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驿馆疑云 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霄凌真人不知道自己师弟要干嘛,发现他说话又开始不着调了,立刻插嘴说道:

    “封侯王见笑了,我师弟昨夜外出消灭邪祟,今日身体有些不适,还请封侯王还有在座几位侯王莫要见怪”

    陶侯王说道:

    封侯王听到此话呵呵一笑,他说:

    “虽然我是现任盟主,可是新盟主得在座几位侯王投票决定,我一人又怎可能左右局面,明云真人你多虑了”

    “无妨无妨,明云真人对付邪祟一事,今早我以有所耳闻,若是真人身体不适,可先回厢房休息”

    曲飘云打了个哈欠,然后说:

    想到此处,曲飘云才想起自己今天不是来听他们说废话的,他扭头朝霄凌真人看了一眼,霄凌真人并没有理会曲飘云。

    曲飘云心想师姐你听的这么认真干嘛?难道你也有投票权?

    此话出口众人顿时无语,曲飘云发现在场的人不发一语,他又朝陶鸣看去,只见陶鸣不停给他使眼色,他顿时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立刻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看向作为盟主的封侯王。

    他看着封侯王说道:

    “我说封侯王呀,你家儿子也在参选人之内,你又是盟主,是不是应该避嫌呢?”

    “不用不用,各位少子爷发表见解,我怎能不好好听听,封少子,您继续,我认真听着呢”

    封甹听此话,脸上露出一个十分虚伪的笑容,他向曲飘云拱了拱手,然后继续自己的演讲。

    曲飘云坐在那里,心想你们这些古代人跟现代人其实也没多大区别,这年头已经有了内投的选举制度,而且还有什么这些拉票仪式,也不知道是现代人进步了还是现代人退步了。

    眼见霄凌师姐并没有理会自己,曲飘云扭头朝封侯王看去,同时把自身真气散发出去,偷偷的感应着封侯王四周的气息。

    这封侯王今天上午的情况看上去挺正常,可是这家伙脸上血色有点发白,而且说话也没有以往大声,怎么看都觉得是得了什么病,不过又不像刘仵作那样,因为他没有活死人该有的特征。

    至于封侯王身上的鬼气,经过曲飘云的查探,隐约之间还真的存在,只不过这种鬼气好像只在他身体外面挥之不散,而他的体内应该没有鬼气,那么他肯定不是被鬼附身了。

    曲飘云收回释放出去的真气,单手托着下巴盯着正前方,看模样好像是很认真在听那些少子爷在说话,可是他心中却在琢磨,这封侯王有哪里不对劲。

    一个时辰过去,这些少子爷的辩论赛也结束了,他们各自回到座位上,封侯王朗声说道:

    “几位侯王心中应该有所决断了吧,那现在投票,各位意下如何?”

    子侯王微微举手,他说:

    “新盟主一事,大王已经敦促多次,此事也不好再托,我属意比家少子比源继任盟主一职”

    曲飘云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也跟着举手;大伙看着他,曲飘云开口问道:

    “你们这投票是明投呀?”

    子侯王看着曲飘云,他微微一笑说道:

    “君子不做暗事,当然是明投,莫不成明云真人想要暗投?”

    曲飘云尴尬一笑,他挠了挠头,随后说道:

    “不是不是,就如侯王您所言,君子当以明投”

    各位侯王点了点头,随后说出自己属意的人选,让人意外的是,这次的投票结果,比源和陶鸣均得到两票,封甹只有一票。

    有趣的是,封奇作为现任盟主,竟然没有投给自己儿子,曲飘云可看得清楚,当封侯王说出自己属意的人选时,封甹那一脸清高的模样瞬间转为惊讶,曲飘云很想笑可是又笑不出来,硬是憋着十分难受。

    出现这种平局,那就不是二选一了,而是要下午再开一次会议,然后重新投票一次。

    事已至此,正好也到了午时,封侯王让下人端上菜肴准备吃午膳。

    而霄凌真人则以他们还要到城中巡逻,调查那邪祟一事为由告辞了。

    霄凌真人都告辞了,那曲飘云自然是要跟着离开的。

    他们二人离开驿馆,一路来到驿馆所在的那条街道的路口才停下脚步。

    曲飘云率先开口说道:

    “师姐,刚才你一眼都没看封侯王,也没有释放真气,难道这回轮到你忘记正事了?”

    霄凌真人摇头说道:

    “非也,我只怕如你那般会惊动那附身在封侯王身上的邪祟,所以不敢妄动,而你刚才释放了真气,是否察觉到不妥?”

    曲飘云哼笑一声,然后说:

    “老样子,若有若无,我看封侯王不像个活死人,也不像被鬼魂附体,可是要说有冤魂缠着他,也不像”

    霄凌真人点了点头,然后说:

    “要不如此,下午的会议我一人回去,你一人在外面躲藏起来,暗中观察,适当之时以阳符试探”

    二人打定主义后,霄凌真人想要回去驿馆,却被曲飘云拉住,说请她去吃好吃的,霄凌真人不解,曲飘云则跟她说:

    “现在回去驿馆不好圆谎,走吧,我请客,师姐你就别客气了”

    霄凌真人听到这话,微微一笑又摇了摇头…

    次日上午,曲飘云和霄凌真人一同前去驿馆的正馆三楼参加会谈。

    在场的人里面只有两人曲飘云并不认识,他们是旅侯王的侄儿旅文还有比侯王大儿子比源。

    该到的人都到了,不该到的人均被拦在了大门之外,他们几人按照固定的位置落座后,封侯王作为盟主当然要先说几句开场白。

    而曲飘云昨晚比较晚睡,现在还有点迷糊,也没听清楚封侯王在说什么,而霄凌真人则端坐着,听着这些侯王七嘴八舌的讨论这新盟主要让谁来当选。

    等这些侯王说完自己的见解后,接下来是五位继任者的发言时间,曲飘云听着听着竟然打起了瞌睡。

    这种行为可是十分不礼貌的,好巧不巧,这时候说话的人又是封侯王的儿子封甹,这家伙虽然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了,可是心眼依然没跟着长大,他瞄到曲飘云竟然在打瞌睡,竟然停下自己的演讲。

    封甹看向曲飘云,朗声问道:

    “不知明云真人是否对在下有何见教?”

    曲飘云听到有人在喊他,迷糊之间还听到什么‘建交’,他猛然惊醒抬头看着封甹说道:

    “什么?建交?你们这年代还有外国人可以搞外交么?”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那年,我们一起苏绣奇缘:三分天下,美人如锦长生诀2018燃焰玄皇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诺言之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