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蒹葭皇朝

第二十三章 再塑阳神

  • 作者:燕云藏月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1-25 16:48:13
  • 更新文字:6612字

孟一苇有些无奈,这李如拙才下山多久啊,就遇到红尘中最难的修行!

不过也好,先不说这吕婵有荒人血统,就单从她是陈惊天传人这一条来说,就天然会跟道士不对付。与其牵绊,不如斩断!

孟一苇也准备转身离去,他还有正事要办。却突然听身后持枪少年一声惊呼。“婵儿!”

吕婵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吕婵也是你能叫的?”

“嗯?”吕婵的冷淡让李如拙一窒,心中莫名其妙的生出一丝烦闷。心想自己堂堂道门小天师,带着你这小妮子御剑飞行,穿越了大半座荒原。却被你丢在石头城门口,吹了几天的冷风。现在还翻脸不认人!李如拙过去的二十年,修道修的随意,喝酒喝的恣意,还从未如此胸闷过。既然人家视他如瘟疫,他也不会纠缠似牛皮。将停云剑背好,道门小天师转身就走。

孟一苇微微皱眉。果然,身边影子一闪,李如拙已经进了铁匠铺。

等孟一苇绕过竹墙,看到的是瘦弱的吕婵靠在门板上,胸口嫣红,脸色苍白。

“剪云山掌控丹房的大真人,亲自练出来的赤鲤霄云丹,补充气血的无上丹药。”孟一苇站在火炉旁边,感受着火炉里炽热的气浪,对持枪少年说道。“不过你要快点,赤鲤霄云丹暴露在外久了,药效会递减。刚才小道士心急,一下捏碎了玉瓶,这颗丹药必须要在半个时辰之内服用。”

听到赤鲤霄云丹的名字,持枪少年已经有些震惊。此时他顾不得猜疑,跑进铁匠铺里端出一碗清水。

“不就是一个拿着巨弓的……”李如拙刚要脱口而出,却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铁匠铺里传来。

“不该说的话不要多说。”

“吕单!”李如拙看到站在门口的单薄身影大叫道,随后又觉得不对,改口叫了声“吕婵!”

李如拙这时已经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玉瓶。手指发力,玉瓶随之破碎,露出一颗赤红色的丹药。

“帮我去准备一碗清水!”李如拙对持枪少年问道。

现在持枪少年也知道,眼前的两人应该没有恶意,但还是戒备的问道,“这是什么丹药?对婵儿的伤有用?”

李如拙让少年将碗端平,便将赤鲤霄云丹丢了进去。

赤鲤霄云丹是在书院丹鉴中,排名第十一位,产自道门剪云山。世外修行中,佛子铸金刚,道士修阳神。与一心炼体的佛门相比,道门的体魄相对于孱弱。但是,羽化飞升之前,身躯才是承载阳神的根本。一旦损毁,阳神也会随之消散。于是,某位大真人便炼制出赤鲤霄云丹,这种补充气血的无上丹药。

只是这种丹药极为奇特,是典型的半成丹。顾名思义,半成丹就是练成一半的丹药。体外的丹鼎只将药力锁住在丹药中,服用之人再以身体为炉鼎,对丹药进行温养,使其药力发散出来。

这种炼丹之法,适用于药力霸道的丹药。譬如这赤鲤霄云丹,是补血益气的无上丹品。但是即使在道门之中,非是真人之上,也不能服用。此丹入口,必须用阳神渡化,让其慢慢稀释出药力,这样才能对身体有利无害。

而此时李如拙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刚才他大概检查过吕婵的情况。她身上的伤势很奇怪,居然比入城之前重了几倍!

割鹿台上,小将军的裂日箭已经被自己斩了一剑,箭上的力道和气势至少减少一半。就算吕婵应对不及,被贯中胸口,也不会有如此之重的暗伤。可现在吕婵却是气血稀薄,长此已久,必然会伤及体魄。

李如拙打算将赤鲤霄云丹浸入清水,然后自己再阳神出壳,在体外进行温养。这样虽然有些浪费药力,但是起码会让其温和一些。吕婵不曾修炼阳神,只是用这个不算稳妥的法子试一试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入水的赤鲤霄云丹,却丝毫没有融化。红彤彤的丹药,化作了碗中的一条红鲤,沿着碗壁飞快旋转。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化成了一道红色云霄。

持枪少年也有些惊异,他感觉手中捧着一只活物,同时碗壁越来越热。最后“咔嚓”一声脆响,这只瓷碗已经碎了一地。

李如拙惊呼一声,已经来不及抓住丹药,一根竹竿却及时递伸了过来。

刚才碗里那颗横冲直撞的赤鲤霄云丹,现在老老实实的落在了孟一苇的竹杖上。

“剪云山上的诸位大真人,还是挂念你这个独自在外的小道士啊!”孟一苇看着仍然赤红圆润的丹药,对李如拙说,“这颗赤鲤霄云丹的品相,已经不下于八品。看来道门的某位大真人,在里面倾注了不少心血呢!”

李如拙听书院小夫子如此说,也是心中一热,挂念起剪云山上那些,无奈封山十年的老道士们。但是此时吕婵的情况已经不容他多想。吕婵练的是陈惊天的霸刀,走得也是极致炼体的路子。一旦气血不足伤到了体魄,以后她手中的霸刀可能就再也不会霸道了。这对要强的吕婵来说,估计比死还要痛苦吧!

看到李如拙的焦急,孟一苇对他刚开始的十年红尘修行,不禁又多了几分担心。

“刚才我也大意了,没想到这枚赤鲤霄云丹品级如此高,看来必须以五脏为炉鼎,以阳神为文火,才能让其药力发散出来。”孟一苇这样对李如拙说,看到李如拙眉头微皱,仿佛下了某个决定,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打算让吕婵服下丹药,然后自己分出阳神,进入她的体内,帮她炼化!”

“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李如拙下定了决心。

“可是阳神进入别人的身体,估计就出不来了!阳神毕竟不是阴魂,阴魂可以附体,阳神却只能神游。你要想清楚,失去了半份阳神,不说成就道宗,可能连大真人都希望渺茫了!”孟一苇沉声提醒李如拙。

李如拙有些犹豫,封山的道门还在等他回去,可是……。低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嘴唇却鲜艳如血的吕婵,这是五脏即将枯竭的征兆!

一边是道门的十年忍辱,一边是第一个踏上自己停云剑的姑娘。李如拙终于还是抬手结印,并拢的食指抵住了吕婵的眉心。同时对持枪少年说道,“等一会你将丹药送入吕婵口中,我帮她在体内炼化。”

持枪少年刚才一直没有说话。他这几日一直守在铁匠铺,知道吕婵的伤势在逐渐加重。也打算回府请父亲来帮忙,但吕婵坚决不同意。偏偏这个节骨眼,陈二爷又不在城里。他只能守在铁匠铺,却束手无策。

现在少年已经确定,这个身份不凡的小道士确实是朋友,也正打算拼了修为来救助吕婵。于是就点头表示配合。

就当李如拙的半份神魂要渡入吕婵的身体时,孟一苇的竹杖又伸了过来,直接将李如拙的手印打散。

李如拙一脸错愕,“小夫子?”

“小夫子?”持枪少年本来对孟一苇的行为有些愠怒,却也被这个称谓拦了下来。

“李如拙,你还要跟我去翼阳城建立道门南观。剪云山上老天师,对我有恩,我不能看你坏了修为。”孟一苇微微摇了摇头。

“那吕婵?”李如拙着急问道。

“这个嘛……还是我来吧!”说话间,孟一苇已经调动了自己的神识之海。大鱼被金髓锁链紧紧束缚,已经无法兴风作浪。

于是,一座青衫飘摇的人像又出现在海面之上。

小夫子心念所至,神识之海又孕育出一道阳神。

现在小巷子里是这么个情况。

李如拙阳神归位,手握停云剑,感觉胸口微微作痛。刚才击中他胸口的那个小石块,虽然力道不大,却还是刺破了皮肉。低头看了一眼,破烂道袍又添新洞,不禁暗叫了声晦气。

那持枪少年,则看着从脖子上滑落的红娟,有些怔然。在停云剑魂斩向脖颈的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踏空而来的虚影,和那抹快到极致的剑光。

刚才停云剑魂已经离他颈部极近,几乎只要拐一个弧度,就能砍下他的大好头颅。而他的枪阵,却还被对面的道士,抵御在一臂之外。所以这一战,少年输的很彻底。

枪尖短时间内不能刺爆对方的心脏,而他的头颅却会早先一步飞上天去。

“你们到底是谁?”少年收枪回到腋下,沉声问道。

从这个动作就能看出,少年不但枪术师承名家,而且具有坚韧的战斗意志。收枪夹在腋下,手掌握住枪头,这是蓄势待发!只要一有变故,少年的枪就会再次义无反顾的刺出。

“哎……”李如拙叹了口气,“我刚才都说了,我是来找吕单……咳……吕婵的。她受伤,就是我给送回石头城的!你们这些江湖人,怎么都一个毛病。必须先打一场,才能好好说话?”

李如拙的话让少年有些脸红,可以看出这少年虽然枪法狠辣,其实涉世未深。

“既然如此,王某倒是鲁莽了!那既然不是你们打伤了婵儿,又是谁?”少年终于将枪神立了起来,但是却将脚下的石板戳了一个洞。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