苇。

    “不知小夫子……有没有受伤?”中年道士有些迟疑,刚才还怕孟一苇是位可以镇压江湖的武夫子,现在却恨不得他就是武夫子。要是位弱不禁风的文夫子,刚才的桃花流汐已经把他震死了。在剪云山上死了一位书院夫子,这种后果,纵使他已是道门大真人,也不敢多想。

    孟一苇叹了口气,身体内的气穴最终只打开了七十九个,要是再能多坚持一会就好了!

    看到孟一苇叹气,中年道士心里一松,随后告罪到,“让小夫子见怪了,这三百颗桃树是贫道新种下的。想让它们长的快一些,就截留天地元气温养。没想到今天倒是惊扰了小夫子!”

    看来中年道士还不知道桃树是被小黑踢爆的,还以为自己设下的元气禁制不牢固。

    孟一苇则有些惊讶,“这片桃树是你种的?”

    他记得典籍上记载的是,“人间剪云福地,谪仙十里桃花。”这道门祖庭的半山桃花,传说是谪仙移栽自仙界。十亩一千颗,不多也不少,就算眼前的道士是道门大真人,也没有重新栽种桃花的能力吧!

    “是贫道种下的,不过用的是仙树的桃核。八百年五十年前道宗大人醉酒,斩落了三亩桃花。酒醒后懊恼不已,于是一生都在想办法种出仙树。直到飞升之前,才成功用仙树的桃核,种活一棵!”

    “我怎么听说,道宗大人的原话是,是要多种几棵,留给后人练剑用呢!”也走进桃林的小道士嘀咕道。

    中年道士耳朵尖,听到小道士的话,怒喝道,“明日祭天之前,你还不是小天师,我还是你的师叔!如拙,你听好了,这十里桃花,只有一千棵,多种一棵也长不活!什么时候你能如道宗一样,砍一棵,随手就能种一棵,保证一千颗不多不少,桃花就随你砍!”

    小道士却由嘀咕了一句,“师叔,你姓种名桃,天生是种桃树的最好人选,我就不跟你抢了!”

    中年道士一愣,随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名字叫做种桃,但是论起种桃花的本事,比道宗还是差远了!不然怎么会,呆在山上三十年呢!”

    话音刚落,一把大剑就从天而降。

    小道士赶紧捏了一道剑诀,停云剑争鸣一声,弹飞而起。

    从天而降的大剑如一座山岳,迎风而上的停云剑则像搏击风浪的海燕。

    大剑已经到了小道士的头顶,孟一苇也清楚的看到了大剑的本体,居然是一把巨大的水剑。流动的水纹组成剑身,此剑无柄,长约十丈,比起只有三尺的停云剑,可谓庞然大物。

    小道士此时也是脸色一正,手中剑诀再变。停云剑在天空中划过一条弧度,躲过了水剑的剑尖,从水剑的上方刺下,正中水剑的剑身中心。

    水剑一阵波动,随后剑身逐渐崩溃,给剪云山的桃花林下了一场雨。

    小道士此时哈哈一笑,“种叔,你的水剑也不过如此啊,哈哈!”

    “哼,是吗?”伴随着一声冷笑,桃花林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只见他肩上跨了一根扁担,扁担上挂着两只木桶,就像个给庄稼浇水的老农。

    中年道士看着洋洋得意的小道士说道,“仗着停云剑灵巧锋锐,连御剑术也不好好修炼了,看来今天我还真是要,好好收拾你!”

    说完,左手已经伸进了前边的木桶,再扬手,就往天空中撩起一片水花。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狂龙朕居然被只猫饲养了红色冷锋异世之龙魂最强医仙高铁群侠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