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义雨寨没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一路狂奔,跑着跑着他发现这样是到不了义雨寨的,于是一边跑一边从衣兜里掏出风元石使出那招瞬间转移。

    路上的行人看着曲飘云跑着跑着竟然不见了,均露出惊叹的神情,有的人还大呼神奇。

    可是这一切声音,曲飘云已经听到不到,因为此时他正出现在祈雨山下,并没有出现在义雨寨。

    此话说完,曲飘云如风一般朝南边的方向跑去。

    义雨寨被没了,这事情让曲飘云难以置信,半个月前自己还和寨子里的人喝酒聊天,还答应子崖,要带他回茅山的,没想到短短半个月,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第二次了,第二次弄错,曲飘云心中越发的感到不安和难过。

    风元石竟然没有把自己送到义雨寨,那就是说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所以风元石没办法把自己送到那里,只能送自己到祈雨山下。

    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不是让他熟悉的寨子,原本熟悉的大门早已不成原样,黑乎乎的框架早已变成足以二次燃烧的木炭。

    曲飘云不敢往里走,他生怕看到成了焦炭的遗体,他害怕看到那几位调皮的孩童,现在也在那遗体之中…

    “真,真人您这是…”

    曲飘云说道:

    “我先不吃了,你给我留着,我等会再回来吃”

    曲飘云使用神行术,继续朝山腰上的义雨寨赶去。

    约么走了几里山路,按理说应该可以隐约看到义雨寨的城门了,可是现在并没有看到,曲飘云深信自己没有走错方向。

    等他来到原本义雨寨的门前时,他整个人都愣了…

    然而越不想去面对,人却越想要去知道这个真相。

    曲飘云迈开沉重的步伐朝里走,来到那熟悉的空地上,此时却成了废墟,眼前除了颓垣败瓦,连遗体都没有看到,这里的房屋也不用进去查看,因为早已成了木炭。

    曲飘云来到农田附近,这里种的菜还有一部分没有被烧毁,而剩下的那些菜,它们的叶子也已经枯黄。

    过了这么多天,这里再也闻不到焦臭味,也闻不到血腥味,眼前所见一片凄凉之色,还有那山中时不时传来的鸟鸣声,更显悲惨。

    曲飘云整个人愣在当场,此时他的心情就像当年自己爷爷去世时那般难过,那般的难受…

    那些孩子,那些好哥们,大当家、二当家,还有那位长的跟自己弟弟很相似的子崖…

    曲飘云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大声喊了一句:

    “子崖!子崖你在不在这里呀!我来带你回茅山啦,我来带你会茅山了…”

    喊到此处,曲飘云跪在地上,脸上的泪水止不住滴落在地上…

    无声泪过,他抓起地上一块石头,朝一个方向狠狠的扔了过去。

    轰隆一声脆响,不远处一个大树应声倒地。

    而就在此时,曲飘云才看到,这片农田后面大约三百步的地方,好想有什么东西。

    曲飘云跑过去,可是出现在眼前的一切,再一次让他心生难受。

    这里有一排土馒头…一排整齐排列且没有墓碑的坟墓。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这些人死去的人已经分不清他们的身份了,也代表了还有人活着,给他们收尸,可是,这个人是不是义雨寨的人,已无从知晓。

    曲飘云依靠在一个坟头旁边,回想起在义雨寨的那短暂的几天,看着天上那依旧晴朗的天空,脸上再次流下无声的泪水,嘴里哼唱着他教过那些孩子唱过的现代儿歌。

    想起那时候,自己跟大当家他们说起茅山上的有趣事情…

    这一切,在现在只剩下回忆了…

    伤心总是会过去的,可却不是当下就会被放下,曲飘云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壶烈酒,站起身给身后这几十座坟墓,一一倒酒。

    而他却说不出要为他们报仇的话,他只能哽咽的说了一声

    “对不起…”

    是非对错,对于一位在现代读了十多年书,受过高等教育且在社会里摸爬滚打两年的成年人来说,真的说不清楚,也理不明白。

    他们是做了违反朝廷法度的事情,可是在此之前,朝廷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可是强权之下无公理,这便是封建社会,这便是在封建制度下生活的百姓的悲哀。

    带着颓然离开了义雨寨,曲飘云并没有回去钡镇,更加没去那个不再是小摊的小摊吃他还没有吃的食物。

    等他回到茅山的时候,他傻愣愣的坐在鱼塘前面,看着茅山的日落,此时的他,不知道自己当如何是好…要去报仇?还是去找那个为义雨寨寨民盖了坟头的好心人报恩?

    “你小子整个下午上哪里瞎转悠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回来了呀?”

    曲飘云侧身扭头,原来是润德师兄来了;他依旧是那般熟悉的模样,醉醺醺的走到曲飘云身旁。

    等他坐下后仔细打量曲飘云几眼,有些惊讶,开口问道:

    “哟,你这是怎么回事了?怎么还哭鼻子了呢,被谁给欺负了呀?该不会又是我那个小师妹润忻把你给揍了吧…”

    润德真人半开玩笑的说了这么一句,曲飘云也高兴不起来,摇头说道:

    “师兄…我在想,那官府人,是不是想杀谁就杀谁,那百姓的命当真如草芥么?”

    润德真人听到这话,喝了一口酒后,看着夕阳轻叹一声,他说:

    “你偷偷跑下山,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公的事情了?”

    “唉…世间之事就像那打转的旋风,你以为它转着转着就没了,可是明年的夏季,它又回来了,自大禹立国以来,不管谁当这人族的大王,这天下还是那般的相似,看着不太一样,可是根还是那样…”

    润德真人这话说的有点玄,可是曲飘云不太明白他要表达什么,而他也只能叹息一声,慢慢去体会。

    润德真人拍了拍曲飘云的肩膀,搂着他继续说:

    “咱们可是修行之人,看似脱离了世俗却没有真正的脱离世俗,而我们也有自己要办的事情,师兄我呀…算了,不说了,你小子这么聪明一定会明白的,赶紧去换梳洗梳洗吧,你师兄和掌门还在祖师殿里头等着训你呢…”

    曲飘云有些无语,掏出一颗金子递到小厮手里,这家伙那猥琐的笑容,让曲飘云有点想要揍他。

    小厮拿到赏钱后,他坐了下来,压低声音说:

    “真人您有所不知,就上回碰见您的那一次,咱钡镇的牢房里有犯人逃跑了,而且还是义雨寨的人,听那府衙的兵丁说,好像是一位会法术的高手把那些犯人给救走的,这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官老爷会派兵去抓那几个逃跑的犯人,可是您猜怎么着…”

    曲飘云有些不满,说道:

    “别卖关子,赶紧往下说”

    小厮朝四周瞄了一眼,凑到曲飘云身旁继续说:

    “那官老爷并没有派兵去抓人,也没有声张,而是让府衙里的人忙着准备迎接那侯王负府来的贵客,本以为逃犯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哪能想到等那侯王家来的贵客刚到,就质问起官老爷那义雨寨的事情,还要官老爷把义雨寨给端了”

    “那官老爷生怕自己办事不力被捅到侯王那里,自己丢了官职,于是连夜调动府衙里全部兵马赶去义雨寨,把寨里的好汉全给杀了,后来还放了一把火把整个寨子都给烧了,听那上山打猎的苟猎户说,现在那寨子附近都阴深深的,夜里还闹鬼呢,忒吓人了”

    曲飘云刚才听到寨子里的好汉被杀了的时候脸上已经忍不住露出震惊的声色,听到那寨子被烧了,那么寨子里的人岂不是全都死了么,那子崖他…

    曲飘云猛然站起身,吓了小厮一跳,小厮问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连接影视位面向往的生活之俺妹是村花万霞生虎胆人威向往的生活之奶爸餐厅沉封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