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8章 你得赔医药费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青山回头看着刘文东摇了摇头,他已经将“花生”他们抓过来三个小时左右了,而李喜凤也被自己控制一个多小时了。

    他倒是不害怕“花生”他们去派出所里面告自己,他们既然自称是混社会的,就很少会报警的。要是他们报了警,说是被别人给绑了,回去之后他们的朋友们可就要笑话死他们了。

    但是,李喜凤报不报警可就真不好说了。

    老百姓看了这个告示之后,除非是晚上偷着摸着到河里挖沙,大白天的肯定不敢去了。

    对于说晚上的时候,村民们为了盖房子,偷着挖个一拖拉机两拖拉机的河沙,对于整个河流生态的破坏也不算严重,赵青山是不理会的。

    要是自己把他给吓住了,他不敢报警,要是没把他吓住,那他可真敢去。

    自己不能再让他们在这里呆着了,时间久了,非法拘禁的罪过要是真按在了自己头上,那可就麻烦了。

    李喜凤吓得浑身一哆嗦,怯生生得抬起头:“应该,该干什么?”

    “我爸的医药费啊!”

    赵青山将李喜凤写好的材料拿在手里,点着头,说道:“哎呀,原来你还有四个同伙呢!”

    “还有四个同伙,嘿,咱们一块抓过来去!”刘文东给兴奋的,这种场面他太喜欢了。

    作为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生,刘文东整天幻想着在牟汶河那块儿抓到个乱挖沙的,然后打一架。可是呢,自打沿河的各村都贴了赵青山印发的告示之后呢,就没有几个敢到牟汶河里面挖沙的了,起码白天他们是不敢的。告示上面写得清楚,整段牟汶河里面的沙子,都被飞天公司给承包了,谁要是敢挖,是违法的,会坐牢的。

    当然了,李喜凤雇凶伤人也是罪,赵青山估计他应该不敢去报警。

    以暴制暴的前提,是对方也有见不得光的事情,要不然被对方反咬一口,可就麻烦了。

    “算了,既然主谋来了,其余的小猫小狗的不见少生气。既然,现在证据都已经在我手里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心里应该清楚了!”赵青山将脚踏在李喜凤的肩膀上,大声呵斥问道。

    “对对对,医药费我出,医药费我出!”

    “行,我爸现在就在620住院呢,明天我看你表现!要不行,我看把你全家都给我抓过来!”

    这作风,绝不像个农村企业家,倒是有点土匪的作风了。

    实际上,回头看看,九十年代农村里面发家致富的土豪,哪一个不是雷霆霹雳般的作风,没有心狠手辣的手段。

    就说当年寨子村最大生铁老板,他是怎么垄断的整个莱钢县的生铁呢?手段很简单很粗暴,就是不管是谁,只要敢给鲁中钢铁厂送废铁,他就带人去打。

    再说各处的沙场,哪一个沙场要是没有几十个纹身光脑袋的人守着,怎么可能说是安安稳稳得挖沙卖钱呢?

    还有各处的工地,几乎都是打架才能抢到工程。

    赵青山点着头,回头对刘文东说道:“安排人把他送回去,盯着他点,要是再有什么想法,干脆一把火把他家给烧了!”

    刘文东会意,用尼龙袋子套着李喜凤的头,便安排自己的手下开着皮卡车,将李喜凤送回去了。

    看到李喜凤走了,“花生”他们有些慌张起来了。

    “小老大,你看,也把我们给放了吧?”

    赵青山皱了下眉头,然后对旁边的刘文东问道:“你能联系到毛蛋毛黄吗?”

    “他看的场子我知道,不过咱们和他没啥来往。”

    “去他的场子,还有,把他们六个弄到北师店桥头饭店里面去,把你在泰南道上认识的约他几桌,就说到桥头饭店喝酒。”

    因为刘文东有过劳改经历,在里面认识了一些泰南市的社会大哥,出来之后呢也有些联系。

    鲁中当地有句话叫做“泰南不打黑,鲁中不扫黄”,说的是泰南市对于社会混混的打击力度不够大,而同样的鲁中市对于非法埋因的打击力度也不大。

    赵青山让人把“花生”他们六个的眼睛给蒙了,浑身上下也都绑着,然后叫来村里的两辆面包出租车,让刘文东的四个小弟带着这些人就去了北师店的桥头饭店。

    北师店桥头饭店,位于鲁中市和泰南市搭接处,桥南边属于泰南市,桥北边属于鲁中市。因为属于搭接处的原因,很多时候这个地方发生什么情况呢,报警之后,两边的警方都推诿,不想管。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些时候一些非法的勾当也经常在这边进行。

    赵青山觉得,有必要找东区的二毛谈谈,下一步虽然自己没有打算在莱钢县当一个恶霸的想法,但是任凭哪个恶霸,也别欺负到自己头上来!

    现在赵青山家里面可热闹了,总共七个外乡人,都跟昨天赵志江和刘涛被打有关,怎么处理他们,大家便议论起来。

    赵青山的大姑父魏农吉,是城子坡镇机械厂东门路边上开旅馆的,见识比较广,各色人等也都认识一些。

    “这些个混蛋,直接交给公安局,最少一个人也得判三年。”

    然而赵青山却不赞同自己大姑父的意见,对方可能会判个故意伤害,然而自己这边的非法拘禁罪,也不小啊。

    赵青山只是笑,而他的二姑夫崔洪汉呢,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庄稼汉,平时靠干点建筑赚点钱的人,则笑着对赵青山说道:“你爸没事就好,这伙人虽然坏,但是只要以后不这样了,我看也就算了。”

    估计李喜凤他们听了这句话,心里不定得多感激崔洪汉呢。

    赵青山身后站着一大帮人,李喜凤和“花生”他们要是敢说半个不字,这些人一拥而上,也能把他们给生吃了。

    而且,这是哪儿,什么地方,李喜凤和“花生”毫不知情。

    人在什么情况下最恐惧,就是在对自己的未来,对周围的环境和人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最恐惧了。

    估计,李喜凤这会儿也后悔了,自己招谁惹谁不好,非得招惹这么一个狠角色,连东区二毛的手下都不当回事,自己这个小民小户的,又算什么呢?

阅读山村养鸡大亨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僵约:最强死神万界之八号当铺妻瘾超时空契约网[综]和谐本丸建成史冒牌冥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