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长“腿”的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感觉就像是镇中某个地方有富可敌国的宝藏,必须被统治者掌握在手中一样。

    斯塔·辰和婉月离开告示栏,眼见着一辆又一辆运货车被推进一个巷子里后就再没出来,感觉很是奇怪。就算是储货,这人也总得出来吧。

    难道――是从另一个出口出去了?!

    斯塔·辰是明智的,但是他的明智却是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看似无惊无风,实则整盘棋子早已布下。但是,这位年轻的王储一个字也不多说,也不展示,更不喜欢多管闲事。

    说来奇怪,这个小镇,是隶属帝都、由“心脏”直接统治的。

    但是,据斯塔·辰所知,珙桐镇的巷子没有什么特殊的通道是他不知道的,除非,这条通道在羊皮卷上没有记载。是――一条特殊的通道!

    但是,它特殊在哪里呢?

    那老板生得瘦小,眼角常笑,干活利索,是一个平民。他嘴角堆笑地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挂,快步过来:“二位吃点什么?我这有海鲜粥,鱼粥,肉粥,也有龙血粥。”

    “龙血粥是什么?”婉月问。

    此时,街边的某处告示栏前,斯塔·辰和婉月正要离开。如今,珙桐镇虽然和平时无异,但是,却有看不见的小浪花在卷起。

    这些从外地过来运输货物的商人用大板车将货物承载,又拿宽大的布给盖上,避开那些来自帝都的士兵,从斯塔·辰眼皮底下经过。

    他看了一眼,没吱声。毕竟,这里,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他也没必要去管他目前管不了的事情。若是真插手了,弄不好,还会惹上不该惹的麻烦。

    斯塔·辰和婉月在镇子上行走着,一句对话也没有。

    忽然,一个粥铺的香气飘进婉月的鼻子里,她转眼抬首望了一眼斯塔辰,并看着他的脸,自顾坐下,那小模样就是“你不让我吃早饭,现在饿了,你请客”。

    斯塔·辰自然明白,他顺势在婉月右手的位子坐下,并喊了声这家粥店的小老板。

    小老板说:“啊,这龙血粥就是用玉米和龙族中红樱果熬制而成,补气血,养皮肤的,对女孩子特别好。”

    “红樱果?”婉月转向斯塔·辰,小声问道,“是什么?”

    斯塔·辰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毕竟这红樱果在龙族是有名的果实,它像石榴,却不是石榴,一捏弹性十足。它的果肉是金黄色的,极像龙的鲜血。又因为它丰富的营养价值,所以被形象地称为“龙血”,只是吧――

    这红樱果多是妇女生了孩子后,作为迅速复原身体的良药!

    “咳~”斯塔辰说,“你不能吃这个。”

    “为什么!”

    斯塔辰叹口气,朝婉月勾了勾手:“这药是女人生了孩子后保身体用的。你怀孕没有啊?”

    婉月一口水差点呛到,脸颊绯色晕了两片。

    斯塔·辰呵呵一笑说:“老板,来两碗海鲜粥。我旁边这个还小,吃不得红樱那么补的东西。”

    “这――”老板再看一眼婉月,点点头,“好嘞,二位请稍等。”

    老板转身去煮粥,婉月只觉得脸上烫烫的,恨不得拿冰块给敷上。

    斯塔·辰瞧了一眼低着头不说话,满脸通红的婉月,径自倒了茶:

    “喝茶吗?”

    “不要!”

    “唉,那我可喝了。”斯塔·辰将茶杯放到自己面前。过了一会,问道:“现在,早饭也请你吃了,是不是该气消了?”

    低着头的婉月猛然睁大眼睛,抬起头,望向斯塔·辰。

    这时,老板端着托盘,高声圆润喊道:“粥来了!两位请慢用。”

    小老板走后,婉月放下置于桌上的手,拿了勺子,但是,热气腾腾的样子,一看就很烫。

    斯塔·辰感觉婉月之前要说什么,只是被老板打断了。于是追问道:“你究竟在生什么气?一路上都不和我讲话。”

    婉月深吸一口气,愣是没讲,这时,什么东西从婉月的袖子口掉了出来,落在斯塔辰脚边。两人同时朝地上看去。

    居然是那本日记!那本魅月·尼古拉勒美的日记!

    “啊!”婉月惊讶地看向斯塔辰,“我明明把它丢在你房间的沙发上了呀,是不是你带出来悄悄塞给我的?”

    斯塔·辰说:“肯定不是啊,我走的时候,它还是在你坐的沙发上。”他的眼神坚定,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可我――”婉月拾起那本日记本,拿在手里,这么诡异的事情怎么会发生,难不成是这本日记自己跑出来躲进她袖子里?这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他把日记通过空间转换让你带出来。”斯塔辰若有所思道,“看来,他们早就知道日记被我们看过。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婉月听了他的话,又想起刚才在郊外突然想起的梦境碎片,决定告诉他……

    腥咸的海浪湿气卷着晨曦,从港口那边吹开蔓延过来。

    时值初春,各地的商人从其他城镇带货过来。他们把大大小小的帆船停泊在港口边。这个时候的水面刚刚冰融,运输的成本要远远小于陆运,所以最近船只比较多。

    这个小港口是珙桐镇唯一的一个港口。每年这个时候,各地的帆船,五颜六色,纷纷靠岸,从高空俯瞰下去,密集船只上,不时有海鸥在船帷上歇脚。

    成了一道独有风景线。

    撤下帆布的多是外地商人。他们带来了香料,带来了上好的绸缎衣裳,或者带来了谣传中的来自历来王储用过的武器。

    那些商人吹嘘得神乎其神,说什么哪任王储用过他家的剑上过阵杀过敌,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什么,兵器是用龙族的血液炼制而成,见人杀人,见鬼也能劈个尸骨异地。

    但是,只要是稍微想一想都会发现其中说不通的地方。

    若是真有那么神,别人王储不自己留着,还会送人,更何况还送给商人,叫他们拿出去卖掉?王储们虽然没有帝国的“心脏”那么富有,但至少也好歹是某一小邦的君主,怎么可能缺钱缺到卖贴身武器的地步!

    不过,这些只是平民身份的人,由于躯体上没有珏印,所以对帝都里那些身份高贵的王储们和“心脏”,怀着无比的热情和探究仰望的心,他们很是愿意相信这些贩子的话,买下所谓的“王储用过的兵器”。

    贩子们把兵器运到街镇上某个地方收好,到了晚上才拿出来贩卖。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祖巫降临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我养的偶他活了!鬼妃太倾城都市贵公子大明铁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