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差之毫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茂兵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杀你?时间还不到。”

    老者阴恻恻道:“你要是死了,那我还怎么诱惑你李家的强者。”

    六七个眨眼后,这片土地上,还能挺立的身影,只剩下浑身浴血的李茂兵,还有老者。

    “死了,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老狗,你干嘛不把我也杀了?”

    “老狗,你休想拿我的性命来做文章,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李茂兵脸色一变,毅然举起战刀,朝着胸口插去。

    “好小子,有种,看来我要先废了你,不然还真有可能让你自杀成功。那我的脸面,可就丢光了。既然如此,给我倒下吧。”

    李茂兵毅然决然的自杀举动,让老者微微色变,带着黑色猛虎真气的一拳,猛地打在李茂兵胸口。

    “哼,蚍蜉撼树,你们,不过是找死而已。”

    十八亲卫表现出视死如归的气势,让老者动容,他狞笑道:“既然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一个个全都下黄泉地狱见面。”

    下一刻,场地里铃铛声大作,音刃乱舞,谱写着亡灵的序曲

    “自杀?想得美,有我在,你就算是死,也要听我的。”

    老者身影一晃,瞬间出现在李茂兵身侧,一脚踢在后者手腕上,将神兵战刀踢飞出去。

    李茂兵见状,一咬牙,拳头对着太阳穴打去。

    刹那间,李茂兵胸骨断裂,口鼻喷血,飞出好一段距离,才倒在地上。

    “啊!”

    李茂兵忍不住叫出声来,他全身骨节,被老者一拳重击之下,断了一半,连起身都做不到,动弹一下手指,都极为艰难。

    “嘿嘿,小鬼,你就乖乖躺在这里,和我一起等着你李家的援兵吧。我要你眼睁睁看着,你李家当做支柱的天境强者,一个个死在你的面前,我相信那种滋味,一定不好受。”

    老者迈着碎步走来,一脚踩在李茂兵胸口,居高临下藐视。

    李茂兵嘴角淌血,但豪气依旧不减,反而嘲笑的望着老者:“老狗,这个世界上,想要爷爷我性命的人多了,但是只有老天爷,还有我自己,才能取我的命。”

    说罢,就见他心脏位置,猛地传来一阵沉闷的爆裂声,那个地方,瞬间血肉模糊。

    下一刻,李茂兵耸拉着脑袋,眼睛里神采不再,身上的生机快速消散,眼看离死不远。

    “该死,你这臭小鬼,你怎么就这么想死?你们李家人的脑袋,难道都是木头做的吗?多活一会儿,难道不好吗?”

    老者气急败坏的拉起李茂兵的身体,却发现后者像软泥一样,摇摇晃晃,无法立足。

    “自断心脉,你这个疯子,你们李家人都是疯子,等老头我做了这一票,以后再也不和你们李家打交道了。”

    老者骂骂咧咧,将李茂兵仍在地上,独自嘀咕道:“不行,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你多次冒犯我,而且还想要在我的手下,掌控自己的生命,你这是做梦,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让你痛不欲生,然后再让你死去。”

    老者不甘心的踢了李茂兵一脚,指尖光芒一闪,出现一个紫色玉盒,诡异道:“这里面的东西,是老头子我好不容易找来的,真是便宜你了。不过,你也因此,会死的更加痛苦。要怪,就怪你自己一直在找死吧。我就让你求仁得仁。”

    老者打开玉盒,就见里面躺着几片青翠桑叶,在这桑叶之上,趴着一个拇指大小,外形酷似蚕宝宝的异虫。

    这异虫身体上,占据三分之二的后半部分,都和蚕宝宝一样,白嫩嫩的,煞是可爱,但是他的头颅,却长得和小婴儿一样,极其诡异。

    在头和蚕宝宝身体的中间,还长着两条婴儿一样的小胳膊。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食心虫,小鬼,真是便宜你了。”

    老者抓起虫子,就送到李茂兵嘴边。

    李茂兵还没有彻底断气,不知道老者要干嘛,只能死死盯着老者,嘴唇紧闭,不让异虫进来。

    “别白费心思了,没用的。”

    老者冷冷一笑,撬开李茂兵的嘴。

    异虫沿着李茂兵嘴巴爬进去,进入李茂兵的喉咙,肺部,最后爬到李茂兵的心脏上,张大嘴,露出尖利獠牙,大口咀嚼起来。

    “嗯!”

    李茂兵闷哼一声,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面颊肌肉扭曲,显得痛苦异常。

    “小鬼,被食心虫吞噬心脏的滋味不好受吧?谁让你得罪了我,你以为自断心脉,就能立马死亡吗?老头我偏偏不让你死,食心虫为了能够吃到新鲜的心脏,是不会让你死亡的。它的身体,能够分泌出一种毒素,专门压榨人体潜力,换取生机。”

    李茂兵痛苦不堪的表情,让老者畅快的笑起来,道:“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你都会维持现在这种状态,直到食心虫把你的心脏,全部吃光,你才能死去。哈哈,最美妙的是,在这期间,你的精神是清醒的,你的身体和魂魄都还活着。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全程观看,我怎么屠戮你李家的高手”

    “老鬼,放了他。”

    徒然间,一声爆喝传来,蕴含无尽的愤怒。

    李炎骑着追风马,急速冲来,他手一挥,一道蕴含着惊人寒气的蓝光,对着老者飞去。

    在这最后一刻,李炎终于赶到了。

    他在半路上,遇到了溃败的侍卫们,听说李茂兵有危险,心急如焚,拼了命的让追风马赶来。

    “呵呵,这么快就有李家的强者来了,还真是意外。”

    老者诧异的看了李茂兵一眼,手腕晃动,一串铃铛声响起,以他手腕为中心,出现一团牛犊子大小的,肉眼可见的音波。

    “去!”

    老者胳膊挥动,那一团音波,挡在蓝光面前。

    音波将蓝光困住,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下一瞬间,音波团炸开,蓝光突破飞出,继续朝着老者刺去。

    “嗯?有意思,居然是一件中品法器。”

    老者惊讶一声,脚尖点地,浮光掠影般,身体向后飘去,同时他手腕的铃铛,再次响起连串的声响。

    不同的是,这次出现的音波,变化成一道两丈长的狭长音刃,被老者抓在手中,一招横斩,将蓝光击飞出去。

    蓝光在空中略一转圈,就回到李炎手中。

    李炎跳下马,走到李茂兵身边,关切道:“六叔,你没事吧?”

    李茂兵焦急的望着李炎,想要李炎离开,可惜他此时的身体状态,连说话也不能,只能咿咿呀呀的张嘴,神情焦虑。

    “六叔,你这是怎么了?”

    李炎将李茂兵的身体扶起,却发现后者全身上下,除了眼珠子会动,其余身体部位,全都没有反应。

    “这,这不是和残废一样吗?看来六叔的身体,被柳儒来打的不能动了。如果没有逆天级别的灵药,以后一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李炎不顾李茂兵阻止的眼神,看向老者,阴沉道:“你就是柳儒来?”

    老者明显愣了下,古怪道:“谁?谁是柳儒来?我不认识。”

    “狗贼,你不用隐藏了,朱高炽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们的阴谋败露了。我看你,是不想让我李家知道你的身份吧,但是没用,就算你是皇室三大供奉,天境后期巅峰的强者,有皇室的庇护,你也死定了。”

    李炎断然道。

    “是他?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老者皱眉,算是承认了他是身份。

    李茂兵听了李炎的话,看向老者的眼神,露出了然之色。

    这就解释了,老者为什么要斩杀他们李家之人了。皇室和朱家,本身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是他们李家的敌人。

    “很好,既然你承认就好。”李炎点头。

    “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只要杀了你们两个小小娃,还有谁,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等到李信人,还有李德来了,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柳儒来裂开嘴,露出满嘴黑牙,一点不把李炎放在眼里。

    一个天境初期的小鬼而已,就算拥有中品法器,也不是他的对手。

    “既然如此,那就接招吧。”

    李炎冷然,把李茂兵的身体放在追风马马背上,追风马很有灵性的驮着李茂兵走远。

    李茂兵瘫痪的身体,让李炎出奇的愤怒,他挥手一抖,蓝色飞刀法器飞了出去,同时他自己,也浑身金光,朝着柳儒来冲去。

    “好胆色,一个天境初期的小娃娃,居然也敢和我老人家动手了,看来这些年,我在皇室养尊处优,你们这些人居然忘记我柳儒来的恐怖了。”

    目睹李炎率先出手,柳儒来怒笑起来。

    他解下手腕的铃铛,抛飞到半空中。

    青铜铃铛越变越大,呼吸之间,就变得阁楼大小。

    “镇!”

    下一刻,柳儒来对着铃铛一指,铃铛在空中一晃,诡异的跨越数十米距离,出现在李炎头顶,对着李炎当头罩下。

    “不好。”

    李炎只感觉头顶一暗,抬头看去,就发现了泰山压顶般压下来的铃铛。他不假思索,两个拳头朝天打去,两条金色蛟龙,脱手飞出。

    “哼,小小真气外放的手段,也想打破我的幻音铃,简直做梦。”

    柳儒来冷哼一声,不再看向李炎的方向,准备专心对付飞来的飞刀法器。

    这件飞刀法器,属于中品,足够柳儒来重视了。

    “给我破!”

    柳儒来手中雷光闪烁,出现一把缠绕着雷电的长剑,对着迅捷飞来的蓝光劈砍。

    雷光轰隆响,蓝光被劈飞出去。

    “我手上这把雷鸣剑法器,虽然只是下品,但是有我天境后期的雄厚真元支持,足够对付中品法器了。”

    柳儒来自语。

    老者非但没有动怒,反而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嘿嘿,李茂兵,你焉知老夫我,不是故意放他们回去的,他们要是不跑,怎么把你们李家的那些天境强者引到这里来,让我来杀。”

    “你?你这是引蛇出洞?你想要斩杀我们李家的天境存在!”

    李茂兵瞬间就猜到了老者的计划,暴怒道:“亏你还是天境后期的前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连一点强者的尊严都没有了吗?”

    “尊严,要尊严干嘛,能吃吗?”

    老者降落到地面上,嗤笑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尊严不尊严的,历史永远是胜利者书写的,成王败寇,才是永恒的真理。弱肉强食,才是生存的不二法则。”

    “既然如此,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李茂兵眼眸中,露出决然之色,道:“兄弟们,我李茂兵不能和你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今天,我可以和你们同年同月同日死,就让这老狗,尝尝冒犯我李家尊严的下场。”

    说着话,他率先催马,一手八蛇弩飞射,一手高举战刀,对着老者冲杀过去。

    “同年同月同日死!”

    十八亲卫齐齐怒吼,悲壮万分,他们跟在李茂兵身后冲出,显现出赴死的决心。

阅读第一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绝代女装大佬贵女盲妃:我家王爷不好惹全职高手之属于蓝雨的夏天超神学院之逆回十六夜田园俏医妃:农门弃女种田忙系统之鸿蒙掌控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