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伙房的膳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坐下后,霄凌师姐把手搭在曲飘云的手腕上,随后说道:

    “师弟,把真气释放出来”

    “啥?真气”曲飘云反问此话,同时露出不知所以然的神情。

    “来,过来这边坐下,我给你号脉”

    真轩师兄轻轻推了曲飘云一下,曲飘云也不好推迟,号就号吧,要事真有事,刚才就看出问题来了。

    真轩师兄皱眉说道:

    “哎呀,你咋连真气是什么都给忘了呀,真气就是这个”

    “师兄,你是不是应该帮忙把草药收拾收拾呀?”

    真轩师兄发现师妹生气,连忙弯腰帮忙把散落一地的草药捡起。

    霄凌师姐问曲飘云:

    “饭?何为饭?辰时将过,很快就到巳时,用膳一事不着急,我先给你号号脉”

    曲飘云刚想要开口,这霄凌师姐又说:

    话音刚落,真轩师兄随手拍出一掌,强劲的掌风把院中的堆放整齐的草药推到在地,其中几名弟子惊呼一声,部分弟子还夸奖起来。

    真轩师兄挠头傻笑,说没什么什么,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然而他这举动却换来霄凌师姐杀人般的眼神,她冷声说道:

    而曲飘云则傻愣愣的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原来这就是传闻中的掌风呀,为啥三千年前的古人会这种功夫,为什么现代人都不会了呢?而且还成了气功大师用来造文章蒙人的段子,这是什么个情况呀?

    霄凌师姐看着正在发呆的曲飘云,轻叹一声后收回手,开口说道:

    “你呀,现在什么都好,就是不记得往事,罢了,钟声以响,先用膳吧”

    听到用膳这个词,曲飘云的心忽然激动起来,站起身就要朝伙房走,可是却被霄凌师姐喊住,曲飘云愣了,一脸疑惑的看着霄凌师姐。

    师姐说还有事情要谈,让真轩师兄也一同留在鼎道宫一同用膳。

    霄凌师姐让弟子吧食物送到书房,真轩师兄和曲飘云落座后,师姐轻轻把门关上后也落座了。

    三人坐下后,霄凌师姐给曲飘云递了一块烧饼。

    曲飘云伸手接过,然后问道:

    “我们中午就吃这些?青菜萝卜加烧饼,还有这个是什么东西?也是烧饼?”

    真轩师兄右手夹菜左手抓饼,嘴里含糊不清的反问道:

    “那东西叫馕(nang1),西边的一种特色食物,很好吃呢,你小子不吃这些还能吃啥?咱们可是修行之人,不可大鱼大肉”

    霄凌师姐说道:

    “虽然我们茅山景玉派不戒荤腥,不过在山上不可杀生,而且今日也非初一十五,无肉可食,师弟你刚醒来,吃些清谈的,对身体有益无害”

    曲飘云嘴角微微抽动,随即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咱是不是没饭可吃呀?天天吃烧饼,偶尔能来一顿面条不行么”

    真轩师兄说道:

    “面条有呀,你不早说,早说就让弟子给你端过来了”

    霄凌师姐有些不解,问了一句:

    “方才你一直提起‘饭’这种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曲飘云吃了一口馕,这味道还行,外脆内软,比现代街边卖的好吃一些。

    他伸手抓了抓头,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头有介绍,这秦朝之前是没有米饭的,难怪天天要吃饼。

    可是自己好像记得这没有饭可以吃,也有小麦高粱之类的食物,算了,不纠结了,能吃饱而且还有点肉吃就行了。

    曲飘云大口大口的嚼完一块馕后,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出于好奇,他又开口问:

    “对了,咱门派不戒荤腥,那能成亲么?”

    霄凌师姐听到这话差点把嘴里的汤给吐出来,她把汤咽下后说道:

    “可,可以成亲,只不过若是成亲就不可继续留在山上,茅山乃清修之地,不可动凡心,明白了么”

    曲飘云点了点头,而真轩师兄一直在安静的吃着食物,曲飘云这才发现,自己这位师兄原来在吃饭的时候是不说话的,可算是能安静一会了。

    待霄凌师姐把汤喝完后,她看着曲飘云问道:

    “师弟可曾记得,当初你是如何上山拜师学艺,又是如何昏迷的?”

    曲飘云心想,你问我?我问谁去呀?我可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位明云师弟呀。

    曲飘云摇了摇头,说自己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现在就像个无用之人,不识字不懂法术不懂武功,唯一知道的就是礼义廉耻还有吃喝拉撒睡这些事情了。

    霄凌师姐和真轩师兄听到此话,脸上止不住露出难过之色。

    真轩师兄伸手拍了拍曲飘云的肩膀,露出十分真切的目光看着曲飘云,他说:

    “师弟,没事的,不记得咱就从头再学,以你现在的修为,要学会原来就懂的术法,估计用不了半年便可精通”

    霄凌师姐并没有接真轩师兄的话茬,她说:

    “过往的事情不记得了就算了,不过有些与你有关的重要事情,我还是得跟你说说,你可要安心的听,明白么”

    曲飘云连忙点头,听着师姐说起十一年前的事情。

    曲飘云,道号明云,爹娘是某个方国里头,一条小村子的农民。

    在曲飘云六岁那一年,他们一家所在的村子受到方国之间的战事所波及,整条村子被敌方军队进行了一场烧杀般的洗劫,而他的父母也在这场灾难中丧命。

    曲飘云当年只有六岁,虽然十分害怕,可是他依然奋力的逃出村子,在路上碰到自己后来的师父琛(chen1)泉真人。

    琛泉真人当年带着大弟子明阳下山修行,途径曲飘云所在的村子,原先他早有耳闻,敌军会途径此地,届时肯定会发生一场屠戮,于是与徒弟明阳连夜赶来此地通风报信,让村民收拾细软逃走。

    只叹苍天不怜人,琛泉真人还是晚了一步,只救下了失去双亲的曲飘云。

    琛泉真人把成为孤儿的曲飘云收入自己门下,成为他这一生最后一位入室弟子。

    琛泉真人给曲飘了一个道号,名曰:明云。

    这道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只是采取俗家名字中的‘云’字再加上辈分组合而成,只是听上去有些奇怪罢了。

    年少时的曲飘云,便展露出不平凡的修行天赋,十三岁那一年边精通符科与阵科的术法,而且他武功也是在年轻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在曲飘云十八岁那一年,茅山,或者说整人族发生一件大事,而曲飘云的昏迷也与此事有直接关系…

    霄凌师姐说到此处,曲飘云开口打断,问出自己的问题。

    “师姐,你和师兄刚才总是提到这人族和妖族,这是怎么回事?我印象中可没听说过这世界上还有跟人一样的生物存在呀?”

    成为曲飘云的安新承,生怕说出高智慧生命体这两位古人又蒙了,所以简化了自己的用词。

    真轩师兄深吸一口气后解释道:

    “你忽然问起这事情,这事情嘛~说起来也不复杂,不过要得从轩辕与蚩尤那场大战说起了…”

    真轩师兄看到曲飘云笑得如此怪异,而且又说胡话了,二话不说拉着他就朝丹道宫走去,非要让霄凌师姐再给他看病。

    决定以曲飘云的身份开展混吃等死美好生活的安新承,被自己这位憨厚老实且力大如牛的师兄拽着走,自己力气没他大,只好乖乖的回到丹道宫里头。

    丹道宫外殿里一股浓烈的草药味扑面而来,摆放整齐的桌子后面均有三两位弟子正在学习制药,他们见真轩长老和明云师叔又回来了,再一次齐声问好。

    曲飘云有些尴尬,勉强一笑跟他们道了声你们好,随即就被真轩师兄来到后殿外头的院子里找到了霄凌师姐。

    霄凌师姐看他俩回来了,有些疑惑,开口询问:

    “师兄,你们为何又回来了?”

    真轩师兄说道:

    “师妹,赶紧给他瞧瞧,我瞧他又犯病了,肯定病得不轻”

    曲飘云连忙甩开真轩师兄的大手,笑着说道:

    “我真没事,我就是高兴而已,对了,咱们啥时候能吃饭呀?我都快饿死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