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OVE ARROWL秋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面对绝境,公子关决定背水一战。他带领手下三员大将狄飞、张驰和童可欣,一连几天头脑风暴,拿出了一份惊世骇俗的策划方案。提交后,姚斌竟然连个标点都没改就批了,对项目一组来说,顺利得像个奇迹。

    来不及多想,公子关马上带队行动起来。几个人费尽周折,终于在东北某铁路机务段找到了一列老火车。谈妥条件租下火车,他们雇人把火车拆卸成组件、装上重型卡车运到S市;与此同时,租下市会展中心二号馆大兴土木,除了铺设铁轨,还按照二十世纪初的样式在馆内修建了一个迷你站台;火车运到后马上重新组装并油漆一新……

    办妥这些前前后后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相对于项目预算,花费之巨已超出了天际。对此姚斌睁只眼闭只眼,项目组要钱就批,哏儿都不曾打过一个。按照公司客户经理金娜的说法,安东尼(姚斌)也是骑虎难下没有办法。

    眼下,负责楚氏全面工作的是项目总监、代理总经理姚斌。说起来,此君算是业界的一朵奇葩。虽已年近四十,衣着装扮到比年轻女人还要讲究,永远梳着一丝不苟的油头,永远散发着浓烈的古龙水味;做为一位具有国际视野的海归,据说其不但是美国某名校的广告学博士,而且回国前长期混迹于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很多世界级的经典案例都出自他的手笔。

    针对这次爱箭秋展预演,姚斌点将公子关,责成他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拿下。前有无数血淋淋的教训,公子关深知此锅既黑又大且沉,万一搞砸了导致两家签约不成,他这个项目组长责无旁贷,然而几番推辞不成,只能领命。

    这段时间,公司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公子关身上,关系好的替他捏着把汗,不好的则等着看他的笑话。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预演哪怕是出了半点纰漏,公子关都会死得很难看。可忙得焦头烂额的他哪儿还顾不上这些?列车车身的油漆刚一干透,就带着手下进驻了二号馆,布景、置灯、调校音效……又忙了近一周,终于一切就绪可以开始彩排了。

    接手如此重要的项目,并不意味着公子关这个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婆,得到了重用,也不代表公司高层认可他的能力,其中原由说来话长。

    爱箭之与楚氏,相当于一只下金蛋的母鸡,楚氏每年从爱箭拿到的代理费用数以亿计。两家已合作多年,一直还算愉快,只是近一年多来,爱箭对楚氏的服务微词渐多,加上多家公关公司对爱箭这块“唐僧肉”的觊觎,楚氏已经有了失去这个重要客户的危险。

    比如这次秋展,爱箭方明确表示,必须要先看到预演,满意的话就与楚氏签定这一季的代理。爱箭的要求合情合理,楚氏方没有拒绝的理由,可谁都知道,爱箭这个要求的潜台词是:如果对预演不满意,很可能会换人。

    身高180公分、体重70公斤、长相帅气的公子关是个男公关。

    大家不要误会,他这个男公关并非夜场俗称“鸭子”的那种,而是公关顾问业的一名从业者,有人管他们叫“广告狗”。他的名字是出生时父亲给起的,“公”是父姓,“关”是母姓,因为他是独生子,这个名字起得公、关两家皆大欢喜。但仅此而已,和他眼下从事的职业没有任何关联,完全是个巧合。

    公子关出生在东北某三线城市,父母都是工薪族,是个典型的民二代,成长经历平凡普通。好在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都还不错,高考后被S大录取,主修广告学。毕业后聘入S市的楚氏公关顾问公司,从实习生做起,三年后被总经理陈家顺提拔为项目二组组长,至今已在楚氏供职了整整五年。

    楚氏公关目前一共有三个项目组,组长分别是一组的洛易龙、二组的公子关和三组的李云峰。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三位组长也算各有来历,一组的李云峰据说是集团某副总裁的亲戚;二组公子关得益于陈家顺的赞识;三组洛易龙则是由项目总监代总经理姚斌一手提拔起来的。

    公关广告业一向是聪明人的战场、高端玩家的天堂。历经几年高密度的职业锤炼,原本平凡的公子关如今已修炼成脑洞清奇的“稀有动物”。做为项目二组组长,公子关一向以精力充沛、创意大胆新奇著称,因为接手了很多高难度的苦活儿累活儿,曾一度成为公司明星员工,被楚氏上下誉为急难项目“清道夫”,更是在业界得了个“公关公子”的美名。

    然而好景不长,自从总经理陈家顺被检查出得了胃癌、由原来的项目总监姚斌代理总经理之后,随着陈总病休离任,公子关在公司的好日子算是过到了头儿。

    姚斌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破了公司运行已久的业务格局,他成立了项目三组,提拔亲信李云峰为组长,把风险小、收益高、易出成绩的项目统统交给三组去做;因为对洛易龙的后台有所顾忌,姚斌对他既不想重用也不能随便使唤、甚至不敢过分冷落,于是不时交给他一两个无关痛痒的小项目,维持着一组在公司的地位,而洛易龙乐得清闲,也不多说什么;最倒霉的就数二组的公子关,硬是被姚斌当骡马用,甩给他的净是些出力不讨好的破活儿,于是“清道夫”变成了“接锅侠”,“公关公子”也被公司上下戏称为“小二组长”。

    对此公子关也很不满,不时发发牢骚闹闹情绪,但终究人微言轻没什么卵用,人在职场身不由已,活儿该干还得干,“锅”该背还得背。因为干得不顺心,跳槽的念头早已在他的心头萌生,之所以还未付诸行动,一是跟几名手下相处融洽不舍分离,二是对老东家有感情,三是楚氏是国内业界的顶尖公司,离开也是损失,所以一忍再忍。但他毕竟是个钢铁直男,就算气量一再被委屈撑大,可脾气还是像海边的礁石般坚硬突兀。

    一个月前,公子关着手策划了一次有可能震撼业界的爆点活动——love arrow(爱箭)秋展。

    爱箭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生产商,其秋展一直是全球时尚界的一大盛事,也是楚氏今年最重要的项目,为此,公子关往会展中心二号馆里搬进了一列火车。是的你没听错,一列货真价实的、带有三节车厢的古董火车,类似电影《东方列车谋杀案》中的那种,而且能开。

阅读公关公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吞灵变盗天仙途(穿书)女配捉妖日志道君汉乡弯在心上的月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