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林中山寨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飞的那么低,要是我们掉下去,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我怎么急救呀”

    羽宁听到这话,开口骂道:

    “诶!我说你这倒霉鬼就不能说些吉利的话么,万一真被你说准了,那我岂不是要跟着你一起摔死么!”

    而且曲飘云也想要趁机让子崖来一场飞行术的实习,可是一上来就要载着四个人,子崖心中紧张是毋庸置疑的。

    子崖控制法尺离地百米飞行,本来子崖还想要飞低一些,可是曲飘云却说:

    曲飘云随口说道:

    “你放心,要死也不会是摔死”

    这些小伙伴是一群雁,这群雁也不知道从什么方向飞来的,不过它们飞行的方向和子崖他们飞行的方向差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雁好奇这在天上飞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和子崖它们贴的有些紧。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这种展翅近两米的鸟,曲飘云真的有点小激动,毕竟在现代里体型最大的雪雁,好像也就和鸭子差不多大,可是眼前这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雁都快要赶上鸵鸟的体积了。

    众人均没有异议,只不过要离开这片丛林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毕竟手头上没有苗国的地图,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才能找到借宿的村落。

    在凌兰的见一下,他们四人朝东北方向进发,往这个方向走不一定能找到村落,不过一定能走到苗国的与邻近方国的边境,只要到了领国,凌兰便能找准方向,前往邻国的都城。

    一路上,曲飘云他们并没有用神行术或者别的一些加快脚步的术法,毕竟放着祖师法尺不用飞行术,看似有些傻。

    在曲飘云的督促下,子崖渐渐把握住平衡,而且高度也渐渐提高到了五百米左右,曲飘云低头朝下看去,小心脏的心率加快了不少,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有恐高症的,万一真的掉了下去,那真不是闹笑话的。

    飞行速度不是很快,毕竟凌兰还要寻找地面上有没有村落,若是飞过头了,要转弯可是比较麻烦的事情,而且凌兰也不放心子崖控制法尺转弯;转弯是有弧度的,若是侧倾太严重,后面的人会摔下去的。

    在飞行了一炷香时间,下方的大地上依然是茂密的树林,而他们在这段时间内也多了几位一起飞行的小伙伴。

    虽然飞行的模样有些滑稽,不过这么大一只,曲飘云越看越觉得腹中无物。

    然而就在此时,凌兰看着那些雁,轻声说道:

    “不能和它们呆在一起,我们会被它们带偏的”

    子崖嗯了一声,朝下方降落几十米,可是那些真的很大的雁好像成了狗皮膏药紧紧跟着。

    这些雁每次扑扇翅膀的时候都会刮起一阵较为强劲的风,从而导致法尺变得有些不稳,而曲飘云刚才没有让子崖离开那群雁,是因为他又在用奇怪的办法训练子崖了。

    只不过,曲飘云也没有想到这群雁铁了心要跟着法尺飞,这样忽高忽低,造成的乱流更加严重,而此时子崖的额头上全是虚汗,恐怕就要撑不住了。

    曲飘云朝一只雁看了过去,他笑了笑说道:

    “这些雁跟鸭子长的差不多,我瞧这大小,一只也够我们吃两顿了…”

    此话出口,羽宁有些惊讶,她说:

    “你该不会是想要抓一只回来吃吧!?”

    曲飘云不置可否,他掏出一张雷符朝距离最近的那种雁扔了过去,雁被雷符击中发出一声哀鸣,随即失去平衡朝下方的树林跌落。

    而就在此时,凌兰忽然喊了一句:

    “前方不到百丈有房屋,降落!”

    子崖也看到那些房屋,在曲飘云攻击雁的时候,他已经开始降落了。

    可是曲飘云却在这时候跳了出去,朝那只坠落的雁抱了过去。

    如此危险的举动把子崖吓个半死,他想要掉头去救曲飘云,可是凌兰却说:

    “别担心,他会有办法的,我们先落地,再回去找他!”

    子崖一脸着急,他说:

    “可是,可是他会摔死的呀!”

    羽宁骂道:

    “他那么倒霉都没伤经动骨,我们跟他不一样,不能跟他一起发疯!”

    子崖有些无奈,可是当下他也只能控制法尺垂直降落。

    曲飘云那边,他忽然跳了出去抱住那只雁其实并非发疯的行为,因为他知道这只雁虽然被雷符电的有些发麻,可是它的翅膀还在扑腾,这对坠落会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而且自己还有缓冲的手段。

    就在他距离地面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曲飘云已经掏出樱枪并且在枪身上面贴上数道木符,随即用尽吃奶的力气,把樱枪朝正下方的地面扔了过去。

    樱枪如破空的流星,眨眼之间已经插入地面,枪身之上的木符在曲飘云的指诀催动下,控制着周围的大树树杈形成数张重叠的大网。

    大网刚刚形成,雁已经冲入其中,而曲飘云紧紧抓着雁的脖子,跟着一同朝下跌落。

    待曲飘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松开手让这种悲催的猎物继续朝下掉,而自己则抓住一根树枝让自己悬吊在距离地面几米的高度。

    曲飘云松了一口气,刚想要爬树下地,自己抓住的那根树枝竟然溜出来了,曲飘云抬头一瞧一脸震惊,为毛自己抓住的树枝是一根卡在别的树枝里的断枝呢!?

    有没有这么倒霉呀!

    然而他的吐槽,是在他跌到地上后才吐出来的,这一顿摔把曲飘云吓出一身冷汗,还好自己及时抱住树身朝下滑,要不然自己肯定会骨折的。

    曲飘云拍拍身体,站起身朝那只已经断气的雁看去,他脸上指不出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缓步走了过去,抓住雁的脖子把它背在身后,同时还说了一句:

    “终于不用再啃树皮了…”

    从幽幻迷森出来后,曲飘云一行人依然在一片丛林里,根据凌兰的推测,这里应该是幽幻迷森外围的丛林,也就是百姓所知道的女娲遗冢所在的那片森林。

    曲飘云朝四周看了一眼,随后掏出风元石一瞧,他姥姥的又失灵了,估计是受到女娲遗冢里头的灵气影响了,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曲飘云很郁闷就是了。

    凌兰看着曲飘云手中拿着的石头,感到好奇,她问曲飘云:

    “你那块石头是何玩意?”

    曲飘云深吸一口气说道:

    “就是一件法器,你们知不知道从这里回茅山要多少天时间?”

    凌兰随口说道:

    “若是你用飞行术,约么需要八、九日”

    羽宁朝天边那一抹斜阳看去,她说:

    “现在应该是申时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明日再启程回茅山也不迟”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我的妹妹很傲娇蜜婚娇妻:老公,超疼的梦回七夕恶魔掌心宠:宝贝,乖一点!商门秀谁才是战五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