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旅途之您是贵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恩。”郁孜情将药拿了起来,为西门静若轻轻擦拭着伤口,难得的说道:“下次小心点。”

    西门静若一惊,赶忙说道:“大人……您乃是千金之躯,怎么能为我这不值钱的性命抹药……”

    “不要胡说八道!”郁孜情蹙眉:“什么千金不千金,值钱不值钱的,在我眼里面,你的性命和我一样!”

    她咋咋呼呼了一阵子,便朝着男奴所走的反方向走去,在要到下人给的跌打损伤药之后,回到了郁孜情的房中。

    东宜将跌打损伤药放在了桌子上:“主子,这是您要的跌打损伤药。”

    “大人……多谢大人您对我的恩情,我没齿难忘。”西门静若的眼眸泛起了一阵水雾,似乎想起了什么过往之事,淡淡的笑了笑,弄得站在一旁的东宜是因此而被吓得不行。

    就在这温馨的时刻,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打破了它,令人开始警惕了起来。

    “哼,我可告诉你,我不担心你会不会说出去,因为……”东宜冷笑了一声,随即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只要是死人,他可就没办法开这个口了。”

    他似乎也看清楚了这个人不是能招惹的人,闭上了眼睛,叹息道:“……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

    他勉强站起身子来,不管不顾的看着四周,生怕遗漏了什么东西,脚步也越发的变大了起来,心里面越发的着急,结果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

    “对不住,真对不住!”男奴直接被撞倒在了甲板上,他慌忙道歉着,又赶紧站了起来,没有在乎自己的身上是否有伤,又跑了开去,继续找着骆俞白的身影,唯恐他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也因此而丢了小命。

    被撞到的东宜只是‘嘶——’了一声,便站起身拍了拍自己因为被撞了而被弄脏了的衣裳,勉强看见了一个身影,喃喃自语着:“这人看着可还真是眼熟啊……算了算了,还是赶紧去办事要紧,要不然主子肯定会剥了我的皮。”

    东宜立马拔出了剑,速度飞快的冲到了那阵声音所发出的地方,大喊了一声:“是谁,给我出来!”

    此时此刻,郁孜情很是后悔为什么今日不是西容来当值,而是这个大大咧咧到一种极端的东宜当值。

    来人的衣裳早已被打湿,浑身上下可谓是狼狈不堪,和大街上面乞讨的肮脏无比的乞丐们有的一比,他明显被东宜的这番行为吓了一大跳:“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讲话的。我只是刚刚遇到了海浪,所以……被冲到了这附近,便从后面的窗跳了进来,不小心碰到了你们的行囊,我不过是想要借个屋子整理一下,今日的事情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就在他听见剑离他的颈不到几公分的时候,就在他觉得自己会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阵宛若天籁之声的声音挽救了他。

    郁孜情放下了跌打损伤药,缓缓开口:“东宜,放了他,按他想要的去做。”

    “可是……”东宜担忧的说道:“主子,尽管您说的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人既然有了潜入了您的屋子,就应该格杀勿论才是,主子,您莫要因为一时心软而酿成大错啊!”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宜节外生枝了。”郁孜情说道:“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明白我的为人处世吗!”

    “属下不敢!”东宜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跪下,恭敬的说道。

    见到西门静若正好把衣裳穿好,郁孜情才开口道:“你,进来吧。”

    他站起身来,走了进去,福了福身子:“给贵人行礼了。”

    “贵人?”郁孜情轻笑了一声,好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贵人的,我可没有告诉你我的身家呢。”

    “无论是哪种方面,您都是我的贵人。”他回道:“这一点我始终都明白。”

    单单从刚刚那个人叫她一人为‘主子’,他便已经心如明镜一般透彻,更何况,现在她还救了自己,无论从哪种方面来讲,都算是自己的贵人了。

    郁孜情爽朗的笑了几声:“哈哈哈哈。”

    东宜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好久没有听见自家主子这么放声的笑出来了,不过……这笑容怎么在她看来,就这么的诡异呢……

    西门静若的眼眸之中划过了一丝的深邃,她幽幽开口,道:“这位公子,虽然不知道你是何等的身份,但是无论你是谁,你这种回答,已经足够你出去死千次万次了。”

    “行了,带他去梳洗一番吧。”郁孜情挥了挥手,让大家都少说两句。

    看了他一眼,东宜也只好去办,她让云凉过来了一趟,带着他进去沐浴更衣。

    三日后——

    暴风呼呼大作,雨下个不停,船只得在海面上躲避着,尽量调离着方向。

    男奴一边跟着男子,一边担心的说道:“骆公子,您可要小心着点儿,莫要磕着了碰着了。”

    “这天气总是如此,真是令人担心。”骆白俞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娘她们可该要头疼了。”

    “骆公子不必担心,骆老和其他的船娘们都会处理好的。”男奴宽慰他道:“骆老行船少说也有十余载了,经验可是比谁都还要丰富着,怎么会出事呢。”

    骆白俞总归还是放心不下:“唉,我这也是心里头怪不舒坦的,总觉得……不会这么快就太平下来。”

    男奴正要开口,却被一阵声音给打断,他回过了头去,正是一阵小小的海浪被大风给掀了起来,正朝着他们拍了过来。

    哗啦——

    船面被海水给占满了些许,被海浪给打在了地上的男奴睁开了眼来,只看见几位下人在疏通着刚刚的海水,早就已不见了骆俞白的身影。

    男奴的腿脚忽然软了起来,跌跪在了甲板上面,大惊道:“不、不好了!怎么办……这海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骆公子他若是被这阵海水给冲走了……那、那骆老定然是会要了我的性命啊……”

阅读元临女皇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大秦最强帝师末世之杀戮魔帝道长他放荡不羁[重生]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荒古圣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