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伪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神秀连忙出来打圆场:“队长你别激动,讲道理,这上古生灵是咱们泥族放出来的,现在也是对她所在的囚牢禁地起了贪念才对她动手的,那上古生灵也是受害者对吧,你不能对这么有爱的幻形族起偏见!”

    赵芝兰冷笑道:“心疼了?也是,你的心思昭然若揭,找个幻形族当老婆,想换什么样的花样都可以,相当于开了一座大后宫是吧!”

    “队长!我在你心目中就这样的形象吗?”赵神秀委屈巴巴:“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你要是一个手滑打死了小狐狸,外面那个大烂摊子要怎么办?”

    银狐后退一步,她不是赵芝兰的对手,生怕她一言不合动手:“我和她不是一伙的,我也是想解决她那个麻烦才找赵神秀帮忙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说不是一伙的就不是一伙的?我又怎么知道你没有阴谋?”

    银狐感激地朝赵神秀点点头:“这个地方就是囚牢禁地的入口所在,从囚牢禁地出来的除了那个上古生灵,还有我。”

    “所以你是想带我去囚牢禁地吗?”赵神秀问她。

    来自赵芝兰的震惊次数+1

    来自银狐的震惊次数+1

    现在四位族长带着一群护族卫围剿那个上古生灵,在混乱地战场上,如果上古生灵摇身一变混入人群,实施偷袭,那么再多的人也无法对付她。

    论个体实力,上古生灵高高在上,一旦围攻不起作用,可想而知四个部族将会迎来巨大的伤亡。

    赵芝兰杀气四溢:“没想到上古生灵是幻形族,说,你们幻形族到底有什么意图!”

    “是的,我变成你队长的样子,把你引过来。还留下了一些痕迹,可以让你的队长找寻。”

    “让队长找过来?”赵神秀摸着下巴思索小狐狸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一道灵光闪过,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我去!说好了到了之后再亲一下,你知道队长以来就亲不成了,你就用这个法子赖账吗?”

    赵神秀好气啊,怎么女人都喜欢赖账呢?

    第二次忍无可忍的赵芝兰又是一记手刀削在了赵神秀脑袋上:“赵神秀,你少给我想入非非!”

    小狐狸也是有点无语:“你进了囚牢禁地之后就不能出来了,让你队长在外面接应你,从外部打开囚牢禁地你才能出去……”

    赵神秀琢磨了一下:“我觉得还是不去了吧,要是队长存心害我,我这一辈子岂不就栽在囚牢禁地里面了。”

    赵芝兰嘲讽他:“咦,你刚才不说要收拾外面的大烂摊子吗?现在怎么缩了?还有,你就这么希望我存心害你?”

    赵神秀沉吟两秒:“进去就进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我真要在囚牢禁地里面困一辈子,小狐狸你得补偿我,当我老婆……哎呀,队长你别打我!”

    来自赵芝兰的震惊次数+1

    赵神秀你的关注点就不能从找老婆上面转移一下吗?

    “队长,这个决定权在你手里,只要你不坑我,小狐狸也不用补偿我。”赵神秀笑得非常心机——被打还能笑出来,不愧是赵神秀。

    赵芝兰最终还是同意了赵神秀进入囚牢禁地,赵神秀自己做的决定,只要不对泥族有害,她没有立场干涉,而且那上古生灵如果真的是幻形族,对付她的办法还真的掌握在同为幻形族的银狐手中,都是一个种族,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你进去了,也没有联系方式,那我什么时候打开囚牢禁地?”赵芝兰没好气道:“你要是死在里面,我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守下去吧!”

    赵神秀“咦”了一声:“感觉有点像守寡……”

    赵芝兰脑袋上顿时出现黑线,毫不留情地给赵神秀又一次惨痛地教训。

    “唉,赵神秀,我发现我和你的相性不是很高,我有个兄弟,专门收集愤怒情绪当养料,我觉得你们搭配起来,更加契合。”系统都忍不住蹦出来吐槽了。

    银狐道:“关于这个问题,你只要关注一下外界那只上古生灵的动态就行,我们如果成功了,那只上古生灵就会乖乖的回到囚牢禁地,至于人类要怎么打开囚牢禁地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你们泥族能打开第一次,想必是有办法的,时间紧急,尽快动身吧,对你们来说,上古生灵在外面时间越久,你们就越不放心。”

    “那好,我暂且相信你。不过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动歪心思。”赵芝兰最后说完,就将赵神秀丢给银狐。

    银狐咬破自己的爪子,挤出血来,抹在石碑上。

    “那什么,”赵神秀好心提醒它:“你其实不用咬破自己的手的,你屁股上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有现成的血不用,何必给自己添新伤口呢?”

    来自银狐的震惊次数+1

    是啊,你说的真特么有道理!银狐看着自己冒着血的爪子,有点欲哭无泪。

    这时候银狐的血液被石碑吸收,顿时出现了闪烁着漆黑色的符文,这些符文一出现,顿时出现了拉扯力,非常强横的力量,赵神秀和银狐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一下子被扯了过去。

    撞上石碑的瞬间,石碑上荡漾起水波一样的涟漪,石碑不再坚硬,而是变得想液体一样容易穿透,赵神秀就这么一头扎了进去。

    黑色的符文也就出现了两秒,等到赵神秀和银狐都消失之后,一下子黯淡,最后成了肉眼不可见的透明色,赵芝兰走过去,摩挲着石碑,这上面已经完全找不到符文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完全不会相信这石碑上会有打开另一空间的神秘符文。

    赵芝兰接触石碑的手突然一顿,有些颤抖起来,这石碑上面有鸟屎,她刚才光顾着注意符文,所以一个没注意……

    就算是风干的鸟屎,赵芝兰也有点受不了。

    成功进入囚牢禁地的赵神秀还没顾得上看四周的风景,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来自赵芝兰的震惊次数+1

    奇怪,我干什么让队长震惊的事情了吗?难不成是对我进入囚牢禁地的场面感到惊叹?

    囚牢禁地里面阳光正好,空气清新,赵神秀和银狐立足之地正是一片庄稼地,这个时候庄稼还没有成熟,稻谷长势旺盛,青青脆脆,仔细一听,还能听到虫鸣鸟叫——这完全不应该是一个囚牢该有的样子,说是世外桃源都不过分。

    银狐回到囚牢禁地之后,感觉有些放松,她看出赵神秀的疑惑,解释道:“囚牢禁地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大家都要生存,经过很多代的努力,才慢慢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

    赵神秀懂了,他看着银狐道:“小狐狸啊,你们幻形族不是能随便改变形态的吗?要不你还变成赵芝兰的样子吧,你还欠我一个吻呢。”

    一旦远离了赵芝兰,赵神秀顿时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银光闪过,活生生的赵芝兰出现在面前,赵神秀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嘴唇,咽了口唾沫。

    小狐狸大大咧咧地在赵神秀嘴上啄了一口,蜻蜓点水一般,赵神秀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品味,就结束了。

    “小狐狸,能不能再来一次,我刚才没有准备好。”赵神秀充分发扬了厚颜无耻的精神。

    小狐狸摇了摇头:“我们还是赶紧办正事吧!还有,我是有名字的,你别小狐狸小狐狸地叫我,我又不是真的狐狸。”

    “那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叫南瓜。”

    “……怎么就叫了这么个名字呢?”

    “我妈在生我的时候是南瓜藤的形态,所以我刚出生的时候是南瓜的形态,就叫南瓜了。”

    来自赵神秀的震惊次数+1

    还有这种操作?这算是你们幻形族也有的文化吗?

    ……

    罗池山的另一面。

    大家都很郁闷啊,一拥而上地围殴上古生灵,可是打着打着,人没了。

    然后大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骁族族长干脆就想:既然上古生灵没了,泥族又在这,还不如算一下旧账。

    泥族族长很蛋疼,眼看着骁族蠢蠢欲动,他立马就开始拉帮手:“天羽族的族长,我刚才救了你一波,你要不要还下人情呢?”

    “森族族长,咱们两族都要结为姻亲族了,当然要一致对外了!泥族的朋友就是森族的朋友,泥族的敌人也是森族的敌人。”

    “别忙着拒绝呀,你不是觉得赵神秀那小子入你的眼吗?只要你帮我,我就让那小子给你当小白脸……哎?你是想让他做你女婿啊,好说!那小子的主我可以做,干死骁族族长之后,我就把他亲自送到你们森族入赘!”

    骁族族长:“……”这么不要脸的吗?

    经过泥族族长这么一活络,现在骁族面对着其他三族不怀好意的目光,马士勤的心哇凉哇凉的。

    就在这个时候,骁族的一个护族卫忽然发出一声惊咦:“你……你是谁?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被他指着的那位一脸平静道:“弟弟!我是你的双胞胎哥哥啊!”、

    “你扯淡!我特么是女的。”

    “……”你雄性激素分泌过剩了吧!作为一个女人,你居然还长胡子。

    这位认亲失败的哥们一巴掌拍了过去,将这位不辨雌雄的倒霉家伙抽飞了出去,撞到一块石头上,发出“啪叽”一声。

    “你不是我骁族族人!你是谁!”马士勤直接就上前动手擒拿。

    红光闪过,上古生灵一下子又变成了马士勤的样子,冲上去和他扭作一团。

    一阵混乱之后,大家看在场上的两位马士勤,都傻了眼。

    泥族的族长一肚子坏水:“既然大家不知道谁是真的,那就有杀错没放过,都干掉吧!”

    “赵兴邦你这无耻的杂毛驴,你这是公报私仇,卑鄙无耻,阴险毒辣!”马士勤一下子就急了,对着泥族族长赵兴邦破口大骂。

    上古生灵也不甘示弱,怎么难听怎么骂。

    泥族族长赵兴邦一肚子气,马士勤骂的够难听了,现在还多了一个上古生灵跟着骂,于是损主意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不杀你也行,我还有一个办法。上古生灵是女的,马士勤是男的,现在你们两个就把自己脱光光,在场这么多男的,作为女性的上古生灵肯定不好意思,你们谁脱得慢,谁的嫌疑就最大!”

    马士勤:“……”就算都是男的,你让我堂堂骁族的族长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光,我不要面子的啊!

    谁知道天羽族的族长也过来凑热闹:“我觉得这个方法可以。”

    可以你大爷!

    马士勤道:“我有办法,今天我儿子也来了,血浓于水的亲人,朝夕相处,绝对不会认错我的,让我儿子来认领我!”

    上古生灵举双手双脚赞同:“对,让我儿子来认!”

    既然马士勤这么有信心,大家也都同意了,很快马士勤的儿子过来了,围绕着自己的“两个”父亲转了好几圈,最后十分确定地指着上古生灵道:“这个我的真爹!”

    马士勤简直哔了狗,二十多年的儿子白养了。

    “我没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想请赵神秀帮我个忙罢了。”银狐对散发着凌厉气息的赵芝兰非常忌惮:“而且我也不是让他白帮我,我会给他报酬的。”

    赵芝兰面色严肃,不近人情:“你以为这仅是一桩简单的生意不成?我需要知道你要赵神秀帮的忙会不会对泥族产生影响。”

    银狐气道:“我是让赵神秀帮忙,关你什么事?”

    赵芝兰噎了一下:“我是赵神秀的队长,他归我管!”

    银狐干脆不理赵芝兰了,转头对赵神秀说:“赵神秀,你就说愿不愿意帮我的忙?你放心,报酬是很丰厚的,也不会有什么危害。”

    这要是赵芝兰不在,赵神秀自己就拿主意了,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赵芝兰,赵芝兰丢过来一个你敢答应试试的眼神,赵神秀一下子就怂了:“那什么,小狐狸啊,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可能帮不了你啊。”

    银狐道:“我还没说,你就觉得自己不行吗?赵神秀,亲也亲了,你总不能耍赖啊!”

    一说到“亲”,赵芝兰就有点颤抖,火气一下子就蹭蹭蹭地往上涨:“你变成我的样子胡作非为,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眼看着赵神秀迫于赵芝兰的淫威不敢应答,赵芝兰又是一副喊打喊杀的样子,银狐也有点急了:“你们斗不过那个上古生灵的,那个上古生灵也是幻形族的!”

    赵神秀和赵芝兰对视了一眼,顿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情况。

阅读赵化钟神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