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好看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拿着梳子,对着我从我爸妈房间里搬出来的镜子在梳头!\r

    她的动作,跟前两天我爸梳头的动作如出一辙!\r

    通过镜子,我看到了她的脸,那是一张无比苍白的脸,我从镜子里看到了她,我也看到了她从镜子里看到了我。\r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r

    她的身上穿着白色的绣着暗花的寿衣!\r

    她回了回头,对我笑了笑,那一双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里也写满了笑意,她张开了嘴,道:“我好看吗?”\r

    这时候,我全身抖动如同筛糠一般,我张了张嘴,却因为哆嗦而说不出话来,这跟前两天我爸梳头还不一样,那起码我看到的是我爸,而现在我看到的,却是一个女鬼!\r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我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r

    这时候我不可能等她回答我,在砸过去之后我一个翻滚就翻了下床跑去抓起门把手想要夺门而去,可是我拉了一下却拉不动,那木门仿若是重达千金一样。\r

    到晚上我爸跟我二叔起来之后,我随便扒拉了两口饭实在扛不住困意就去躺床上准备小憩一会儿,闭上眼睛之后就立马昏天暗地的睡了起来,可能是外面有二叔坐镇的我心里踏实的原因,这一觉我睡的格外的香甜。\r

    我是被冷醒的,我还奇怪,因为最近接近立秋晚上已经非常凉爽,我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开空调,在朦胧之中我还在念叨难道是我爸怕我热帮我开了冷气?我迷糊的睁开眼想要去把空调关上,结果就在我爬起来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呆滞在了床上。\r

    在我的房间里,背对着我坐了一个女人。\r

    操他娘的,她还在问我她好看吗?\r

    我好看你一脸狗屎!\r

    她依旧在对我笑,张了张嘴道:“我好看吗?”\r

    我的身后,响起了银铃般的娇笑声,虽然是笑声,但是却让我感觉如同来自于九幽地狱一般!\r

    拉不开门,可是身后的阴冷感觉却离我越来越近,我回头一看,那张惨白的脸几乎已经贴在了我的身上。\r

    她看着我,脸上依旧是挂着那让我发自内心恐怖的笑,依旧是那句话:“我好看吗?”\r

    “好看,美!你最美!”我背靠这门,拼命的点头,语无伦次的说道。\r

    “你撒谎。”她说着,就贴到了我的身上。\r

    那冰冷而窒息的感觉马上传遍了我的全身。\r

    “稳住。”这时候,我忽然听到在我的身后响起了二叔的声音。\r

    二叔就在门外,那个一夫当关万猫退避的二叔就在门外!\r

    这让我燃起了希望,我对着外面叫道:“二叔,救我!”\r

    “用拇指扣着自己的中指,咬破自己的舌尖。”二叔轻声的道。\r

    我听着二叔的话,用拇指的指甲使劲儿的扣着中指,接着一口下去就咬破了自己的舌头,血腥味一下子在我的口腔里蔓延了起来。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光明却把我瞬间包围。\r

    我睁开了眼,看到二叔站在了我的身后。\r

    而我手里拿着一把梳子,坐在梳妆台前,我的头发被我自己梳的整整齐齐。\r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r

    我做了一个梦?\r

    还是今天的我,像前两天的我爸一样,在对着镜子梳头?\r

    “我刚才在梳头?”我看着二叔道。\r

    二叔点了点头。\r

    “刚才是你指点我的,让我用拇指扣着自己的中指,让我咬破舌尖?”我问道。\r

    二叔又点了点头。\r

    “她是鬼!你是法师!你为什么不收了他?!”我一下子感觉极其的痛苦和丢脸,我能想象刚才是什么画面,我像一个女人一样在对着镜子梳头!\r

    “我没有说过我是法师。”二叔淡淡的道。\r

    就在二叔话刚落音,院子里忽然“喵”了一声。\r

    接着便是数不清的猫叫。\r

    最后一晚,猫还是来了。\r

    而且似乎,二叔还被调虎离山。

    虽然三叔答应我不再搞事情,可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因为我太了解我这个三叔了,他认定的事情很难有人能够改变,更别说他可能对这件事执念了二十年了,不过经了跟三叔的谈话我也逐渐的理清楚了其中的脉络,三叔当年在后山的深处发现了一个地方并且从这个地方带出来了三根金条,从而惹到了一个恶鬼,作为惩罚恶鬼想要了我的命,在爷爷的百般求饶并且剁下自己的两根手指赎罪之下,那恶鬼这才放过了当时不过两三岁的我。\r

    那个地方绝对不仅仅是三根金条,甚至可能是宝藏,所以三叔在明知道那里面有不能招惹的脏东西的情况下他还是要再回那个地方,这叫明知山有虎片往虎山行,寻常人经了那事怕是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但是这个人是我三叔,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他也绝对能办出这样的事情来。\r

    三叔在回去寻找这个地方的时候,他遇到了猫,不是寻常的猫,而是像要啃噬我爷爷尸体这样发了疯的猫,三叔差点死在这些猫的手里,所以他只能作罢,不过他并没有放弃而是把这个执念放在了心里。\r

    如果从爷爷死后三叔的表现来看,他那么在意爷爷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我感觉三叔肯定认为若是要到达那个地方,爷爷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也就是说,三叔认为爷爷是知道那个藏重宝地的位置。虽然我不知道三叔为何这样推断,可能是因为爷爷当年救了我的命?又或者是爷爷的某项表现让三叔看出来了什么。\r

    当然,极有可能爷爷当年救我的举动让三叔以为他是知道点什么,这也是我的疑点,按照三叔的说法,爷爷当年救我的方法有点类似于一个法师,可是这么多年以来,爷爷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一个脾气随和的老头,我也没听任何人说过他会一些法术之类的东西,不过我再转念想想,对鬼跪拜,桃木枝,古井水,黑狗血都是民间传说很普通的辟邪之物,爷爷知道这些辟邪的办法也不奇怪,毕竟现在随便拉个人他大概都能说出桃木枝和黑狗血辟邪的事儿。\r

    三叔笃定爷爷知道藏宝的地点,爷爷死后,那些差点要了三叔命的猫出现在了家里想要爷爷的命,这更让三叔把两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所以三叔非常在意爷爷的遗言。\r

    想通了这个之后,我终于知道三叔为何会对二叔那么大的敌意,当年我奶奶过世之时俩人的矛盾是其一,其二三叔是怕爷爷把那个藏宝地的秘密告诉了我并且由我转告给了二叔,这就等于三叔盯了二十年的东西却被二叔夺走了奶酪。我认为这个就是三叔心里的一些活动,当然,这不过是我的推测。\r

    这其中最让我想不明白的就是,明明当年爷爷已经付出了两根手指的代价把事情了结了,为何在二十年后还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出现?难道是因为守护藏宝地的恶鬼知道我三叔在惦记,所以搞出这么多的幺蛾子为的就是警示我三叔?\r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哎,怪不得爷爷会在临终前叮嘱我不能相信我三叔,事情是他搞出来的不说,接下来他甚至可能会给家里招惹更大的麻烦,他这个人绝对不会放弃这个事情的,特别是在知道二叔有可能得了爷爷临终的遗言之后,他更是不会输了这口气的。”\r

    ——我回了家继续张罗爷爷的丧事,有了三叔他的兄弟们还有左邻右舍的帮忙,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今天一过按照家里的规矩停灵三天也要结束,明天一早就可以发丧。不过这一天都不停的有亲友来祭奠,我要在爷爷的灵柩前给来祭拜的人磕头答礼,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我整个人跪的双腿发麻眼冒金星。\r

阅读阴阳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妻瘾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十年几度鬼衔冤斗战狂潮重生之民国女子重生之红包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