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钡镇 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要的话,先回答我几个问题,这金子就是你的了”

    小厮点头哈腰并且露出殷勤的笑容,同时说道:

    “小的明白,小的知无不言,真人您尽管问就是了,小的能知道的都会说,呵呵…呵呵呵…”

    小厮连忙点头,口水差点就要流出来了。

    曲飘云接着说:

    曲飘云点了点头,也没跟他废话,立即问道:

    “你跟我说说,这义雨寨是怎么一回事呀?听闻府衙抓了义雨寨的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附近数十里地的田里没多少收成,这府衙每年都要征粮,一颗麦苗都没给那些村民留下,那些村民饿的受不了了,连路上的野草都摘来吃,结果吃死了不少人,可是那咱这侯王爷又不发粮食救灾,那些农民不想饿死呀,就到南边那祈雨山上安了个寨子,以打猎为生尚有条活路”

    曲飘云听到此处,插嘴说道:

    那小厮看到金灿灿的金子,双眼瞬间变得如同猫发现猎物一般的炯炯有神。

    曲飘云拿起桌上的金子,然后对着小厮说道:

    “看见没?黄金,想要不?”

    小厮听到这话,朝四周看了几眼,然后坐到曲飘云身旁的小马扎上,压低声音说道:

    “哟~这事情您可算问对人了,我这消息可算是咱钡镇最灵通的…”

    “这义雨寨可不是打家劫舍的歹人,唉~也怪这天公不作美,连续两年的干旱,咱这镇里的人还好,可是苦了那些面朝黄土的农民了”

    “哎~你别说我知道的行不?直接说这义雨寨是怎么得罪府衙的就行了”

    小厮堆笑说道:

    “是是是,这义雨寨的好汉可关照着好几条没吃没喝的村子,他们专门打劫途径官道的富人,把抢来的钱财还有粮食都分给了那些忍饥挨饿的村民,这有钱的人被抢了,那肯定得报官呀,而这些人头还有不少人跟侯王爷沾亲带故,您说这府衙能不上心管这事情么…”

    曲飘云点头,心想这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哪朝哪代乃至现代,皆是如此。

    小厮继续说道:

    “就前些天,府衙让兵丁乔装成富裕人家,走在那官道上,也赶巧义雨寨的好汉没发现端倪,就这么被那些兵丁给抓走了几个人,前几天那囚车还从这街上经过,我可看得真切着呢”

    曲飘云问道:

    “那这个‘戮刑’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厮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吃了酸梅的模样,他说:

    “哎哟~这戮刑还能是啥呀,就是把人拉到西边那菜市口,把那犯人脱个精光,让那围观的百姓扔石子,待那石子扔完后,再让行刑的刽(gui4)子手拿一把锋利小刀,把那犯人的肉一片片切下来,那场面可恶心着呢…”

    曲飘云听到这话,伸手摸着自己的胡渣子,心想原来这个戮刑和凌迟处死一样嘛,同样是千刀万剐;这种行刑方式还真不符合联合国人道主义精神;虽然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可是这犯人要是冤枉的,那真是白白受死了。

    曲飘云思索片刻后,看着小厮又问:

    “对了,我初来乍到,不知道这府衙的牢房怎么去呢?我想去见识见识”

    小厮听到这话,立刻打量曲飘云多几眼,随即露出惊诧的神情,压低声音问道:

    “我说真人呀,那地方有啥好见识的,我劝你还是别去探听的好,那府衙的事情可不是咱这种小老百姓可以过问的”

    曲飘云听到这话,又掏出一颗金子,然后说道:

    “我这次下山呢,可是来这里捉一只精怪的,我沿路打听,听闻那孽畜竟然变成了人,好像混入这义雨寨里头了,若是那被抓之人里头有那只精怪,恐怕你们这小镇不得安宁呀…”

    曲飘云说完这话都觉得自己扯蛋,可是这小厮就信了,他露出惊恐神情,赶忙说出府衙牢房所在之地。

    曲飘云把两颗金子递给小厮,随后起身离开,在临走之前,他还把没有吃完的烧饼给带走了。

    府衙的牢房和府衙竟然不在一个地方,这府衙在小镇最东边,而这牢房则在小镇的北边一个兵营旁边。

    曲飘云用他的现代人常识推测出北边在什么位置后,单手掐指诀,同时嘴里跟着默念一段口诀,使用自己最近才掌握的‘神行术’。

    神行术的用处基本上只能用来逃跑,也就是让人的奔跑速度比平时快个两倍左右,而且停下来的时候还不会大喘气,以曲飘云这身真气修为,也只能坚持跑个十公里左右,连半码的马拉松也跑不完。

    其实他是可以用法尺飞行术的,只不过曲飘云觉得自己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牢房查看,太张扬了会被人怀疑,也只能步行前往了。

    使用神行术奔跑,曲飘云大约用了烧开一壶开水的时间就来到了兵营大门前方,再往前走上二十多步,就是牢房的大门。

    来到牢房所在地附近的那条道路上,眼看不远处的那座兵营的模样,着实让曲飘云有些无语。

    这兵营四面墙壁都是土墙,占地面积也只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大门紧闭,门外也没有人把守,里头时不时的传来哼哼哈嘿的声音。

    土墙大约有两米高,曲飘云轻轻一跳正好趴在墙壁边缘,正好能看到里头的情况。

    里面的士兵大约有一百人,此时他们正在集训,这里头的房屋比较少,估计也只能给这百人不到的士兵放一张木板用来睡觉,角落那里还有一排茅房,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兵营的简陋,让曲飘云觉得自己端着一把冲锋枪,给自己来两百发子弹站在这土墙上面扫射,都能把这兵营给端了,这个兵营的兵力和配置实在是渣得可以。

    兵营看过了,也该去牢房瞧瞧了。

    曲飘云装作途经此地的行人,偷偷朝牢房门口看了一样,这大门没有关闭,门口两边各站一位连铠甲都没有配备的士兵,他们手持一根很渣的长矛,左手还拿着一个长方形的薄木板做的盾牌。

    虽然配置比兵营里的士兵还要渣,可是精神头很好,站姿笔挺,威严倒说不上,不过想要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瞧上几眼不太可能。

    曲飘云来到牢房围墙的东边,跳到围墙上面趴着朝里看,这一看曲飘云瞬间哭笑不得,就这破地方也是牢房?不怕犯人逃跑么!?

    曲飘云心中对这个义雨寨的事情感到好奇,心想自己在跑去看别人劫`狱之前,还是得打听一下义雨寨的情况会比较靠谱。

    曲飘云朝小厮看去,向他招了招手。

    那位正在忙里偷闲的小厮看到曲飘云在召唤他,立刻站起身,面带微笑来到曲飘云身旁问道:

    “真人,您还想要吃啥?”

    曲飘云说道:

    “这东西还没吃完呢,不要吃的,就问你个事…”

    小厮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又带了三分狡诈的猥琐表情,曲飘云看到他这样子瞬间觉得准没啥好事。

    小厮见曲飘云有些疑惑,于是他伸出手对着曲飘云作出一个‘比心’的动作,这让曲飘云有些惊诧,心想你这个古代人也会‘比心’!?你这家伙该不会是从高丽棒`子穿越回来的吧!?

    曲飘云细想之下才明白是自己误会了,这年头哪来的奇葩‘比心’动作呀,这动作摆明了就是在跟我要钱,卧槽,也不知道是谁把要钱的动作变成了什么‘比心’,这可是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嘛。

    曲飘云侧头哼笑,从衣袖里的口袋掏出乾坤袋,在里头倒出一颗黄豆大小的金粒,金粒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空间手环站在原地等你都市之神龙降世荒古圣尊城市悲情学生会的花样美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