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幻形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族长们担心兴师动众地寻找会激起对方的凶性,就下令全部拉开距离,蹲在地上不要动,谁不蹲谁就是假的。

    上古生灵为了不暴露自己,肯定会老老实实蹲好,这样就避免了她在人群中下黑手。

    在想出好的办法之前,只能维持这个样子,很被动。

    所有人都很无力,一个不留神这上古生灵又变成别人的样子。这种对手是最让人头疼的,找起来就很困难,找到了之后一个不好又要误伤队友。

    还有一重担忧,要是变成了自己的样子,害的自己被误伤,那可真就是倒了血霉了。

    ……

    赵神秀和南瓜走在田野里面,南瓜正在给赵神秀介绍着幻形族。

    “什么意思?”赵神秀有点搞不懂这个答案。

    “其实很简单,神在族群里面的化身,是直指本源的,我们是神的后裔,神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神非常骄傲,到了那个境界,是不是‘人’对他们来说完全不重要,他们以自己为尊。我们的神既然是以人类形态出现,说明他的本源就是人类形态,不过终究因为我们幻形族太特殊,有别于人,就被划归到亚人当中去了。”

    骁族族长咳出两口血,对着一班族人破口大骂。骁族的族人见到场面上剩下的唯一一个族长也都知道自己弄错了,一个个都非常羞愧地地下了头,暗暗埋怨少族长眼光真差!

    马士勤骂着骂着就悲从心来,身为一个族长,族人分辨不出他来,作为一个父亲,儿子能将他认错。

    简直就是失败的人生,一塌糊涂!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种族,大部分的种族都是类似于你这样的形态,统称为人类,一小部分种族在外形上和你们有所区别,并且和人类存在在生殖隔离,称之为亚人。‘人’是一个非常自负且排外的字眼,只有同时满足高等智慧生物和直立行走这两个条件才能被认可为‘人’,哪怕异兽们智慧再高超,甚至能缔结出属于自己的文明,也不能融入到人类的族群当中。我们幻形族在上古时期,被成为亚人,勉强能被人类所接受,你知道原因在哪吗?”

    这道题很简单,赵神秀想都不用想就能回答:“因为你们幻形族能变成人的形态。”

    南瓜摇头:“回答错误,原因是幻形族的神,是人类形态的。”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就拿天羽族来举例,他们甚至能在背后凝聚翅膀,和人类的形态也是有区别的,可是他们也没被划归到亚人当中去啊。”

    南瓜道:“是不是亚人,一看有没有生殖隔离,二看没有修炼过的族人是不是人类。没有修炼过的天羽族族人不会长出翅膀,那么他们就不是亚人。

    赵神秀有点懂了:“幻形族的族人都是一生下来就能变成各种各样的形态是吧。”

    “是的。”

    这……明显比人类要厉害啊。

    南瓜带着赵神秀走了一段,忽然在一只癞蛤蟆面前停了下来,她蹲下身子道:“阿叔,吃饭了吗?”

    这癞蛤蟆居然口吐人言:“吃了,最近胃口不是太好,吃了几只飞虫就不想吃了。”

    赵神秀:“……”阿叔我就想问你虫子的味道好不好。

    南瓜和癞蛤蟆打过招呼之后,让赵神秀注意点不要踩到阿叔,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会儿,一棵苹果树用树枝拍打了一下南瓜:“南瓜你不是出去了吗?你怎么回来了?”

    南瓜先是礼貌的叫了声:“橘子姐姐,这里才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了。”

    赵神秀:“……”这棵苹果树刚出生的时候难道是橘子的形态?

    继续往前走,一只麻雀飞到南瓜肩头问她:“南瓜,你带回来的帮手是人类,你也变成个人类的样子,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南瓜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赵神秀,满脸通红:“爷爷,你别胡说!”

    麻雀小脑袋歪着,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赵神秀:“看上去是个有修为的,难道甘心为了你呆在这个不能修炼的囚牢里面吗?”

    赵神秀客客气气道:“老爷爷……你孙女似乎已经快要暴走了,你现在身子这么小,她一巴掌下来你这身子骨可受不了。”

    麻雀爷爷当即飞走了,可能真的害怕自己的孙女打他吧。

    “你们这边怎么没有房子?”赵神秀有点纳闷。

    南瓜掩嘴一笑:“你这思维还没转过来,你说得那种房子,是人类的那种,对于我们来说可有可无。我们可以变成鸟在鸟巢中休息,也可以变成鱼在水中睡觉……你说我们还需要房子吗?”

    赵神秀羡慕道:“那你们的生活成本还真挺低的,你不知道人类的房子有多贵,拿我们泥族来说,族地就那么大,外围的房子还好说,贵是不贵,但是不安全啊!越是靠近护族卫营地的地皮就越贵,要是没有我父母给我留的一套房,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

    别看赵神秀现在身家也有三十多万族币,其实他手里最值钱的,还是他便宜父母给他留下的房子。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天我睡在哪?”

    南瓜一怔,这个问题还真有点棘手。

    “我有一位野猪叔叔,他凿了个大洞当住所,要不你去他那里凑和一晚?”

    赵神秀蛋疼道:“你觉得这合适吗?我可不是幻形族,对所有种族有一视同仁的。”

    南瓜没了主意:“那怎么办?”

    赵神秀这时候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了:“我之前做任务,在野外睡觉也是幕天席地的,只是吧这地面太硬了,还有点湿冷,很不舒服,你看你要是让我抱着你入睡,就什么问题也没有啦。”

    来自花里胡哨系统的震惊次数+1

    “喂喂喂,你怎么是这样的宿主啊,有没有点羞耻心?”

    南瓜想了想之后,点头答应下来。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赵神秀按耐住心里面的狂喜,期待着晚上的到来。

    南瓜最终带着赵神秀在一棵松树面前停下来,对着松树道:“族长,我回来了,我带了帮手过来。”

    赵神秀正在想这棵松树形态的族长刚生下来是什么样子呢,结果松树上跳下来一直松鼠,咬着毛茸茸的尾巴说道:“幻形族多少年没来客人了,欢迎欢迎。”

    原来族长不是松树,是松鼠啊。

    赵神秀打了个招呼:“族长你好,我叫赵神秀,是泥族的。”

    “泥族啊,你们泥族的地魁神当年还追求我们族的神来着,搞得我幻形族的神天天以男子的形象出现,哈哈哈。”

    赵神秀不知道松鼠族长活了多久,但是一开口就是一股子厚重的历史感,在他面前,感觉上就低了好几辈,搞得赵神秀挺约束拘谨的。

    “神秀你第一次来我们幻形族,我们也不能失了礼数。从上古时期到现在,我们幻形族一直在改造这囚牢禁地的生态,现在也是取得了一些效果,人类的食谱我知道一些,南瓜你先带神秀四处转转,晚上我们会准备好筵席给客人接风洗尘。”

    赵神秀就不由地想起癞蛤蟆阿叔吃虫子这件事来,但愿族长没有记错人类的食谱,真要是端上来什么苍蝇蚊子之类的,赵神秀宁愿饿着。

    他终究没忘了正事:“族长,我这次来说是要帮忙的,你看这具体怎么帮能跟我说一下吗?”

    族长呵呵笑道:“这事急不来,现在也不是时候。到了需要小友帮忙的那天,我自然会劳烦的,当然,也不会让你等太久。”

    赵神秀问不出来,也不强求,老辈的人都爱搞点神秘,好让小辈们知道厉害,赵神秀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满足一下族长的虚荣心又如何?乖乖地被南瓜拉着走了。

    “你们族长还挺可爱的哈。”赵神秀好几次忍住了摸摸那只松鼠的冲动。

    南瓜皱了皱鼻子:“才不可爱呢,族长不但长得不可爱,还是个非常严肃的老古板,老爱训斥我们。”

    赵神秀一想起一只松鼠伸着爪子数落着癞蛤蟆、大野猪、小狐狸……就有点忍不住想笑,这画面太喜感了。

    不过族长长得可爱不可爱这个问题,作为人类的赵神秀无法体会出松鼠的审美……幻形族的审美,估计是所有种族里面最多元化的了。

    “你跟我说说还在外面的那只上古生灵吧,她不也是你们幻形族的吗?”赵神秀有点担心起参加围剿行动的赵芳和赵汉。

    南瓜组织了一下语言:“她叫妖莲,刚出生的时候是莲花的形态,说是上古生灵,其实年纪也不大,大概二十多岁。”

    赵神秀有点惊讶:“才二十多岁就起码开了十道门户,这是什么妖孽?”

    虽然自己花了十多天开了三道门户,可是这修炼越到后面难度越大,要积累的天地能量就越多,难道妖莲和自己一样是个挂逼,身上有个系统……

    “这个和天赋可没有关系,囚牢禁地里面是没有天地能量的,天赋再高也修炼不了啊。妖莲是因为她的爷爷奶奶是半神,在寿元将近的时候诞下她父亲,并将自己的修为传给了他,他父亲采取同样的办法将修为给了妖莲。”

    赵神秀再次感到羡慕:“你们幻形族居然还能传递修为,太逆天了吧!”

    “每传递一次,都会有损耗,妖莲的爷爷奶奶都是最接近神的半神,传递了两代,到了妖莲这里,就只能助她打开十道门户,损耗率在70%到80%。”

    说白了,也就是妖莲的爷爷奶奶太牛逼了,留下的财富太大,挥霍地再多,拔根汗毛也比赵神秀这个屌丝的腰粗。

    “我最讨厌二代了。”赵神秀嘟哝者,语气里面全是羡慕嫉妒恨。

    南瓜忽然想起一件事:“晚上的时候,囚牢禁地的亡魂狱卒会出来巡视,他们看见你这个生面孔,一定会来盘问你的,你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在囚牢禁地里面他们的权限是最大的,连妖莲都不敢惹他们。你就说你也是被亡魂大帝关进来的,再说点亡魂大帝的好话,它们一般不会为难你的。”

    赵神秀虽然不知道这个亡魂狱卒是什么玩意,但是深知权限两个字的威力,这些亡魂狱卒一定很不好惹,相当于这里的管理员,得罪了管理员,能有好下场吗?

    还有那什么亡魂大帝,估计就是将幻形族关押进囚牢禁地的主了,真是好大的手笔,开辟出一个小世界当监狱,一关就关一整个部族。古时候株连九族就已经很严酷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更狠的。而且幻形族也是有神灵的,亡魂大帝说关就关,相必在神灵中也是非常彪悍的存在了。

    大家集体为马士勤默哀三秒钟。

    真假马士勤在其中一个提出要儿子来辨认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假的马士勤哪里知道自己儿子有没有来。

    但是大家居然都非常默契地没有点破,就连骁族的族人都没有站出来指出,本来大家不无恶意地猜想是不是马士勤在骁族里面不得人心,弄得骁族的护族卫们都想看他的笑话,现在看到他儿子的表现,大家都懂了。

    估计骁族人压根没能抓住这个小细节,从而辨别出马士勤的真假。

    骁族人的脑子都不太灵光这个命题是个真命题!

    脑子转的不快也就算了,二十几年朝夕相处的儿子居然认错自己老爹……这儿子怕是隔壁老王的种吧。

    这对马士勤的打击得有多大!

    默哀归默哀,该动手时还得动手。泥族森族和天羽族的族人,一言不发地全部对着上古生灵出手,与三族泾渭分明的是,骁族也没闲着,居然朝着真的马士勤动手了。

    一边动手一边还目呲欲裂:“你们狼子野心!假族长在这你们不动手,居然要害真族长!”

    场面上又是一阵混乱,上古生灵早就起了警觉,众人的突然袭击也没有伤到她,故技重施之下,又变成了其他人的样子浑水摸鱼。

阅读赵化钟神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名字暂时没想好想到了再改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驱魔师在现代东方日出纪女神的生活顾问十五条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