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镇荒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什么正门?”尾叶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才震惊到,“我们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居然要拉开镇荒闸?”

    李如拙还了尾叶一个大大的白眼,嗤笑道,“白痴,今天是天肇日!每年这一天,镇荒闸都要打开的!”

    尾叶这才发现,今天镇荒闸两边的侧门都是紧闭的,所有人都等在巨大的闸门前,等待着开闸的那一刻。

    王休红正猜测家姐又生出了什么胆大包天的想法,尾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有一个问题,我们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我们六人中,有虎姐和狼哥这样根正苗红的镇北军,也有我这样来极天涯闲逛的观光客,我们到底走哪个门?”

    “今天我们走正门!”王休红神秘一笑

    “天肇日,是始帝平定北疆之日,也是石头城建城之日,还是镇北军成立之日,算是北疆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了!”王休红也仰望着熟悉的镇北闸,虽然他生在长在镇北军营,但是每次路过镇北闸都是有难言的震撼。

    正在所有人都感叹镇北闸的雄伟和自身的渺小时,一声悠长的号角声从镇荒闸后的镇北军大营传来,随后就是机括运行和铁链铰动的声音,闸门上积攒了一年的尘土开始掉落。

    王帼虎虽然是女子,但是王家世代镇守北疆,在几乎为镇北军图腾一般的闸门下,王家长女当然要有军人的气质。

    白七月是大煜皇族,镇荒闸则是始帝平定北疆,一统九州的丰碑。始帝曾在割鹿台上抚剑四顾,曰八方独尊。作为始帝的后人,白七月当然不会再镇荒闸下退后半步,而且还扬起了高傲的头颅。

    “两个侧门,一个是民用,一个是军用。来到石头城的人,都可以从左门穿过镇荒闸,顺着瓮城里的辅道,到达极天涯。而右门则只用于镇北军出入大营。”王帼虎耐心的解释道,如今她已经知道这几个外来人的身份。除了和自己一起从乌干木乡北上的白七月外,那个提着巨弓的矮瘦少年是万骑郎独子,那个背着宝剑的邋遢道士则是剪云山小天师,至于最前面性子跳脱的尾叶,则是不周岛盟的王子,每一个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再加上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吕婵,这个霸刀陈惊天的弟子,陈帼虎突然觉得一定会发生些极为有意思的事情,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不禁翘起弧度。

    恰好看到自家姐姐这个笑容的王休红,浑身立刻打了个寒颤。对于这个唯一的姐姐,枪法狠辣的少年却一直怕的要命。王帼虎是人如其名的,被镇北军里的同僚们称为“雌虎”。而最能体会虎威的,当然就是从小被收拾大的王休红了!

    李如拙体内的阳神却突然一惊。他发现刚才一刹那,眼前的镇荒闸上仿佛产生了神识。这道神识似乎蒙昧初开,但却如山岳一般雄浑,就像一位站在边关风雪中假寐的将军突然醒过来了。

    可是这道神识一闪即没,任凭李如拙再如何感知,也无法触摸到一丝痕迹,同时极为冷冽,同时腥味颇重的海风,从镇荒闸后吹来。

    李如拙的道袍被吹得飘飘欲仙,尾叶倒是机灵,一下子就躲到了白少咸身后,倒是三个女孩子都像王休红一样站得笔直。

    至于吕婵,从到达镇荒闸的那一刻起,她就始终低着头。背着银月弯刀的后背微微躬下去,仿佛有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特别是在镇荒闸开启的那一刹那,李如拙从闸门上感受到了模糊的神识,吕婵则感觉到身体里的星辰被彻底压制住,一颗也不再闪烁。

    但是她攥紧双手,始终没有再让脊背弯下去,如果连从里面出去都不能挺直脊梁,那么还谈什么从外面进来?

    “哎,哎,我说你们几个,到底走还是不走?”不管站在镇荒闸前面的少年们有何想法,后面的人已经不耐烦了。

    “是啊,不出去就赶紧让路,我们还要在校场边上占个好位置,天肇日的校场大比可是一年才一回啊!”

    “快让路,我家老二是青隼卫的校尉,本次大比妥妥的前十,别挡我给儿子加油助威!”城北的刘屠户,是个须发皆白的魁梧老头,一身油乎乎的衣服就往前面挤去。

    “放屁,青隼卫厉害的是闪电奇袭,正面对战还得看我赭罴。话说地下赌场开了盘口,赭罴卫赔率赔率最低,实力绝对是第一啊!”反驳刘屠户的人也是个老头,城西的米店老板,长得像只老耗子,借着身材的优势从人群缝隙里钻来钻去。

    “我今年压的是赤狐卫,毕竟是老侯爷的亲卫,不会再像去年一样,亏了我十头羊吧!”

    “我看你亏定了,苍狼卫准备拿下明年镇守极天涯的资格,肯定不会再藏掖着实力,今年就看苍狼卫大杀四方吧!”

    “嘿嘿,听说今年增加了水战,那玄蛇卫岂不是要吞掉其他四卫?”

    说话的这些人都是石头城本地人,他们的祖上大多都是始帝北伐时的军人。八百年下来,虽然已经成了屠户或者米店老板,但是骨子里的认知,还是觉得自己属于镇北军,所以天肇日这天的军中大比,也是整座石头城的盛事。

    当然,准备穿过镇荒闸去往镇北军大营的,不止是石头城本地人。无论从南方来到北疆收皮子的商人,还是准备到极天涯采集龙鲸角的采角人,或者不知为何多起来的江湖人,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镇荒闸后面可是镇北军的大本营,除了天肇日之外,即使皇帝陛下亲自巡狩北疆,也不会开启镇荒闸。

    人群开始向镇荒闸走去,李如拙去一直留意着四周。小夫子昨晚已经跟王齐眉将军先走一步,去了镇北军营。临走前,小夫子让他今天通过镇荒闸时,要留意两个赶着牛车的荒原土著人。

    果然,李如拙在人群中间,看到了几辆牛车。只是车上不止有两个骨骼宽大的荒原土著,还坐着一个穿着镇北军服的胖子。

    “那是军需处的钱得意,不过倒是奇怪了,以他这二把手的身份,还要亲自来接货?”王休红顺着李如拙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熟人。

    军需处,李如拙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时牛车已经感到了几人身边,牛车上的钱得意也看到了王休红一行人,脸上惊诧一闪而逝,随即笑眯眯的招呼道,“原来是王家的小狼爷,您可是今天大比苍狼卫的主力,怎么不早点到营部,还在这里等着开闸?”

    “有几个朋友要陪一下,倒是你钱二哥,不知道这些罪民又献上了什么好货,要你亲自来监督?”王休红一眼就看出,赶着牛车的两个赫鳍族勇士不是普通的荒原部族,而是曾经荒人的拥趸!

    因为被囚困压榨了八百年,已经让这些罪民对镇北军的惧怕深入到骨髓里。此时赶车的两个赫鳍族勇士,在巨大的镇荒闸前,身体已经在不住的颤抖。

    “呵呵”钱得意干笑了两声,“看来瞒不住你小子了!这五车可都是出水不到十日的青渊鱼,算是四海九州里最鲜美的鱼肉了。你知道二夫人最喜欢吃鱼,所以我才特意来亲自交接。好让二夫人能在天肇日的晚宴上,能喝上一碗最鲜美的鱼羹。”

    “二夫人是谁?连行二的夫人都这么厉害,那大夫人岂不是能调动镇北军了?”尾叶突然凑过来说道。

    此话一出,作为镇北军人的钱得意和王家姐弟,脸色都变了。

    菅原尾叶从小在星海航线长大,此次随白少咸游历北疆,本来就是为了饱览荒原边地的异域风光。可是穿过乌干木乡以来,天地间不是风就是雪,只有一片白茫茫。除了刺骨的寒冷之外,岛盟王子殿下并未感受到些书中所说的“莽莽朔方,浩荡万里”的雄浑。

    可是如今站在巨大的阴影之下,仰望着这道几乎看不到顶端的闸门,尾叶终于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真的……真的是一扇门?”尾叶磕磕巴巴的向身后问道。

    “当然是门!这就是镇荒闸!”王家长女,被他老爹起名为帼虎的高挑少女,有些骄傲的说道。

    “镇荒闸,乃是始帝征服荒人之后,融化了荒人所有的马鞍和刀剑,命大匠穆戌孺锻造而成的镇北军营门。闸门以北就是极天涯,闸门以南则是石头城。”白七月对于先祖的丰功当然记得清楚。

    “那镇北军大营呢?”尾叶好奇的问道。

    “镇北军大营在镇荒闸和极天涯之间。初代镇北侯曾说过,镇北军是为了守卫极天涯,而不是守卫镇荒闸,于是就命人在镇荒闸后修建瓮城,镇北大营就设在瓮城之中。瓮城城墙与石头城连在一起,将通往极天涯的道路全部封死。”王休红虽然敌视白少咸,但是却对尾叶没有恶感,于是也主动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镇北军进进出出,不是每次都要抬起这座山岳般闸门,也不嫌重啊!”尾叶虽然觉得闸门壮观,但是却认为有些麻烦。

    “看不到镇荒闸两边各有一个侧门嘛!”李如拙没好气的说道,他跟尾叶一天时间就厮混熟了,主要两人都爱玩闹,正对性子!他两人再加上小夫子家的那只贼溜溜的懒驴,已经被王帼虎成为了北地三害!

    尾叶白了李如拙一眼,不过还是向两周看了看。果然在左右两边各看到了一个侧门。侧门也有石头城城门大小,但是和摩天触地的镇荒闸相比,就向小人国里的狗洞。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千万大奖女相师[重生]虐渣快穿直播间仙二代就业中心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