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交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森族族长有点受不了,场面太有冲击力:“你能不能将不要用‘尝尝’这个词?呕……”

    一下子几十尊岩石傀儡冲上来,骁族的护族卫看了看臭气熏天的马士勤族长,一个个对这些傀儡如避蛇蝎,抱头鼠窜。

    “赵!兴!邦!”马士勤牙齿要的咯吱咯吱响,淋了满头屎尿之后他说话都只能抿着嘴,生怕张大一点就有不明物质流到嘴里面,万万没想到啊!泥族已经堕落成这种程度,居然用如此肮脏龌龊的攻击方式。一想到这里,他的胸膛就剧烈起伏,呼吸加速,恶臭味持续传到鼻子里面,于是马士勤一弯腰:“呕!”

    这是什么?马士勤抹了一把脸,强忍着呕吐感将手上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顿时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这特么是屎!”

    赵兴邦哈哈大笑:“族人们,是时候让骁族这帮龟儿子尝尝我们生化傀儡军团的厉害了,冲啊!”

    “食屎啦,‘马屎勤’!”赵兴邦的岩石傀儡碎掉之后,当即又召唤出一尊岩石傀儡,随手一抓,连小山都能砸出去的泥族族长掷一个两米的岩石傀儡简直太轻松了。

    岩石傀儡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这下马士勤哪里还敢硬碰硬,一个手刀斩出风刃,将还在空中的傀儡拦腰斩断。

    马士勤一看这情景,心里面就知道很不妙,士气都没有了还怎么打?明明骁族的实力要强过泥族,这要输了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怕什么,人生自古谁无屎,不就是屎吗?全给老子沾上点,咱们和泥族那帮不要脸的砸碎同归于尽。”

    哗啦!岩石傀儡直接化作了石灰。

    马士勤回味了一下手感,有点不对,打碎了不知道多少岩石傀儡的他,早就将岩石傀儡碎成渣的手感铭记于心,这一次的岩石傀儡,太脆弱了。

    就在岩石傀儡碎掉的一瞬间,一阵恶臭弥散出来,在马士勤目瞪口呆之下,乌黑泛黄的液体夹杂着稀稠的不明固体劈头盖脸地砸在他的头上。

    果不其然,断成两截的傀儡里面洒落出大量的恶臭物质,看的马士勤一阵头晕目眩。

    这个时候,其他岩石傀儡也是和骁族的护族卫碰撞上了,护族卫们真的不想打碎这些傀儡,可是不动手就只能白挨揍,连防御都不行,卑鄙的岩石傀儡直接就抱住了他们,仰头而倒,不把自己砸碎不罢休。

    一个回合的功夫,骁族就多了十个要打上马赛克才能亮相的倒霉鬼。

    族长发了话,护族卫们咬着牙打碎了面前的岩石傀儡,沐浴其中,被熏得有点头晕眼花,却激起了他们燃烧一切的怒火。

    特么的,你们泥族今天一个都别想走,全都要“沾光”!

    “冲啊!”

    这些轮到泥族傻眼了,一个个看向族长:“族长,他们冲过来了,好恶心,怎么办?”

    族长淡定道:“你们的岩石铠甲是摆设吗?”

    “有道理啊!”有了岩石铠甲,还用担心被那恶臭物质波及吗?

    森族族长铁青着脸:“赵兴邦,你们泥族倒是没事了,我们森族怎么办?你觉得骁族会放过我们吗?”

    天可怜见,森族的护族卫们八成都是女性,现在看到骁族的护族卫,一个个都是俏脸苍白,瑟瑟发抖,她们可都是小仙女啊,就是死也不会碰到这些东西的!

    赵兴邦一本正经道:“所以啊,你们千万要将他们限制住,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跑到我们前面来。”

    “算你狠!”森族族长知道这下必须要出全力了,护族卫们都不用她的吩咐,一个个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召唤出密密麻麻的植物,这些植物中尤其是藤蔓占据了绝大多数,连抽带打,连绑带缚,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帮丧心病狂的骁族生化人过来。

    有了森族的限制,再加上泥族的护族卫们布下大范围的泥沼,接下来起码掌握了泥塑能力的十族卫们就方便动手了,岩石铠甲是不能不穿的,玩意被他们突破过来就不好了,远程手段也不缺,要么就学族长举起岩石傀儡就丢过去,要么就直接用能力塑造出远程武器——为了高效快捷,石刀石箭什么的太浪费想象力了,直接就是大石头呼啦啦地丢过去,刀啊箭的,全都娘里娘气,真男人谁用那么秀气的武器?

    三百斤重地大石锤了解一下?

    五百斤重地大磨盘体验一下?

    活蹦乱跳的岩石傀儡牌生化炸弹感受一下?

    站在高出看下面闹剧的妖莲脸色黑的都要滴出水来,下面臭气熏天,她这个位置都能闻到一点气味,今天可是自己将族人解放出来的日子,怎么说也是大喜日子,一个部族的老老少少们一出来,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不是阳光,不是广阔的天地,而是这不堪入目的肮脏污秽!

    族人们会怎么想?要是他们一个个地错把此情此景当成外界常态,心灰意冷之下有重新回到囚牢禁地怎么办?

    这不是浪费我的感情吗?

    妖莲对使出这么倒胃口招数的泥族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传界箫再次传出族长催促的声音:“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囚牢禁地门户打开!”

    妖莲收起了传界箫,眉心处的神纹亮了起来,下面努力冲锋的骁族和疯狂输出的泥族森族,还有一直没有露面,隐藏到现在准备边缘ob的天羽族,都听见了一声清亮的鸟叫。

    呸!是凤鸣!

    他们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循着声音的来源抬头望天,就看见一只翼展十五六米,火焰组成的凤凰从天而降,炽热的高温一下子压了下来,这片天地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

    “是那个上古生灵,她想干什么?一网打尽吗?”

    眼看着这火凤凰越来越近,赵兴邦哪里还管得上对付骁族,喊了声“撤”,缩地成寸直接往远处溜。

    森族和泥族全部作鸟兽散,不散就等着被火凤凰烧成灰灰吧!

    骁族族长当然不会以为这个上古生灵是在帮他们,他们现在也处在火凤凰的攻击范围之内,身上的屎飞快地变干,糊在头发脸上一阵难受,还有阵阵烤屎的味道,特么的,这味道真是能记一辈子。

    “愣着干什么,赶紧溜!”骁族族长连连几脚将还在发呆中的族人踹飞出去,撒丫子就跑,后面跟了一群失魂落魄的护族卫们,一边跑一边掉干屎渣子。

    火凤凰越往下越小,庞大的身躯在接近地面的时候就只有一人大小了,不过整个形象非常凝实,看上去活灵活现,就和真的生灵一样。

    这凤凰什么也不管,看准了石碑就一头撞上去,大有共工撞倒不周山的气势。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石碑面对画风这么绚丽的火凤凰攻击,居然纹丝不动,原来有多少条裂纹现在还是多少条裂纹,原来多少鸟屎,现在……嗯,全被烧成灰了。

    就是在石碑的顶端,不断有黑气散发出来,和火凤凰相互抵消,凤凰的体型越来越小,黑气也越来越少,眼看着火凤凰快要小到消失了,天上第二只火凤凰接着冲撞了下来。

    赵芳在护族卫里面看着,喃喃道:“这么优雅的凤凰,怎么只会野猪冲撞这一招呢?太掉价了吧!”

    不过野猪冲撞终归效果明显,在第二只火凤凰的努力之下,也用不着第三只火凤凰出现,黑气就全部消散,这个时候一个空间门户忽然打开来,还剩下不丁点的火凤凰在惯性的作用下,一头扎了进去。

    飞进去的火凤凰也没有好下场,刚进去面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镰刀,还没反应过来呢就一分为二,湮灭在天地中,人们透过空间门户张望过去,看到一个一身黑袍面色苍白的男子悬浮在空中,黑色的孽气如同狼烟一样难以消散,缠绕在他的身边。

    “妖莲,胆子不小!是你乖乖回来,还是要整个幻形族给你陪葬?”

    猩红色的眼睛看过来,外界的人们都是如坠冰窖,就是族长级别的存在也是心中升腾起畏惧的感觉。

    这个拿着大镰刀的男子,似乎比起妖莲还要厉害,在囚牢禁地里面仿佛和整个空间连在了一起,给人一种毫无破绽的圆润感。

    最不能忽视的是他散发出去的杀气,隔着两个空间都能感受到,皮肤上面有轻微的刺痛感,鸡皮疙瘩更是控制不住的冒出来。

    妖莲面无表情,一扬手,又是一只火凤凰飞了过去。

    典狱长冷哼:“执迷不悟!”镰刀一挥,黑色的刀芒冲天而起。

    刀芒刚出,忽然一只小山一样庞大的松鼠爪子从上空拍落下来,典狱长在那爪子面前,衬托得就像是苍蝇一般渺小。

    幻形族的族长动手了。

    身为幻形一族的族长,他的实力也许比不上妖莲,但是却绝对不会弱小,这巨大的松鼠爪子携带者压平大山的强横力量,带起的狂风将地上的树木统统压折。

    典狱长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来:“连你都开始反抗了吗?也是,上古到现在太久了,久到你们已经淡忘了亡魂大帝的恐怖,今天我就代表大帝,让你们好好清醒一下!”

    话音刚落,巨大的镰刀向上一撩,幻形族的族长在交锋之下痛苦地哼了一声,巨大的松鼠爪子上出现了鸿沟般大小的伤痕,差点一分为二,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如同倾盆大雨一样泼洒。

    于此同时,那道挥斩出去的黑色刀芒将威力无匹的火凤凰斩成漫天火焰,余势不衰,斩向妖莲。

    妖莲冷着脸,伸出自己的芊芊玉手,拇指与食指一捏,将刀芒捏成碎星。

    “不愧是半神子嗣。”典狱长握紧了镰刀:“没有了囚牢禁地的限制,身处在外界的你的确不用担心被我伤到,不过幻形族的命脉掌握在我的手中,你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难逃一死。”

    “没有些许准备,我们怎么会动手?”松鼠族长胸有成竹:“大家冲出去,我们要自由!”

    “自由!”幻形族的族人们一个个高声喊叫起来,拼尽全力往囚牢禁地的出口冲刺。

    典狱长:“拦住他们!”

    一百位亡魂狱卒右手持刀,左手挥舞这镣铐,动作整齐划一。

    “今天之后,时间再无幻形族。”典狱长说完这话,拿出印玺砸在地面上,印玺碎裂,地宫的入口被强行打开,他一头钻进去,此行,要毁掉幻形族的守护者雕像。

    “森族也要和我们骁族为敌吗?”马士勤从大堆草木的绞杀中挣脱出来,没能保住衣衫,现在身上就勉强披着一块破布,身上是密密麻麻的红色血痕,还有绿色的植物汁液,看上去有些凄惨,实际上只是受了点小伤。

    森族族长反咬一口:“骁族族长你带领这么多的护族卫朝着我们森族冲过来,我们要是不采取点策略,你们突下杀手怎么办?”

    赵兴邦道:“打都打了,也就别那么多废话。”说完这话,一招沙尘暴就刮了过去,狂沙如同浪潮一般用过去,哗啦啦作响。

    骁族族长这刚想说什么呢,就被灌了一嘴沙子,差点把自己呛住。

    好你个赵兴邦,这是铁了心不让我说话是吧!

    沙尘满天,影响视线,迎面有个黑乎乎的东西朝着马士勤飞过来,马士勤一口气吹出去,化作劲风,将面前的一大片沙尘吹散,就看见了来者的真面目。

    原来是赵兴邦把自己的岩石傀儡给丢了过来,这傀儡在他的操控下,在空中也能攻击,此刻摆好了最佳的攻击姿势,蓄势待发。

    “赵兴邦,你这点小伎俩,也想伤到我?”

    马士勤一蹬地面,踩出一道深坑,右拳一下子抽了出去,发出了刺耳的破风声,就以他出拳的速度来看,已经无限接近音速。

    岩石傀儡完全跟不上马士勤的攻击,没能有任何接下去的动作,直接就被这一拳打在脑袋上,然而马士勤心里面也清楚泥族的岩石傀儡不是生命体,没了脑袋照样能打能跳,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后续的力量沿着拳头均匀扩散,寻找到了岩石傀儡自有的震动,然后——共振。

阅读赵化钟神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反夺舍联盟[穿书]无敌全能修仙宠你怎么讲我,ET,混娱乐圈道系快穿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