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民怨与长生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老板说得没错。

    这条街道破烂不说,还有各种门牌旌旆随意倒塌在地上。

    地面常年失修,这里凸起那里深陷。

    斯塔·辰遮住眼睛,不想看婉月。

    老板接着说:“那这条街以前呢特别繁荣啊,家家都有不少的积蓄,也时常招募新兵。现在――客官,您再瞧瞧,这房子都要倒了,吃喝都愁!”

    整个一贫民窟。

    吃了茶后,三人走在路上,菲利斯为了缓和尴尬气氛,说:“陛下,您怎么知道他们国家以前掌兵权的是那个叫塔曼的人。”

    “切,原来是这点小聪明。”

    “诶,这怎么能是小聪明呢,定律啊,不信你随便找个人试试。”斯塔·辰说。

    斯塔·辰抹了把头,千年悬案居然就这么解了?

    菲利斯憋着笑,抬手挡在斯塔·辰面前,悄声说:“陛下,算了,自家媳妇儿用一点您的东西,咱们要大度,不能生气。”

    “你们在嘀咕什么?”婉月无辜地看着斯塔·辰和菲利斯。

    斯塔·辰说:“不知道,我瞎猜的。”

    “瞎猜?”婉月凑过来,边走边看比她高一个多头的斯塔辰。

    “是啊,人的第一反应都喜欢反驳别人说的话,我要是直接问,你们国家掌兵权的是谁,那不奇怪吗?别人老板会说吗?所以呀——”

    一旁的菲利斯笑了一笑说:“陛下,你们两个还真是一见面就吵,几千年了,一点都没变啊,而且,吵归吵,越吵啊还越在乎对方。”

    “谁在乎他!”

    “谁在乎她——”

    菲利斯哈哈大笑:“看吧,还异口同声,果然是天生一对啊。”

    “谁跟他天生一对,长这么丑,还这么傻大个,嘁~”婉月眸子一翻,嘴翘起来,望下别处。

    斯塔·辰说:“哥还看不上你呢,不知道几千年前――唉,算了。那天在禁地里是哪个臭丫头抱着我的手不撒开,有本事自己站着,怕什么大风啊!”

    婉月转过身来,踮起脚怒视斯塔·辰。

    斯塔·辰也不看她,只是往前走:“不要再盯着哥看,哥不喜欢你。”

    “你你你!”婉月气得低首左右看,而后,抬起一脚,对着斯塔·辰的脚掌狠狠地下去——“哼!”,而后,得意洋洋转身大跨步前去。

    “嗷!”斯塔·辰抱起踩痛的左脚,五官拧成一绳,“这女的怎么这么野蛮啊。一点也不温柔,真是一点也不!”

    ……

    ……

    这个城镇,已经是一片荒地,虽有些房屋和集市,但是零零落落,不成片。所有道路交汇的一个据点,是这个王国的宫——西亚芙拉尔圣堡。

    军营里还有将士们在练兵。他们隔三差五地在营地里捣枪弄棍。女王的父亲——亚瑟·乔恩将军,已经活了七千多岁,也是一个无印记的常民。他下马,解开盔甲快步朝宫殿走去。

    餐室内,水晶吊灯依次撑顶,排列开来。

    灯下一张长约十米的椭圆形巨桌位于大厅内。

    桌边是镶金镀镂雕花,桌角弯曲扭转,桌面上摆置百来道上好佳肴、美味秀珍。

    又有聪明伶俐的漂亮侍女在大厅的墙边垂手侍立。

    墙面印花上,所有的画像都被换成了泰瑞莎·乔恩这位新女王的像。

    长廊里,黑白瓷砖交错,落地大窗相隔间,原本摆着圣玦大陆两位创始大帝画像的地方,通通换成了泰瑞莎·乔恩的画像。那些画像内容——或者伏在沙发上,或者骑在马背上,或者和她的父母亲吃下午茶——

    如今已到了太阳伏在水平线上的时间,亚瑟·乔恩将军正从军营里回来,走在黑白瓷砖长廊里。

    光影一块一块通过玻璃成片而凸起的图案,折射到地面上,被亚瑟将军悠闲的步伐带去宫殿的大餐厅。

    长廊里,每个束柱前都有一名侍卫。他们严肃而不苟言笑。穿着红色的制服,腰间一束带紧着,别着长剑,剑上的纹路早先是“k·k”,象征着伟大的康斯柯曼王国。

    双“k”上有一明月,旁边有三座小山。象征着,康斯柯曼王国与其他三个诸侯国,统一忠诚于维尔摩纳大帝国。

    现在,所有侍卫配备的武器统一被换了新,那些旧的都被丢去了乱坟岗埋了。新武器的把手上都统一是新女王——泰瑞莎·乔恩的头像,并且,下面有两个字母——“t·j”

    这意味着,婉月统治的康斯柯曼王国已经过去。

    现在,康斯柯曼王国是“乔恩”家族的王国,是一家之国。

    亚瑟将军缓缓步入大餐厅,他的女儿——泰瑞莎·乔恩女王正坐在上席位,端着酒杯,晃了一晃杯中的红酒。

    泰瑞莎旁边坐着的是她的母亲——玛佩尔·乔恩。

    她的珍珠项链挂与脖颈前,身子略微发胖,脸上的皮像失去了附着力一样,松垮下来。

    玛佩尔的指甲很长,她在上好的乳酪上点了点说:“今天这糕点有点甜了。”

    泰瑞莎说:“既然妈妈您不喜欢,那明天就换个糕点师傅。”

    亚瑟将军刚进餐厅,就喊了一声,声音沉着,“你们母女两个还真快活,女儿,爸爸给你带回了一件礼物。”

    泰瑞莎站起来,脸上带着笑容,她捋过发黄的头发,别去耳后,迎上去:“爸爸,练兵一天,辛苦了,带了什么礼物?”

    “将军!”

    “将军!”

    ……

    侍女们见亚瑟·乔恩来了,一众低首喊道。

    亚瑟·乔恩没有理会,径直走向泰瑞莎,他身形矮胖,像个吹足气的球,头顶也是光秃一片,近些看,能看到些毛茸茸的细碎在发顶上。

    亚瑟面色不均,黑一片黄一片,手上的老茧在掌心。他拿着一只首饰盒,在泰瑞莎面前打开——

    一只银白色的珍珠宝石璀璨地藏在盒中的凹槽里。

    这是——

    “那丫头的宝贝?您找到了?”泰瑞莎惊喜地一把接过首饰盒,取出那颗直径有五厘米的珍珠宝石,放在眼前细看,那质地通透散亮,银光中尽是高贵与典雅。

    亚瑟·乔恩说:“是啊,反正你那傻妹妹已经消失了,她的不就是你的?你要的,爸爸都给你。只要你开心,你的妈妈也开心,那我就满意了。”

    “爸爸~你真好!”泰瑞莎一边举着婉月的珍珠宝石,一边激动地要抱亚瑟·乔恩,被他作嫌弃的推开。

    “哎呀,哎呀,去去去。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亚瑟·乔恩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却露出幸福的淡笑。

    他们一家吃吃喝喝,到了晚上。

    ……

    ……

    西面的亚岱尔希伦山颠,斯堪弗列德王国境内,一封书信正由一只白色的信鸽,穿过托尔塔圣堡皇宫前的草坪,向着书房的窗户过去。

    书房内灯光点起。

    菲利斯正在书房外的两位创始大帝的画像下静候命令。

    一眼望去,安静的长廊里,王宫内的士兵正身躯直而立,威严而站。

    斯塔·辰和婉月在书房中,查找资料。

    只听砰的一声,从南面的窗户外传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撞了上去。

    婉月跑过去打开窗户,看到地面上有一只脚绑东西的白鸽:“信鸽?”

    “‘心脏’的信鸽!”斯塔·辰眉头微蹙,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

    斯塔·辰说:“老板,请问你们现在还是塔曼将军掌兵权吗?”

    老板本要转身,这下站住,声音压得越发低。

    说:“我们国家的兵权自婉月陛下消失后,就全掌握在新女王父亲的手里。不过,他们从来不征兵,整天吃喝玩乐,哎,真是昏庸至极啊。

    我们婉月陛下究竟去了哪里啊!”

    斯塔·辰笑说:“你们那个婉月女王真有那么好?”

    “可不是!”老板又回头警觉地看了两边,没见到巡逻的侍卫兵,继续说,“以前我们婉月国王在任的时候,虽然看着吧,年纪轻,跟小女孩似的。

    可人家亲政亲民啊,政治咱老百姓不懂,就说看得见的,我们婉月陛下把西面王国的长生草拿来给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吃――”

    长生草是西面诸侯国斯堪弗列德王国的宝贝,也就是眼前这位――名叫斯塔·辰的年轻国王――所掌管领域的无价之宝。

    那种东西,价值连城,服用一点点就能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原来,几千年前,宫中的长生草就是被婉月拿去的。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大撞阴阳路六界小旅馆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娇宠圣意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