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蒹葭皇朝

第十七章 斗鱼Ⅰ

  • 作者:燕云藏月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1-25 16:48:12
  • 更新文字:7116字

“我是赫鳍族!”

跟着老布的呐喊,冰面上所有的赫鳍族人都开始仰天怒吼。

老布放下张开的手臂,压下众人的声音,看着冰洞边上的十个汉子说道,“你们是赫鳍族,时隔八百年后,再一次预选出来的武士,开始吧,让我们看看你们能不能配得上后背的图腾。”

“我是赫鳍族!”

“我是赫鳍族!”

老布话音刚落,十个汉子就大吼一声。解下木桩上的铁链,缠在了自己身上,开始背着铁链向后拉去。

铁链瞬时绷紧,仿佛水下有巨大的生物,在用力拽着铁链下潜。赫鳍族武士虬结的肌肉,撑住冰冷的铁链。铁链也在强壮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箍痕。在岸上和水下的拉扯下,铁链在冰洞边缘上下摩擦,刮的冰屑四处迸溅。

于是,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在不甘的嘶吼中,被拉进了冰湖之中。

所有人都被斗鱼的残酷性震撼了,这个季节,落下冰湖之中,身上还绑着铁链,后果只有两个,不是被冻僵,就是被溺死。

老布没有理会族人的惊呼,他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对于常年受青渊水汽浸染的赫鳍族,已经算是高寿。作为赫鳍族现在的族长,可能也是最后一任族长,能在整个族群准备破釜沉舟之时,肩负裂鳍纹,举办斗鱼盛事,已经让这位赫鳍族老人,找到了最青春热血的记忆。

为了生存,总要试一试。成功了,就能再次驰骋辽阔的北疆,失败了嘛,就让自己的头颅沉入青渊湖,那时再向先辈的英灵告罪吧!

“我,那布察傅仑,不是冰湖打鱼人,我是赫鳍族!”老头冲着天空吼出了这句话,背后的肌肉张开,流血的裂鳍纹,像大鱼斩开风浪的脊背。

但是,水下的力道,貌似太大。两名汉子,已经被拉着向后面倒退了三步。

看到这种情况,老布不禁叹了口气。被困在青渊湖上八百年,食物只有鱼肉和水草,连举族选拔出来的勇士,也只有这个力气了。

那两名汉子,被铁链拉着逐渐后退,逐渐靠近冰洞。但是其他却赫鳍族人却不能上前,这个时候帮忙,将会被看成对武士的最大侮辱。

刚才还仰天怒吼的赫鳍族全部安静下来,祖先的英勇确实能激发骨子里的血性,但是现实的残酷,却像极天涯上最冷冽的风,直接将一腔热血浇灭。

正在这时,哗啦哗啦的铁链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只见剩余的八名部族勇士中,有两名突然开始发力。

铁链已经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但是还是不受控制的,被这两人一尺一尺的拽上来。

湖底的生物,貌似开始变向,铁链被拽着在冰洞中四处摇荡,一会的功夫,八条铁链居然纠缠在一起。

老布眉头一皱,他也是第一次主持斗鱼,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遇到。

这时,两名最勇猛的汉子之一,朝着对面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喊道,“那布拓,不如咱们两个单独比一比。”

对面的汉子胸前有一道伤疤,即使身上的铁链蹦的笔直,可脸上却一直平淡。此时听了对手的约战,他直接侧头对身边的三个人说道,“你们放下铁链,退后!”

那三人迟疑一下,最终还是卸掉了铁链。这样,这边所有的阻力都压在了伤疤汉子的身上,只见伤疤汉子,双脚一沉,显然被大力拉扯,但是脚下却没有后退一步。

对面刚才约战的汉子,看到对手如此做派,也让自己身边的三名勇士,将身上的铁路解开。

两人貌似在族中,有个很大的威信。同样是参加斗鱼的武士,却十分听二人的话。

于是,八条锁链缠在一起,现在有六名汉子相继退出,只有他们两人分担水下的巨大力量。

两人对视一眼,蹭蹭脚掌,开始向后拉动铁链。

一步,两步,三步,两人走得很慢,但是却都很厚重。幸好,这个季节青渊上的有厚达三丈的冰层,所以就算两人后退的脚印越来越深,也足以支撑两人承受住来自冰湖深处的巨力。

铁链已经被拉出了十丈,终于冰洞上开始浪花翻滚。首先是一条巨大的鱼尾一闪而没。

鱼尾上穿透的锁链,已经在上下争夺的拉扯中,在鱼尾上拉出一道巨大的伤口。

但是大鱼可能已经失去了痛感,即使尾巴已经快要被割成两扇,也在奋力的向水下逃去。但是岸上的两个汉子,就像绑满铁链的金刚,纵使在水中的大鱼,力气有多大,也被一步步的拉上岸来。

终于,冰洞上露出了一个宽阔的大鱼脊背,这就是老布说的,今年开湖打上来的鱼王之一。

众人在为两位部族勇士欢呼,孟一苇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终于看到了一只眼睛。

就在冰洞中那只即将被拉出水的大鱼背上。大鱼背上的白色鳞片,长出了一圈圈的青色厚甲,而这些厚甲组成的图案,刚好是一直狭长的眼睛。

虽然孟一苇没有从空中观察过青渊,但是孟一苇可以肯定,这条大鱼脊背上的眼睛,跟青渊的形状轮廓,一定是一模一样的!

又是一条背上长着眼睛的鱼!虽然不像自己识海中的那条大鱼一样,是眼睛直接长在了背上。但是,现在对眼睛极为敏感的孟一苇,还是觉得所有的眼睛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关系。

他想找老布问一下,是不是青渊青渊中所有的鱼类,长到一定大小,都会在背上长出眼睛的纹路。但是这位赫鳍族族长,显然没有时间理会身边的“午大人”。

这个赤裸着上半身的老头,已经跟所有的赫鳍族一起,为那两位勇武的部族武士呐喊。

在所有人的呐喊声中,八条铁链终于被拉到了尽头,八条最小都有成人大小的白色大鱼,在冰洞里批命的搅动。被铁链穿透的尾巴,流出鲜红的血液,已经将冰湖染红。

最大的两条鱼像是两座冰山,但是穿过这两条鱼尾的铁链,就握在还在场的两位勇士手中。

鱼虽然浮出水面,但是胜负却未分。

两位赫鳍族勇士,对视一眼,又开始发力。纠缠在一起的八条锁链,渐渐被拉得变形。

终于,蹦的一声,缠在一团的锁链在冰洞中心断开,蹦飞的铁环砸的前排的赫鳍族人,头破血流。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出言责备。铁链已经断开,终于自由的大鱼,拖着残破的鱼尾,准备逃到水底。两位勇士岂能如此了事!叫做那布拓的汉子,先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咬在嘴里,在族人的惊呼声中,一个跃身变跳入了冰洞。

他的对手也不甘示弱,也随后跳进了冰水里。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平静的冰湖上,突然泛起了更多的血花。

“族长,那布拓和那布哲,会不会有危险?”身后的族人担心的问道。

老布心中也很担心,那布拓和那布哲,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侄子,是这个已经不足五千人的部族中,最勇武的汉子,不能就这么葬身水底啊!

可是老布是一族之长,要稳住族人的情绪,纵使心中比所有人都担心,可还是沉稳的说道,“两人身体极好,一口气可以下潜七百米,应该不会出问题,再等等!”

湖面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刚才还满是血水的冰洞,已经被湖水稀释,重新变得清澈。可是两位赫哲族勇士还是没有上来。

现在所有人都着急了!

族长老布也脸色煞白,难道这是先祖在警告我吗?那件大事,难道真的没有成功的可能?赫鳍族人真的要困死在青渊?

正在赫哲族心如死灰之时,孟一苇已经走到了冰洞边缘,睁开眼睛低头看去。

看了一会,孟一苇转身后撤,走到老布身边时,孟一苇说道,“他们快要上来了!”

“什么?”老布抬起满是血丝的眼睛

孟一苇没有回答,因为冰洞中的湖面已经开始重新翻腾。

两条大鱼争先恐后的跳出了水面,而每条大鱼背上都坐着一个人。

很快,孟一苇就会看到那只眼睛。

在青渊最深沉的湖中心,冰面眼睛被赫鳍族人挖开了一个几十丈方圆的冰洞。冰洞四周,夯实了十根木桩。

十根拇指粗的铁锁链,一头拴在木桩之上,另一头伸到冰洞里。

冰洞边上围了几千赫鳍族人,木桩边上则各站在一个精壮的汉子。在这冰天冻地的荒原深处,这是个汉子居然赤裸着上身,露出了强壮的肌肉,背上是用青色的染料,画上的尖锐鱼鳍。

老布领着孟一苇来到人群最前面,所有的赫鳍族人都用担心和兴奋的神情,等待着即将开始的斗鱼比赛。

老布向前走了几步,一把将身上的皮袄扯了下来,露出了苍老的脊背。

后背上也有一扇鱼鳍,不过这扇鱼鳍不是用染料画上去的,而是直接纹在的皮肤上。显然是刚纹过不久,针孔还有血丝冒出来,从远处看去,这支老头后背上的鱼鳍,就像是刚才大鱼背上扯下来的。

“族长居然将裂鳍纹,真的纹到身上去了!”孟一苇听到了身后,赫鳍族人的惊呼。

这个孟一苇知道,荒人天生有荒纹,荒纹越繁密,地位越高。而附属的四大部族,则被荒人王庭赐下了图腾,赫鳍族得到的,就是这个裂鳍纹。赫鳍族人成年之时,就是在背上刺上裂鳍纹。只有背负裂鳍纹,才算是真正的部族勇士,才有资格在青渊之上,参与斗鱼比赛。

但是荒人被赶出荒原后,这些图腾已经禁止使用。此时,十个赤膊的汉子,在后背上画上裂鳍纹,已经算是犯了禁忌。这个高大的老头,居然敢直接刻在背上,难道不怕镇北军的屠刀?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