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石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柳杨刚一下船,就看到几个约莫都是十八九岁的青少年,正准备乘坐另一艘巨船,看样子是要离开这里。

    那些青少年们,也注意到了刚刚落地的柳杨等人,他们大多都冲这边露出了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便登上了巨船,离开了这里。

    这不禁让柳杨好奇,我们有什么好笑的?而且看他们笑的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不过那条过道,和中间那个大圆台的存在,说明还是有人可以去到玄镜湖之上的,至于什么人可以去?反正像他这种新来的是肯定不能去了…

    白师兄控制着玉船在空中停留一段时间之后,便带着柳杨等人,下降到了一处看起来像个小镇一样的建筑群当中。

    “从今往后,你们便在这里生活,这里的居民都是普通的凡人,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为门派工作和服务,你们不许瞧不起他们,更不许伤害他们,否则后果自负!”

    “等你们把我交给你们的功法,突破到第五层以后,你们就能像刚才那些人一样,成为正式弟子,到那时候你们才算是真正的修仙者!”

    或是闪烁其词,或是直接训斥!说他好高骛远,一次两次之后柳杨也就不敢问了,因为还没进门就得罪师兄,实在是不好。

    原本柳杨还以为,白师兄只是嫌他烦而已,可当柳杨不再问起修仙方面的事时,他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白师兄,看不出任何疏远。

    听白师兄这么一说,柳杨才注意到,那些宏伟的楼台建筑,都拱卫着那玄镜湖,看来确实是玄镜湖才是主角。

    而且柳杨还发现,在玄镜湖边缘的数里范围内,都没有什么建筑或者修仙者,只有在湖面上,修了一条直穿湖面的过道,和湖中间的一处大圆台。

    柳杨心中不禁了然,原来所谓的冒犯,竟然是连靠近都算冒犯…

    柳杨抬头仰望着天空,他发现那些在天空中飞行着的修仙者们,不是飞到这座山上,就是飞到那座楼台,基本没有谁会落到他们所在的这种平地上。

    突破到第五层就能离开这里,那没突破的呢?而且也没说要多长的时间之内突破到第五层啊?

    不过虽然有疑问,柳杨也不会再直接问出来了,因为一路上白师兄见他好奇心如此重之后,就好像有意的在回避柳杨的问题。

    再加上刚才那群青少年莫名其妙的笑容,和白师兄没有说明时间要求的突破第五层,以及这门派中的修仙者与凡人之间的分别……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白师兄在船上之所以不回答我的问题,应该就是怕我现在这个时候会刨根问底,看来这又是一场考核,一场看你能不能注意到的考核,或者说是一场看你会如何做的考核……”

    “你们既然入了门,除了能从师门学到功法,也需要为师门贡献一些力量!”

    “以后每日,你们必须到这个镇子的管理者那里,领取一个功课任务,也就是为门派做一些杂务。”

    “不过当然的,不会让你们白做,每三十个功课,可以换取一个下级法石!就是我手中这个。”

    白师兄手上戒指一闪,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块乳白色的不规则小石。

    “法石,里面蕴藏着灵气,若是在修炼功法的时候握在手中,可以提取里面的灵气,加快你们炼化所吸纳的五行能量,也就是能加快你们的功法修炼速度!”

    “而且在战斗时握在手中,也可以提取其中的灵力,以达到持续战斗的效果!”

    “当然,如此有用的东西,在修仙者当中,也可以用来当做交易的筹码,你们也可以用它们向镇民们换取生活所需之物!”

    “按照规定,新入门的弟子,都会无偿获得三块下级法石,望你们把它们用在对自己有利的地方…”

    说完,白师兄又取出了一袋下级法石,并从中每人分了三块给柳杨等人。

    “那么到这里,我们二人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们!”

    白师兄说完这句话,便不再逗留,与那位家族青年一起,乘上玉船飞走了,只留下柳杨等十一个小孩。

    没错,就是十一个,有一个连船都没有下,看来是直接被带往山上了,而这个情况,更是让柳杨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那个没有下船的小孩,正是被涂师兄测试灵根后,让涂师兄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的那个小孩,在船上的时候我也和他搭过话,那个小孩好像是叫牧白。”

    那个家族青年正是姓涂,白师兄叫他涂师弟,柳杨等人自然是叫他涂师兄。

    “看来,那个叫牧白的,应该就是上等的灵根没跑了!不然,也就不会被直接带离这里了。”

    柳杨的推测,这个小镇的生活,就是对他们的下一场考核!

    先给你功法,你告诉你练到五层后,就能成为正式弟子,成为真正的修仙者!却不规定,或者是不告诉你突破五层的具体时间。

    然后再给你法石,并且告诉你法石的获取途径,而且看这镇子里,和外界无异,其中吃喝玩乐的东西,应该也会和外界无异。

    “难怪当初白师兄会劝说那两个普通家庭的小孩加入,如今看来,他们应该不是什么上等的灵根,至少没有那个牧白好,但是,他们至少不会那么容易被一些食物和玩具所吸引…”

    “至于把功法修炼到五层,我相信只要努力做功课,并把做功课赚来的法石,尽量运用到修炼上,应该都不成问题的。”

    “不过灵根好就是好啊,甚至能直接跳过这种考核…”

    没错,这次的考核就是,不会告诉你这是一场考核,但是如果五年时间内,你不能把功法修炼到第五层,你就算是出局了。

    为什么是五年呢?因为让他们爬阶梯的那个考核就是五年一次,而且看刚才那样青少年弟子的年龄,以及他们正好准备出发的样子,他们应该就是上一批接受这个五年考核的弟子。

    而且,他们应该都是通过了的那几个,至于没通过的,门派是不会让他们看到的。

    而这些通过了的,应该也是门派特意让他们看到的…

    因为这应该就是门派给柳杨他们的提示,他们那一股幸灾乐祸的笑容,以及白师兄一再强调的:“听清楚我的话!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看来都不是白说的,真的是要记住的…

    “看来门派虽然千辛万苦的搜集有灵根之人,却也不是有灵根都要啊…先是要考验你的意志和毅力。”

    “这次又要考验你,是否具有注意力和头脑,让你能发现这又是一次考核,或者,你就是那种心无杂念,能专心修炼的人也行。”

    “哎,看来修仙之路也不是这么美好的啊…一步踏错,或者求仙之心不足,都会走不下去啊!”

    就这样,柳杨等人被两个一组,分配到了各自的房间。

    “你好啊!我叫杜龙!木土杜,龙虎的龙!今后的五年里,我们就要在这个房间里朝夕相处了!多多关照!”

    和柳杨分到一个房间的,是一个胖乎乎,很白净的可爱小孩,他们虽然还在船上时,就换上了玄镜门的小道袍,可此时萧枫的头上,却还是带着自己的一顶小虎头帽,颇为可爱。

    “五年?你怎么知道是五年?”柳杨听他这么一说,先是一愣,随后颇为玩味的笑道。

    “额…”杜龙显然有些尴尬,可他一看柳杨的表情,便知道,柳杨也和他一样,看出了这又是一场考核!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两个小孩都不傻,也都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便都选择性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我叫柳杨,柳树杨树的柳杨。”

    “柳兄有礼了!”

    “杜兄也有礼了!”

    能碰到个不傻的室友真是太好了!两个小孩都这样想着。

    既然他们都意识到了修炼功法的重要性,便再随便闲聊了几句后,都迅速盘腿坐到了床上,手中也握住一块低级法石,开始了修炼!

    柳杨得到的功法叫“长瀑功”,是一门水系修炼功法,虽然柳杨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可一定不缺水。

    “要是自己只有水属性一种属性该多好啊?那个叫牧白的,肯定是因为有一条好灵根,才不用参加这次考核的。”

    柳杨想通了这是一场考核之后,就对牧白因为有好的灵根,而能直接跳过这一场考核,感到酸的不行,羡慕的不行。

    “没办法,想也没用,既然没有那个命,只能专心修炼了!”

    想到这里,柳杨便强迫自己不再胡思乱想,而是专心运起了“长瀑功”心法。

    他努力吸纳着天地间的五行能量,并运转他们于体内,然后再在丹田内炼化。

    他感觉到,手上握着一块法石,确实对炼化五行能量有帮助!他握住法石修行,事半功倍,而且再加上,这里的灵气,本来就比外面要充沛,所以比他在船上修行时,进度要快的多!

    可是劳累,却还是一样的,过了半天之后,柳杨终于睁开了双眼。

    他长出了一口气,虽然精神已经很累了,身体却感觉无比的舒畅,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抬手看了看手中的下级法石,经他提取一番后,法石上原本的乳白色,明显淡了很多,变的透明起来,看来等这块法石彻底变成透明之后,也就是没有了灵气,变成普通石头的时候。

    “看这两块法石的对比,看来一块也就只能让我提取修炼三次左右…看来要努力的去做那功课了!”

    柳杨又拿出了一块没有经过提取的法石,对比之下得出了这个结论。

    柳杨转头看了看旁边床上的杜龙,只见他还在打坐修炼中,还没有醒过来。

    “虽然很饿了,但我还是等等他吧,毕竟是以后都要朝夕相处的室友,而且,他既然也能看出这是一场考核,说明他还是值得结交的。”

    柳杨在之前的三年里,作为一个小乞丐,平时接触最多的,也是一些小乞丐,所以他习惯了把人分成两类。

    一类是自己讨厌的,那些怨天尤人自甘堕落的白痴小乞丐,一类是自己不讨厌的,可以交朋友的。

    “不过看他还没这么快的样子……”

    柳顾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了另外一块小石头,只不过,却不是法石。

    而是他在流浪时,意外获得的一块奇怪的小石头,只见这块小石头整体是黑色的,上面还有一些白色的古怪花纹,颇为别致。

    柳杨也是在无聊的时候,在地上看到它比较奇特,才捡起来把玩的。

    而且他发现,只要抓住这块石头使劲晃动,上面的白色花纹还会泛出一股荧光,很是有趣,所以他一直带在身上,当做是玩具。

    当然,他也以为过这是个宝贝,也曾特地顶着当铺伙计的刁难,想让当铺鉴定一下,看能不能当个好价钱,让自己饱餐一顿。

    可这个该死的石头,该灵的时候不灵了!不论他怎么晃都不再发光了!害得他不但没有饱餐一顿,还被打骂了一顿。

    气愤不过的柳杨原本打算把它扔掉的!可一想还是揣进了怀里,并带到了玄镜门内。

    如今百无聊赖的柳杨又想把它取出来把玩一下,并且和其他三个法石一起,扔到了空中,玩起了扔圈的“杂技”。

    “哎呀,还是技术不行啊,要勤加练习啊。”

    这就是柳杨会在闲着的时候,故意给自己找的事做,为让自己少胡思乱想。

    但是显然,他还技艺不精,几个石头组成的圆圈,还没在空中转多久,便相互碰在一起,掉在了地上。

    “我自己的虽然是快破石头,可白师兄给我的可是法石啊!可别把我的法石给碰坏了。”

    柳杨连忙下床找了起来,并在钻到床底下之后,终于把四块石头都给找了回来。

    可等他一钻出来,看清了手上的石头以后,他却傻眼了。

    “我的法石啊!刚才还只透明了一部分而已,怎么现在就全变成透明的了?”

    柳杨懵了,他的三块法石,其中两块还是完好无损的,可有一块却彻底没了灵气……

    “怎么回事?难道床底下有小偷吗?把我法石里的灵气给偷走了吗?”

    柳杨虽然这么说着,可他并没有去床底下确认的打算,毕竟他也知道,刚才自己努力了半天,才提取到了一块法石三分之一的能量而已。

    哪有什么小偷能一下把他法石的能量都给偷走的,就算有,也不至于来他床底下偷啊?

    “那是怎么回事呢?”

    直到柳杨,看向了另一只手的,那一块属于他自己的石头。

    “你怎么又发光了?难道是…”

    柳杨再一次异想天开,而且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拿起了另一块完好的法石,和自己的小石头碰到了一起,而结果,是令他懵逼的。

    只见两块石头一相碰,法石中的乳白色,竟以肉眼能见的形式,脱离了法石本身,然后被吸入了另一块小石头里。

    而另一块小石头花纹上的荧光,也更旺盛了起来。

    “啊!”柳杨刚想叫出去,就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发光有什么用啊!法石可是能助我修炼的!我要光的不会自己点灯啊?”

    “哎呀,一块法石可是等于三十个功课啊!虽然刚才有一块,已经被我用过一次了,可那也值二十个功课呀!你吃了我五十个功课,你替我去做功课吗?”

    穷怕了的柳杨,马上便与手中的小石头算起了账,要是小石头会说话,非得回他一句。

    “后面那一块明明是你喂我吃的!”

    当然了,现在的它,还不会说话。

    “下面便是真正的玄镜门了!”

    柳杨也跑到船的一侧,向下看去,他看到了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景色。

    下面是群山峻岭,烟雨楼台!

    还有众多身着道袍的修仙者,或是御着剑,或是驾着舟,在空中飞来飞去。

    而在群山建筑的中心,有着一面平滑如镜的大湖,那面湖很大,几乎有整个玄镜门的五分之一大!

    而且它现在正好泛着夕阳的红光,照在柳杨等人所在的这一片空中,照在柳杨的眼里,更是让他觉得这一副仙景,是如此美不胜收。

    “下面那一面湖,就是玄镜门的‘玄镜’!这是一处天然的灵泉!”

    “据说当初,我玄镜门的师祖,历经了千难万险,才终于结成了元婴,成就了元婴镜!而他老人家,也是机缘巧合路过此地,见此处方圆千里之内都是生机勃勃,才发现了这一处灵泉,并布下大阵,封锁住灵气的外露,使这里变成了一处‘小仙境’!这才有了如今的玄镜门!可他老人家却不止元婴之福,早就更上一层楼,飞升他处了...”

    “但是也多亏了他老人家留下的大阵,这里才能保持灵气充沛,让修仙者在这里修行,可以事半功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玄镜门能够延续至今,不至于没落……”

    “所以这玄镜湖,乃是我玄镜门的立派根本!提前和你们说清楚,免得你们冒犯了门派圣地还不自知,希望你们能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

阅读仙顾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妻迷心窍你的口红真好吃天陨路给自己写一个男朋友与狼共舞:锦绣山河之农女都市玄幻之我是老祖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