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卖艺少女 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很无语,自己也不想和这些人吵,可是自己身上没钱,只好由陶鸣这位侯王的儿子掏钱了事。

    两袋铜贝是拿出来了,也把陶鸣身上的钱挖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这位卖艺姑娘还是纠着曲飘云不放,非要他拿出一代金子出来才肯让他走。

    曲飘云已经道破了卖艺姑娘的法术手段了,只不过他不想说破,这样也不会砸了她的饭碗,可现在倒好了,被这些无知群众给围起来了,走不得解释不得,左右为难。

    而那卖艺姑娘似乎不想就此放过机会再敲曲飘云一笔钱,于是趁着这围观群众的激昂情绪,非要曲飘云把钱留下。

    曲飘云被这位姑娘纠缠,又看着在场的人如此不怕事大,他只好大声说道:

    “行行行,算我倒霉,金子我放在驿馆里了,你想要我就跟回去拿钱,我少不了你一颗金子!”

    无奈之下,曲飘云看向陶鸣说道:

    “走吧,回驿馆去,我给这位小姐姐拿金子”

    此话说完,曲飘云哈哈一笑,随即转身看向陶鸣,说道:

    “我们走吧,到别的地方瞧瞧…”

    陶鸣不知道曲飘云为何这么高兴,刚想要问话,那围观的人开始喝倒彩声,还把曲飘云围了起来,要他愿赌服输。

    姑娘也很爽快,点头说道:

    “行,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把戏可耍!”

    事情到此,那些围观的百姓也开始散开,到别的地方看热闹去了,曲飘云被这位卖艺姑娘死死掐住胳膊,逃跑应该逃不了,动手打人,这不行。

    卖艺姑娘听到这话狠狠的掐了曲飘云的胳膊一下,疼得曲飘云眼泪都出来了,连声喊疼并且说道:

    “我去,你这女人吃了炸药了是吧,‘小姐姐’怎么就成了贬义了呀!?”

    卖艺姑娘骂道:

    “好你个缺德的臭流`氓,又管我叫红楼女子!那红楼女子不就是小姐么,你别跟我说这事情你不知道”

    陶鸣赶忙向姑娘赔礼道歉,他说:

    “这位姑娘,曲大哥他刚下山门,不知世俗之事,多有得罪还请您多多海涵,莫要为难我这位兄长呀…”

    卖艺姑娘松开力道,看着曲飘云问:

    “你这家伙是在哪个门派修行的呀?竟然如此无礼”

    曲飘云苦着脸说道:

    “我叫曲飘云,茅山来的,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修行方士,这么野蛮”

    卖艺姑娘哼了一声说道:

    “我叫姚羽宁,你管我是哪个门派的,反正本姑娘就认准你了,欠我一袋金子不还的无`赖”。

    曲飘云苦笑道:

    “我这不正被你挟持着回驿馆给你拿金子么,哪有欠你呀”

    他们三人一路朝驿馆的方向走,曲飘云和这位姚羽宁姑娘一路上吵吵闹闹的,让陶鸣半天都插不上一句劝解的话。

    陶鸣瞧他们二人来来去去都是吵那几句话,轻叹一声打消劝解的念头,此时他正在犯愁,这明云真人上哪里去找一袋金子赔偿给这位姑娘呢?

    走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曲飘云他们可算是回到了驿馆门前,陶鸣让姚羽宁在门外等候,他和曲飘云进入驿馆给她拿金子,可是她不肯,生怕曲飘云会溜走。

    曲飘云没办法,只好继续被她挟持,并且带着她进入到驿馆里,随后朝停靠在护城河面上的船走去。

    等他们三人登上船后,曲飘云在里头找了老半天都没有找到那个用来装金子的乾坤袋,只找到那个装了银子的乾坤袋,这可把曲飘云给着急坏了。

    姚羽宁看到曲飘云坐在马扎上半天没说话且一脸愁容,此时她更加的不满了,她呵斥道:“好你个曲飘云,你是不是戏耍我!?本姑娘跟你闹了这大半天你得赔偿我的损失”

    曲飘云被她烦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他看着姚羽宁说道:

    “那个放金子的袋子好像没有带出来,可是放在哪里我又不记得了,要不你拿些银子回去凑合凑合?”

    姚羽宁听到这话,怒道:

    “你这人是不是傻呀,金子和银子的价值能相提并论么,一颗黄豆大的银子也就值一百块铜贝,一颗金子可价值一千块铜贝呀”

    曲飘云掏出乾坤袋,把一袋子的白银都倒了在桌上,然后摊开手说道:

    “我知道没法相提并论,这桌上的银子你先拿去花,这黄金我还是先欠着,你看行不?”

    姚羽宁听到这话双眼一亮,她开口询问:

    “你当真愿意吃这亏?”

    曲飘云笑道:

    “嘿~不就是金银么,你想要,我连铂金都给你整出来”

    虽然姚羽宁不知道曲飘云说的铂金是啥玩意,可是她却觉得眼前这茅山来的方士看着就疯疯癫癫的,不怎么靠谱,不过当下自己算是出了一口气,没有金子能拿到这么银子也算是捡到大便宜了,还是见好就收吧。

    姚羽宁点头说道:

    “好吧,瞧你刚才没有说破我的法术,我拿走这些银子,咱们两不相欠了”

    此话说完,姚羽宁抓起角落一个麻袋,把全部银子装了进去后又看了曲飘云一眼,然后说道:

    “这几天呢,我都会在街上卖艺,你可别再来搅事了,不然我可要揍你了”

    曲飘云赶忙说道:

    “哎哟,我哪敢呀,我瞧我这胳膊,你瞧瞧,都成这模样了,你还是赶紧出去外面,吃好的喝好的,别来找我了,多谢不送了”

    姚羽宁哼了一声,向陶鸣施抱拳礼后转身离开了。

    等姚羽宁离开后,陶鸣才问曲飘云:

    “曲大哥,听你们一路上的交谈,您莫非是知道那网上的花哪一朵才是真人,为何你不拿出来,而要认输呢?”

    曲飘揉着自己那淤青的胳膊,苦着脸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么,只是这姑娘的套路一环套一环,咱们被她套进去了,那朵真花,不在那网上面,而是在那个网下面的泥土里长着呢”

    “要是我把那朵花拿出来,你以为老百姓会同意那地里头的花就是真的那一朵么,若是我说破这法术的门道,这姑娘的买卖就没了,左右为难我也只好吃亏了,而且我又不是拿不出金子来赔给她呀”

    陶鸣听到此话,点了点头,他说:

    “原来如此,可是曲大哥您不也拿不出一袋子黄金么?为何方才又夸下海口呢?”

    曲飘云无语,心想这小子看我翻了半天的东西难不成没看出来我在找金子么。

    他轻叹一声说道:

    “算了,不提这事情了,闹了这一回,你还是带我到外面找些好吃的吧”

    陶鸣听到此话,微微一愣,他说:

    “还要出门,恐怕这一来一回天都黑了呀…”

    曲飘云摆手笑道:

    “你小子忘了我是方士么,咱们用神行术行走,天黑之前咱们就能回来,跟我走吧…”

    所以要在没有破阵之前把作为阵眼的那一朵真花摘下来,曲飘云还真的要输掉一带金子。

    围观群众看着曲飘云站在花朵前面看了好一会都没有任何动作,开始起哄,有的人还让曲飘云趁早认输,赔偿姑娘一袋黄金。

    而那位姑娘也趁势来到曲飘云身旁,轻声说道:

    “我说你行不行呀,不行就赶紧放弃吧,我不要你的黄金了,你给我两袋铜贝就行了”

    曲飘云挺直腰板,转身看着卖艺姑娘,压低声音说道:

    “你这是木属的幻阵对吧,以木属的符箓埋在地下,引那颗埋在树下的种子里头的生气作为这道阵法的阵眼,从而维持这个幻阵,只是你摆了一招暗棋,这朵真花其实长在了地里,而你这网上面的花其实全都是假的”

    卖艺姑娘听到这话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她也压低声音说道:

    “那又如何,你若是没办法从这网上拿出一朵真花,那你可是输了”

    曲飘云说道:

    “诶,谁跟你说我输了,你从一开始设的这个连环局压根就没有人破得了,要是我把你的手法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再来你这里看你卖艺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大妖精[红楼]贾大帝师反派高能[快穿]我儿奉先何在篮坛囧神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