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大师兄的风采(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还说,不想比了么?”

    大师兄赶忙闭嘴,然后想了想,又小心说道:“二师弟,请。”

    “请。”雷豹说完,手握银色双锏向前冲去。栖得近前,右手银锏便向春遇雪左肩抽去。大师兄赶忙后退一步躲了开来。雷豹又将左手银锏直直向大师兄捅去。大师兄再次后退,并从身后拽出钢刀,斜斜向银锏砍去,“噹”的一声,将身前银锏打到一边。雷豹右臂伸直,脚下一转,将银锏从身后挥了半圈,又向大师兄右臂砸来。大师兄,身子往后一闪,等银锏挥过,举刀便向雷豹背后砍去,雷豹脚下运气,银雾裹脚,自身后向上蹬出,一脚正好踢在大师兄手腕,当即大师兄向后,飞仰出去。

    “我都说了让你闭嘴了。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陪你切磋,只要你不说话,我就答应你。”二师兄吼道。

    “你真愿意陪我切磋,你也知道,学院长老不愿与我动手。院中也只有你能陪我走上一走……”大师兄还要继续。

    台下众人大声喊道:“好。”

    看台上,笑儿也大声叫道:“二师弟,好漂亮的一脚。”

    “二师弟这脚,好是漂亮。师兄佩服。”

    “居然没能让你的刀撒手,师弟才是佩服。”

    大师兄见有人上台,也停住话语,只是他一看来人,便喜道:“二师弟,你见师兄独自在台上寂寞,竟上来陪我。让师兄好是感动。”

    “春遇雪,你闭嘴,你也知道我最受不了你叨叨。若不是看众人无人敢上台,怕冷了场去,鬼才愿意陪你。”二师兄怒道。

    “你看你这人,果真如其名雷豹(爆),你的脾气也太大了,师兄我又没有说什么,看你一上台,怎么就发这么大的火。”

    院长怒道:“你要叫二师兄。”

    “哦。”笑儿答道,只是他不明白,刚刚大师兄叫他做二师弟,为什么自己就不能。

    再说场间。大师兄空中转了两圈落地,而雷豹此刻也已转身。

    “那师兄我要用些真本事了,师弟,你可要撑住。”

    “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说完两人又战到一处。八十多个回合过去,两人还是为分出胜负。雷豹见状,银锏上的气集的更多了,他就想着一锏将对方的刀打飞。而大师兄此刻也暗自称赞:“我这师弟,本事是越来越高了。看来我也要认真了。”说完,脚下的白气更多了,刀上也白色一片。雷豹就觉大师兄的速度突然增快,而且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他只有防守己身,再无出手机会。不过他也不惧,大不了比比谁的气更多。“叮叮噹噹”俩人又战了一百多个回合,雷豹只觉双手发麻,胳膊似乎都有些抬不动了。而大师兄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看来两人消耗都是不小。

    台下众人见场中比赛如此精彩,便连叫好都忘了。笑儿看着他们手中的宝具,眼馋不已,转头问下院长:“白胡子爷爷,什么时候笑儿才能有自己的武器呢。”

    “等你到了中级武者再说。”

    “那很快的。”笑儿笑道。

    院长想到笑儿的成长速度,倒也是如此,赶忙道:“我说错了,等你六岁再说。”

    “啊,还要那么久。爷爷就不能早点给笑儿么。”笑儿苦声道。

    “早点给你,让你祸祸去?你想也别想,而且爷爷也要好好思索给你挑件合适的才行。”

    台上,雷豹见对方速度也慢了,道:“你我都消耗不小,你近不了我身,我也冲不出去,若想分个胜负,还需要战上好久。不若打平如何?”

    “师弟,真是说笑。那就让你见见师兄的真正实力。”说完他,将钢刀插于地下,手握刀柄,脚下白气弥漫,便围着雷豹转了起来,地下石土,也被他的刀带起,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生生转出飓风柱,将雷豹困在其中。然后跳了出去,对着飓风柱,便是几刀砍上,飓风柱也越来越细,威力却越来越大。雷豹大惊,道:“原来你已快入达人?师兄快快散去飓风柱,我认输了。”

    “认输就对了。只是你也知师兄只是快入达人,所以我只会产生飓风柱,却不会收回。师弟,你等着,我这去叫人。”

    天道无情向死而生

    第二十八章,大师兄的风采(二)

    大师兄见对方落泪,以为是自己的话语让其感悟,所以说的更是过瘾了。台下众人为张晨宇暗自默哀。看台上笑儿也忍受不住,转头看向院长道:“白胡子爷爷,你快下去让他闭嘴,笑儿头疼的厉害。”

    院长面露苦色,道:“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张晨宇见对方说起来没完,到了最后实在忍受不住,大声哭道:“大师兄,我错了,我改了,你放过我吧,我输了。”

    大师兄见对方认输,倒也不好再治住对方,双手放开,道:“师弟,这就对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师弟……”张晨宇见对方放开,还怎会在此逗留,听他叨叨,当即单腿使力,往地下一蹬,就跳出战台,然后一拐一拐的钻入人群。

    张晨宇虽然遭受毒害,但也让众人明白,只要不停攻击,便不会听到大师兄的叨叨,若真是被大师兄治住,赶忙认输,下台就是了。所以便又有一人上得台去,“请”字出口,便挥棍向大师兄砸去。大师兄向右一动,躲过,只是见此人这样,有些不悦,心道:“我刚刚因为此事教训了张晨宇,你怎么也是如此。”便要开口说话,那人见状,又怎会给他机会,当即一棍扫来。大师兄再躲,此刻他甚是恼怒,心道:“如今这些师弟,怎么如此不懂礼貌,都不让人好好把话说完。只看这样,我若把他治住,他一定就此认输,躲下台去。”然后便开始拉开距离,边游走,边说起话来。到后来居然越说越顺,即使挡上几招,但不能打断。

    此人见大师兄居然可以如此,大感头疼,又打了一会儿后,便站定,对大师兄一抱拳,道:“我舞棍半天,也不能伤大师兄衣角,我输了。”说完便跑下台去。

    大师兄怔怔见那人背影,道:“这样也行?”

    众人见此法,也不能堵住大师兄那悠悠之口,便再无一人登台。场间冷清许久,大师兄无趣,竟在台上滔滔不绝,自言起来。众人大汗。最后还是有名勇者,真怕大师兄那般自语,让众人都疯掉,上得台去。

阅读天道无情向死而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我姐很多神图师都市之斩魄时代哥儿如此多骄好色小姨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