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奇怪的分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古堡的建筑多有些像巴洛克的风格。它的外观圆润有些像橄榄,周围有些不规则的小祈祷室,还有生活庭院。此时斯塔·辰和婉月就在生活庭院的的外墙铁阑珊外。只是这阑珊,并没有显形出来,它像一个布满电网的金丝,没有固定的形状,只能感觉到强大的月灵之力在网上游走来回。

    “这是哪?”婉月问,“总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

    斯塔·辰也有这感觉。

    正想的时候,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一座私人庄园。庄园隐藏夜色中,就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堡,被岁月密封,装进黄色的档案里,然后插入最不起眼的书柜末端,不希望谁找到它,更不希望谁翻开它。它只想带着旧时的痕迹永远地隐匿起来,直到——

    直到适合的人,直到真正属于的人来开启,来发现。

    这时,婉月突然惊呼指向二楼的窗户:“那是你!”

    斯塔·辰侧首看了婉月,而后,顺着她指的方向,朝二楼的一个窗户望去,果然,不仅仅看到了他自己,还看到了另一个婉月。

    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高贵和神圣之感。

    婉月拉了拉斯塔辰的袖子,把那两个“人”——毕竟其中一个,不算是人,指给了斯塔·辰看。

    斯塔·辰转移话题:“你没跳河吗?我可是亲眼见你跳进去了。”

    婉月白了一眼说:“跳什么河,我这么年轻还不想死呢。”

    “这就奇怪了。难道那人不是你!”

    这时,对面的草坪传来细碎的声音,是鞋子与碎草的摩擦发出的窸窣声。

    婉月朝那边一看,一个羊首人身的生物站在正门口,旁边还有一个颀长而深沉的年轻男子。

    他侧着身子,看不清整张脸,但是夜幕下的轮廓,也被月色勾勒出清晰的轮廓。

    斯塔·辰一看那个羊首人身的物种,就想起在废墟黄金城里遇到的奇怪的“神”,于是淡淡说:“我们已经回到起点。”

    斯塔·辰的判断没错,这里正是腥玫石碑的北面。是整栋古堡的背面!

    门口羊首人身的正是潘斯卡旺。这时,潘斯卡旺身边的男子抬头朝侧面的窗户看了一眼,这一眼,预示他们要进去了。婉月立马低下头,随意在地上摸了块石头,对准那窗户。

    “快走啊!有人回来了!”婉月焦急地小声自言自语。斯塔·辰看着她拿石头,突然想起之前的几个小时,窗户突然被什么打碎——现在看来,也合情合理。

    “还不走!急死人了!他们要进去了!”婉月用力将石头掷出去,那块不规则的坚硬固体以一个优美的弧线在寒夜中向目标飞划过去!

    “砰”的一声,可谓是完美!

    二楼过去婉月和斯塔辰所滞留房间的窗户上,被石头坚硬的外表砸出一个蜘蛛网般的四分五裂。但是,窗户的质量确实好,因为,只听到窗户被砸的声音却没有听到玻璃掉下来声响。

    斯塔·辰兴致一起,第一次调侃她道:“砸别人家窗户的小孩原来就是你啊。”

    婉月被说得脸红,想了想,说:“我这是保护我俩的过去。你应该感谢我。”

    斯塔·辰嘴角微微一扬,如清风般的飘然,而后,俯下身子,嘴角勾起噙笑,轻声问道:“哦——我和你有什么过去?”

    婉月不由地倒退两步,她第一次发现斯塔·辰的眼睛是透亮的,发光的,犹如天上的星光,永恒而坚定。平时看他一脸严肃的,还以为永远都不会温柔讲话,这下,让人一下子不知所措,只能干瞪眼。

    傻愣着了。

    “呵呵~”斯塔辰轻声一笑,直起腰,转过身去,婉月这才慢吞吞再次靠近他身边。但是,她却跟被鬼怪勾勒魂魄一样,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盯着地上的草和泥土,甚至还扣起手来。

    潘斯卡旺和他身边的男子进去古堡中了。

    斯塔·辰说:“如果这里是平行空间,是过去,就应该与过去的时间相对应,就不应该有快又慢,事情也不应该顺风顺水,但是这一路从残月岛过来,实在太顺利,之前经历的许多东西,都仿佛被人给清理掉了,只放了一条路过来,像是一个被摆好的棋局,它张弛有度,有快有慢。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我们在幻境里,第二,我们在梦境里,甚至可能是被人侵入了记忆而刻意制造的梦境。”

    “所以我们在哪里?”婉月回过神来。

    斯塔·辰又说:“起点之宫既然又叫死亡迷宫,那么一定有它的理由。如果这里只是幻境,一旦改变幻境里的过去,都还没事,但是,如果是梦境的话——一旦改变过去,陷进来的人,都将永远沉睡甚至死在自以为的平行空间里,然后反复循环!”

    “你不是去过吗?”斯塔·辰清楚地记得当时跟着婉月,一直跟到满是石碑墓地的柳月河。

    “我?我没去过啊?谁说我去过了。”婉月站住脚,抬头望向斯塔辰,一脸被冤枉的样子。斯塔·辰停下来,回头俯首,指尖的灯光投向林地,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不解。他疑惑的目光里,充斥着审视和琢磨,眼神犀利而明亮,仿佛要看到婉月的心里去。

    他的身躯高大而颀长,健硕而康健,虽然在夜色中看不清他的面部,但是,却能清晰辨别他瘦削的轮廓,和浓黑的斜眉

    他的声音淡而柔和:“我看见你跳到河里,才跟上去,之前还被——”斯塔·辰想起模仿婉月声音的女鬼,以及女鬼说的那句“难道你不想要我吗?”,所以立马打住。若是婉月此刻能看到斯塔·辰心里,就知道他现在是有多尴尬。不过,斯塔·辰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与平淡。

    平淡得别人难以察觉到他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他毕竟年纪轻,还不够强大,但与其他两位王储相比,他更加地沉稳。也不知是谁要求的,在当初被选作王储的时候,斯塔·辰却要求分配到离帝都不远又不近的西面领域:亚岱尔希伦山,并接管不算富有的斯堪弗列德王国。

    好在,这么多年,斯塔·辰把那个小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那里的子民也渐渐过得不是很寒酸了。

    起码,冬天有足够的棉衣和粮食避寒取暖。夏天也有冰水凉糕解暑,又有文娱活动和繁华街市。生活质量大幅提高。

    原本流落街头的乞丐也被这位年轻的一方君主派去了专门的官员,教化他们,并交给他们种植粮食的方法,并出了大笔的钱,为他们建造房屋。整个斯堪弗列德王国逐渐由荒废之地,成了一个举民平安,夜不闭户的地方。

    婉月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还被什么?”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大撞阴阳路六界小旅馆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娇宠圣意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