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夜探义庄 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义庄外面的马路上,有一队阴兵正在抓捕那些从幽冥鬼界讨回来的生魂,而很不巧的是,这里头正好有那名被凌兰和子崖得住的阴兵。

    那阴兵此时正好抓住了一只鬼魂,他发现义庄大门敞开,抬眼看去正好与子崖四目相对,这家伙还记得凌兰把他的脸打出了一道豁口,他顿时大吼一声:

    “就是这两个活人,弟兄们,抓住他俩!”

    说完,凌兰拽着子崖的手,拉着他跑到停放棺材的屋子,刚进入这里,只见有几名生魂正在努力的想要钻入棺材里头的遗体里,凌兰和子崖此时还哪管得了这些就快要诈尸的遗体呀,逃跑要紧呀。

    二人来到义庄大门前面,凌兰和子崖一同把门上的挡木拿了下来,随后拉开大门,却露出惊讶的神情。

    阴兵听到此话,目光全都落在子崖和凌兰那里,凌兰瞧他们一脸凶恶,也没有给他们冲过来的时间,就在对方犹豫的片刻,凌兰已经抬起左手朝身前那几名阴兵拍出一击巫术掌风。

    阴兵和生魂被此招击倒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待他们跑了大约二十丈,身后的阴兵已经追了过来,而且数量多了许多。

    子崖回头朝后看,只见追来的阴兵里头一名身高两米穿着厚重铠甲的大鬼,他举着一把大斧头朝自己飞了过来。

    “发现又如何,他只能知道有两个活人气息,又不能确定是谁,少废话了,咱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

    此话说完,凌兰发现子崖又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她轻叹一声说道:

    “你这家伙,赶紧走呀”

    另外那几名阴兵看到凌兰出手,纷纷举起手中兵刃朝凌兰和子崖杀了过来。

    凌兰看到他们跑了过来,没等子崖掏出宝剑,自己甩手挥舞长鞭,把正要靠拢的阴兵拍飞出去。

    凌兰出手迅速而且狠辣,让子崖叹为观止,不过他这回也没有发愣了,他看凌兰朝来时的方向跑,他也跟在后面逃。

    此时子崖就恨师父为什么没有把法尺飞行术交给自己,自己现在就两条腿,哪能跑得过会飞的呀!

    拿着大斧头的阴兵正是刚才嚷着大嗓门的阴兵将军,这家伙从子崖他们头顶飞过,落在街口拦下了凌兰和子崖的去路。

    凌兰和子崖见前路不通,心里明白此时不把眼前这壮汉撂倒,肯定是无法离开此地,而凌兰的心中想得多一些,她此时只想杀了眼前的阴兵将军。

    眼前这位阴兵将军,举起大手指着子崖和凌兰,张嘴喝道:

    “某家乃摩旬鬼王麾下鬼斧将军,尔等何人?胆敢阻挠阴兵勾魂,莫不成你们着急做鬼?”

    凌兰冷哼一声,说道:

    “你们不顾仙界法度,上阳间勾活人魂魄,若是这事情传到仙族的耳里,你觉得你家大王会如何?”

    鬼斧将军听到这话,怒喝一声,他说:

    “大胆,尔等不过是阳间小小修行方士,浅薄道行就想要上仙界告状,你真把某家当傻子了么!?”

    此时子崖发现自己和凌兰已经被阴兵给包围起来了,看来今夜这位鬼斧将军一定不会放自己和凌兰的,看来只能用师父交给自己的‘茅山太清御剑术’和他们拼了。

    凌兰哼笑一声,她甩动手中长鞭,鞭子击打地面发出一阵紫芒,同时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凌兰指着鬼斧将军冷声说道:

    “别以为你这高大身板就能拦下我,今夜你不让我,我就把你当食物给吃了!”

    鬼斧将军听到此话微微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盯着凌兰问道:

    “你所习的莫非是巫术!?”

    凌兰没有回答,鬼斧将军心中明了,此时他若是退出此地,自己这些部下肯定会笑话自己无能,可是阳间的巫术乃是克制阴灵邪祟的绝硬手段,其中有一种巫术能以食用阴魂作为自身修行功法。

    鬼斧将军当然不愿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只能怒喝一声壮胆,举起斧头朝凌兰飞扑而去。

    与此同时,凌兰甩动长鞭攻击,可是子崖却从中插手,提前甩出一道符箓。

    鬼斧将军举起斧头还未落到地上,只见凌兰忽然朝后连腿数步,轰隆一声炸响,鬼斧将军被子崖抛出的符箓击中,身上的盔甲被炸出一道大豁口。

    凌兰看到这一幕,扭头朝子崖看了过去,问道:

    “你扔出去的是什么?”

    子崖也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手中符箓,他说:

    “不知道呀,师父他给我的符箓,叫炸天雷,我还是头一回使用呢”

    ‘炸天雷’符,是曲飘云在研究琉璃灯的时候,和真轩师兄发生了实验意外而改良出来的符箓,这种符箓具有火与雷两种属性。

    它不能够引来雷电,也不能产生火光,却能够发生爆炸,此道符箓对付活人没什么威力,可是对付阴灵,就跟现在鬼斧将军的情况一般。

    鬼斧将军并没有因为炸天雷符的攻击而受到多少伤害,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破碎的铠甲,脸上闪过惊异,他举起斧头作戒备,随即死死盯着子崖。

    鬼斧将军张嘴问道:

    “你用的是何等诡异法术,你究竟哪来的方士!敢不敢报上名来!?”

    子崖一抓符一手持剑,挺直腰杆说道:

    “我是茅山景玉派明云真人的徒弟,我叫子崖!”

    凌兰看着子崖竟让报上自己的名号,心想你是不是真的傻呀,接着攻击他呀,干嘛报上自己的名号呀!等死不成么?

    这位自称将军的家伙说出来的话听着很矛盾,你都要我把命留下了,那还怎么饶我不死呀。然而这对鬼魂而言,并不矛盾,后者说的死,是指魂飞魄散。

    子崖听到这声音面露惊诧,得知自己已经被对方给发现了,立刻掏出武器戒备,而凌兰则一脸从容,拉住子崖朝木门外面跑去。

    子崖被凌兰拉着朝外跑,脸上又泛红了,这小子从来都没有被女子挨着身体,下午在红楼之内被那些红楼小姐搂搂抱抱的已经让他很难受了。

    现在还被如此好看的女子牵着手,子崖心里头有些意乱情迷了,连自己要问的话都问不出口了。

    待二人跑到厢房外面,只见看门的两名阴兵早已不见,而那些早一步跑出来的生魂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凌兰缓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子崖,责备道:

    “你不知道有先声夺人的计谋么,那家伙压根就还没来到通道口,你呆在哪里要跟对方拼命是不是傻了呀”

    子崖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呀,那阴兵将军好像发现我们了”

    凌兰冷哼一声说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从假面骑士开始的无限旅行我爱上了这样的女人冒险新人类我有一支判官笔酷夏凛冬最强英灵召唤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