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买凶的雇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所谓的三线建设,就是当年国家担心说那些重工业工厂什么的,都集中在平原啊,大城市啊,万一哪天不管老苏还是老美,给飞个导弹过来炸了,我们就全完了。于是便选择一些人烟稀少的,地处偏僻的,交通不便的地方建厂子。

    就这样,一个年产钢达千万吨的大型钢铁厂,就在一个既没有铁矿石(不能说没有,有一点点,但是品味很低,还不如进口的划算),也没有煤炭(有一点点,都不够引炉的),交通还极度不发达的地方建厂了。

    棋山观村位于鲁中钢铁厂以北二三里路远的地方,而鲁中钢铁厂四万职工再加三万家属,平时歇个班休个假什么的,没地方去,就到棋山来玩,而最先的棋山炒鸡老店便在这种条件下诞生了,而且一开始就非常地红火。

    大部分莱钢县的村子,都是明朝以后建村的。

    而之所以当年鲁中钢铁厂会选择在这么个地方建厂,就是因为当时有个三线建设的政治人物。

    因为炒鸡店的红火,反过来也促进了棋山旅游的红火,而还带动了其他相关人员增加了收入。

    李喜凤这些年一直给棋山上面的炒鸡店供应老鸡,靠着这一项,他一年能有七八万块钱的收入,在村里也是有名的富裕户。

    “你们,你们干什么?”

    任凭李喜凤挣扎,很快他就被像一头出栏的猪一样绑了个结实,然后被几个人抬着扔在皮卡后备厢上,拉走了。

    李喜凤这两天心烦意乱,早晨跟老婆吵了一架,然后把老婆气得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他自己呢,一个人正在家里喝闷酒。

    棋山观是个好地方,相传当年丘处机曾在此地修炼了好些年岁。

    当然了,丘处机那是宋朝时候的人,估计宋朝那会儿,别说是棋山观村了,就是整个莱钢县,也没有几个人。

    李喜凤正在喝酒,忽然听到门口粗鲁得喊道:“李喜凤!李喜凤!”

    喝了两杯酒,再加上心情不好,李喜凤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去:“谁啊?瞎嚷嚷什么?”

    而他刚出门,两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冲上来,将一个尼龙袋子一下子就套在了他的头上,接着便将他捆了。

    来抓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赵青山安排的刘文东和他的三个跟班,以及刚才抓起来的“花生”。

    刘文东上车开车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李喜凤的邻居慌忙回屋里关了门和窗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意思。

    “救命啊!救命啊!”

    李喜凤在皮卡车的车斗里面大喊,刘文东的小弟刘明用力得一脚踹过去,也不管踹到什么地方了。

    “再喊,就把你砸死丢到金斗水库里面喂鱼!”

    “唉哟,唉哟!”

    李喜凤不喊救命了,疼的直打滚。他的上半身套着一个装饲料的尼龙袋,整个儿都用绳子捆着。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来到了凤凰岭村。

    已到中午时分,赵青山跟医院里面自己母亲打过电话,那边照顾父亲就靠她和姑姑舅舅们,而家里面养鸡场这边,又有老鸡又有小鸡还有白羽鸡,就只能靠自己了。

    自打又上了三千土公鸡之后,赵青山明显觉得,养鸡场这边,人手不够了。

    李喜凤被刘文东抓了回来,而在等着抓李喜凤的过程当中,赵青山已经想清楚了怎么样对付他们了。

    打?刚才赵青山已经打了六个打人的人了,而自己父亲的情况,听自己母亲说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伤比较厉害,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了。

    自己父亲没事,这伙人就少了不少皮肉之苦了。

    现在山上这边,赵青山的大舅妈、二舅妈和大姑父、二姑夫都在,看到赵青山抓来这么多人,很纳闷,一问,知道就是这伙人背后把赵青山的父亲给害成这样,也都气坏了。

    不过,长辈们都嘱咐赵青山,别把事情闹大了,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以后别再这样就算了。

    李喜凤被从尼龙袋子里面放出来之后,一脸的污血,原来刚才刘明一脚踹到了他的脸上。

    看着陌生的大棚里面,自己昨天还见过的几个自己花五千块钱雇佣的社会大哥,这会儿怎么都浑身绑着,跪在地上了呢?

    “知道我是谁吗?”

    看着满脸污血的人,知道对方就是李喜凤,赵青山把眼一瞪,质问对方。

    李喜凤不是傻子,见对方身后站着十几个人,立刻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

    “小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知道错了,我改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然而赵青山却很从容的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来,递给了李喜凤,说道:“把事情的经过给我写一写,要是跟别人有半点出入,我非弄死你!”

    李喜凤心里面直犯嘀咕,这干什么?这是审犯人呢?

    莱钢县总共有五个乡镇,分别是寨子乡、黄庄乡、里新镇、城子坡镇和颜庄镇。

    其中,棋山位于里新镇范围内。

    棋山上面炒鸡店很多,这些日龄超过三百天的土公鸡,大多是由四五个鸡贩子贩卖过来的。

    最近老鸡不好收,几个鸡贩子商量着要跟炒鸡店老板扛价涨钱。可是,这个价格还没有谈妥,他们却发现有人竟然一天就送几百只鸡给山上老刘,而现在连老刘都成鸡贩子了。

    几个鸡贩子里面,李喜凤是棋山观村人士,家就在棋山脚下,也算是个地头蛇了。

    被人断了财路,李喜凤跟另外几个鸡贩子——寨子村的赵明亮,黄庄乡的马强,城子坡镇的何修军以及颜庄镇的张凡来,几个人约在一起,准备反击。

    虽然说同行是冤家,平时李喜凤他们这些老鸡贩子,认识是认识,但是关系比较微妙,说不上好。五个人分别从各自的乡镇范围内收购老公鸡,完了之后往棋山的炒鸡店来送,最后被那些到棋山来旅游的城里人以及农村里的有钱人吃掉。五个人谁给那几家饭店送,送多少,时间长了,也已经像划分了势力范围一样稳固了。

    然而现在,赵青山横空出世,一下子打破了这个平衡,导致李喜凤他们财路被断,他们如何能甘心。

    李喜凤说认得道上的人,于是五个人一人凑了一千块钱,让李喜凤亲自出面,请了道上的人,准备吓住那辆往棋山跑的三轮车。

    然而没想到,他们请来的,纹着龙,画着虎,看着挺吓人的六个混混,竟然被人家开三轮车的给一锅端了。

阅读山村养鸡大亨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道图书馆逍遥小书生直播之死亡设计师梦见狮子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我的大明星家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