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将进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严燚一听,看来这个东西还算挺有用,要不然那老头也不能这么生气,赶紧一顿哄,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会把这个方界发扬光大的,龟仙人的气性才消去。

    “里面的东西,念头一想就会出现在现实,往里面存东西也是,自己琢磨吧,小子好好混,别过一阵子夭折了”说着慢慢淡去了身影。

    “你个臭老头子,诅咒谁夭折呢”严燚叫嚣的望着龟仙人消失的地方,等了半天也没反应了,看来是真走了。

    严燚无语了,这算哪门子三种自己最喜欢的。龟仙人见严燚一脸嫌弃的样子,顿时又炸毛了:

    “臭小子,你知道这个方界能装多少东西么,这可不是你们那什么空间戒就能比的,爱要不要,不要老夫收回来”

    念头一散,自己的屋子映入了眼帘,严燚坐着床上发了一会呆,不一会一瓶啤酒出现在了自己手上。

    “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严燚笑着不断地将酒拿出来收回去,又或者将屋子里的椅子水壶什么的收进玉佩,新奇的像个小孩一样,虽然他现在就是个小孩。

    两瓶没过一会就喝完了,那种晕晕的感觉涌上脑海,严燚没有调动自身的灵气运转来消除自己的醉意,就保持着这个状态。

    没有人喜欢喝酒,只是喜欢喝完酒之后的那种发泄自由的情绪,喜欢意识模糊后坦然的说出自己平时不能说的话,喜欢喝醉后解放压抑的自己什么都不去想的享受片刻的轻松。

    严燚眼巴巴的看着龟仙人,龟仙人说完了也不说话了也看着他。

    “老丈,这才两样啊,第三个呢?”

    “第三个,就是这个方界啊”龟仙人指了指上面。

    玩了一会,拿出来两瓶酒,坐在了窗户前边喝边思考着,家乡的味道,目光眺望远方。

    来这里这么久了也不知道那个世界自己的父母怎么样了,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去伤心欲绝,想起自己的几个朋友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去感伤流泪。

    如今天隔一方,身在他乡,心思故乡。

    拿出一根香烟右手轻轻运气,一个火苗出现在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上,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香烟缭绕,醉酒狂乱,杯酒交错惜云烟,我自潇洒望青天。

    仰头猛灌了一口酒,严燚站起了身,此时迷醉的大脑不断的闪过各种画面,灵气灌输右手,手掌上浮现出了一簇火焰,暗红色的火焰仿佛一个妖艳的妖精,在手掌心内跳动着,变换着各种舞姿。

    慢慢的空气中的气息变得炽热了起来,严燚能感觉到周围有无数的小生命在诞生,在围着他欣喜的旋转,随着手中的火焰一同起舞,严燚能感受到附近传来的无数个欣喜的情绪。

    周围的空间甚至慢慢的变成了黄色,星星点点的都是火属性的小生命,严燚就这么站在中央,身体外一平米内全是火红色的涟漪,一闪闪的以严燚为中心。

    烈酒入喉,气势如虹,豪气万丈,荡气回肠。

    右手猛然握拳,火焰包围着拳头周围的火属性蜂拥似的涌进严燚的体内,严燚感觉自己的身体内的能量无比的饱满。

    脑海中划过一道灵光,瞬间严燚的灵气内敛,无数的火属性汇聚在了右臂,而且还在不停的向右手压缩,右拳的火焰由暗红色逐渐的变成了深红色,甚至还在慢慢的变深。

    这一瞬间严燚豪情万丈,这一瞬间酒精发散,创造出了无与伦比的情怀。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需尽欢,右拳移到腋下蓄势。

    莫使金樽空对月,火属性能量聚集。

    天生我材必有用!挥拳!

    千金散尽还复来,右手上摆顺势向前甩出。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右手聚集的火焰有如一道火红色的炎柱顺着严燚的手势飞驰而去,炎柱飞向了屋子门的墙边,闪耀着火红色的光芒一瞬间的就击中在了墙壁上,之后有如熄了火一般的没有了声响。

    似乎醉意已经到了巅峰,无边数不尽的豪情在这最后时刻绽放。

    与尔同销万古愁。

    酒杯倾倒,一口啤酒灌入口中。只听墙边轰的一声,墙体瞬间崩的飞散开来,露出外面皎洁的月光,伴随着黑夜的静谧,有如在夜空中绽放的烟火,虽然只有刹那间的美丽,但却那么的引人入胜。

    余酒入口,豪情上头,黑夜苍穹,允我放流。

    此招名为:

    “八酒杯!”

    只见视野之下全是一瓶瓶酒,啤酒、红酒、白酒,自己曾经最喜欢喝的大绿棒子也有,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眼前一眼望不到边,酒的旁边则摆放着一条条的香烟,黄金叶,大云,利群,芙蓉王太多了一眼望不到边。

    “这老龟仙人这么大方呢,不会是抢了哪家超市吧”严燚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太多了。严燚真的怀疑他死了之后,地球上哪家大润发或者沃尔玛黄了。

    这时前方嗖的一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一身白色的长袍,白色的大短裤,白色的拖鞋,脸上镶嵌着两撮大白胡子,一脸猥琐不务正业的脸,不是那龟仙人又是谁。

    “小子,很快么,这么快就能进入方界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龟仙人两眼睛眯成了两条缝夸奖道。

    看着这老头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那晃悠的两个大胡子怎么也掩盖不了这浮夸,为老不尊的样子。

    “老丈,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还有你是不是抢了哪个超市,那个世界我死后怎么样了?”严燚劈头盖脸的问了龟仙人好几个问题。

    “这只不过是我留在这里的一缕神念,至于你死后发生了什么,管老夫什么事,最后,老夫可不是抢的你小子别血口喷人,再说就算我抢的,又有谁能奈何我”龟仙人越说越激动吹胡子瞪眼睛的完全没了仙风道骨的样子。

    严燚张了张嘴,心想道这老头好像吃了枪药了呢,我这没说什么怎么这么大火呢,又想到送了这么多东西给自己,给他留点面子吧。

    “是是是,老丈你怎么能是那样的人呢,你乐于助人的这种性格是我永远的偶像,我为我刚才说的话道歉”严燚绷着小脸一脸认真的看着龟仙人。

    “得得得,老夫也懒得跟你小子唠叨,这些看到了吧当初说送你的三样东西。呐,酒烟”龟仙人指了指烟酒。

阅读孤独为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大撞阴阳路六界小旅馆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娇宠圣意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