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尾张乱起风云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至于海道以来沿途的风物他也从父亲口中知道不少,倒是和小平太能互相交流攀谈起来。对于海道的霸主,骏河的巨人,东国有力的大名主今川义元也颇为推崇。对于今川氏治理国家的法律和手腕也啧啧称赞。

    一番交流下来,小平太发现这个十二三岁的金右卫门是个挺好的年轻人,以后会有出息的。

    第二天小平太和阿吉告辞离开,金右卫门还招呼他们回南信浓的时候再来一趟,他会和父亲介绍自己的新朋友。

    当他听说小平太曾伴随着山内义胜与上杉政虎并肩作战,数百人击破一万八千人防守的小田原城堡时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己,彷佛他就置身于现场一样。

    又听闻了后北条氏遭受重创,被拆分成十余万石的数家大名。他也感叹了一句:强梁霸道终覆灭,好似风中尘土扬。

    而从沟口金右卫门这小平太也终于弄清楚了,哪是什么旧臣作乱或者守护反攻啊。在织田信秀死后,联络维系织田信长与家臣的平手政秀又死谏织田信长。尾张的那古野众和末森众最后的缓冲消失,织田信长和织田信胜终于撕破脸刀兵相向,双方在稻生原已经你来我往好几天了。

    尾张下四郡守护代的谱代旧臣柴田氏和林佐渡守家都支持织田信胜,结果末森织田方的势力高涨,已经稳稳压过清须织田方的织田信长了。

    地方上的地侍国人也纷纷站队,相当大部分的地头蛇已经嗅到了织田信长败亡的气味,原本就摇摆或者不坚定的野心分子已经全部齐刷刷的开始向织田信胜献殷勤。

    如所有人可见的,尾张国内越来越多的势力开始倒向末森织田方了,这场兄弟内乱估计很快就要分出结果,织田家的当主估计要换人了。

    晚上小平太先让阿吉去睡了,自己和这位年轻的当家人聊了起来。这人自称苗字沟口,可称呼他金右卫门此处是中岛地方,小平太瞎绕远路了。

    他父亲沟口胜政随着丹羽长秀出阵去了,家里的老家人和村里的足轻也都走了。村里没什么防御力量,所以他母亲不敢留宿外人,让小平太勿怪。

    小平太又不是什么不知事的楞头青,连连说是自己打扰了。然后和这位沟口金右卫门一番长谈,他小归小到很有求知欲,对于东国的大小事情,方物地理都很有兴趣。拉着小平太问东问西的。

    甚至连握有部分尊卑大义的信秀正室土田夫人也已经进入了末森城,摆明了要帮助自己的小儿子杀死同样也是自己亲生的大儿子。根本就想不通这位土田夫人的想法,手心手背都是肉,居然也能下得去刀子。

    她这一到末森城,也就瞬间成为了守护代旧臣们的旗帜,我们都是按着织田信长亲妈的意思来杀织田信长的,我们都很无辜的呀。人家亲妈要杀儿子,我们也很绝望啊。总不能不听吧,谁让人家是老主公织田信秀的正室大老婆呢。

    他们这一面亲妈大旗竖起来,弄的织田信长措手不及。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甚至连一些以前他从小玩到大的玩伴都弃他而去,反而投靠了织田信胜。毫无办法的织田信长只能火急火燎的四处上大街抓壮丁,就这样二千多人才将将凑齐,信胜方却是四千人稳坐钓鱼台。

    这种想法普遍蔓延在尾张国内,小平太也找到中村乡了。

    小平太一路穿町过镇,带着阿吉沿着海道往近江赶去。正好也等于重走一遍治部大辅殿下走了一辈子也没走成功的这条东海街道,其实主要是为了看田乐狭。

    按小说的情节,小平太应该到这里找一个最大的树,把树剥皮,然后写上今川义元死于此处八个大字。然后把树干当道一横,坐等今川义元来的时候上演一出好戏。

    开玩笑开玩笑,这种事怎么做得出来,估计今川义元要是听到谁这么做肯定不去砍织田信长而砍这个人。让你乌鸦嘴!让你乌鸦嘴!砍不死你!

    小平太本意是想搭船去尾张热田蟹津的,可是尾张国内动乱,船只不肯去,但是向船家打听又没打听出什么所以然。小平太心想着自己在尾张有熟人的,就算有啥事,投靠过去吃顿饱饭轻轻松松的。至不济就绕道走嘛,活人咋还能给尿憋死吗。

    于是过三河安祥城进入尾张,沿途的鸣海、大高、鹫津、沓挂等城好像是有点那种剑拔弩张的样子。可是对内不对外,像是尾张国内有地方发生什么变乱。织田信清?织田信定?斯波义银?哪个杂鱼又作乱了?总不至于有什么外敌入侵吧。

    到了那古野地方就彻底走不动了,而且城主织田上总介(信长)还在城下抓男人充兵员,那些滞留于此的浪士行商人无一幸免全部被抓。小平太给抓人的武士塞了三百钱才把自己和阿吉保下来,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那武士到还算诚信,起码收了钱还肯办事。指派手下一个足轻,把小平太和阿吉送到了城町外面。以防他们被其他武士再抓壮丁,还算考虑周全。

    小平太带着阿吉逃出那古野之后,只好尽挑偏僻地方走,也正好因为织田信长手下缺人打仗,尾张但凡有点野心的社会不安定分子都投靠过去了,富贵险中求嘛,路上连个山贼都碰不到了。

    终于到了清须胜幡地方附近,找到一个还不算小的村子,拉住几个农民问路,可是太尴尬了,信浓口音和尾张口音,对话彷佛就是在打哑谜,根本听不懂。好不容易找到地头家,地头已经被征召走了,家里一票老婆孩子,倒是一个十二三的男孩子还算主事的。小平太勉强和他交流了一下,终于问到中村乡的方位,还花了几个钱给自己和阿吉买了一顿饱饭吃。

    天色也晚了,那孩子做主让小平太两人留宿一晚上。他妈明显想阻止,不过被他说服了。

阅读日本战国走一遭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万界之八号当铺梦见狮子冒牌冥妻非常关系微博大V的娱乐圈日常我的大明星家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