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夜闹义庄 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情况变得有些凌乱,不过凌兰心中的计谋却更加明朗,她抓起趁乱抓起一名阴兵,用鬼语跟阴兵说:

    “回去告诉你家大王,波多克被茅山景玉派的曲飘云杀死了”

    此话说完,那阴兵有些蒙,而凌兰也没有理会他,把他扔到泥塑像所在的位置,那阴兵瞬间化作阴气散开了,估计是回到幽冥了。

    凌兰那边,她本想趁机破坏泥塑像,可是刚跑到那里,泥塑像里头正好冒出一队阴兵,她看到阴兵出现,二话不说甩起长鞭朝他们攻击。

    那些倒霉的阴兵刚从幽冥过来,还没有看清眼前情况就受到攻击,也不知道该找谁说理去了。

    曲飘云那边,由于他两次捅了波多克的裆部,这让波多克受到了奇耻大辱,再加上子崖还对他扔出符箓,把他那一身华丽的铠甲给炸废了,当下真让他怒火中烧了。

    这家伙的脑子本来就不怎么好使,现在进入了癫狂的状态,挥舞手中大板斧也不管是敌是友,反正就是一顿乱劈乱砍。

    好吧,曲飘云见他来势汹汹,赶紧单手掐诀驱动樱枪上面的符箓;就在波多克来到曲飘云身前一丈距离,曲飘云立刻使出行茅诀中的连环刺击,打得波多克无法还手。

    虽然波多克无法还手,却把手中大板斧扔向子崖,那速度快得惊人都快要赶上网球的击打速度了。

    子崖见自己师父有危险,也迈开步伐朝波多克冲了过去。

    就在大板斧快要落到曲飘云的头顶之时,曲飘云俯身躲避再朝前翻滚,再一次往波多克的裆部来了一下,波多克疼得惨叫连连。

    子崖趁机朝波多克扔出符箓,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地库之中冒起了一股黑气,还好曲飘云带了琉璃灯,要不然真看不清谁跟谁了。

    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父,子崖和曲飘云都不敢迎接他的招式,只能朝通道一路退回到四面都是泥土的那个小地库之中。

    而波多克则化作阴气一路追击,嘴里还嚷着:

    “我要杀了你们!”

    子崖见板斧朝自己飞了过来,侧身躲避还是被板斧的手柄砸中左边肩膀,子崖发出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还在大地库里头的凌兰,她把剩余的阴兵都解决掉后,释放巫术冲击把泥塑像给破坏了,随后她朝通道看了一眼,微弱的光芒下正好看到波多克和曲飘云缠斗着。

    凌兰微微皱眉,心想以曲飘云的修为不至于和这般小角色缠头呀,怎么看他的模样打得这么吃力呢?

    凌兰朝通道跑去,面对自己的正好是波多克的大屁股,凌兰也不客气,释放巫术冲击给波多克的屁股来了一击。

    波多克今天可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先是被曲飘云攻击裆部两次,现在还被凌兰炸得屁股开花,他身为鬼王摩旬的小儿子哪有受过这么窝囊的气,这让他那本不好使的思绪更加的混乱。

    波多克怒吼一声竟然选择自爆,这无声的自爆把曲飘云和子崖推至墙壁上,而凌兰则被推回到大地库之中。

    曲飘云倒在地上咳嗽连连,他看向子崖,着急问道:

    “子崖,你没事吧?”

    子崖侧躺在地上,开口说道:

    “没事,刚才法尺忽然弹出一道屏障,把攻击都抵消了”

    曲飘云松了一口气,他说:

    “没事就好,特么的,这家伙竟然玩自爆,真是个疯鬼”

    此时黑烟弥漫,也只有曲飘云他们所在的位置能看清方向,凌兰站起身后朝有亮光的位置小跑而去。

    她来到子崖附近,开口询问:

    “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说话的同时她伸手把子崖拉了起来。

    曲飘云站起身说道:

    “那家伙自爆了,泥塑像毁了么?”

    凌兰点头,正当她要再开口询问的时候,只见飘散在空中的阴气竟然朝着一个方向聚拢。

    曲飘云和子崖当然也发现了这般怪异现象,曲飘云一脸警惕,掏出一张火符朝那阴气聚拢的地方甩了过去。

    一道火焰闪现,瞬间让阴气燃烧起来,黑色阴气里头传来一阵怒吼。

    两个呼吸间,那黑色阴气变回了人的模样,紧接着变成了波多克的相貌,这家伙正伸手拍打身上的火焰。

    而曲飘云则露出坏笑,他从衣兜里头掏出一把火符正准备朝波多克扔过去,可是对方却开口喊道:

    “且慢!”

    曲飘云并没有住手,他改变了主意布置剑符阵。

    波多克见曲飘云并未住手,他赶紧召回自己的大板斧挡在身前,他开口骂道:

    “我可是鬼王摩旬的儿子,你若是灭了我,我爹必定饶不了你们,待时兵临茅山便是尔等死期!”

    一把冒着火焰的剑停留在空中,曲飘云单手结剑指,一切都准备好后,曲飘云才看向波多克,他说:

    “不怕,哪有方士怕鬼的?你要是不想死,你就带着你的阴兵回幽冥去!”

    波多克怒道:

    “好你个混账东西,你以为小王是好欺负的么!”

    话音刚落,波多克挥动大板斧,朝曲飘云冲了过来;曲飘云并没有躲避,挥动剑指控制火焰剑朝波多克的脑门刺了过去。

    然而波多克早有防备,侧头躲避过后,下半身化作阴气朝子崖飞了过去,子崖立刻掏出祖师法尺挡在身前。

    祖师法尺的灵气释放出一道屏障挡在前面,让波多克无法近身,于此同时,凌兰挥舞手中长鞭朝波多克打了过去。

    波多克眼眉一挑,化作三团阴气躲开了攻击。

    待波多克落地后,地库里头出现了三个身材较为矮小的波多克,其中一个手里依旧拿着大板斧,而另外两个其中一个长了四根胳膊,而另一个则是双手变得粗壮无比好似树杆。

    曲飘云看到这家伙玩起了分身术,哼笑一声,可是心中却很无奈,这家伙自爆后竟然完好无损,而且他还能分身,那是不是他是不会魂飞魄散的呢?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要是他真不怕死,干嘛害怕火属性的符箓呢?

    曲飘云这话刚说出口,凌兰就开口骂道:

    “你在胡扯什么呀,这家伙是鬼王摩旬的儿子,波多克!”

    这鬼王子波多克听到此话,放声大笑,他说:

    “没错,小王正是鬼王摩旬的小儿子,今日尔等拦我去路,必死无疑”

    曲飘云一愣,惊呼道:

    “我去,这家伙不是鬼斧将军!?那他干嘛拿一把斧头呀”

    子崖苦着脸说道:

    “师父,他真不是鬼斧将军”

    曲飘云无语,心想还真的是领导家的孩子,可是这鬼魂能生小孩么?也没看书上有记载这事情呀!?

    波多克见曲飘云愣在那里,知道有机可乘,他挥起手中大板斧朝曲飘云砍了过去,而凌兰见状,朝波多克身后的泥塑像冲了过去。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当自强之妖夫滚远点空间重生:大佬老公太爱我我真的天下无敌抢爱殿下战斗吧剑神医宠双生:腹黑皇弟成夫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