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驿馆疑云 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收起符箓,左手做掌刀状并且把体内真气凝聚在左手,随后朝波多克和鬼斧将军打出一道掌风。

    无声的断裂,这两只鬼可算是从封甹和比源身上离开了。

    只不过,他们二人的相貌互换的情况依然让曲飘云不知所以然,还说是,他们压根就没有对调面貌,而是互换了衣服?

    此时曲飘云就恨自己没有准备风符,要是有这玩意自己可以远距离切断他们与肉身的连接,眼下又没有绘制符箓的材料,难不成要自己用血来画符么?

    想到此处,曲飘云想起自己挨板子的时候,润德师兄给自己来的那一手。

    想不通的就别去想了,曲飘云抬头看向倒在地上翻滚的波多克还有鬼斧将军,此时他们也无力抵抗了。

    曲飘云上前以手中樱枪释放出一道风咒,把这两只鬼切成了无数块阴气。

    波多克和鬼斧将军引自己进来这里,把门关闭就是为了把自己困在这个结界里,可是他们两只鬼魂是怎么施展法术的呢?这太不合理了吧。

    曲飘云来到躺在地上的比源和封甹身旁,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脸,他们依然昏迷着,估计一时半会是死不了也清醒不了。

    曲飘云来回躲闪的同时,使用樱枪挡下部分阴气箭头,此时他在馆内绕圈,直到跑到门口所在的位置。

    本以为来到门口就能破门而出,可是他抬腿踹在门上就如同踹在了石头上面,这让他惊讶,可是又没空琢磨,因为还得躲避攻击。

    无奈之下,曲飘云又朝波多克和鬼斧将军祭出两道火符,让他们先消停片刻。

    在伴随一阵风声后,这些阴气渐渐散开。

    此时曲飘云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坐在一张桌子上面稍作休息,喘了几口大气后,曲飘云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波多克和鬼斧将军散开的阴气竟然没有从窗户飘出去,而且这窗户也没有风流动的迹象。

    曲飘云来到窗户边朝外看,发现外面的一切都是静止的,此时他才明白为何那木门自己踹不开了,原来是结界。

    就在曲飘身要研究如何破阵的时候,只见那长着封甹脸的比源的胸口竟然在淌血,曲飘云一脸惊诧,赶忙放下樱枪蹲在地上解开比源的衣服,只见这小子胸口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冒血的小窟窿。

    这个伤口怎么看都像似被自己的武器所伤的,曲飘云想到此处,他扭头拿起樱枪查看枪头,上面竟然有猩红的血液。

    此情此景让头脑清醒的曲飘云瞬间就蒙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自己可没有刺中比源和封甹呀,怎么这比源的胸口留血了呢?

    没等曲飘云反应过来,声旁忽然传来一男子的喊叫声:

    “杀,杀,杀人啦!明云真人把比家少子给杀了呀”

    此话出口,曲飘云朝身旁看去,只见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封甹,这家伙已经回复了自己的容貌,他正一脸惊恐的退到墙壁前面紧紧贴着,同时指着曲飘云并且叫嚷着‘明云真人杀人了’。

    对方见曲飘云并没有任何举动,他转身朝门口冲了过去,曲飘云就这么傻乎乎的看着这个奇葩,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打开门朝外面冲了出去。

    这下曲飘云回过神了,难道这是一场针对自己的局中局!?

    刚想明白这一点,几位侯王还有少子爷以及霄凌真人他们几人纷纷赶了过来,刚踏入馆内,他们就看到曲飘云拿着武器蹲在胸口淌血的比源身旁。

    霄凌真人一脸惊诧,她还没来得及理会曲飘云,便快步来到比源身旁给他疗伤。

    而子崖还有凝韵、凝晖以及凌兰姑娘纷纷来到曲飘云身旁,凝韵率先开口询问曲飘云发生什么事情。

    此时曲飘云也说不清楚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自己是怎么戳死了比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上哪说理去呀。

    比家侯王见自己的孩子流了这么多血,他脸带泪水,站起身指着曲飘云怒道:

    “曲飘云!你为何要杀了我家孩儿,难不成就因为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你就要杀人了!?”

    旅家侯王也怒道:

    “难不成真被他们说准了,的确是你杀了封侯王的!所以你现在要杀人灭口了!”

    就在此时,封甹也躲在子侯王身后喊道:

    “就是你,你这胡乱杀人的妖修,还自称什么茅山弟子,你就是茅山的败类”

    此话出口,凝韵开口反击道:

    “胡说,我师叔是不可能杀人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子崖也接着说道:

    “没错,我师父可从没有伤害过好人!反而是你们这些侯王,滥杀无辜伤手沾满了多少穷苦百姓的鲜血,你们才是杀人狂魔!”

    此话出口瞬间得罪了在场的侯王,这些侯王多数好面子,除了陶侯王以外的三位侯王爷似乎做贼心虚,七嘴八舌的和子崖还有凝韵吵了起来。

    而凝晖这小子正在霄凌真人身旁给比源急救,要不然他也要站起身和这些侯王吵架。

    曲飘云想让他们住口别吵,可是又觉得他们这样挺有趣的,反而站在一旁看起热闹了。

    站在曲飘云身旁的凌兰小声说道:

    “你还有空看热闹,你究竟碰到什么事情了?”

    曲飘云看了凌兰一眼,轻叹一声后把自己刚才发生的怪异现象说了一遍。

    而凌兰听后想也不想就说:

    “你是中了幻术了,而比源这小子的胸口肯定是被你的兵刃给刺破穿的,若是他真的死了,还是成了残废,那些侯王均是一方霸主,你伤了他们的新盟主,肯定会跟你拼命的”

    曲飘云皱起眉头,小声说道:

    “我也直到这事情很麻烦,可是我现在能怎么办呀!?”

    凌兰说道:

    “要换做我的话,在这种说不出道理的情况下,我会选择逃走,待事情平息一段时间后,再寻那设局之人,方为上策”

    樱枪刺穿波多克和鬼斧将军的身体,他们均发出一声惨嚎,待樱枪稳稳扎在墙壁上的一根木桩上面,曲飘云傻眼了。

    这波多克和鬼斧将军并没有魂飞魄散,而且他们还在大白天的情况下让自己的伤口愈合了,不是说鬼魂都不能在白天出来玩耍么,怎么会这样!?

    此时曲飘云出了一身热汗,眼见这两个冤家如此诡异,他也不敢耽搁时间,一个箭步朝樱枪所在冲了过去,来了一个大跳跃的同时,双手紧握樱枪并且用力朝下压去。

    啪嗒一声!

    木头断裂之声响起,曲飘云顺利抽出樱枪,随即转身掏出两道火符朝还没有完全脱离肉身的波多克和鬼斧将军扔了过去。

    二鬼瞬间被火焰包围,他们嘶喊着惨叫着,曲飘云刚想要上去用枪戳死他俩,可是却发现躺在地上的封甹和比源在不停抽搐。

    这可把曲飘云吓坏了,难道现在攻击这两个冤家会伤害到封甹和比源!?

    曲飘云赶忙掏出水符朝两只鬼扔了过去给他们灭火,可是他却忽略了水属阴,这两道水柱正好给波多克和鬼斧将军补充一些阴气,这让他俩更加的亢奋了。

    当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曲飘云朝对方跑了过去,想要把他俩连接在肉身上面的那一丝阴气给砍断。

    可是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以阴气幻化出了弓箭,对曲飘云发动了连射。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夏日午后的童谣君王令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古代奋斗生活霸道总鬼缠上我UP主的新闻主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