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再相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也终于明白了胖子的计划:让纸人跟着女鬼走,算是代替我爸了却这桩因果。而且现在看来,胖子的计划正在完美的实施着。女鬼牵着纸人的手,正缓缓的往回走。\r

    我有预感,只要女鬼今晚带走了这个纸人,从今往后我爸就不会在半夜的时候被鬼上身,这件事就算是一个完美的解决,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结果,至于说现在的些许愧疚和忧伤,那都可以忽略不计。\r

    纸人和女鬼继续往前走,仿若是两个走在婚姻礼堂路上的二人,白色的纸人,红色的嫁衣,却是那么的刺眼。\r

    我死死的抓住了胖子的手臂,相对于恐惧,我这时候竟然更多的是愧疚。\r

    可能是胖子的法术使然,那个女鬼并没有看出这个纸人和真正的我爹有什么区别,在女鬼伸出手拉住纸人的手的时候,被胖子施法了的纸人也伸出手回应女鬼。\r

    就在那个女鬼走到村口我以为她就要消失的时候,她却回了回头往学校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一下子就有了不详的预感,但是女鬼很快转头继续往前走。\r

    她走一步,就要回一下头。\r

    耳边传来了一声叹息,这一声轻叹,如同是叹在我的心里一样。\r

    “你终究还是再次的负了我。”\r

    她的大红嫁衣又是为谁而穿?\r

    我明白了我爸的无奈和纠结,在这一刻,我很想让胖子叫停这一切,可是人性的自私和对这个鬼新娘的恐惧让我终究是没有制止胖子,我跟胖子就这样死死的盯着那个由远及近的鬼新娘。\r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这个女子看到了立在学校门口的纸人,我也终于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脸,她就是那天晚上闯入我梦中的女鬼,此时她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掩盖了她那惨白的毫无人色的脸,在她看到那个等在学校门口的纸人之时,我分明清楚的看到她眼神里的喜悦和娇羞。\r

    一共走了三次,回了三次头。\r

    下一刻,她一直牵着手的那个纸人身上出现了一道蓝色火焰,火焰瞬间把纸人吞噬。\r

    “哎。”\r

    女鬼转过身,看着学校的方向轻叹道。\r

    “胖爷,出事了!”我立马摇着胖子的手臂道。\r

    “稳住!他娘的,你爹怎么不告诉我,今晚是他跟这个女鬼约好成亲的日子!早知道这样,无论如何都不能今晚动手!月圆之夜,情郎再负,这女鬼要成魅了!”胖子道。\r

    “为什么,为什么?”女鬼往学校的方向走去。\r

    她的发髻散开,披头散发,两行血泪顺着脸流下,说不清的哀伤!\r

    但是这时候的我也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知道这个女鬼今晚肯定要发狂!在她跟我爹约好成亲的日子,我们却拿一个纸人糊弄她,我也明白了女鬼那三次回头是为了什么!\r

    不是她没看穿胖子的法术,而是她一开始就知道那是一个假人!\r

    三次回头看往学校的方向。\r

    她是在等我爸走出那间屋子面对她!\r

    “胖爷,现在怎么办?”我看着胖子道。\r

    胖子黑着脸,从他随身的那个乾坤袋里抽出了一把铜钱剑,他跳了出来,狂奔到学校的门口手持铜钱剑挡住大门,此刻月光下的胖子,气质与平时完全不同,那黑着的一张脸如同雷公转世一般。\r

    “我知你一番情深意重,但是人鬼殊途!他就算有负于你,阳间有债自有阴司清算,尔逗留阳间多年阴魂不散已然触犯阴条!我念你痴心一片不忍伤你,还不速速离去,我自当念经超度助你轮回!如若执迷不悟,定让你魂飞魄散!”胖子拿着铜钱剑指着女鬼道。\r

    那女鬼看着胖子,忽然开始大笑,而且周围在此时也起了狂风,那笑声夹杂着狂风,我只感觉天地之间都是那女鬼带着怨气的笑声,那狂风更是吹的我睁不开眼睛。\r

    胖子站立在狂风之中,他手持铜钱剑,道:“若他百年以后,我自作主张,促成你俩阴间姻缘,总好过现在你们阴阳两隔!如何?”\r

    “不必了!”那女鬼绝望的一声怒吼。\r

    “事到如今,你依旧不敢出来见我,姓陈的,我会让你永生永世不得安宁!”女鬼凄厉的叫道。\r

    “大胆!”胖子怒喝一声,他手中的铜钱剑化为一道红光冲向那一团白烟之中。\r

    那白烟之中响起了一道女人的凄惨叫声,胖子手中掐诀,他的身边更是起了一道道红光,就要推往那白烟之中彻底的诛杀这个女鬼。\r

    “停手吧。”就在这时候,我爸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他一脸决然的走了出来。\r

    他走到了胖子的旁边道:“道长收手吧。不可伤她。”\r

    “她怨气滔天,由鬼入魅,今晚要是不除了,日后定然为祸一方!”胖子道。\r

    我爸摇了摇头,坚决的道:“不必了。”\r

    说完,我爸看着那白烟的方向,道:“是我欠你的,你走吧。”\r

    胖子终究是收了手,那一道白烟开始退散,很快,天地之间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我立马朝着我爸跟胖子的方向跑去,我看到我爸那如同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的眼睛也变的涣散而无神,显然是经历了极大的绝望。\r

    “爸!”我叫道。\r

    他摆了摆手道:“回去吧,都回去吧。”\r

    说完,他转身回了学校,脚步踉跄,步履阑珊。\r

    他仿若是忽然之间无限的苍老。\r

    胖子站了起来,看着我爸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道:“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家的男人真不是东西,胖爷我都看不过去了。”\r

    对此,我只能报以苦笑,我叹口气道:“走,喝酒去。”\r

    我转头看了看那空荡的村口路面,我明白那个女鬼要的或许不是这个人,不然她不会拒绝胖子为他们结阴缘的承诺。\r

    她要的,或许是当年亲手烧掉她的这个男人的悔意和爱。\r

    但是我爸这一次,终究再一次的负了她。\r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是我爸年轻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烧掉尸体以求保全,但是现在我再一次的想跟我爸进行一个换位,如果我面对的是今天晚上的情况,我又会作何取舍?\r

    我会跟她走,还下当年的亏欠?\r

    还是找一个法师来让她魂飞魄散以求平安?\r

    我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r

    但是我却能知道她那滔天的怨气从何而来。\r

    身死不惜。\r

    哀不过心死。

    胖子口音刚落,那跌倒的纸人立马从地上立了起来,这一幕让我瞬间头皮发麻,这个站起来的纸人给我的感觉此时更像是一个活人!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我感觉跟我爸几乎没有任何两样!\r

    “去!”胖子指了指学校的门口道。\r

    那纸人调转了头,迈动了步子,步伐虽然僵硬却还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走到了学校门口往那里一站,远远的望着村口的方向,隔得远了,更是无法区分他到底是个纸人还是活人。\r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起了一股阴风,立秋过后的天气并没有盛夏那么炎热,被这一股子阴风一吹我甚至有点发冷,胖子拉住了我躲到了一边道:“这次是真来了。”\r

    王城外。\r

    紫枫前。\r

    霜叶红透二月天。\r

    远处有一个唱戏的声音由远及近。\r

    我看到在村口的方向似乎升起一缕缕的白烟,在白烟的包裹当中,有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口中唱戏的架着白烟而来,如同是一个鬼新娘。\r

    看着这一幕,我在恐惧和惊讶的同时心里竟然不由的有了些许的感伤,为何她会是穿着红嫁衣而来?\r

阅读阴阳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茅山摆渡人角色扮演直播之死亡设计师猫爷驾到束手就寝猎户的娇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