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符箓与兵器 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不是石头,这是一块陨铁”

    几位弟子听到这话,都伸手拍了拍这块奇怪的陨铁,他们七嘴八舌讨论着;就在他们都在讨论眼前此物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真轩师兄可算是来了。

    曲飘云见师兄来了,赶忙凑了过去,笑着说道:

    在场的几位弟子都感到好奇,心想师叔是从那里弄来这么一块奇怪的石头的。

    曲飘云有些无语,开口解释:

    “师兄,我把好料子弄来了,你瞧瞧能用来造兵器不?”

    真轩师兄微微一愣,随后朝桌上那块从未见过的陨铁看去;当他看到这块陨铁的时候,如见至宝一般的快步走了过去。

    “偶然发现的…”

    真轩师兄听到此话更加疑惑了,他赶忙追问是在哪里偶然发现的。

    想着想着…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曲飘云渐渐的睡着了…

    次日,曲飘云一觉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真轩师兄,当他把那块重约二十公斤的合金原料拿到神兵宫。

    真轩师兄单手拿起陨铁仔细端详了片刻,随后看向曲飘云问道:

    “师弟,你上哪弄来这么一块稀奇的料子呀!?”

    曲飘云嘿嘿一笑,他说:

    曲飘云只好随口胡说,说自己昨晚偷偷离开茅山,去了离茅山往北不远处的一座大山里,在那里发现一个岩石层,在那里砸了一个晚上什么都没弄到,不过却在那里发现了这块陨铁。

    真轩师兄听到这个解释,并没有责备曲飘云偷偷下山,他反而还是很好奇曲飘云哪来的这般好运气,这下山一趟竟然就找到传闻中的陨铁。

    现在好料子有了,真轩师兄兴致也来了,他让曲飘云绘制灵力强大的符箓,这样就能把兵器给造出来。

    可是曲飘云现在哪有本事绘制什么灵力强大的符箓呢,他才学了一天怎么画符,要达到真轩师兄的要求,那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呢。

    不过不可能也有不可能的解决办法。

    曲飘云回到琉璃南殿上早课,一整个上午曲飘云都没有跟明阳真人开口要符箓,毕竟他不好意思张嘴。

    下午,曲飘云还是憋不住,向明阳真人索要用来造法器的符箓,这让明阳真人感到疑惑,他开口问曲飘云:

    “师弟,你真的要造法器不成?只怕法器造出来,以你现在的修为,驾驭不了呀”

    曲飘云厚着脸皮说:

    “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说我真气浑厚么,怎么可能驾驭不了呢?”

    明阳真人点头说道:

    “你真气的修为的确在我之上,可是你现在连自己体内的真气都无法尽数调取,那又如何使用法器呢?”

    曲飘云有些无奈,不过他还是说:

    “我看真轩师兄他一时半会也造不好,总得一个月时间吧,我在一个月里头努力修炼,这样总没问题了吧,你有就拿出来嘛,我可是你唯一的亲师弟呀,你该不会是藏着捏着吧”

    明阳真人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后他说:

    “好吧好吧,我就把当年师父留下来的的保命符箓给你,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符”

    曲飘云一脸得意,心想明阳师兄再怎么嘴硬,只要自己软磨硬泡,他一定会服软的。

    明阳真人刚迈出步子离开书房,正好就碰上了一脸坏笑的润忻真人。

    明阳真人微微一愣,开口询问:

    “师妹?莫非你一直都在外面偷听?”

    润忻真人笑道:

    “才没有呢,师兄你多虑了,我不过是恰好路过,恰巧听到明云这小子说要造法器,于是我去了一趟神兵宫向真轩师兄询问,才知道明云这小子不老实呀”

    曲飘云听到这话又蒙了,心想这位师姐她又在打什么主义呀?

    明阳真人随润忻真人回到书房之内,还没等明阳真人开口询问,润忻真人从衣袖里头的袋子里掏出两张符箓放在桌上,同时说道:

    “师弟,造法器此等好事也不跟我说,你是不是又想挨罚了呀”

    曲飘云看着桌上那两张符箓,虽然不清楚是什么符箓,不过这上面散发的灵气似乎很厉害,自己都觉得有些压迫感。

    不对!

    自己想这个事情干嘛呢?这润忻师姐她的思维模式和正常人不一样,怎么又在琢磨整自己呢?

    对了,她一定是也在打我那块合金的主意,所以她先来个下马威,然后用这两张符箓跟我还一部分的合金。

    曲飘云嘿嘿一笑,说道:

    “师姐,你是想用这两道符跟我换一些陨铁吧,行呀,换就换了”

    明阳真人可算是明白自己这位师妹是来干嘛的了,他刚要开口说话,真轩师兄就冲了进来,嚷着大嗓门喊道:

    “我说明云师弟呀,符箓你准备好了没有?”

    书房之内瞬间就热闹起来了,四个人七嘴八舌的说了好一会。

    真轩师兄这家伙可是个打铁狂热份子,现在他的兴致燃烧起来了,就想要快些动手造法器。

    润忻师姐的目的很简单,她要用她师父当年留给自己救命用的两道符箓跟曲飘云换一半的合金原料,而这事情曲飘云也答应了。

    而明阳真人得知曲飘云弄回来一块世间罕见的陨铁,他也心动了,也想要给自己弄一把宝剑法器,可是真轩师兄却说,估计这料子不足够打造一把长矛和一把宝剑,还有润忻师姐想要的法镜。

    这事情让明阳真人和润忻真人两位长老级别的人在书房里头吵了一会,最后曲飘云说这法镜可以造小一点,而这宝剑做短一点,凑合能用就行了。

    而他自己则很不客气的收下润忻师姐还有明阳师兄的符箓,随即塞给真轩师兄,真轩师兄拿到符箓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二话没说就溜走了。

    剩下润忻真人还有明阳真人在书房里头看着门外的方向发愣…

    曲飘云回到竹屋,躺在硬板床上有些睡不着,心里又在琢磨钱的事情,刚才用金元石弄出来的黄金和白银,也不知道在这个年代能不能作为货币。

    之前听真轩师兄说,现在的货币叫‘铜贝’,是用青铜铸造的一种跟贝壳差不多的货币,上面还刻着‘殷’字和一些小字。

    用金灿灿的青铜造流通货币,这殷商的国力肯定很鼎盛,这茅山上面有不少摆设也是青铜造的。

    之前跟真轩师兄喝酒吃烤鸭的时候,听他说山上这些摆设都不算技艺高超的东西,茅山以西偏南的地方,有一个方国,名曰‘蜀’。

    方国,相当于附属国土,统治者乃是归顺于殷国大王的侯王,他们拥有自己的兵马和地方管制权利,同时也控制着一些产业。

    按曲飘云的理解,现在的制度有些类似现代的‘欧`盟’这种联合制度;有区别的也就是殷国使用了相对统一的律法,还有统一的流通货币。

    而与欧`盟相似的地方,也就是这些方国拥有自己的兵权,若是跟别的方国看不上眼,还能互相开战。

    一般情况下,殷国的大王是不会管方国之间发生的战争,毕竟谁打赢了,谁打输了,对殷国大王而言,并没有撼动人族最高领袖的王权。

    说到这个名为‘蜀’的方国,那里有一个部族制造的青铜摆件,技艺可算是当今最为出神入化的,真轩师兄一直都想过去拜会高人,可是一直没得空外出走一遭。

    曲飘云对于殷国使用青铜造货币感到疑惑,可是心想这些古人把青铜用来当玩具材料使劲倒腾,估计这金银在这个时期也是硬通货的存在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来自冥界的女友二十一世纪的修士组织时光在九月风水大师是网红我,ET,混娱乐圈睡醒的相府千金[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