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是一个又小又简陋的院子,三面是高高的围墙。墙角长满了高低不平的杂草,从未有人清理过。院子里有一栋两层的办公楼,还有一间简陋的小食堂。此时,食堂窗户里不断有蒸汽冒出,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一个瘦小男人正在忙绿。他是个哑巴,专门过来帮厨的。虽然没了说话的技能,但弄得一手好菜,引得众人一致夸赞。他的成就感永远写在枯瘦的面颊上,憨厚而朴实的微笑就是他的招牌表情,再也不会有其他的表达。

    还未走进派出所的大门,刘晓哲便看见两个同事从办公楼里匆匆走出来。看样子,一定是接到了案子。会是什么案子呢?刘晓哲希望是一些偷偷摸摸的小案子,不希望是杀人案。做警察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还从未接触到杀人案,也打心底里希望永远不要碰上。

    两个同事身后,老民警陈湘阴沉着脸走出来。见到刘晓哲,他径直开口道:“刚刚接到一个案子,快上车,先到现场看看。”

    如今,热闹的氛围仅仅限于周末,也就是小镇赶集的日子。不过,从邻近村子过来赶集的村民也不如以往那么多了。街边的小摊已经消失,小贩们也不知去向,商店倒是还能吸引不少顾客。同样,百货大楼也到了残喘的地步,只能吸引上了年纪的顾客。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和售货员讨价还价,舍不得多花一两块钱。

    百货大楼旁就是派出所。

    “哦。”刘晓哲本能地应答了一声。

    等到钻进警车,刘晓哲才意识到自己的疑问没有解决。于是,他小心谨慎地问坐在前排的陈湘:“发生了什么案子?”

    砂石中学是整个小镇最好的中学,由镇上的煤矿出资兴建。

    煤矿在当地很有名,也是少有的大型煤矿,刘晓哲的父辈都在那里做过事。为了将煤炭往外运输,县里专门在山腰处修了一条窄轨铁路。上小学的时候,刘晓哲常常看见冒着黑烟的火车头在山腰的林间穿梭。出于对火车的好奇,他经常跑到铁轨边,想要见见火车的真面目,但没有一次如愿——要么是时间对不上,要么是父亲找到他将他带回家中。后来,煤炭的产量逐年减少,火车便退出了历史舞台。蒸汽机车被遗弃在树林中,铁轨也被黄土覆盖,慢慢地就没了踪影。

    那时候,刘晓哲的父亲偶尔会带他来镇上赶集。

    父子两人通常沿着热闹的小街慢悠悠地行走,走马观花地浏览。偶尔来了兴致,他们会在某个小摊上逗留片刻。小摊上堆积着各种物品——有各种早餐小吃、水果零食和玩具,也有五花八门的生活用品,还有不少农业生产工具——像镰刀、锄头、钉耙等等。父亲似乎很中意这些工具,总喜欢停下来把弄几下,随口问问价钱。

    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清脆洪亮。每每遇上客人前来,他们脸上都会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刘晓哲仍旧记得那个卖烧饼的大叔。他有着一副壮汉的身材,喜欢在炎热的夏季穿着一件白色大褂叫卖。圆溜溜的肚子总惹人发笑,洪亮的嗓音也独具特色,带有沧桑的韵味。倘若有机会登上舞台唱歌,他丝毫不会逊色于科班出生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刘晓哲再也没有见到他。很多人都说他搬走了,但没人知道搬去了哪里。

    “刚刚有人报案说发现两具尸体。”陈湘快速说道。

    刘晓哲有些失落,觉得心脏被利器刺了一下。

    两三分钟后,飞驰的警车到达了案发地点。那是一片小树林,位于砂石中学旁。

    砂石中学位于一处开阔的平地上,背靠一座孤立的大山,距离砂石镇约四百米左右,与繁忙的省道相连。中间是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大约五十多米长。一边是几栋零散的民居和菜地,另一边则是一片林地。

    两具尸体就是在林地的中心地带被发现的。

    刘晓哲一行人到达现场时,几个村民和不少中学生正在树林外围议论纷纷。见到警察到来,他们立马放低声音,很自觉地留出一条过道。陈湘下令封锁现场,将无关的居民都驱散,随后和刘晓哲一块进入林地中查看尸体。

    往树林的纵深出行走二十多米,他们便两具尸体伏在草丛中,隐约可见。刘晓哲至今没有见过尸体,便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所幸,他没有像初次见到尸体的人那样反胃呕吐。他很好地控制住自己,力图在前辈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其中一具尸体是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另一具则是十来岁的女孩——陈湘猜测她很有可能是砂石中学的学生。男尸身形瘦弱,颧骨突出,枯燥的头发凌乱不堪。眼角处有一道结了痂的伤疤,像是许久前就留下来的。他穿着一身褶皱的灰色西装,心脏位置有一处被利器刺伤的痕迹,已经被鲜血染红。至于女尸,她的着装艳丽,留着披肩的乌黑长发,还能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香味。她的额头上残留着鲜血,手中握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小型水果刀,其他地方并无异样。陈湘仔细检查过后,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男子是被利器刺伤,因失血过多身亡,女学生则是被钝器砸中太阳穴身亡。

    勘察现场时,除了在离男尸的头部不远处发现一块残留有鲜血的石块和一个手电筒外,再也没有发现其他发现。不过,两具尸体的呈现的状态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女学生的尸体面部朝上,双手自然伸展,双腿也是自然撇开。男尸则面部朝下,左手搭在女尸的胸部位置,右手离石块的不到十公分。

    “初步估计,可能是女学生出于自卫,用刀子刺伤这个男人。男人在情急之下抓起一块石头将女学生砸死,然后自己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不过,这样的推测要建立在我对于他们死因分析无误的情况下才能成立。下午县里会派人过来进行尸检,具体情况到时候就一清二楚了。”陈湘的语气饱含痛苦,面露忧郁之色。虽然平常看起来冷静得像个木头人,但内心深处的细腻脆弱情感总会在特定的时候爆发。如今两具尸体摆在他面前,其中一个还是十来岁的花季少女,他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真实情感。

    刘晓哲同样如此。他的心灵总是向往和谐静谧,希望一切平安,难以忍受残和恐怖。有时候他甚至连一只蟑螂都不敢伤害,因为他很难想象这些小生命受到摧残时会有怎样的体验——他觉得那一定很痛苦。此时,刘晓哲并未思索案件本身,倒是在感慨凶手为何如此凶残。

    忽然,林地外响起一阵哭泣——那是女人的声音,悲戚中透露着绝望。陈湘和刘晓哲对望一眼,随即走出树林。他们看见警戒线外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子,正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掩面哭泣。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扑在她的怀中,同样放肆地哭泣。见此情景,刘晓哲原本沉重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她是死者的妻子,想进去看看。”警戒线旁的一个年轻警察说道。

    “让她进来吧,”陈湘面无表情地说道,“孩子就算了,你帮忙看着他。”

    当女子跟随着陈湘走进林地来到男尸旁边时,突然间跪倒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泣。她不断地呼喊叫唤,两只手不停地摇晃死者的手臂。绝望而痛苦的声音刺痛了陈湘的心脏,令他久久地仰望林地上空,沉默不语。刘晓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女子绝望无助地哭泣。他双唇紧闭,心中一阵怆然。不久,他又缓缓低下头来,闭上双眼,试图从这悲伤的氛围中逃离出去。

    等待女子的哭声渐渐消失,陈湘试着问她死者的信息。不过这女子很虚弱,精神恍惚,几乎没能回答任何问题。她像个短线的玩偶,耷拉着脑袋,空洞的眼神盯着树林深处。许久,她缓缓开口,说男尸是自己丈夫,名叫李玉洋。至于女尸,她不认识,也没见过。

    陈湘决定暂时放弃询问,明天让刘晓哲去她家中展开调查。

    警戒线外,还站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学生。脸上的焦虑将她与众人区别开来——她似乎很想知道什么,一直探着脑袋往树林里观望。她叫程媛媛,是发现尸体的女学生。在程媛媛身旁还站着两个中年男性,分别是学校的门卫和教师。

    陈湘走到三人身旁,开门见山地询问事情的经过。据程媛媛说,今天上午六点二十分左右,当她经过那片树林时,听见里面有点动静,然后就因为好奇走了进去,结果却发现了两具尸体。

    “是什么动静?”陈湘问道。

    “可能是我的直觉,我平常对风吹草动都会有感觉。”

    “会是什么人藏在里面吗?”

    “可能是的。”

    “你一个女孩子不怕吗?那时候天应该刚刚亮吧。”

    “当时没想那么多。”

    “你认识这个女学生吗?”

    “她……她和我同班。”程媛媛缓缓开口,随即低下头来。

    “你们是同班同学……”陈湘皱了皱眉,接着又问道:“你和她的关系怎么样?”

    “算是一般,偶尔说说话而已。”

    “她平时在班里的表现怎么样?”

    “我想没什么问题。”

    “那个男人呢?你认识吗?”

    “不认识。”程媛媛使劲摇摇头。

    “发现尸体之后呢?”

    “我跑到到门卫室,让门卫大叔报警。”说完,程媛媛看了看身旁穿着蓝色制服、手臂上戴有保安徽章的男子。

    门卫老王已经五十多岁了,身材臃肿,啤酒肚突出,浓眉大眼颇具喜感,活像个弥勒佛。老王身旁还站着一个四十来岁、戴着近视眼镜的四十岁男子。他是砂石中学语文老师,脸庞白白净净,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他身上有股厚重的文艺气息,说起话来声音细腻。同事们私下里嘲笑他有点娘娘腔,但他不以为然,我行我素。

    两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向陈湘,眼神里带有恐慌,似乎还惊魂未定。

    “是她发现的,然后跑过来让我们报警。”老王的语速很快。

    “你们是马上报的警吗?”

    “我们当时不相信,所以先去看了看。”

    “去看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什么也没看见。”

    “也没看到什么人?”

    “确实没看到什么人。”

    随后,陈湘又问程媛媛是否在周围发现了什么人。程媛媛抿了抿嘴唇,很坚定地回答说没有。陈湘没能察觉到程媛媛抿嘴的细节,谢过她之后,随即下令将尸体和相关的物品一并运回派出所,等待下午尸检。

    刚回到派出所不久,一对年迈的夫妇匆匆赶了过来,哭丧着说要见孙女。他们自称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孙女出了意外,所以急忙赶了过来。经他们确认,那具女尸就是他们的孙女,名叫王婷,今年十五岁,在砂石中学上初三。

    当陈湘想要询问王婷的详细情况时,老两口却没能从悲恸的情绪中抽身,抱着王婷的尸体泣不成声。无奈之下,陈湘唯有暂时放弃,任由夫妇两人发泄内心的痛苦。尽管可以使用强制力量,但他不愿这么做。

    十来分钟后,王婷的爷爷王贵平终于停止哭泣。他死死地抓住身旁一个警察的手臂,情绪激动地问道:“谁杀了她?谁杀了我孙女?”

    “先别激动,我们有些问题要问你。”陈湘在一旁制止。

    “什么问题?”王贵平松开双手,一动不动地盯着陈湘。他的腮帮抽搐着,仿佛是将心中的悲伤和怨恨隐藏在了口中,等待倾泻而出。

    “她爸妈呢?怎么没来?”

    “都出去了,不在家里。”

    “出去做什么?”

    “都出去打工了。”

    “王婷今天早上几点出门的?”

    “应该是六点,她每天都是这个点起床。”

    随后,王贵平解释说自己住在离学校大约一公里远的马路边,从那里走到学校大概需要十分钟。王婷走到学校时,学校的大门刚好打开,这样就不用浪费时间等待。学校门前是一堆乱石杂草,站在那里等着开门也确实无聊。

    “学校大门一般几点钟开?”

    “六点二十左右。”

    “你们确定王婷是六点出门的?你们亲眼看到了?”陈湘问道。

    王贵平与老伴对望一眼,犹豫了片刻,似乎有所顾忌。许久,王贵平支支吾吾地开口道:“其实……我们那时候应该还在睡觉,没有亲眼看到她出门。不过她每天都是那个时候出门,一定不会错的。”

    “她平常都是一个人上学吗?”

    “不是,和同学一起,今天应该也是。”

    “那倒未必。”陈湘一口否定。

    “为什么?”王贵平一脸疑惑。

    “如果是一起上学,出事的概率很小。更何况,当时现场并没有王婷的朋友出现。”

    “这……是这样吗?”王贵平的声音非常颤抖。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王贵平的老伴说道。

    “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尽力的。”

    下午,县城过来的两位法医对两具尸体进行尸检,得出了如下结论:男子系被利器刺中心脏身亡,凶器就是那把水果刀,身上没有其他外伤。女学生系窒息身亡,额头上的伤口是死亡后造成的,除此之外没有发现其他伤口,也没有性侵的痕迹。至于女尸手中握着水果刀,上面的血迹属于男性尸体。刀柄上有不少指纹,但全都属于女尸。另外,两人的死亡时间大致相同,都是在早上六点十分左右。

    早上七点刚过,刘晓哲便从床上起身,匆匆洗漱之后走出家门。

    天空湛蓝,几朵白云慢悠悠地漂浮于天际。东边的天空闪耀着金光,清脆的鸟叫在空中传开。时间正值四月中旬,空气中浸透凉意,令人瑟缩。不远处起伏的丘陵清晰可见,几缕青烟腾空而起。大片的稻田在微风的拂动下轻轻摇曳,宛若碧波荡漾的湖面。虽说这个南方小镇的气候适合种两季稻,但实际上种一季已经够折腾了,两季便成了书本上的理论。

    刘晓哲不时碰见几个小学生。他们沿着马路边缘行走,步履轻快,手指在青葱的稻穗间划过。也有几个调皮的学生在马路上打闹,被过往的拖拉机师傅呵斥一番。淘气的学生似乎不服气,朝着拖拉机师傅做出一副鬼脸。

    沿着横卧于田间的马路走上几分钟,便来到砂石镇的边缘地带。这一带早已死气沉沉,平常见不着人影,但一家包子铺却给这里带来了一点生机。刘晓哲记得很清楚,包子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存在了。它的面积不足十个平方,但桌子、蒸笼、炉灶一应俱全,将店铺填充得满满当当的,还留下一条狭长的过道。

    每天清晨上班经过那里,刘晓哲总会买几个馒头,再加一杯温热的豆浆——这是他一贯的搭配。尽管母亲让他隔段时间换个吃法,但刘晓哲却不以为然。

    店主人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大家都叫他宝叔。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直未出过砂石镇的地界。过去,他与妻子在乡下务农。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夫妻俩紧跟着个体经济发展的潮流,在镇上开了这间包子铺。一开始因为位置偏僻,在加上同行竞争激烈,小店的生意并不好。夫妻俩常常沉着脸,面露苦色,坐在店里发呆。几年后,或许是创造出了独特手艺,再加上他们懂得一点宣传之道,店里的生意逐渐好起来。不过,在这偏僻的小镇,生意再好也只能满足温饱,至多留下一点点积蓄。

    刘晓哲走到门口,对宝叔微微一笑。宝叔热切地跟他打招呼,黝黑脸庞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他顺手扯下一个塑料袋,利索地将馒头豆浆装好,递给刘晓哲。日复一日地光顾这家店铺,宝叔早已经熟知了刘晓哲的口味和搭配。接过宝叔递过来的塑料袋,刘晓哲轻声道谢,然后将准备好的零钱递过去。他没有与宝叔交谈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对方很内敛,有的只是执着与热情。刘晓哲很喜欢宝叔,因为他符合自己内心的理想化人物形象。

    离开包子铺,刘晓哲拿出馒头咬了一口,慢慢咀嚼。随着麦芽糖的甜味慢慢渗出,在口腔内蔓延,他感觉到十分亲切,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这种熟悉的味道,即便过了十年,却依旧没有改变。

    走了大约三分钟,刘晓哲来到小镇的百货大楼前。

    百货大楼是栋方形建筑,锈迹斑斑的招牌悬挂于大楼外侧,格外引人注目。很多居民担心招牌不结实,总有一天会塌下来。不过,一直以来没出问题,很快就没人讨论了。百货大楼一共三层,位于小镇的中心地带。一楼是售卖商品,二楼和三楼则当做出租房使用。那里住着不少村民——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摆脱了农民的身份,成了小商小贩,这栋大楼自然也成了理想的居住场所。过去,以百货大楼为中心的区域是小镇最热闹的地方,人头攒动,行人络绎不绝。

阅读小树林谜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独家蜜婚源世界之天衍仙武之绝世武神都市最强透视高手人生赢家他前女友[穿书]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