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风间树的忧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歌词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眼前却好像又出现了那个坚韧又沉默的少女。

    ……

    ……

    测量与人的距离的方法,虽然我自己都还不明白。

    但与你的距离,永远不明白也没关系。

    “谢谢松本桑。”

    风间树与他握手,微微躬身道

    他回望,听闻后转过身,有些疑惑,挑眉道:“说吧。”

    “我想更系统化的学习后期制作。”

    “请听我的声音,请告诉我与你的距离……明白大家都已明白,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

    “说出来虽无意义,但却又不得不说出来,不是受谁的委托,只是想相信……”

    进入间奏后,风间树想着接下来的歌词,想着她因别扭而红着的脸颊和棕色短发的清香,忽的就轻笑了出来,这也被完完整整的录了进去,松本清人眉毛一挑,没有打断。

    松本清人没说别的,只是说道:“接下来还能自己完成吗?”

    风间树想了下,点头道:“能。”

    松本清人沉吟片刻,道了句“加紧做好”,就点点头离去,风间树却叫住了他,犹豫片刻,说:“松本桑,我有个不情之请。”

    他嗤了一声,没当回事,偏过头去:“你应该早就会了才是……编曲什么的,系统化了那就出大事了。”

    “是因为我觉得我还是有些不足之处,所以想跟您学习。”

    风间树的坚持,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怀疑的问道:“你是认真的?……不过你以后还要挑出时间来跟我学这个,会更忙,考虑好了吗?”

    风间树笃定道:“没问题的。”

    松本清人没说什么,打量了他一眼,想说些什么,憋回去后就只是点点头,然后推门而出。

    风间树突然这么请求,是一个很早就有的考虑,他脑袋里的记忆说白了也就是那么几年,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铺好未来的路。

    而学会了后期制作,搭上了松本清人,或许还能靠乃木坂46更近一步,也可以帮其他歌手进行后期工作,哪怕没有词曲那么好的版权,但是就凭买断收入,也足以糊口了。

    风间树靠在椅子上,凝视着半空,而后揉了揉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今天其实并不是精力满满,甚至是有些困倦,经过长时间的录制和制作后,他觉得嗓子有些不是很舒服,也有些头晕。

    把录完的文件拷贝一份,然后出了门,走向电梯,刚准备发信息给白石麻衣,却发现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他一愣,隔了几步便躬身,道:

    “村松桑,你好。”

    走来的是村松俊亮,虽然他不能算是职员,但是村松俊亮,还是可以算是他上司的上司。

    村松俊亮点点头,打量他一下,想了想后有些恍然大悟,:

    “风间桑这是……哦,刚录完音吗?”

    “是的。”

    他想起什么,问道:“之前你那是……”

    “是个意外……”

    见他有些不愿意说,他也就笑着略过,道:“几首歌的demo我都听过了,很棒,加油。”

    风间树礼貌道谢,有些迟疑的道:“谢谢,村松桑这是……”

    “刚从乃木坂的练习室出来。”他想了想,开玩笑般道:“你应该知道新成立的乃木坂46吧?以后说不定也可以帮她们写写歌,正好都是索尼的歌手。”

    风间树沉默片刻,仿佛想到什么,村松俊亮已经礼貌告别,正要擦肩而过时。

    “真的可以吗。”

    风间树不卑不亢,微微躬身,缓缓说道。

    村松俊亮转身,稍有些惊讶,他本只是随口一提,虽然不乏多多少少真的有点这些意思。

    但是风间树太年轻了,外貌更是会降低别人对他的信任感。尽管他确实也觉得风间树有才华,但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口头说说就可以了,他也没有乾纲独断的能力,因为终究秋元康才是负责这件事的总制作人。

    而且一瞬间,他想过一个问题——一个20岁的男人和一群普遍15-18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差了不过几岁。基本就是火与引线的关系。

    只需要一丁点的小小的火星就能点燃引线,何况一团火呢。

    而引线一旦燃起,炸弹爆炸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其实只是一瞬间的想法,他见风间树有些认真,便沉吟片刻,准备好了措辞:

    “我相信你应该有那样的能力,不过这个……成立之初事情有点多,等安稳下来我们才会考虑出道单曲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不好意思,有些冒昧了。”

    村松俊亮笑道:“没关系。”

    两人互相道别后,走向不同的方向。

    风间树突然站住,记起一件事。刚刚村松俊亮说从乃木坂的练习室走出来,多半也是三楼,而意味着她们此刻多半还在或者刚走。

    实际上刚刚那个想法也是多多少少有想过才说的,RB的作曲家都很明白一件事,比起大部分歌手的惨淡,秋元康系女团的销量绝对能让他们赚一笔。后期制作人员亦然。

    而他,其实也有其他的考虑。

    他走了几步,掏出手机发短信给白石麻衣,删改数次:你还在练习吗,要我去找你吗。

    风间树等了几分钟也没得到消息,又发了一条:我在停车场等你。

    发完他就刚准备把手机放回兜里,想起什么后,又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大步走向电梯。

    ……

    ……

    “我说完最后一句大家就可以走了。”

    一个文弱的年轻人走进三楼的练习室,对着散坐着的女孩们拍了拍手,说道。

    坐在地板上的女孩们纷纷转身,交谈着的人也纷纷停住嘴巴,安静的注视着他。

    他看着手中的文件,道:“是这样的,关于住宿问题,之前选择入住宿舍的明天就统一先搬入……有什么问题吗?”

    女孩们议论纷纷,桥本奈奈未一怔,举起手来,问道:“南乡桑,不是说九月初吗,怎么……”

    他扬起手中的纸,道:“运营的决定。”

    桥本奈奈未哑口无言,说了一句“好的”后,便沉默不语。白石麻衣关注着她,忍不住咳了一声,急忙捂着下半张脸,眼睛难以抑制的弯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之类的吗?”

    西野七濑弱弱的举起手来,想了想又慢慢的收了回去。其他女孩们只是低声讨论起来,没什么问题。

    “那就这样了,回去跟家长说一声,具体地址和时间会发到你们手机上。”

    “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他就离开了,女孩们站起身,又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麻衣样,晚上我们几个想去聚餐,你要去吗?”

    松村沙友理跑到白石麻衣身边说道,她听闻后摆了摆手,道:“下次吧,我有事。”

    女孩有些失望,点点头道:“那没关系……那,桥本桑呢?”

    松村沙友理又将目光转移至桥本奈奈未,桥本奈奈未听见了白石麻衣说的话,盯着她不做声,然后摇了摇头,道:“我晚上还有点事……学校那边的事情,不好意思。”

    “哦……那没关系。”

    这让松村沙友理有些挫败感,她难掩失望,说了句没关系,然后走开了。

    白石麻衣急匆匆的跑去换衣服,其他女孩都是慢悠悠的整理着,白石麻衣换好衣服后和众人道了句再见就离开了。

    此刻的停车场内

    风间树靠在机车上,看了眼手机时间,此时是六点半。

    电梯门开了,白石麻衣从电梯口小跑而来,远远的就朝着风间树挥挥手。

    风间树将头盔递给她,她接过后,笨拙的带上,风间树帮她正了正,将挡板拉下,然后又恶作剧般拍拍她的头顶。

    风间树坐上了车,白石麻衣安静的坐了上了后座,扶着后座空出来的位置。

    风间树稍微侧了下头:“扶着腰,你那样太危险了。”

    “诶?!”

    挡板下,看不清她此刻的面容。

    片刻后,她慢慢的伸出手,环住了风间树的腰,风间树感到腰间双手的紧张,稍稍偏过头,接着又转了回去,踩着油门上了路。

    “转动地球仪环游世界一百圈,你兴奋着闪亮着双眼。在光的背面影子悄悄靠近,让人怀念的昨天淹没在雨中。”

    风间树在莫名其妙的压制住了那股躁动之后,也进入了状态,松本清人十分满意,安静的听着他的声音。

    风间树入神的唱着:

    “并非诞生在没有爱的时代……”

    曲罢,松本清人满意的鼓鼓掌,然后笑着称赞他,道:“这样就很好了,cw曲录完就结束了。”

    cw曲是风间树在得知一周后要录音时,干脆把先前唱过的《测量与人之间距离的方法》拿出来,这首歌作为主打独立气质太重了,但是作为cw曲,还能体现风间树别样的“才华”。

    沉寂一阵后,开始准备了,松本清人朝他点点头,风间树戴上耳机,片刻后,进入旋律。

    听到一瞬间他有些愣神,自己已经很久没再唱过之前的歌了。

    听到这首歌,就会想起桥本奈奈未,就像他站在台上,漫无目的的寻找一个人。

    松本清人关注着他的状态,惊讶的发现他的状态出奇的优异。

阅读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好色小姨绝世战魂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猎户的娇妻儒道至圣春浓花娇芙蓉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