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如笼的枪阵,凋谢的红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是巨锤并没有落下。少年将巨石跳高后,却突然猛然收枪。收枪如潜龙归渊,再出枪已是一团密密麻麻的枪影。一瞬间,少年不知道刺出多少枪。还停留在在半空的巨石,被少年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刺成了马蜂窝。

    最后一次顺便带了一丝上挑的劲道,镂空的巨石再次被挑高。可还没飞到最高处,又被一道枪鞭扫中,轰然爆裂。

    爆裂开来的小石块,恰好将李如拙包围起来。

    枪头已经没入了石墙,少年随之低喝一声,手臂开始发力。被贯穿的巨大石块,被单臂持枪的少年,整个抽了出来。

    少年的长枪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枪尖挑着如此重的石块,枪身却还挺得笔直。巨石被挑在半空,像一把即将落下来的巨锤。

    这时李如拙才明白,少年刚才一瞬间的动作是为了什么。

    这些被巨石碎裂而成的石块,并不是一般大小,而是极有规律的组合在一起。阻挡在他的周围,就像组成了一道牢笼。

    顾不得吃惊,停云剑随着李如拙的心意流转,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将这些又如枪尖的石块全部斩成两半。

    被斩裂的石块并没有坠地,而是重新回到了队列之中,只是两块变成了四块,四块变成了八块,李如拙周身的空隙越来越小。

    于是李如拙主动撤剑。停云剑入手,却撤势不止,带着他的身子也向后退了两步。终于,避过了要命的枪尖。

    李如拙后撤,少年却在逼近。小跑几步,少年重新攥住了枪尾。右手一甩,枪尖已经扎进了小巷的石墙内。

    石头城的筑城石料都采自极天涯,虽然不是崖壁上的金刚岩,但是坚硬程度也不下钢铁。但是此时却被少年手中的长枪,轻易贯穿。

    “这是我自创的枪阵!”少年的声音传来,“你的剑太快,我的枪追不上,但是我的枪不只是一把!”

    说完,少年枪尖一抖,从身侧划过,刺向了左侧虚空。

    李如拙看着少年在独自舞枪,不知有何神妙。他身体四周的石块却开始动了。左下方的几十颗最尖锐的石块,化作颗颗流星,径直射向他的左肋骨,每一颗石块的轨迹,都带着少年的枪势。

    在小巷深处,竹墙之外,这块方寸之地,脖子上系着红娟的少年,开始心无旁骛的舞枪。

    如果说刚才的第一式狼嚎枪,给人的感觉是狠辣和冷酷,此时少年的枪法则是细腻和惊艳。

    两丈的长枪,贴着少年的身体穿插舞动,像一条戏水的游龙,渐渐的已经看不清少年的薄甲,只有那条鲜艳的红娟,在迷离的枪影中若隐若现。

    孟一苇站在小巷中部,终于皱起了眉头。

    刚才李如拙被一枪逼退,孟一苇并没有担心。记得从剪云山下来之前,孟一苇也问过老天师。道门所有的大真人都被封在剪云山,就让李如拙一人去翼阳城建立道门南观。难道就不怕,这个有着道宗天资的小天师,被某些大人物抹杀?

    老天师嘿嘿一笑,这样说道,“剪云山毕竟是道门祖庭,也算执一教牛耳,白氏皇族要的是道门老老实实的匍匐在皇权脚下。道门应了太子殿下的谕令,派小天师李如拙入京,建立道门南观。就是摆明了一个态度,在人世间,道门还是以皇权为尊。有了这个态度,翼阳城里的大人物,就没人敢在明面上欺负若拙。”

    说道这里,老天师又得意一笑,“再说,道门小天师不是白叫的。入拙虽然修为尚浅,但如果不是一品之上的高手,也是伤不了他的。”

    一品之上,就是超品,江湖中的武道小神仙又有几个?

    所以孟一苇刚才并不担心,少年的枪术虽然了得,也至多是二品左右的水准。

    但是现在不同了,孟一苇从这个持枪少年身上看到了自己很熟悉的东西。

    “众武万敌一,独武一敌万。”,不正是自己的熹微之讲?少年此时手中的长枪,就像一把令旗。随着少年舞枪,围在李如拙身边的石块,也开始模拟枪势。虽然没有真正的铁枪凌厉,但是胜在数量多。李如拙此时要对付的,不再是一根长枪,而是一万跟长枪。

    少年所说的枪阵,正是 “以万敌一” ,用数量来抵消李如拙在速度上的优势。

    正如孟一苇所料,虽然李如拙每次都将枪尖似得石块挡住,但是下一波攻击却更加刁钻和凌厉。自己和停云剑,已经被完全束缚在这座枪阵之中。

    李如拙明白,对面的少年在等待自己体力和精神的倦怠,只要出现一丝破绽,身体可能就会被洞穿。

    只能这样了!李如拙闭上了眼睛。

    正在关注战局,考虑要不要出手的孟一苇,立刻发现了李如拙的异样。

    刚才无论石块从哪个角度袭来,孟一苇的剑都挥舞的圆润如意,可是刚才停云剑突然出现了一下停顿。一颗石块趁着这个机会,突破李如拙的剑幕,击中了他的右胸,在道袍上又添了一个窟窿。

    停顿过侯,剑势再次变得无懈可击,但是风格却变了。

    如果之前的剑幕向一条瀑布,现在则是一场春雨。瀑布从天倒灌,虽然覆盖了所有空间,但是却少了一丝生气。春雨细细密密,润物无声,不如瀑布一般强势,却同样能打湿所有的屋檐和瓦脊,同时有股特殊的韵律。

    “难道?”孟一苇想到了什么,惊讶出声。

    一道透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持枪少年身前。这是李如拙的半份阳神!

    李如拙的胆大包天,不但表现在斩桃花换酒钱,还表现在总是打破道门修行的传统。譬如现在,他就胆大包天将阳神一分为二,一份留在体内,一份飞出体内。

    少年的枪阵可以挡住李如拙的肉身,却挡不住虚无缥缈的阳神。突破枪阵的不止有李如拙的半份阳神,还有停云剑的整个器魂。

    老天师曾说,李如拙拥有绝世的天资,却也有稀世的惫懒。只是没有人会想到,他的惫懒已经到了从不自己舞剑。开始那如瀑布般的剑幕,就是停云剑的器魂在自己操纵箭身。但是为了破除眼前的困境,李如拙只好分出了半份阳神,带走了停云剑的剑魂。没有了剑魂的停云剑,变成了死物,也就只能由李如拙亲自舞剑,却舞出了独有的神韵。

    巷尾的少年看不到李如拙的阳神,但是野兽一般的本能,让他感觉有危险临近。手中的长枪不再大开大合,瞬间变成了守势。一把长枪似乎变成了柔软的绸缎,将他的全身护住。

    少年由攻变守,枪阵的攻击也暂时一缓解。阵中的李如拙嘴角微翘,心想,你扎了我这么多枪,该我砍你一剑了吧!

    前方的李如拙同样嘴角一瞧,手中的停云剑魂,已经快到了极致。

    少年只觉得脖颈一凉,那朵红娟系成了花就凋谢了。

    青苍色的狼头发出高亢的啸音,枪尖就是狼嘴里最尖锐的那颗牙。

    听到这声狼嚎,李如拙就开始严肃起来。

    这位被赶鸭子上架的小天师,虽然是个惫懒的性子,但是却是当仁不让的道门天才。之前他阳神尚未凝实,就能与停云心意相通,一剑便斩落了三亩桃花。这些天,先是在斗旋宫中,对阵吕单……哦,应该是吕婵的霸刀,后又硬接了一枝白少咸的裂日箭。李如拙就像淬火的剑胚,挨了两下恰到好处的重锤。虽然阳神有些受损,但是却变得更加凝实。

    此时狼嚎声刺耳,李如拙的阳神再次与停云剑合二为一。

    如果说天下最厉害的兵器是什么,江湖人肯定各有推举。单论一个枪,就有万骑郎白钺的冷盐枪,镇北军苍狼齿王齐眉的折梅枪,以及武道第七人,被人称为“枪主”宁提岳手中的天瀑枪。百般兵器,各有所长,从来无法排出个名次来。但是,如果只说速度,却几乎没有人会有异议。天下间最快的兵器,公认就是剪云山大真人们的飞剑。

    李如拙还不是大真人,但是他别出心裁。其他道士驭剑驭的是剑身,李如拙驭的则是剑魂。因此他此时的出剑速度,已经堪比修炼阳神一甲子的老天师。

    枪尖将要刺中李如拙的左胸,停云剑却后发先至。在持枪少年的惊疑声中,停云剑已经斩向了他脖颈上的红娟。

    但是狼嚎声却并未停止,反而更加尖锐。少年的眼神已经眯成了一道缝,一抹瘆人的寒光透出来。只见他小臂猛然扭动发力,枪身已经旋转成一道虚影,随后脱手而出,以比刚才快上几倍的速度刺向李如拙。

    这回轮到李如拙惊讶,这只枪虽然没有吕婵的霸刀那般霸气绝伦,但是却有一种嗜血的气质。在他看来,后者比前者更具有杀伤力。

    李如拙可不想与这狠辣的少年同归于尽,自己只是过来找吕姑娘算算人情账,可不想因此丧了性命。修道之人,虽然不会贪生怕死,但是也禁忌争一时之狠。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影视祈愿人生脑洞之王迟来的他都市之哪个老婆要绿我孤狼佣兵火影之DNF全职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