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一触即发的“战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黄灿灿的落叶在地上沙沙作响。

    “你又有什么诡计?”

    “确实是诡计,我还不想让康斯柯曼王国的篡位者就这样给灭了。不如给她来点警告。”迪恩提着桶,桶内还有血腥味。

    “你不是龙吗?怎么是人呢?”迪恩说,“哦,对了,你们族不是快要举行烈火节了吗,借我用一下吧。”

    两人走在回达尔蒂斯圣宫的路上。

    “烈火节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要是搞砸了,你们人族来负责吗?”

    迪恩说:“赫啊,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看我,什么时候把事情搞砸过?这也办不好,那也办不好,能坐到现在这个位子?”

    迪恩笑而不语,只说:“放心,婉月不会卷进去的。”

    ……

    迪恩扔了最后一块肉,放下桶,走到一颗老树旁,摘下树枝子上的布,擦擦手,说:“呵,世袭?哈哈!帝都的最高统治者,都是由珏来确定最终人选,我决定得了吗?

    再说了,你不是一样吗,赫?哦,不,你是真对那姑娘有兴趣。”

    赫抱起手臂,说:“对,我是喜欢那个女人,但是,我对你的位置没有兴趣。迪恩,你什么时候能够相信一次别人。”

    赫说:“迪恩,你想怎么弄——维护你的统治,维护维尔摩纳大帝国的统治,那是你们人族的事情。我们龙族有明确规定,绝对不涉足人族的事情,也绝对不干预政治。”

    “放心,老朋友,我有分寸的,只是借个风,你们的节日照常办,我们来个无中生有,引诱篡位者做点事情。现在,还不是动她的时候,只有等到她触犯到终极法律的最后一条:背叛维尔摩纳帝国,那时候,才是死罪。”

    “好,”赫说,“镜殿的重生石又是怎么回事?重生石根本就不在镜殿里,迪恩,你诱导他们三个王储去镜殿做什么?”

    ……

    另一边,时间回到三个小时候以后。

    玛德克丽山脉的康斯柯曼王国境内。

    西亚芙拉尔圣堡会客厅。

    斯塔·皓邪万万没有想到,这道射入婉月心脏珏之力会被反弹回来,这意味着,眼前的小男生,并没有珏印。他的心脏,就是普通人的心脏!

    皓邪站着对斯塔·辰旁边的婉月说:“不!这不可能!一个人再怎么改变,她的眼神,都不会改变。一个人,即使她的容貌改变了,声音改变了,但是,她给人的感觉、气息,不会变,你就是婉月!”

    斯塔·辰坐着不动,说:“既然你这么想她,当初怎么就把她丢到残月岛呢?现在非要把我弟认作那个女孩子。何必呢?”

    擎苍站起来打圆场,他庞大的身躯如巨人一般:“诶诶!都是好兄弟嘛,皓邪,他肯定不是婉月,你太多心了啊,”而后,又转向斯塔·辰,“辰,你也少说两句,当初做那事的不是皓邪,是莲娜啊。皓邪也是有苦衷的。”

    这时,斯塔·皓邪忽然手臂秒出,又一道银色光柱射向婉月的心脏!

    “啊!”婉月被强光刺捂住眼睛。

    斯塔·辰唰一下,手臂一护,将强光以光波挡了回去!

    倏——

    皓邪不死心,再一道强光从两指之间射出。

    啪!

    斯塔·辰一掌拍在桌面上。

    声音镇得整个会客厅都抖了一抖,

    桌子的表面甚至裂开一道细纹。

    婉月被斯塔·辰吓了一跳,她从没见过他如此生气的样子。还以为,他永远都是温柔的。

    强光再一次被反弹回去。

    斯塔·皓邪连试三次,每次都反弹回来。如果说第一次是巧合,有可能,那第二次,第三次,那就不是巧合了。

    难道真不是婉月?可是他的眼神,明显就是她的眼神,不会错的。

    被珏印记过的人,是没有可能去掉珏印的。

    “你到底是谁?”斯塔·皓邪收了手,俯身问桌对面的婉月。

    “皓邪!”斯塔·辰撇了撇嘴角,看上去已经失去耐性,下一秒,若是皓邪再来一次,指不定就要打起来。

    他翘起一条腿,又放下,身子前倾,双手交叉了会,说“你过分了,我说过,他是我在路边捡的弟弟。既然是我弟,你不看别人的面子,也要看看他哥我的面子。你这样做,是不是——”

    “你对她做了什么,他绝对是婉月,我的眼睛,不会看错。”皓邪也强压着自己,但是却是一字一顿。

    两人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

    擎苍忙说:“诶诶诶!哎呀,你们两个干什么啊,皓邪,哎,辰啊,你们,都退一步都退一步,皓邪啊,只要是被珏印记过的人,肯定不可能把珏印去掉。

    刚才你也试了,没有反应嘛,说明别人本来就是个平民。咱们三个何必因此伤了和气呢?”

    皓邪坐了下来。眼睛还在直勾勾盯着婉月。

    泰瑞莎这时候发腔了说,“既然是误会,各位就先在我这的客房歇息。明天早上,再去找镜殿也不迟。”

    “难道这镜殿的具体地方,女王您也不知道?”擎苍问。

    斯塔·辰靠上背椅,抱着手臂。眼睛监视着皓邪。只要皓邪再出手,他一定立马带婉月走人。甚至,从此两兄弟闹翻。

    婉月坐在他身边两手绞着,幸亏来之前,做了心脏融换。不然,刚才一定得穿帮。这个叫皓邪的,是有多讨厌以前的她啊,非要揭穿出来。

    皓邪抹了一把头,猛喝口茶,眼睛却一刻也不停地盯住婉月。

    看得婉月心里怪尴尬的。

    就这样,形成了个三角模式。皓邪盯住婉月,婉月不时看看坐在身边怒目的斯塔·辰,而斯塔·辰则抱着手臂,靠在后面,眼睛盯着皓邪。

    这时,泰瑞莎·乔恩说:“镜殿在我们国家东南方向这条线上。具体的位子,我也不知道。”

    这时,斯塔·辰站了起来说:“既然已经商量好,那就明天一起找。我和我弟还有点事要先离开。告辞。”

    婉月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某只手臂给拉了起来。一脸懵地站起身。

    “走这么快干嘛?”婉月小声问。

    泰瑞莎说:“来人,给这位斯堪弗列德国王和他的弟弟安排一间客房。”

    一间?婉月一愣。

    请一波收藏,亲爱的各位,请一波票票,谢谢大家么么扎(n_n)

    黄昏的光斑点点零零在落叶与桑柘中,交替变换着温度。

    安静与和谐的气息如缓慢流淌的河水,在第恩纳大平原上温柔地荡涤。

    赫·布莱恩塞尔说:“那么有趣的女人,谁不喜欢。”

    “女人?”迪恩怔了一怔,又从桶里取出一块比两个巴掌还要大的血肉抛给无头鸟,因为用力过大,肉被抛到无头鸟上方,那只鸟尖叫一声,一双前肢猛力一瞪,跳起来——准确地接住那块肉。

    看起来,就像是被抛起的食物,突然停在空中一样。

    迪恩说:“你把她当女人?呵呵,果然是有不同的意思。”

    赫·布莱恩塞尔说:“迪恩,既然你对婉月没有感情,就不要——”

    “她不是普通的珏印记人。”迪恩截掉赫的话,“她的心脏有另一个印子。那个印子,不是珏印。”

    “所以——你要得到她,完成你的‘世袭’大计?”赫的语气十分平稳,嘴角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这种笑容时刻挂在这位龙族之王的脸上。几乎成了他的标志。

    就像戴了层面具。这层永远是笑容的面具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龙族之王,谁都不知道,包括与他互相忌惮的迪恩·戴里克德·唐。

阅读珏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不死者权少抢妻:婚不由己同生如意缘开天录全职武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