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红枫椅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一脸无辜地走到他旁边,顺势坐在沙发扶手上:“你――在说什么?我和那个谁,那个――皓邪吗?我不认识他呀,哦,我不记得了呀。”

    “哼!要不是他把你骗去残月岛,你的珏印会被封印起来?会失忆?真是,你喜欢他什么?”斯塔·辰说着说着坐了下来,对婉月招手道:

    “坐过来呀,那么远干什么!跟你说,你坐的那个位置啊,有机关,你要是碰到了,那沙发立马变成窟窿――”

    什么?

    婉月听得莫名其妙,什么亲上,什么什么?

    啊――!

    婉月一弹而起!

    那张沙发,刚好可以坐两个人。

    加上那双大长腿。

    “嗯?”婉月站直身子,仰起头,一副天真的样子。

    斯塔·辰无奈地叹了口气:“刚才想出来做什么?幸亏我给这门上了消音咒,不然,皓邪他们一定会怀疑。”

    边说边转身去沙发边坐下,没好气道:“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一点,还――你们还亲上了,要不是我那天碰见,指不定发生点什么!”

    上次因为碰到了雕头触发了地下禁地的大门,那里的恐怖和阴森还有那口瘆人的黑井直到现在都还让她感到后怕。

    “坐我这。”斯塔辰拍拍他身边的空位。

    婉月发现斯塔·辰老是喜欢坐那张长的可以放他两条大长腿的靠背软木长沙发椅。

    “干嘛要――”婉月刚一落座,就被斯塔·辰掰过身子面向他。

    两人四目相对,鼻息相汇。

    突然,婉月噗嗤一笑,忍不住地就笑出来:“大哥――”

    “我问你,”斯塔·辰认真道,“你还记不记得皓邪?”

    “哈哈哈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什么?”婉月见斯塔·辰难得的对她这么严肃,一时没憋住。

    斯塔辰启了唇,又闭上,最后说:“算了。不记得最好。你――是他把你骗去残月岛的。明白吗?还有莲娜,你知道莲娜吗?”

    婉月摇摇头。

    她不仅不知道莲娜是谁,就连听到的“皓邪”这名字都是陌生的。

    斯塔·辰放下双手,顿了顿说:“反正――你在我这里是安全的。暂时――呵,我这个在你梦里‘指使食人族把你煮了吃的大坏蛋’,暂时还不会吃你。回去睡觉吧。”

    婉月不由撅起嘴,上下吧唧了两下――

    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快!

    而后不情愿地起身,嘟囔道:“那本你的老情人――魅月的日记在你沙发底下,我刚才不小心掉出来了,想出来捡的~”

    斯塔辰抬首看一眼婉月,立马弯腰去看――

    果然,那本旧日记正躺了一半的身子,在沙发椅子脚边,露出一半在外面。

    难道――刚才斯塔·皓邪与格·擎苍看到了不说?!

    不!他们应该没看到!

    斯塔·辰捡起这本自亿万年前第三任帝都之王的日记,回想起刚才皓邪与擎苍落座的位子。

    他们,都是坐在身后的沙发上,应该没有看见。

    即便看见――

    如果真看见,日记本上清晰明了的“魅月·尼古拉勒美”几个字,势必引起他们两个的怀疑。

    斯塔·辰收了这本日记,说:“这本日记先放我这里。今晚上你锁好门,哦,锁完门后,记得用你手腕上的坠子――坠子呢?”

    “在这。”婉月伸出左手亮出手腕,一只红绳子显出来。

    绳子下吊着一个月牙状的小坠子。

    “嗯。”斯塔·辰继续说,“锁完门后,你把坠子取下来,挂在门把上才可以去睡觉。”

    ……

    ……

    婉月走后,斯塔·辰疾速快跑,化成一道漩涡在寝宫里消失。

    半秒后――

    托尔塔圣堡宫殿的钟塔楼尖顶上,黑夜无穷星辰之下,一个颀长而健硕的男子腾空而起,悬在苍穹月夜下。

    他缓缓伸出指尖,对着眼前斯堪弗列德王国的领土上下滑动,犹如一个指挥家,点染他的半壁江山。

    “普拉泰克德!”

    话音落下,一阵水纹状的巨型屏障从天而降,覆盖十万多平米的托尔塔圣堡大宫殿。

    将整个王宫置于了屏障之中。

    从外看去,声势浩大,一个巨大半球护体将王宫与外界隔绝起来。

    几千年下来,斯塔·辰是第一次用这道保护咒。

    只因为,这三千年来,为了找一个人,出动了他手下的暗影军团,差点被“心脏”发现。

    他不想再发生找人那样的事情了。

    如果暗影军团真被“心脏”发现了,他斯塔·辰一定会以篡权造反的罪名,被帝都士兵压入大牢,或者,更严重到被“心脏”亲手关入冥界,乃至永生永生被恶鬼纠缠,那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这些,斯塔·辰是绝对不会和婉月讲的。

    也不让宫殿内其他侍从、大大小小的官长透露半点。

    他对这座宫殿施了这道咒后,多少安下心来,回去寝宫。

    ……

    ……

    临近半夜――

    斯塔·辰隔壁的房间早已息了蜡烛灯火。

    婉月也按照他说的,上床前,把坠子取下来,挂在锁好的门上,而后,便洗了澡,上床睡去。

    但是,她的脑海里,一直在来去斯塔·辰的身影,和他的面容、声音。

    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

    睁开眼睛的婉月,发现自己走在迷雾之中。

    这里的雾很薄,被风一吹即散,但是,这里没有风。

    更没有声。

    只有――

    若隐若现的红枫椅。

    一棵老枫树纠缠盘根在枫椅旁的几米处。

    葳蕤茂盛。

    火树开花。团团簇簇,红遍苍穹碧落白云天。

    遍地都是厚厚的红枫叶,它们覆盖了一层两层三四层,踩在上面发出诡异的声响――

    婉月尖叫一声,从床上醒来。

    月色姣好,星光沉沉。

    偌大的房间,黑黢黢的,依稀能见到那边门的轮廓――

    和,听到――

    开锁的声音!

    婉月用力一按门把,同时,把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

    哪知,原先打不开的门,轰然不见!

    门被变没了。只剩个门框!

    啊――!

    她一下向前扑倒去!

    救――救命――

    婉月感到身躯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稳住,一个沉冷责怪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你这小丫头片子,叫你在里面好好呆着,偏要出来,你是不是只要哪天不和我对着干就不舒服是不是?”

    婉月抬首嘻嘻一笑。

    斯塔·辰见她傻傻笑的样子,不禁也笑了,脾气跟化开了一样,但是又把笑容强压下来,严肃抑制道:“站直。傻笑!看你,多少人都在找你!想要你的小命呢。还――还想出来,真是,再丢了,我可不――算了。”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