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符箓与兵器 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一脸错愕,伸手召回长矛,随后一转身朝南殿里头跑去,明阳真人一路狂追,曲飘云实在无语,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这比武怎么这么较真呢。

    而明阳真人此时更加无语,他印象中的师弟不是那种如此散漫,比武不使出全力而且还要逃走的人。

    二人跑到南殿大殿之内,曲飘云抓起一个装着墨水的砚台朝明阳真人砸了过去,明阳真人甩手把剑祭出,飞在空中的砚台被长剑打偏,而这个砚台落在地上,里头的墨水正好溅了济怀一身墨汁。

    曲飘云心想好什么好,我都吓出一身冷汗了,真刀真枪的干呀,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呀,小朋友们…

    就在曲飘云还没喘几口大气,明阳真人竟然破了他的旋矛诀,他一脚挑起长矛,随即使出灭剑三诀攻向曲飘云。

    曲飘云看到师侄一身墨水,他很想笑可是却没空去取笑济怀,因为明阳师兄的长剑已经来到自己身前不到一尺。

    曲飘云十分无语,只能释放出体内全部真气,把手中的矛挥舞起来,如同现代的直升飞机螺旋桨一样旋转着。

    哐当一声脆响!

    曲飘云手中的金属长矛被剑气砍断了,而剑气也随即消散,此时曲飘云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作出一个狗打滚的动作在地上翻滚两圈。

    曲飘云趁机作出反应,纵身跳起,脚踏长矛,使出润德师兄教自己的旋矛诀,长矛在曲飘云脚下自行旋转,而曲飘云趁机落到地上,再一次躲开明阳真人的攻势。

    曲飘云落地后单手掐剑指,控制长矛以凌厉攻势对付明阳真人,而他自己则依靠在廊亭旁边的柱子缓口气。

    围观的弟子见他们的师叔如此淡定自若,纷纷鼓掌叫好。

    大殿里头狂风大作,明阳真人召回长剑,眼见师弟使出自己从未见过的招式,他感到惊诧,立刻单手掐诀,准备使出唤剑总诀对付曲飘云的怪招。

    然而就在此时,曲飘云忽然停下手中动作,如闪电一般冲到明阳真人身前,一掌打在他的左肩之上,把他拍飞出去。

    明阳真人连连后退,单脚一点卸掉后退的力道,同时运起体能真气朝曲飘云砍出一击剑气,而曲飘云则抬起长矛格挡。

    曲飘云滚动完毕,站起身看了看手中断成两节的长矛,开口骂了一句:

    “卧槽,润德师兄太坑爹了吧,A货当行货,差点被你给害死了”

    明阳真人收起长剑,同时把真气收回到丹田,随后他朝曲飘云快步走去,同时问道:

    “师弟,没伤着你吧!?”

    曲飘云连忙后退两步,带着警惕说道:

    “师兄,你该不会还想打吧,我的矛都断了,要打咱得改天再打”

    明阳真人呵呵一笑,托着曲飘云的手,笑着说道:

    “虽然你现在为人有些轻浮,不过还是我那位机灵的好师弟,短短数月,修为已经恢复过半,而且还让你琢磨出那么奇特的招式…”

    曲飘云一脸疑惑,刚要说话,润忻师姐走了过来,干咳一声后说道:

    “我说你俩要比试至少到宫殿外面吧,你瞧咱们的弟子,全都跑出来看你俩比试了,还有你瞧瞧这里,乱成什么模样”

    曲飘云听到这话,瞬间把话锋转向润忻师姐,他说:

    “师姐你还好意思说,刚才可是你带头起哄的呀,你也不出来拦一下”

    润忻师姐听到这话,立刻不满了,挥手朝曲飘云的肩膀拍了一击狠的,然后骂道:

    “臭小子,在弟子面前休要胡言,我可是按照掌门的安排招办的”

    明阳真人朝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弟子们都在捂嘴偷笑,他连忙转身看着曲飘云和润忻真人说道:

    “得了得了,也不看看场合,师弟你也别犟嘴了”

    润忻师姐瞪了曲飘云一眼,落下一句

    “臭小子,等你落在我手里,看我如何训你…”

    说完,她带着自己的弟子回北殿去了,而明阳真人也让几位弟子把大殿打扫干净。

    师兄弟二人来到了书房坐下谈话。

    曲飘云刚坐下就抱怨道:

    “师兄,我觉得这次比武不公平,要不是我的矛断了,你赢不了”

    明阳真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后说道:

    “确实是你的兵器有所欠缺,不过我也没说,这次比试是我赢,你小子就别放在心上了,待午膳过后,好好的把符箓术法学会,这兵器对我们修真的方士而言,不过是辅助罢了”

    曲飘云把断了的长矛扔在桌上,然后说道:

    “你就算这么说,可是我心里不踏实,算了,等下我去找真轩师兄,看看他那里有没有好东西”

    明阳真人听到此话,微笑摇头…

    巳时的钟声响起,明阳真人本打算和曲飘云在南殿里一起用膳,同时给他说说过去的事情。

    可是曲飘云昨天答应了给弟子们说孙悟空大战蜘蛛精那一段故事,实在没空留下来和自己的师兄说那些年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且不属于自己的回忆,所以钟声响起他就跑了。

    巳时到午时是休息的时候,足足有四个小时,曲飘云在伙房里头讲故事讲了两个小时,自从他成为说书先生后,一开始那寒微真人老是找曲飘云训话,可是曲飘云完全不在乎。

    寒微真人见这牛皮灯笼点不着,于是就跑去找掌门大曲飘云的小报告。

    掌门被寒微真人烦得有些受不了,于是在这个月初一午膳时间,特意来伙房里瞧瞧曲飘云到底是在说什么故事,竟然能让这些弟子留恋在伙房里头不愿归寝。

    掌门前去伙房听曲飘云讲故事的那天,曲飘云正好在说孙悟空大闹天庭的故事,正好说到孙悟空被太上老君扔到炼丹炉里头。

    掌门师兄找了个角落,坐下后也听着曲飘云讲故事,然而这小老头一开始觉得曲飘云说的故事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可是听着听着也和那些弟子一样,不愿走了;而且他还忘记了自己是来伙房干嘛的,之后他天天都来伙房,坐在角落里听曲飘云讲故事。

    不过掌门师兄还是找曲飘云单独聊过这讲故事的事情,说这讲故事给各位师侄解解闷是好事,不过也别白天讲晚上也讲,这样你嗓子恐怕撑不了一个月。

    曲飘云心想也是,所以呢,每天中午只说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

    曲飘云说完故事后还有两个小时可以自由活动,于是他来到了神兵宫找到了正在午休的真轩师兄。

    真轩师兄见曲飘云来了,露出他独有的憨厚笑容,问道:

    “诶哟~明云师弟你怎么有空过来做客了?你不是在伙房给那些小辈讲故事么?”

    曲飘云呵呵一笑,摆手说道:

    “今天的故事讲完了,这不是有事情找你么…”

    真轩师兄放下手中的杯子,笑着说:

    “你小子,我刚才已经听弟子说了,你跟你师兄在琉璃殿的后院比试对吧,兵刃断了对吧,是不是想要来找我弄把好东西呀?”

    曲飘云又笑了,笑得那叫一个心照不宣。

    可是真轩师兄却轻叹一声,他说:

    “给你造兵器没问题,东海之巅一役后,你原本的法器长矛遗落在海里,恐怕是找不会来了,所以我也想给你造一把新的,可是这十多年来也找不到合适的料子”

    曲飘云不解,问道:

    “法器?我不需要法器呀,你再给我弄把矛,那个头给我做长一点,矛身做短一点就行了,对了,最重要还是要结实,要抗得住剑气的攻击”

    真轩师兄抓起桌上的杯子咕噜噜喝了一大口清水后,说道:

    “成!只是你是个方士,用的兵刃若不能配合你施展的法术,那造来何用,这造法器得用好料子,最好能找一些铁给我,铜就不要了,或者你去弄些别的好料子过来,你看成不?”

    曲飘云露出郁闷的神情,心想我要上哪去找好料子呀,该不会让我自己去挖稀土吧,可是我能挖来稀土也没本事提炼里头的稀有金属呀…

    明阳真人见曲飘云一点战意都没有,他再次厉声喝道:

    “师弟,难不成你连与我过招都不敢了么?”

    曲飘云心内真的很无语,心中吐槽你们这些古人噼哩啪啦哔哩叭啦咔嚓蹦嚓屯~

    无可奈何,曲飘云拿紧握长矛摆出一副迎战的动作,明阳师真人也不再废话,一个箭步冲出,眨眼间已经来到曲飘云身前不足两丈的地方,而他什么时候举剑作刺击;曲飘云完全没有看清,感觉到危机来临,曲飘云条件反射般的抬起手中的长矛以作格挡。

    明阳真人一招未中,握剑之手一个回旋,剑尖再次朝曲飘云的肩膀刺去;曲飘云连连后退,调动体内真气于双手,同时挥动手中长矛予以还击。

    师兄弟二人的比试把南、北两殿的弟子都吸引到后院里观战,观战人群里竟然还有润忻真人。

    曲飘云被明阳真人犀利的攻势打得有些应接不暇,眼角余光发现润忻师姐竟然也在观战人群里头,而且还站在最前面带头喊着好,打的好!

    曲飘云心中真是有苦难言。

    就在曲飘云分神的时候,明阳真人手中长剑朝取票云的腹部刺去,曲飘云刚想要躲避,哪想到自己手中的长矛被师兄的长剑挑了起来。

    武器脱手虽是比武大忌,可是对于茅山景玉派弟子而言,兵器脱手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金牌快穿:男神抱抱,不怕黑无名子鬼医快穿之超时空游戏校花的极品妖孽觅宝将军妖王独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