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阵笑声在门卫室里响起,但赵坤却一脸平静——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尽管赵坤非常渴望有个人陪伴左右,却发现自己难以说出真话来。这或许是源自于内心的羞涩,但更有可能还带有一丝虚伪的成分。没多久,赵坤结婚的话题被另一个话题盖过,他才得以从尴尬中脱身。同事们说起了那个龌龊的生物老师。他在两个星期前和自己的发妻离婚,然后又辞了工作,和亲戚创业去了。

    赵坤没有参与讨论,只是默默地听,偶尔附和大家笑一笑,图个开心。到了夜里十一点多,牌局终于散了,众人都回家准备睡觉。赵坤同老王打了声招呼,也离开了门卫室。夜色乌黑,寒风微微吹拂,树叶间的“沙沙”声响格外清晰。教学楼几乎被恐怖的夜色吞噬,像是被黑色的墨汁涂抹掉。

    回到家中,赵坤坐在床沿,帮熟睡的女儿理了理被子,然后在黑暗中对着天花板发呆。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坤总免不了像这样呆坐一阵。心中的万千情绪与感慨,都会在这个时候涌上心头,噬咬着他脆弱的内心。想得最多的仍旧是一年前过世的妻子。如果当初不是母亲提出生育第二胎的要求,妻子也不会丧命于手术台。

    “她长得也算标致,虽然比城里的女人差了点,但是放在农村绝对是大美女,你娶回来不会吃亏的。我认识一个媒婆,要不我帮你说说?”

    “对啊,你现在还年轻,前途无量,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多年前,在妻子生下女儿后,母亲便找到赵坤,希望能生个男孩,好延续香火。赵坤对母亲的陈旧思想有些反感,但也并未明确表现出来,只是敷衍着说以后会考虑。日后,母亲不断催促,赵坤终于无力反抗,向妻子说起了母亲的意思。妻子并未表示反对,只是担忧赵坤日后的处境。如果生下第二个孩子,他的工作恐怕就保不住。

    “不用担心,办法总会比困难多。”赵坤如此说道。

    “现在谁还在乎这个,有个人就行。你要知道,现在的女人可是抢手货呢。要怪就怪以前大家喜欢男娃,见着女娃就像见了瘟神似的。”

    相似的境遇,让赵坤和闫晓君走到了一起。一个月后,闫晓君离开了那栋摇摇欲坠的老房子,住进了赵坤的家中。那时,砂石中学的教师宿舍已经全面完工。一共有两栋,每栋有十户,总共是二十户。赵坤住在了顶楼——那是他在抽签时候抽到的楼层。房子有一百多个平方,四室一厅的结构,还搭配有餐厅、厨房和浴室。这样的设计,俨然是仿照了城市房屋的建筑结构。不过,比起城里高企的房价,这片穷乡僻壤上房子简直是白菜价。

    “你一个男人懂什么?找个女人不是挺好的。”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赵坤敷衍着说道。

    “以后恐怕就找不到了,现在有现成的,为什么不把握机会呢?”

    妻子不久便怀孕了,几个月后被推进了手术室。赵坤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妻子的生命会因此定格,腹中的胎儿也夭折了。那时,除了悲痛,他随之而来的念头是不能让四岁的女儿得知事情的真相。对她而言,妻子的死亡实在太过残酷。可是,该用什么借口来掩饰惨痛的现实呢?似乎没有很好的办法。在妻子过世的第二天,女儿就从他人口中知道了一切。只是,她不懂得死亡的含义,赵坤也只是简单地解释说妈妈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赵坤从未在女儿面前提及妻子的事情,而女儿同样没有问过。就好像,父女彼此心照不宣一样。

    提议闫晓君再婚的人也不在少数,尤其是她娘家的人。其中的理由,自然是她一个人很难将孩子抚养长大。对于周围人们的建议,闫晓君当然无法拒绝。她不愿意守寡,那样太痛苦,只会催生绝望。村里的很多媒婆给闫晓君说媒,介绍与她年纪相仿——甚至比她还年轻的男性给她认识。闫晓君很诧异,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男性看上比自己年纪大的女性。媒婆解释说现在农村女人都出去了,乡下的男人想找老婆不容易。

    “可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年纪也不小了……”

    当闫晓君住进赵坤的新房时,整个屋子近似毛坯房,一片灰暗。既没有像样的家具,也没有过多的装饰。下定决心与闫晓君共同生活以后,赵坤便拿出多年的积蓄开始装修。同居一个月后,赵坤和闫晓君对外宣布结婚。在一片祝福声中,两人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随后又在镇上一家普通酒店办了几桌酒席庆祝。场面算不上热闹,但也算是一桩美事。

    结婚那天夜里,赵坤与闫晓君睡在了一起——这是他们自同居以来第一次同房。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提出要睡在一起。

    赵坤沐浴之后走进房间,只见闫晓君坐在床沿,对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发呆。他深深叹了口气,轻轻地走到闫晓君身旁坐下,握住她那双放在膝盖上的手。那是一双粗糙的手,大概是因为长时间做农活的缘故。赵坤知道,李玉洋常年在外地打工,闫晓君也没能闲着,尽可能地多做点事,同时还在镇上找了个简单的工作。赵坤很难想象,在无依无靠的八年时间里,她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过现在好了,孤独的岁月已经成为过去式,他将努力扮演一个好丈夫的角色,陪她走过人生的旅程。

    赵坤想要和闫晓君说几句话,活跃一下气氛,却发现对方面孔苍白,眼眶里还闪耀着晶莹的泪珠。顷刻间,几滴泪珠划过脸颊,落在白色的睡衣上。赵坤立马知晓闫晓君在思索何事,但他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对方。李玉洋的死亡给了她太多打击,直到现在也未能平复下来。沉默良久之后,闫晓君突然紧紧抱住赵坤,试图从他身上得到安全感。赵坤轻轻抚摸着闫晓君的背部,如同安抚婴儿一般。

    “没事,别想多了。”赵坤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闫晓君泪如泉涌,不受控制。

    “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没事的,相信我。”

    等到闫晓君的心情平复下来,赵坤开始慢慢地亲吻她,将她轻轻放倒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他显得迫不及待,动作有些激烈,狂吻闫晓君的脸庞和脖子。闫晓君似乎没有投入到状态中来,只是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她的眼神空洞,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的空壳。

    赵坤与闫晓君结婚,在砂石镇算是一件轰动的事。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赵坤在砂石镇的名气比较大。他是镇上最好的数学教师,加上镇上民众的崇拜心理,他们对赵坤十分敬重。

    每当赵坤出现在小镇上,总有几个居民会认出他。他们会热情地向他打声招呼,寒暄几句。甚至,不少好客的居民还会邀请赵坤到家中坐坐。多数时候,赵坤受宠若惊,总能得体地回绝。对方不再强求,而赵坤也得以脱身。这一切只是早已安排好的剧目,在不同的时间里轮番上演。时间久了,赵坤会反感,觉得人际交往有太多套路,也有太多虚伪。

    最先提出结婚的是赵坤的一位同事。他是一位不太正经的化学老师,也是赵坤同乡。他高高瘦瘦,留着淡淡的八字胡,棱角分明的脸上总是不苟言笑,但是见到七八岁的孩子却又笑容可掬。他喜欢开些俗气的玩笑,有十足的幽默感,但在教学上却极端认真。他有些自负,每次给学生上第一节化学课时,总喜欢炫耀以往的教学成就。

    某个夜里,几个老师在门卫室里玩扑克牌打发时间。这样的娱乐已经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晚上或是白天,若是没课,他们多半会跑到宽敞的门卫室里凑一桌。钱是一定要玩的,因为纯粹的娱乐很难激起大家的兴致。金钱的不断易手在他们看来有着无限的乐趣,牌桌上的嬉笑闲谈则成了生活中的一大快乐。

    小小的门卫室俨然成了一处疯狂的娱乐场所,藉以弥补他们的空虚。

    赵坤为人老实,很少参与这样的牌局。那天夜晚,女儿很早就睡着了,他便去了门卫室,想找人聊天。对他这个单身汉而言,平日里最缺乏的就是娱乐。平常的生活除了上课批改作业,就是忙着给女儿做饭和辅导功课。赵坤很少有私人时间。但即便有点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镇上没什么去处,县城又有些距离,长途旅游他也没什么兴趣。很多时候,赵坤会感到空虚,仿佛血管里的血液被抽空了似的。为了排解内心的苦闷,他开始买书,开始阅读写作。但这一切并不凑效。他深知自己过不了苦行僧的生活,终究还是需要一位生活上的伴侣,帮助他在日常琐事中消磨时间。

    “她没了丈夫,你没了老婆,干脆你们一起过吧。”那化学老师说道。

    虽然是句玩笑话,可在场的几个同事却开始认真起来,纷纷讨论这桩婚事的可行性。赵坤听后有些尴尬,匆忙说道:“我安心把女儿带大就好了。”

    “一个人怎么行?”一个老师插嘴道。

    “一个人怎么就不行?”

阅读小树林谜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仙武之绝世武神海贼王之神级万事屋穿越到清朝走江湖军婚蜜爱:高冷老公,坏坏宠梦见狮子我的世界只有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