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康斯柯曼王国的政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斯塔辰停下脚步,带笑问:“什么我媳妇,别乱说。”

    两人走到宫殿的临海外廊,这里画柱高耸,面朝斯堪弗列德王国的大海,海风轻盈,拂过低奢的宫殿梁柱,宽敞而开阔的视野,使得这里成为斯塔·辰和菲利斯经常来这里,或交谈烦心事,或商讨国事。

    菲利斯举起双手:“好好好,人都带回来了,还不承认,斯塔辰陛下,您可是第一次带姑娘回来。”

    ……

    婉月走后,菲利斯和斯塔·辰两人单独行走在宫殿里,菲利斯说:“陛下,刚才您媳妇在这里不好说——”

    “呵呵~呵,那又怎样!”斯塔·辰嘴角带笑,扶着玉石膏栏,眺望他的领地。

    菲利斯倚靠在对面的石柱上,说:“没关系,迟早的事。”

    “没有。珏没有选出新的候选人。只是——国不可一日无主,您知道的,康斯柯曼王国的君主消失了三千年,三千年啊,谁还没个野心。”

    斯塔·辰深吸一口气,转身面朝大海,宽大厚实的手掌在玉石长栏上搁置。他面色凝重,雾面的唇色紧抿,看起来坚毅又多谋。

    菲利斯说:“把这位康斯柯曼王国的女王安排去休息。”

    斯塔·辰抬手说:“带她去我书房。”

    ……

    斯塔·辰又笑了笑,没回答他,只问道:“刚才你要说什么?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菲利斯收起不正经的样子,严肃低了低头,说:“康斯柯曼王国,政变了。现在的国王,是你媳妇——是那姑娘的堂姐。”

    “堂姐?她不是个孤儿吗?再说了,没有珏印怎么做君主?难道珏又选出新人了?”斯塔·辰转过身,拧眉看向菲利斯,这要是政变了,可不太好办啊。

    菲利斯继续说:“陛下,依臣观察,婉月女王的珏印好像——”边说边观察斯塔·辰的反应,见他指尖微抬,又继续说,“是不是回归到平民身份了?”

    斯塔·辰放下指尖,语气坚定说:“她的珏印虽然被封印,但印子还在心脏里,所以,她还是康斯柯曼王国的君主,也仍然是维尔摩纳大帝国的王储!”

    菲利斯点点头,眼神垂下,作思考的样子。

    他摸了一摸长出来的黑色细小的胡渣子,暗想晚上回去把胡子剃一剃,而后说:“陛下,要是臣没记没错的话,珏印一旦被封印起来,就使不出任何月灵之力了吧,如果在这时候送婉月陛下回康斯柯曼王国,恐怕,一山不容二虎,性命难以保证啊。除非——”

    斯塔·辰明白菲利斯的“除非”指的是什么,只是眼下正是敏感时期,马上又到新的大帝国君主竞选之期,如果贸然出兵,很可能会被“心脏”以造反的罪名扣上帽子,势必会引发帝国与诸侯之国——斯堪弗列德王国之间的战争。

    这样,不仅不能帮婉月夺回政权,还有可能连累百姓和众多无辜生灵。

    而且,根据今天在珙桐镇上来自帝都的强制性“募兵令”来看,现在的“心脏”很有可能不愿意放下帝国最高的统治权,所以才想要通过加强兵力进行集权。

    这样,将更不利于斯塔·辰帮婉月出兵夺回统治权。

    想来想去,斯塔·辰插着腰,从菲利斯身边走过,一直走到尽头拐角处。他来回踱步,想有一个万全之策可以平衡。

    这一届的“心脏”确实与以往的“心脏”不同,任期是别人两倍多,还始终不肯让位,现在居然提到竞选,这让斯塔·辰心中很是不平静。

    他感到,所谓的“寻找‘镜殿’”是一个诱饵,而这个诱饵可能只对帝都的最高统治者——‘心脏’有利。

    菲利斯从后面缓缓走来。

    他看着美丽富饶的亚岱尔希伦山脚下平民来往繁荣的样子,想起几千年前,山脚下还是一片贫穷的状态。那时,人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若不是他身边这位年轻的君主每天辛劳勤政,怎么会有如今这番让人羡慕的幸福景象。

    “陛下!”菲利斯转身面向斯塔·辰,见他凝重的面色上有一层薄薄的霜,于是说:“您要为那姑娘出兵夺权吗?”

    海风扶浪,鸥声盘旋,远处翠树玉林,石坛低矮环海。

    清新的甜味又夹杂着冬季末梢的干枯,在无边无际的蔚蓝海面上翻卷着浪花——丹顶鹤滑翔,尖利的长嘴伸进海里捉小鱼;云卷云舒,阳光微暖。一切,都平静美好。

    斯塔·辰望着自己的家国,说:“这事要从长计议。”

    菲利斯又说:“陛下,依臣看,您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好过,现在又在犹豫。臣都不知道您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了,或者――什么时候联姻呢?”

    “对她怎么好了,不过是派人找了她而已。连丢她的人都在找她,我们国家为什么不能派兵找?都是公平的嘛。”斯塔辰说。

    菲利斯笑了一笑说:“公平?陛下,您都——别人看不出来,臣还看不出来?那个坠子,戴在婉月陛下手里的月牙坠子——恐怕不是她的,是您的吧?”

    斯塔·辰也笑了,就像是被人说中后的样子:“你又知道了?”

    菲利斯啧啧两声,说:“陛下,虽然您的事情臣不是每件清楚,但是,好歹也跟您这么多年,您的坠子长什么样子,臣还是清楚的。您——居然把‘最终保护’留给了她!”

    “咳~咳~呵呵呵,被你看出来了,”斯塔·辰扬起笑容,望向远海。“哎,没办法,你看,她的珏印被封印起来,没有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我这也是好心。爱民啊是不是。”

    菲利斯说:“爱民?她又不是咱们国家的子民!好好!反正,您喜欢一个姑娘又不承认,那――咱出兵吗?”

    长廊通向托尔塔圣堡宫殿内部。

    两边高耸的束柱,料峭拔高,在方形的雕刻印花石墩上,撑起尖耸的宫殿顶部。

    每根粗实奶白色的束柱上,都有拿石膏雕刻的小天使,它们背戴两只小翅膀,一手勾住束柱,表情可爱,笑容天真。

    据说,这些小天使的雕塑是依照这个国家的十个孩童的样子做成的,生动唯妙。

    两排束柱的尽头是尖顶玻璃,分成左右两扇,及地大小。窗户上是维尔摩纳大帝国帝都的最初开创者——特蕾娅·道瓦大帝与茨桑·赛冬格大帝的彩色画像。他们两个的像占了玻璃的大部分面积,玻璃底端是一些衣着鲜艳的平民,他们仰望着两位大帝,看上去虔诚而和谐。

    宰相菲利斯以及斯塔·辰正走在这条长廊里,一旁跟着婉月。

    三人很快拐了个弯。

    菲利斯照斯塔·辰的指令,叫来一个侍女,那侍女肤白体透,一身束腰褶裙撑涨蓬起,葡萄酒般暗红的裙褶直到脚踝,一双低跟粗邦亮皮鞋,头发乌黑盘发髻,一对俏丽的睫毛下扑闪着钻石般明亮的眼睛。

    嘴角常常甜笑,似若天空最美繁星。

    她双手置于身前白色围裙上侍立,朝斯塔·辰鞠了一躬:“陛下。”而后又转向菲利斯宰相。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血溅黄昏天影超时空契约网最强借贷系统春浓花娇芙蓉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