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回家过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狗子的大名可一点不狗,叫彭正,怎么看都是一个帅小伙的名字,实际上他的模样还真不差,就是少了两颗门牙,长得精瘦,不怎么好说话。这个小名到底怎么来的已经无从考证,小时候没觉得,长大了就想摆脱,可始终没能如愿。

    他猛地的一个急刹车,挂好档位后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算看看那个王八蛋敢大庭广众之下喊他的小名。

    妈的,为这事都干过好几架了,居然还有不信邪的,不行今天就再来一架!

    李亚东兴奋的大叫,放下手里的包,一边叫,还一边挥手示意。

    “妈的,谁裤裆里漏了缝,再跟老子乱叫!”

    “二狗子,是我,我啊!”李亚东见他停了车,干脆拎起包走了过去。

    二狗子瞅了瞅,硬是半天没敢认,好半晌后,才喜出望外的大叫一声。

    “东哥,听春喜那家伙说你考上了京城的大学,厉害啊!”

    李亚东瞅了眼旁边崭新的拖拉机,笑着说道:“你不也挺厉害嘛,人家两个轮子都没混着,你这四个轮子都混上了。”

    黄昏时分抵D县城,从巴士上下来后,李亚东深吸一口气,总感觉空气都是甜的,这大概就是家乡的味道。

    这个时间点比较尴尬,去乡里的车已经停摆,拎着大包小包走回去也不现实,正当李亚东一阵纠结的时候,旁边“突突突”的驶过一辆手扶拖拉机,看司机的侧脸总感觉很熟悉,定眼一瞧,还真是个熟人。

    “二狗子!”

    “艹,东哥!”

    实在是对方变化太大,样貌和身板还是其次,主要如今一副城里人的打扮,跟过去穿补丁衣服的那会儿相差甚远,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

    俩人读初中的时候关系很好,只是后来一个忙于学业,一个忙于生计,人生的道路渐行渐远,住的村子又不在一个方向,许久没照面,直接来了个熊抱。

    “诶,那不能比。”二狗子挥手道:“我这泥腿子怎么能跟你大学生比?”

    “没那么神乎。”这年头的大学生确实是走到哪里都高人一等,不过李亚东却并不以为意,大概是因为心里知道日后的大学生有多么泛滥。

    这么赶巧的遇到二狗子,那可就省事多了,直接将几包东西扔进车斗里,自己就跟他挤一起坐在前面。

    俩人回去的路上聊了聊,令李亚东诧异的是,二狗子突然暴富跟他还有些关系。

    “东哥,你是不知道,春喜那小子跟他小姨现在把烤鸭店弄到县里去了,租了门面,办了牌照,生意火得不得了,我要是还像以前一样养鸭子,几十只也就他一天的量,所以越养越多,万一不够了还得替他去收,这不为了图方便嘛,所以才买了辆拖拉机。”

    “哦?都搬县里去了?”这倒是李亚东没想到的,才半年时间,发展倒挺快。

    “意思就是说你现在专门给他供鸭子,他就只负责做?”

    二狗子点头道:“对,就是这么理儿。”

    李亚东笑了,两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互相帮衬,都快形成产业链了,挺不错的,寻思着张春喜那个木鱼疙瘩怎么就突然开窍了呢?

    二狗子开着拖拉机直接将他送到村头,此时天已经黑了,拖拉机的灯光又暗,进村的土路不太好走,李亚东索性就让他调头回去。

    “今天刚到家门,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把春喜拉上,咱哥仨好好聚一聚。”

    “必须的嘛!”二狗子嘿嘿一笑,“得,东哥,那我就先走,你到时跟春喜知会一声,我一准就知道了。”

    “好,路上开慢点。”

    二狗子走了,拖拉机虽然没开进村,但还是引起了一阵狗吠,离得近的几户人家还特地跑出来张望,一看是李家老幺回来了,赶紧把外门的电灯拉亮,好给他照路。

    李亚东也算有所准备,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阿诗玛,路过一户人家就驻足一会儿,见人散一根,也甭管抽不抽,同时嘴里也没闲着,嘘寒问暖几声。

    小孩子就更好打发,背上有个帆布包,最外侧的口袋里装的全是糖,什么花生糖、牛轧糖、玉米糖、牛奶糖、泡泡糖……都是农村孩子不常见的好玩意儿,他当初在百货商场直接称了五斤,一路背回来也是有够重的,赶紧给散散,见到毛头小子就抓一把。

    他就这么一路往家里走去,黄泥巴土路两旁的灯,也就一路亮过去,灯光驱散了黑暗,同时也温暖了他的心。

    回家的感觉,真好。

    李亚东给她买的礼物是一块海鸥牌女表,一百二十块大洋,原本以为可以省了,拿回去送给四姐或者大嫂也指定喜欢,却不想田三石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一上火车就把他卖了。

    “拿来。”邱虹坐在对面的座位上伸手直接要。

    李亚东一脸悻悻,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精致小木盒。

    这款表虽然是国产的,但和玫瑰男表并称双绝,在市面上极具人气,质量也是有口皆碑,亮银色的金属表带,机械式机芯,小巧别致,先不论功能,单是外表就能俘获这个年代每一位姑娘的芳心。

    “算你上道,本姑娘原谅你了。”邱虹戴着爱不释手,于是颇为大度的说了一句。

    她知道这俩家伙一起合伙做了点买卖,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一帆贸易公司那边也从没去过,主要田磊没有细说,总想着混出点模样来再告诉她。

    这款表她们隔壁寝室有个女生也有,知道价格不菲,以为李亚东诚意满满。倘若被她知道这点钱还抵不过人家的九牛一毛,甚至当初卖下它前后没超过十秒,不知会作何感想。

    绿皮火车“库器库器”的行驶着,整整两天才抵达江城,三人下车之后,按田磊的意思是让李亚东去他家住一晚,等明天再回去,可归心似箭的李亚东哪里等得及,也就婉言谢绝了。

    此时正值午后,时间尚早,于是马不停蹄的卖了返乡的汽车票。

    从省城到他家的小县城不算太远,也就二百来公里,放日后一路高速飙回去,顶多一个半钟头就能到,可此时的巴士走省道,硬是晃晃悠悠了三个多小时。

阅读草莽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