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过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杜龙的父亲回来后,也没有追查什么,只当杜龙的娘亲是病死的,虽然他厚葬了自己的娘亲,也还是像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加的疼爱着自己,可杜龙却还是和自己的父亲产生了隔阂。

    虽然杜龙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疼爱自己,自己也可能要随自己的娘亲而去了。

    “你要保护好自己你要保护好自己”

    “你要保护好自己你要保护好自己”

    杜龙知道是谁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他们不敢伤害这个老爷疼爱的儿子,却敢趁老爷不在,害死自己婢女出身的娘亲。

    母亲的遗言始终回荡在杜龙的耳畔,他不敢忘记,他要保护好自己。

    可年幼的他如何保护自己?

    所以他才会让杜龙去参加玄镜门的俗世考核,就是希望杜龙能有个一技之长,以及一个安身之处,好让自己死后,杜龙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杜龙自然也知道这个考核意味着什么,和柳杨一样,都视之为是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所以杜龙拼了命的往上爬,终于爬到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

    杜龙依旧和往常一样,回到自己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房间,探望自己的母亲,可这一次,却成了母子之间的最后一次。

    昨天都还健健康康的母亲,今天却突然就重病在床了。

    杜龙已经不太记得清母亲的长相了,只记得那天母亲临死前,一直重复说着一句话。

    唯有藏拙,唯有装傻和充楞,才能让自己的大娘和大哥轻视自己,不把自己当做是威胁。

    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掩盖住对他们的仇恨,让他们以为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娘亲是被害死的,而是病死的

    杜龙的父亲可能也是知道,在自己死后,杜龙就不会好过了。

    他不但通过了考核,还被测出了是具有灵根之人,可以成为修仙者!

    就是这样,杜龙来到了这玄镜门,并与柳杨成为了室友,和朋友。

    “等我修为有成后,我定要回去,给我娘亲报仇!”昨夜醉酒的杜龙,用恶狠狠的语气对柳杨说道。

    “你比我好,至少父亲还在,至少知道要找谁报仇,可我连母亲为什么而离开都不知道,父亲也不在了,是个真真正正的孤儿”

    原本已经打算辟谷的柳杨,听了杜龙的故事,感同身受,也饮了一点酒,并且他也向杜龙说起了自己的过去。

    柳杨和杜龙二人,在经历了这一次的互相倾诉后,也真正开始有了朋友之间的友谊。

    “不过柳兄啊,这一棵树,应该足足有三千多斤重吧?你岂不是一下就完成了一百个功课任务,一天就能赚到几个法石了?”

    时间回到现在,杜龙看着被柳杨用水刺术放倒的巨大铁树,羡慕的说道。

    “没有这么简单…白师姐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特意和我说了,突破三层之后,需要三百斤铁树木才算完成一个功课,而且我们一天,最多只能完成十个功课而已。”

    “如果有超出十个任务的,虽然依旧能累积炼制法器所需的铁树心,可却不再算作功课任务了。”

    “三千斤铁树,也就是一百斤的铁树心!再加上柳兄之前所累积的,柳兄岂不是马上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中阶法器,然后飞翔于苍穹之间了?”

    “嗯,我休息一下,等下再施展一次水刺术,应该在今天之内,就能存够炼制中阶法器所需的,三百斤铁树心了。”

    柳杨也颇为兴奋,因为这种实力飞升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没想到只是突破了一层,就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以前需要花费数年,才能完成的事情。”

    “是啊,这还只是修真境界里,最低境界的聚气期当中的一个小突破而已,可想而知,修真者境界之间的差距,真是犹如鸿沟啊!”

    柳杨和杜龙二人不禁感慨道。

    “不过杜兄,既然我已经攒到了足够的铁树心,就恕我不能再陪杜兄一起,做这个砍伐铁树的功课任务了。因为白师姐也说过,完成别的任务,也有各自不同的奖励。”

    “柳兄不必在意我,只是不知柳兄接下来准备去做什么任务呢?”

    “我想先去试一下小灵潭垂钓。”

    “哦?其实昨天晚饭的时候,在下就注意到了,柳兄与刘兄一直眉来眼去的,而且刘兄倒也就罢了,就连柳兄你都面带羞意,难道你二人,真有分桃之意?”

    听杜龙这么一说,柳杨又想起了那天晚上与刘义在河中之事脸上一红。

    “杜兄休要胡说,我只是好奇那灵鱼而已,听说那小灵潭中的灵鱼,吃了之后,不但不会增加身体内的杂质,反而对修炼大有好处,而且还有美容驻颜的功效,很受这玄镜门内女弟子们的追捧”

    “我只是好奇,如此神奇的鱼,到底长什么模样,而且我也想试试,是否真对修炼大有好处。”

    其实柳杨突破第三层时,身体杂质被排出了之后,已经比之前要白净了许多,如果再吃那灵鱼的话,没准还真会变成一个“小白脸”呢。

    “哈哈哈哈好,在下就当柳兄说的都是实话了。”杜龙笑道。

    “”

    原来,杜龙虽然是出身于一个富商家族,可却是庶出。

    他的母亲,只不过是家中的一个婢女,只因他父亲酒后一时性起,便霸占了她。

    原本这都是小事,被他父亲霸占的婢女多了去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该是婢女的,依旧是婢女。

    除非,你好巧不巧的怀上了老爷的孩子

    因为怀上了杜龙,杜龙的母亲也成为了杜家老爷的一房妾室,虽然没有任何的典礼仪式,但也从此脱离了下人的行列,搬进了夫人们的房间。

    杜龙出生后,因为聪明伶俐,倒是很得自己父亲的喜爱,可自己父亲的正房太太,以及正方太太所生的杜家长子,却视杜龙为猪狗,嫌弃不已。

    年幼的杜龙倒也没有在意,因为小孩子的世界还很小,自己和母亲的小小房间,就是当时杜龙心中的全世界,而且他的父亲也会时常来看望自己,当时的杜龙觉得自己很幸福。

    可随着年龄的长大,杜龙不可能永远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再加上杜父本就喜爱杜龙这个儿子,所以在杜龙五岁的时候,便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和专门负责照顾他的佣人。

    虽然有了自己的房间,可杜龙还是能随意去探望自己的母亲的,所以他到这时,都还是幸福的。

    直到有一次,杜龙的父亲因生意上的事情,出一趟远门。

阅读仙顾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雪鹰领主猎户的娇妻装甲咆哮牧神记小世界其乐无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