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别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唉,也罢,就陪你喝几杯,到时候倒下了可不要怪罪于我。”西门静若想了想也好,随即看了一眼酒品不好的某个人,目光巧转,回道。

    还记得上一次和她喝酒,三更半夜的喝醉了直接唱起歌来,声音十分嘹亮,弄了好半天才把她弄到寝室去休息,真是令人不得安生。

    不过大白天的如果她这样,到时候丢脸的就是她了,那可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西门静若这样想着,淡笑不语。

    “毕竟,都这么久没有见到了。”西门静若挥了挥手,让管家下去准备些膳食:“你又不是不清楚,那位公子和陛下自幼便在一起,只是做质子的那几年约定期限到了,那时候才不得不离开。”

    嘿嘿一笑,东方凝笑意盈盈的说着:“既然大人走了,那我们就来喝个几杯,你觉着怎么样?”

    男侍们将好酒都端了上来,两人喝酒谈天,好不痛快。

    走廊——

    只见那一抹身影越发的快,最后迅速消失在了她们面前。

    “主子的武功,真是越发好了啊。”西容感叹道。

    心下琢磨着大人对这名女子低眉顺眼的模样,这名女子开口,大人也不阻止,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自己回话,心里头便有了几分答案,沈莘秧恭顺的言道:“贵客请不必多虑,老奴请了这方圆百里里面医术最为高超的大夫亲自来为公子疗伤,也尽心尽力的为他调养着身子。公子虽然在院子里面,但是老奴见风并不大,应是无碍的。毕竟依着公子的身子骨,这时候多晒晒日头也是一件好事。”

    西门静若还没有应话,便看见一个身影如同魅影一般离开了大堂,一直在门口站着的东宜和西容随后跟上。

    东方凝打了一个哈欠,淡淡说道:“大人可真是着急,人一直待在院子里面,又有那么多人一直看守着,根本就跑不了的,慢慢一路走着过去看不就好了,何必跑得这么快,甚至都用上轻功了。”

    西容和东宜追着那道身影,不敢放松警惕。

    东宜无奈的追着,一边说道:“主子啊,您可慢些吧,这么着急是要作甚么。”

    郁孜情脚步加快着,回了一句:“你们自己随便逛逛,我先走了。”

    撇了撇嘴,东宜言道:“你还感慨什么!还不赶紧追上去!”

    眼眸深邃如渊,西容淡言:“不用追了,我们做自己的事情去吧,现在过去,恐怕会引火烧身。”

    “什么意思啊,保护主子不就是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职责吗,如果主子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些做属下的可就遭殃了!”东宜皱起眉头,不满的说道。

    “你要是有几分对这份暗卫的热情投入到感情方面,你也就不用这么迟钝了,连我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西容扶额,无奈的说道。

    东宜听后,一脸怒气:“说什么迟钝,我根本不迟钝好吗!”

    “行行行,你不迟钝,不迟钝。”西容回道:“你只是太过于的迟缓了。”

    她和东宜服侍主子这么多年了,出了她的情感比普通人都还要迟钝是真的感到无话可说,甚至有一种想要打醒她的冲动,但每每有了这冲动,却又会忍住不下手,真是好生无言以对。

    随后,她立即拉着不明白刚刚那些话真正到底是什么意思的东宜,回去寝室整理各自的行囊。

    吉州西边,一处别宅,大堂——

    在路上和西门静若说好了一切之后,众人被男奴安排好了寝室,韩然和云凉等男子都一起去到了各自妻君亦或主子、长姐的寝室整理她们的行囊后,郁孜情等人大步走了进去,就有男奴立马上了上等的猴魁和做工精致的糕点,身为这一处别宅主人的西门静若把她请到了主位坐下之后,自己便坐到了一旁,使了一个眼色,男侍便十分有眼见力的匆匆忙忙跑了出去,让管家进来。

    “大人,您找老奴可是有什么吩咐。”别宅管家沈莘秧一听男侍说大人找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这可是生生折煞了她这一把老骨头。行了一个礼之后,得到了准许,方才起身,看见坐在平日里面坐在主位上面高高在上的大人,此时此刻却对着一女子温和体贴,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些年来又老了许多,而变得老眼昏花起来了。

    西门静若倒是对这些显得很是不在意,毕竟大人是她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如同再造父母,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大人对她的恩情,可不单单只是一点点啊。

    沉默片刻,她直接开门见山,问着站在一边的管家,道:“那位公子人在哪里?”

    沈莘秧觉得有许些的奇怪,一般来说,大人回来不都不会待客的吗,怎么今日回来了却突然问起了,弄得她有点儿猝不及防的。

    但也不看看她是谁,她可是管着这处别宅的管家啊,什么事情不都得帮着大人给处理得妥妥当当的,让大人出行的时候无后顾之忧才是一个管家应该做到的基本,所以,所有的一切她都尽在掌握之中,无论大人问起这处别宅的任何事情,她都能从善如流的回答出来。

    现下,沈莘秧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大人的话,那位公子现下正在院子里面抚筝,您大可放心,老奴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派人再身旁守着,加上从皇宫里面派出来,在四周暗中看护着的暗卫大人们,那位公子是很难以离开的。”

    “那……那位公子伤势如何?”只见坐在主位上的那名女子说道。

    沈莘秧这才敢正眼看了看她,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说得便是现在。这女子衣着不凡、气势盖人、容颜绝世,是她见过的所有来这处别宅之中做客的人里面,最为华贵之人,也比那些她所见到过的大官们还要的气魄逼人,至于那一副容颜,那可谓是——‘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阅读元临女皇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装甲咆哮三寸人间全职武神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造化之门我真的长生不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