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水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直到大概三点钟的时候,她才慢慢的感受到了困意,放下了手中的笔。\r

    我看着她起身从书桌边上站起来,我正疑惑为什么她没有和王欢一样睡去的时候,她转过了身来。\r

    此刻她的表情十分的呆滞,就算是面对着我,她也没有丝毫表情,整个人表现的十分的机械。\r

    王喜的房间还亮着灯,我没有打扰她,悄悄的朝着她的房间走去。\r

    透过门缝,我看见她依然坐在自己的书桌边学习,她房间里飘散出来的橘子皮气味如此的厚重,可是她却没有受丝毫的影响。\r

    起身,关灯,上床,睡觉。\r

    这几个动作,就像是早就排练好了的一样。\r

    但是在我使用过符纸之后,整个房间在我的眼里,亮如白昼。\r

    我紧紧的盯着床上的王喜,想看她究竟有什么变化。\r

    那味道由淡变浓,让人感觉有些头晕,眼睛沉重想要睡觉。\r

    我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王欢和她的母亲,此时二人都不知道何时睡着了。\r

    她们本想留下来看着我解决那一切,但是在那气味的影响中,还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r

    我默不作声,手里拿过一张符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在上面。\r

    那符纸里蕴含的力量,化作一道灵光,钻进了我的眼睛。\r

    黑暗中的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r

    我感觉到房间里的那橘子皮的气味在慢慢的聚拢在王喜的身上,慢慢的幻化成一只手臂长短的橙黄色的水蛭,那水蛭就紧紧的附在王喜的身上。\r

    口器稳稳的对准王喜的脑袋,身躯蠕动,似乎在吸取着什么。\r

    见此,我赶紧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这幻化出来的水蛭身上。\r

    那水蛭被我贴上一张符纸,如同遭受了重击,身子不断的蠕动,从王喜的身上跌落了下来。\r

    它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可是符纸的力量压制着它。\r

    只见那水蛭的身躯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消散,符纸才完全失去了作用。\r

    之前查关于那气味资料的时候,我就已经得知,这些水蛭生长在河水中,但是由于它生长的地方曾经淹死过人。\r

    那些死去的人的怨念与魂魄因为找不到寄生的地方,只有慢慢的依附在泥沙里的水蛭身上。\r

    但是水蛭身弱,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怨道,自然是被同化然后总是在夜深的时候,吸取一些较弱的生物的精气神。\r

    这样的东西,不是属于人的灵魂,也不是一些强烈情感的集结体。\r

    一般学院将这样的东西,称之为鬼怪。\r

    鬼怪与鬼魂的区别很大,前者低级没有灵智,比较容易对付。\r

    但是后者却是有了思考,有些进不去轮回,在生者的世界游荡久了,便会慢慢的失去理智,变成只会害人的东西。\r

    新生手册里对这水蛭的介绍并不多,只说了十分容易对付,甚至学院里一些专门学习治疗的学生,还特意的培养了这一类的水蛭,让它来吸食一些出去执行任务的学生被鬼气侵染的灵魂。\r

    我凝神看着地上那失去作用的符纸,和已经消散的水蛭,心中一凝。\r

    学校里关于这水蛭的介绍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这东西,是能够人为培养的。\r

    而且,像今天这样吸食人脑髓的东西,怕也是特意培养的方向。\r

    就像学校的医疗班专门培养吸食鬼气的水蛭一样。\r

    我看了一下王喜现在的状态,她现在躺在床上,沉沉的睡着。但是我知道,她的状态十分的不好。\r

    那养殖水蛭的人似乎也明白不能杀鸡取卵一样,连放出水蛭吸取别人的脑髓,也是循序渐进,每天来薅一点。\r

    现在的王喜看似白天还能正常上课,可是她的脑髓却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r

    之所以没事,只是因为水蛭自身所带的麻痹效果,学习进步也是因为大脑察觉到不对,发出的警戒信号,高速的运转,却被王喜利用到了学习上。\r

    我不知道王喜清醒之后该怎么与她说这件事。\r

    但是现在我要做的,便是将那些养水蛭的人给找出来。\r

    我想,在我灭了这只水蛭之后,那人发现天亮之后自己的水蛭没有回去,就已经会察觉了。\r

    感觉到王喜等人今夜不会再出事之后,我悄悄的离开了她的家。\r

    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那么便是陈斯陈文兄弟俩。\r

    今天白天我看陈斯个人档案的时候,就已经记住了他家的地址。\r

    趁夜,我悄悄的朝着陈斯的家摸过去,不知道他们养殖那吸食人脑髓的水蛭有什么用,但是一想到他们可能每天夜里都双眼猩红一脸兴奋的等着自家水蛭归来的时候。\r

    我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一丝冷意。\r

    甚至升起一抹杀心。\r

    之前蒋玲用血灵害我性命的时候,我都还没有多大的杀意,可能是因为得救了的庆幸又或者是对蒋玲的可怜。\r

    至今,亲身的以外人的角度看见这些,想着之前那些被吸食完脑髓的学生,甚至他们为何失踪,我也不难想象。\r

    那背后的人恐怕是用他们的身躯,去培养了更多的水蛭。\r

    夜里的县上十分的寂静,我从街上走过,甚至都没有丝毫的声响。\r

    我行在昏暗的路灯下,此时已经凌晨四点,少数的住户家里的灯光还是亮着。\r

    路过一网吧,我忽的又闻见一些橘子皮的味道。\r

    我停下自己的脚步,慢慢的走进去。\r

    可能因为是晚上,所以网吧里的灯光也是十分的昏暗,只能看见显示屏忽明忽暗的闪烁,映照在一张张亢奋的脸上。\r

    网管见有人进来,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上网的想法,便不再理会我。\r

    空气中满是劣质烟的味道,有些呛鼻。\r

    不过我还是在这些浓烟中,捕捉到了那独特的橘子皮的味道。\r

    我寻着那气味慢慢的走近一处角落,角落里,我看见一个男孩亢奋的敲打着自己的键盘,而他的身后,正依附着一只比手臂还要粗的水蛭,他却没有丝毫的察觉。\r

    我看到这里,从包里摸出一张符纸,悄悄的走到他身后,贴在那水蛭上。\r

    水蛭消失,符纸失效,他仍然在那里敲打着自己的键盘,嘴里也是在与电脑另一边的人,说着什么话。\r

    这男孩身上的水蛭要比王喜那里的还要大一些。\r

    这只水蛭显然要比王喜那的成熟,居然能不麻痹周围的人,悄悄的吸食,悄悄的离去。\r

    我没有告诉这个男孩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处理完他身上的东西之后,我便离开了。\r

    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r

    “应该是,今天晚上你照常睡觉,我留在你家,观察一下情况。”我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r

    她们姐妹二人是各自分开的房间,整个晚上,我都在客厅里用手机查关于那橘子皮气味的事情。\r

    而王欢则是坐在我的身边,不时的问我一些事情。\r

    王喜与她不一样,即便是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劣势,今天晚上,也和平常一样,在房间里学习。\r

    我知道她的心中依旧带着恐惧,可是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习。\r

    此时的夜色逐渐加深,王欢的家住在五楼,这里的楼层都不高。从客厅往外看去,还能看见昏暗的天空。\r

    天空中没有一点星光,犹如笼罩了一层黑色的面纱。\r

    看了一晚上的手册,我这才知道,那橘子皮的味道到底是什么东西。\r

    如果是那个东西的话,王喜之前造成的损失,怕是无法挽回了。\r

    夜里大概两点半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开始弥漫着一股逐渐浓郁的橘子皮味道。\r

阅读我的老公是妖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我的老公是主神万界之八号当铺神图师放开那个女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