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安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魂枪的材质并不好,只是很普通的锻铁。被鲜血侵蚀,又在我王家放了八百年,已经腐锈不堪。所以在其入炉之前,我特意将表面的锈斑打磨掉。这柄枪已经被腐蚀到了深处,待我除去铁锈之后,枪头已经变小了一倍。但是,即使表面已经被磨掉了几层,一道道淡灰色的纹路依然清晰可见。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些安魂纹!”

    “安魂纹?”孟一苇眉头一挑。

    “我随便取得名字,因为它在安魂枪上,所以我就这么叫着了!”王齐眉突然发现小夫子的眉角很长,已经快要插入鬓发里,此时一挑眉,竟然有些慑人的气势。

    王齐眉抖了抖手腕将枪头上的白雪振落,才继续说道,“这些花纹有两种诡异的特质。其中之一,就是这些花纹像是一种传承烙印,怎样都无法消散。”

    “怎么讲?”孟一苇问道

    苦笑着摸了摸自己齐平的眉峰,王齐眉继续说道,“枪是有花纹,这并不少见。像南方枪主宁提岳手中的天瀑枪,从枪头到枪身,都流转着水纹。每当出枪之时,水纹擦响元气,就会有百丈瀑布飞悬而下的声势。再比如犬子手中的狼嚎枪,枪头上的狼头也算是一种特殊的纹饰。但是这些纹路几乎都是缎纹,依靠匠人的精妙锤法和淬火技艺,在枪体表面留下来的痕迹。但是安魂纹不同,它像是长在了安魂枪里!”

    听到这里孟一苇补充道,“就像人体的筋肉,是从里向外发散,越向里反而越清晰!”

    “难道就是安魂?”孟一苇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王齐眉有些吃惊的望着孟一苇,他发现了书院小夫子,有一种了不得的能力。上一次是在书院育武殿,孟一苇立于高台之上讲熹微,简单几句,就洞彻武道至理。今日是王齐眉第二次见到小夫子,难得的是小夫子询问折梅枪。小夫子多数时间就是静静听他讲述,可是偶尔插一句话,就基本将别人最难理解的东西轻易说了出来。

    “是啊,我小时候就一直很奇怪,这柄立在祖堂最高处,锈迹斑斑,杀人无数的铁枪,怎么会有这么个名字!直到我练枪练到痴迷,将先祖留下的全部枪头重新回炉,再锻造出折梅枪的时候,我才知道安魂之意从何而来!”

    “安魂应该指的是枪上面的花纹吧!”孟一苇说道。

    “不愧是小夫子,安魂正是从这些诡异的花纹而来。”王齐眉站起来,将折梅枪伸出亭外,枪头很快覆盖上一层雪,但却有淡灰色的花纹从雪下透出来。本来在黝黑的枪面掩盖下,不是很明显的花纹,此时在白雪的映衬下,变得格外清晰。

    王齐眉没想到小夫子竟然如亲眼所见一样,“小夫子说的不错,确实是越向里越清晰。不过,我觉得倒不像是筋肉,而像是血脉或者灵魂!因为我将先祖的十二柄枪反复熔锻,最后重新铸造成折梅枪。当我打开模具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折梅黝黑的枪身上,有着淡灰色的花纹!这些安魂纹穿越了八百年,出现在了折梅枪上,纵使回炉重造也无法磨灭。”

    “你确定折梅枪上的花纹是安魂纹,也许真的是你反复锻造而形成的缎纹呢?”孟一苇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茶,淡淡质疑道。

    王齐眉将孟一苇的杯子里重新添上了热茶,才继续说道,“在这之前我曾将安魂纹临摹下来,毕竟安魂枪是先祖兵刃,我纵使抱着不破不立的念头,打算融汇重塑,但是还是要留下先祖遗迹。当我打造出折梅枪后,就将临摹下来的安魂纹与折梅枪上的纹路比对,分毫不差。而且,安魂纹还赋予了折梅枪另一个诡异的特质。”

    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能力,王齐眉终于在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夫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压。如果说之前,王齐眉对孟一苇恭敬有加,是因为武道提点之恩。现在在恭敬之中,还多了一种敬服。强大的洞察力、推断力和理解力,这才是小夫子可以位列书院七师的原因吧!

    至于小夫子天生目盲,王齐眉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个能唤醒整座镜泊湖,惊走武道小神仙的人,如果想知道地上有几只蚂蚁,都是不难的事情,况且书院的意场本来就是触探天地的无上利器。

    不过,王齐眉只是微微吃惊。毕竟书院本来就神奇,而对面的青年是那个神奇地方的夫子!

    “小夫子说的不错!”王齐眉继续说道,只是语气更加恭敬,“我这柄折梅枪平白多出来的技能,就是安魂!一般的对手,只要修为弱于我,折梅枪一出,便可以封闭其神识五感。而修为若强于我,也会在折梅枪的干扰下,神魂迟滞,实力大打折扣!”

    “哦?”这回轮到孟一苇惊讶,他没想到折梅枪的威力竟如此之大,王齐眉本身已是超品高手,再加上一柄可以封印神魂的折梅枪,恐怕已经能够进入武道十甲。

    “不过,折梅枪的安魂作用,应该不只是对人吧?”惊讶过后,孟一苇又开始发问。

    对于小夫子的推断力,王齐眉已经见怪不怪,索性就直接说道,“其实,折梅枪对于荒原上的生物,效用更大。我曾经一枪扫过,一群苍狼应声倒地昏睡,我也因此才能执掌苍狼卫。”

    “原来如此,现在我有两个问题,需要王将军解答!”孟一苇挺着了后备,合的双目对着正对着王齐眉,后者不禁也坐直了身躯。

    只听孟一苇问道,“第一个问题是,折梅枪的安魂作用对哪种荒原生物最强。我再具体一点,对于血脉浓度、栖息地、年龄不同的生物,折梅枪的安魂作用是不是不同?”

    孟一苇的问题让王齐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之前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回忆起来,貌似真有一些规律,他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天生生活在荒原上的生物,受到折梅枪的影响越大。那些不是荒原上的动物,譬如产自硕西草原上的军马,受到的影响就要小很多。另外,年岁越长,实力越强的荒原生物,受到的影响越大。现在想来,我能一枪熄灭万骑郎公子的燃烧血脉,或许就是那股荒兽的血脉悠远且纯正。”

    王齐眉一边组织语言回答,一边慢慢心惊,他觉得书院小夫子正在逐渐解开一个谜团。

    “至于栖息地!”王齐眉回忆着说道,“貌似越往北去的生物,就越怕我的折梅枪啊!我执掌苍狼卫之前,挑死的那只荒原狼王,貌似就来自极北之地。”

    听到这里,孟一苇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得猜想没错,无论是自己识海中那条诡异的独眼怪鱼,还是道宗在干柴上刻画的未知文字,以及折梅枪上的安魂纹,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极北之地,彤阳山。

    “那么,还有第二个问题。”孟一苇满意的点点头,“你王家的第一代先祖,也就是安魂枪的主人,是不是见过道宗张纸坛?”

    极天涯的风雪总是说来就来,刚才还星辰点点的天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块漆黑的幕布。细小的雪花从半空中飘洒下来,将高耸门阙上的红漆青瓦也掩盖在雪色之中。

    王齐眉端来红一只小火炉,火炉上煮着茶汤。虽然北地天寒,但是凉亭里的这一片天地却有了些温度。

    “小夫子,我这柄折梅枪,倒真是有些稀奇!”王齐眉给孟一苇的茶杯里添了热茶说道,“当时,我枪术初成,一心想要件趁手的兵器。可是天下名枪皆为有主之物,我王齐眉也不想将拾人牙慧,就准备亲手打造一把属于我朔方王氏的枪。”

    说到这里,王齐眉将袖子中的折梅枪头拿出来,手指轻轻的划过枪头流畅的弧度,“我从祖堂里拿出先祖曾经使用过的枪头,融化后捶打去除杂质,用最后剩下的一条精铁打造了这根黝黑枪头。”

    “倒是有心了!王家世代研枪术,这种累世的传承已不多见!你这只枪头,算是凝聚了王家数代的枪魂了!”孟一苇看着折梅枪上的一抹寒光说道,“不过,我想问的是,折梅枪上的这些缎纹是怎么形成的?”

    听到这句话,王折梅有些吃惊的忘了眼孟一苇紧闭的双眼,随后才感叹的说道,“小夫子虽然目盲,但是心通啊!”

    他将折梅枪头转过一个角度,让表面的花纹更清楚了些,王齐眉才有些感叹的说道,“折梅枪上确实有花纹,但却不是小夫子所说的缎纹!”

    “哦?”孟一苇轻咦一声

    “这些花纹其实是来自于先祖的一柄铁枪!”王齐眉回忆道,“先祖总共留下十二只枪头,都上过沙场饮过血。特别是最早随始帝平定北疆的那一代先祖,作为先锋四营的一名校尉,枪下的荒人亡魂更是不计其数。而折梅枪头上的花纹就来自于这位先祖手中的,安魂枪!”

    “安魂!”书院小夫子低声重复了一遍。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万界之八号当铺(快穿)富贵荣华权少抢妻:婚不由己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雪鹰领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