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只闲云野鹤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开始曲飘云也没怎么在意,后来他还是觉得要给子崖一个明确的答复,于是向掌门师兄询问过自己能否收徒弟的事情。

    掌门师兄跟曲飘云说:

    “明云师弟,你所习功法还未完全掌握,为何忽然会问起收徒弟的事情呢?”

    得到这消息,曲飘云和义雨寨的寨民也算安心了,至少他们依然可以如往常那般,该吃吃该喝喝,该犁地时犁地,该休息时休息。

    只不过,每次曲飘云来到义雨寨,子崖这小子都会向曲飘云询问拜师的事情。

    曲飘云装傻一笑,说道:

    “我这不是看明阳师兄有两个徒弟么,自己也想收个徒弟帮自己干些琐碎事么,呵呵…”

    “这是当然,我怎么会误人子弟呢,我收一名徒弟,让他跟着明阳师兄修行,这不就行了么”

    得到了掌门师兄这句默许的话后,曲飘云兴高采烈的想要前去义雨寨把好消息告知子崖。

    而曲飘云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化境是啥玩意,自己不过是来混吃混喝混日子的,当不当神仙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自从那次曲飘云大闹钡镇牢房之后,义雨寨的弟兄均加强了防守,还派出了不少弟兄乔装打扮,到镇里打听消息,可是那府衙里头,并没有对犯人逃走一事有多上心。

    听说那府衙的官老爷正在准备迎接一位从都城来的大人物,正在张灯结彩忙得焦头烂额,压根就没心情管犯人逃跑的事情。

    掌门师兄听到这话,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

    “你小子,玩心重,收徒弟的事情你看着办,切不可误人子弟,明白了么”

    曲飘云说道:

    离开藏经楼后,曲飘云一法尺抛出,飞回到竹林崖边上,刚想要离开,忽然感觉到肚子不舒服,曲飘云只好转身朝后飞回到竹屋后面的茅房里头上大号。

    在上大号的时候,曲飘云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风元石,心想还是别拿着这东西,万一现在被传送出去,自己岂不是要一路飞翔了。

    随手把风元石放在旁边用来洗手的木盆里,曲飘云继续开大。

    待曲飘云大解完毕,提起裤子从水盆里拿出风元石,准备要出门的时候却发现,这风元石上面的光芒再一次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曲飘云傻眼了,最近这些天,自己可是把它当情人一般好好呵护,怎么现在又失灵了呢?仔细琢磨片刻,心想难道这玩意不能泡在水里?

    这阴阳五行两兼的相生相克之理,曲飘云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这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两兼则是雷与风,雷克金与水,风克火与木,唯有土克雷与风。

    这书本里头可没有说风会被水给克的呀!?怎么这世间至宝开天元石里头的风元石泡了水就失灵了呢?难不成这玩意跟手机一样?泡水就短路,然后就报废,可是之前那次失灵,明明没有把它泡水里呀。

    这事情让曲飘云郁闷无比,想的头都大了也想不明白,问又不能找人问,那能怎么办?凉拌了…

    不能偷溜出门,曲飘云再一次回到了无聊的生活当中,在这个没有电子设备且连工业革命都没有发生的年代里,也只有法术这种东西算是比较有趣的存在了。

    只不过天天这么练习使用法术,这人都会被憋坏,曲飘云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消极状态,几乎每天都会跑到鱼塘那里钓鱼。

    门中弟子时常能看到他们这位明云师叔坐在鱼塘旁边钓鱼,一开始都觉得奇怪,这鱼塘里头的鱼直接伸手抓都能抓上来,还至于用钓的么。

    更让他们不解的是,每次明云师叔去钓鱼,都没看到他钓到鱼,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他究竟在干什么呢?。

    对于他的奇怪举动,门中弟子人云亦云,说明云师叔是咱们景玉派里最高深莫测的长老,比起整天喝醉睡觉的润德师伯还要高深莫测,他在鱼塘旁边钓鱼肯定有什么涵义,也许是在修炼。

    祖师内殿之中,掌门召集了重灵真人、润德真人、霄凌真人以及明阳真人在此谈事。

    他们四人在谈论的正是他们的小师弟曲飘云的事情。

    掌门见几位长老都到齐了,轻声问道:

    “师弟醒来已快半年了,他也在你们那里学习了本门的功法,不知进展如何了?”

    重灵真人捋着胡子,微微一笑说:

    “师弟,你不是已经知道了还需要问我们么,拽着明白装糊涂了么,呵呵呵…”

    掌门无奈一笑,他说:

    “师兄,你怎么能如此说呢,明云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反常,比起以往显得疯癫,可是门中却热闹了不少,总体来说并无坏处,只是我担心,他的修为是否能恢复到以往那般…”

    润德真人拿起葫芦喝了一口酒,然后说:

    “掌门师弟你怕什么呀,咱时间还充裕呢,当年我们师父布下的阵法,算起来还有八年的时间让我们另想办法,即便明云这小子回到往常那般,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岂不是干着急么…”

    明阳真人说道:

    “润德师兄所言不无道理,明云的事情暂且不怕晚,只不过他学习符箓的进展实在有些…”

    掌门好奇,询问道:

    “有些什么?”

    明阳真人无奈一笑,他说:

    “师弟他,他天资聪颖不亚于寒竹师兄,而他在我这里学习符箓术法,实则已经全部掌握,只不过他似乎不怎么用心,那符箓的威力时好时坏,极不稳定,或许跟他的个性变化有所关联吧”

    霄凌真人点头说道:

    “的确如此,我也发现明云师弟跟以往真的很不同,那时候他有些年少老成,现在反而老来轻浮,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重灵真人说道:

    “瞧你俩一脸愁容,我倒没觉得不可,我们修真之人,但求一个心无杂念,你们弟子众多,为人师表得以身作则,难免多有顾虑”

    “而明云师弟一个徒弟都没有,乃是门中一只闲云野鹤,他那般模样也属正常,今日我还听闻,这小子好像到达了化境修为,也不知门中弟子所传是否属实”

    掌门听到这话,挥动手中浮尘让自己安下心,他说:

    “师兄所言不无道理,至于明云的修为,估计是他讲那些荒诞离奇的故事,顺嘴说说罢了”

    “先不提明云的事情了,三大侯王世家要选出下任盟主,他们已经派人捎信来到山门,我想派你们其中一人下山观礼,不知几位师兄弟有谁愿意前往呢?”

    重灵真人捋着胡子笑道:

    “门中还有一群小辈要看着,此行可与我无缘咯…”

    润德真人打了个哈欠说道:

    “我只想睡觉,下山的事情别找我…”

    明阳真人问道:

    “若是我前去观礼,那明云师弟他由谁来看着呀?”

    霄凌真人思索片刻,看向掌门,问道:

    “掌门师兄您的打算…莫非是想要我们其中一人带着明云师弟一同前去观礼?”

    掌门师兄呵呵一笑,点头说道:

    “正是如此,明云这小子在山上也呆了够久了,是时候让他接触凡尘中的俗事,也好让茅山清净几天呀…”

    明阳真人听到这话,心想让自己的师弟下山,那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出来,他开口反对,却被另外几名师兄给否决了。

    原因也显而易见,门中弟子的心似乎跟着他们这位明云师叔飞走了,修行法术也有些散漫了,让曲飘云下山一段时间,让门中弟子收拾一下心情,好安心修行。

    掌门最后说道:

    “此次前往朝歌观礼,就由霄凌师妹带着明云师弟一同前往,此事我晚一会会跟明云说明,你们先各自回宫吧…”

    自曲飘云与义雨寨的寨民认识后,曲飘云每天中午都会前往义雨寨做客,那里有好酒好肉,而且还有一群热情的寨民围在一起吃大锅饭,比起在茅山的伙房,吃的东西要好一些,气氛也要好了不少。

    虽然每次外出,曲飘云都没有被人发现,可是总有那么一次意外会发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风元石不受控制还是曲飘云心里有杂念,曲飘云并没有出现在自己居住的竹屋里头,而是出现在男弟子居住的‘弟子归’外面的道路上。

    这稍微有些误差不要紧,可是却被几名弟子看到曲飘云凭空出现,这两眼瞪两眼的,曲飘云尴尬了,心想被发现了,这该怎么办才好!?

    这几名弟子看到是那位特能说故事的明云师叔,方才心中的惊讶瞬间消散,随即迎了上来向曲飘风问好。

    曲飘云一脸尴尬,堆起笑容和他们闲谈几句,用以掩饰内心的慌张。

    不过这些弟子所想的跟曲飘云心里想的不是一回事,曲飘云那是做贼心虚,而这几名弟子是好奇为什么明云师叔可以凭空出现,他用的是什么仙术。

    曲飘云听到他们的提问,挠头哈哈一笑,说这也没什么,等你们以后修为到了化境,过来找我,我一定交给你们。

    弟子一听‘化境’,顿时双眼放光,没想到眼前这位在床上昏迷十一年的明云师叔,他这般年纪,修为竟然已经到达了化境,若再修炼下去,岂不是要飞升成仙了!?

    曲飘云这随口一说,让这几名弟子对他敬仰之情再加三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