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斗地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新承听到此话连忙点头,说自己一定会准时到凉亭的。

    可是等安新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又傻眼了;两位道长似乎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刚端上来的素菜,一点高人的风范都没有…

    不单是安新承傻眼,连馆子里头的食客还有服务员也傻眼了。

    南极道长看着安新承,微微一笑后说:

    “非也非也,这上山修道不是不可,不过我们得出一道题考考你,今夜亥时…哦,不对,按你们的习惯来说,就夜晚11点,我俩在上山那条路上,那座孤零零的凉亭等你,你若是不来或者寻不到,我俩就当你放弃考验了,明白么…”

    安新承此时心中犯嘀咕了,心想难道这修道的道士连饭都吃不饱么?那自己梦寐以求的混吃等死新生活岂不是三餐温饱都成问题了?

    午饭期间,两位老道长并没有和安新承说什么大道理,反而向安新承问起了许多现代科技的东西,比如电脑是什么?智能手机又是什么?

    二位老道长听后均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似的。

    南极道长自言自语说道:

    “你这老南头,怎么就跟我想到同一个地方去了呢,我就跟你赌这一把,只不过这原本就发生的事情,被你这么改一改,它就能在现在起作用,细想下来,还是不怎么靠谱呀…”

    安新承听他俩的对话有些跑题,忙插嘴问道:

    “二位道长也不想让我上山当道士么?”

    安新承心想他俩肯定是常年在山上足不出户的道士,所以连这些都不知道,于是耐心解答。

    可是这两位老道长竟然连原子弹是啥都不知道,安新承忍不住打量这两位老道长多一眼,心想瞧你们也不是是70多岁的模样,肯定经历过那个伟大的年代,知道那华夏民族近代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刻,这怎么可能不知道啥是原子弹呢。

    安新承只要再一次耐心的用自己在高中三年学来的浅薄物理知识跟这两位老道长解释啥是原子弹。

    “原来如此,这原子弹有如此威力,估计消灭六部魔王也不是个事”

    北极道长则说:

    “此言差矣,虽然这人世间变化颇大,可是六部魔王也并非等闲之辈,估计这原子弹连我们的阵法都破不了,更别提用来对付六部魔王了”

    安新承开始怀疑,这两位老道长不只是在山上潜心修行多年,而且还患了某种妄想症,看来自己今晚得小心一点,要是被这两位妄想症患者给耍了,那自己是不是要打110呢还是打120呢?

    中午这一顿饭,可是安新承这几年来吃得最贵的一顿了。

    倒不是这馆子里的东西太贵,而是这两位老道长太能吃的,他们不吃饭单吃菜,十足的吃货呀。

    单是那道最贵的琵琶素鸭就吃了三份,一份可是要168元呀,再加上另外的十多个小菜,安新承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一大半了,这让安新承差点连回去见周不凡的机票钱都没有了。

    午饭之后,安新承与两位道长道别,可是安新承并没有回去宾馆,而是偷偷跟在两位老道长身后,一路跟到武当山上面,直到他看到有不少老、中、青道士都在跟南极道长和北极道长问好,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确定两位老道长真的是武当山上的超高级别道士后,安新承索性也不回宾馆了,他下山找了一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与喝的,之后回到上山,找到那座孤立在山上道路旁边的凉亭,就在那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待夜晚11点的到来。

    等待是无聊且乏闷的,安新承玩手机游戏玩到了下午5点多,实在顶不住了,又跑到山上绕了一圈解闷。

    此时山上的游客明显少了许多,身穿道士打扮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倒是给山上增添了不少仙山福地的韵味。

    听闻武当山上的日落十分美丽,安新承也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按照路牌指示来到了一处时候观看日落的地方,呆在那里等待黄昏的来临。

    待看过夕阳西下,安新承又回到上山道路旁边那座孤立的小凉亭,在这里继续展开漫长的等候。

    虽说粮草充分不怕挨饿,可是这疲惫的感觉还是无法抵挡,安新承依靠在石竹边上竟然睡着了。

    这山道上连路灯都没有,四周还漆黑一片,夜间的山风带着一丝冰凉,在这种环境下还能睡得死沉死沉的人,安新承肯定不是唯一的一个,不过睡得他那么死的人,估计也只有喝醉酒的醉猫了。

    就在安新承睡得真香,还在吧唧嘴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脸。

    猛地睁开眼一瞧,原来是南极道长和北极道长。

    安新承立刻站起身跟他们问好,而北极道长则挥挥手,让安新承坐下。

    待安新承坐下后他才发现,这亭子里竟然多出一张折叠桌子,这桌子上竟然放着一副崭新的扑克。

    南极道长看出安新承的疑惑,露出认真且严肃的神情,说道:

    “莫要惊讶,这便是我们给你的考验”

    安新承疑惑不解,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位道长,开口询问:

    “这就是考验?这扑克…”

    北极道长呵呵一笑,拿起桌上的扑克十分娴熟的来回倒腾,一看就是在洗牌无疑了。

    南极道长继续说道:

    “咱们三人今晚就来一场斗地主,你小子当地主,要是能赢,我们就收你当入室弟子,你可愿意”

    安新承听到此话点投如捣蒜,心中却忽略了自己中午的猜想,这两位老道长很有可能是妄想症患者。

    斗地主,安新承虽然好些年没有玩过,可是当年自己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可是没少和舍友玩这游戏。

    只是…

    他与两位老道长玩了足足两个多小时,一共玩了几十把,都是自己输,最让他郁闷无比的是,自己手里拿着一副绝世好牌都能输,这上哪说理去,真是苦了孩子伤了爹呀。

    夜里1点多,安新承开始感觉到疲倦,打了个哈欠后问道:

    “两位道长,你们该不会是想要一直玩下去吧,我这打牌的本事,估计是赢不了,要不你们还是早些休息可好?”

    北极道长露出正经的神情,手里顺着牌嘴里同时说道:

    “诶~年轻人,怎能轻易言弃,只要你有决心,以我俩的修为,与你打上一个月都不成问题,出牌吧”

    安新承想哭的心都有了,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中午对这两位道长的猜想。

    自己确定了他们真的是武当山的道士,却忘记了求证他们是不是妄想症患者,现在看来他俩不单是妄想症患者,而且还是实打实的狂热博彩分子呀。

    安新承此时已经困得受不了了,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又不好薄了眼前这两位老道长的性质,只好随便出牌应付着…

    可奈何安新承倦意击败了他的意志力,最终还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南极道长与北极道长见到安新承睡着了,二人相视一笑。

    南极道长对着安新承说道:

    “也为难你小子了,我俩互相对赌数千载,哪是你小子能对付得了得呢”

    北极道长接着说道:

    “我说老南头,咱也别耽搁时辰了,抓紧时间办正式,耽误了时辰可没有机会了”

    南极道长点了点头,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浮尘,在安新承的头顶上轻轻一挥,三人随即消失在凉亭中。

    空荡荡的凉亭只留下安新承的背包还有那吃剩的零食与饮料,还有那张折叠桌与那一副崭新的扑克牌…

    这人生地不熟的,附近有什么馆子有好吃的,安新承还真不知道。

    不过有这两位地头蛇带路,很快就来到了一家素菜馆,他们在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角落入座后,两位老道长就很不客气的点起了菜。

    在等待饭菜的时候,左边那边道长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报上名字,于是像安新承拱手说道:

    “这位小友如此豪爽,方才之事有些唐突,让你见笑了,贫道道号南极,在武当山修道数十载…”

    这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位老道长就插嘴说道:“贫道道号北极,跟这老小子一样,在山上修行也是数十载了,小伙子呀,这年头有你如此热心肠的人实在不多见了,你小子叫啥名字呀?也是到山上旅游的?”

    安新承听到这话,轻叹一声后报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两位老道长听到后均点头,没有作回答。

    这让安新承心中忐忑,难道他们也打算劝自己打消念头的?

    等了片刻,南极道长嘿嘿一笑,看着北极道长说道:“我说老北头,之前跟你说的事情,咱俩不都没有办法么,要不咱这回要不赌一把大的,要是事情能解决,岂不乐载?”。

    北极道长听到此话,也跟着笑了,笑得有些猥琐。

    北极道长说: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异能女巫:罗曼四神级帝二代快穿之男配我心疼繁花落尽霜沉血一步一升仙羞羞的八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