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清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的目光没能忍住,一路往下。

    冷艳的眉眼,唇边的痣,张合的红唇,白皙的脖颈……

    白石麻衣被他注视的有些害羞,随后松开手,但是还是担忧着,说道:“风间,你还好吗?别喝酒了,喝点水吧。”

    他直直的看着眼前十分担忧的女孩,心中好像有一股急冲冲的磅礴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那个平日维持着他冷静形象的禁锢。

    他竭力克制着动作和表情,不露出什么端倪,但是白石麻衣在此刻好像有了别样的魅力,由不得他了。

    她举起手,果断的要来一瓶矿泉水,然后扭开瓶盖递给风间树,风间咕咚咕咚的一口喝完,仅仅获得了几秒的清明和舒爽,

    下一秒,胸中的燥热和滚烫,就像烈火蔓延在木屋那样,渐渐的烧掉了他最后的一片安全地带,白石麻衣好像,也化作了娇艳欲滴的花朵……他一惊,强行按住了想要伸出去抚摸白石麻衣的左手,躲避着白石麻衣热烈的关切着的目光。

    “咳咳……”风间树突然重重咳了几声,白石麻衣又赶紧抽出纸巾。

    风间树抬起头,笑了声后露出笑容,道:“骗你的。”

    “你喝完第一杯就脸红了,我都叫了你不要再喝了……诶你,你还好吗?”

    “还好。”

    风间树喘了口气,答完,又是一口,白石麻衣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面无表情,不声不响的看着他。

    风间树坐在原地,拉着领口扇风,他的状态好像越发不好了,白石麻衣也更加担忧,抱怨道:“酒量不好还喝这么多……还都是啤酒。”

    风间树眨了眨眼睛,迷糊道:“……第一次喝,而且也不多啊。”

    白石麻衣一愣,然后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是没想到他醉后的状态居然是这样,然后看到他额头上泌出的汗,抽出纸巾,像是对待着至宝那样,她的目光安静,温柔的注视,接着缓慢的擦去他额头上的汗。

    白石麻衣拍了一下风间树,努努嘴表示不满,风间树看着她,轻笑一声,就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想了想,问道:“训练累吗?”

    她轻笑道:“还好……但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呢。”

    风间树歪着头笑:“你喝过吗?”

    “我?”她指了指自己,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之前偷偷跟朋友喝过一点。”

    风间树点点头,拿来最后半瓶酒,然后晃晃荡荡的倒进自己的杯子里,而后手往前直直一伸,脸红红的,昂着头说:“那你也喝一点嘛。”

    白石麻衣哭笑不得的接过来,然后放到桌上,实在拗不过他,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前台,小声道:“我还没成年呢。”

    风间树不管不顾:“那你之前怎么喝的?”

    白石麻衣无奈的看着他,风间树居然开始穷追不舍了。她也只好趁着别人没看着,然后赶紧一饮而尽。

    风间树看着她的嘴唇碰上杯口,突然又觉得心中的火又慢慢烧起,他选择站起身指了指前方,道:“上个厕所。”

    白石麻衣握着杯子意识到什么,脸越来越红,赶紧用手背贴了贴脸,过后,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杯子,轻轻摩挲着,心绪不明,轻叹了声。

    风间树回来时,白石麻衣已经收拾好东西了,走的并不踏实,他觉得踩着一片片抹了油的棉花糖。白石麻衣见状,赶紧起来扶他。

    风间树与她一同走向前台,无语的笑道:“我还没到这程度。”

    她认真的说:“万一摔倒了会受伤的。”

    风间树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手覆在她头顶,然后揉了揉她的头,没有说话。

    白石麻衣的动作,一瞬间有些停滞了。接着反应过来,风间树到前台付了钱,然后与她一同出门。

    晚风一吹,却并没有感到多么清醒。

    他感到困倦起来,身边少女的清香被风吹到鼻尖,于是,越发的晕了。

    这种晕眩是纯粹的物理作用,原本就因为不胜酒力所以感到了有些疲惫,此时的香气仿佛是加了一把火。

    白石麻衣看出了风间树此刻的无力,便靠着他,以防他突然脚软,拦了辆出租车,将没有反应的风间树扶了进去。

    报完位置后,风间树懒散的靠在后座上,半眯着眼睛,轻声道谢:“谢谢你了,麻衣。”

    “没事。”她摆摆手笑着,随后看了眼风间树,轻轻问起:“最近,很累吗?”

    风间树点点头,道:“有点。”

    依旧是那副眼睛都好像睁不开的样子,完全丧失了精力一般。白石麻衣轻轻拍了拍他,道:“那就先睡一下吧。”

    风间树迷迷糊糊点点头,闭上了眼睛,一只轻柔的手抚上了臂膀,将他无力的身子轻轻推到,他来不及惊讶,就好像陷入了棉花糖一般柔软的地方。

    鼻尖轻嗅,猛的吸入是一阵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面颊触碰到的是滑腻温热的触感,他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但是,却相当喜欢现在的感觉。

    白石麻衣穿着热裤,大腿裸露在外,风间树的胡渣和头发刺的她有些痒痒的,风间树转了一面,白石麻衣就迎合着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感到大腿上稍有些沉,却让她十分安心,轻轻碰了碰风间树散落下来的头发。

    车内静谧,只有广播在播放着一首歌,白石麻衣一听便知道了那是夏之音。

    白石麻衣惊喜的听着,也低声的唱着,看着倒在大腿上的风间树,温柔的将手轻覆上他的脸颊,手指划过风间树的轮廓。

    风间树好像真的睡着了,安静,没有声响,白石麻衣就怔怔的看着他,片刻后,复杂的移开眼神。

    司机瞟了眼后视镜就没在继续看,挑了挑眉,继续开车。

    风间树突然喃喃自语说着什么。

    白石麻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看着风间树的脸,慢慢凑近,直到看到他的嘴唇嚅嗫,才侧耳听着。

    片刻后,她的身体一僵,仿佛听错了什么一般,动作停住了。

    此刻的上野区某栋公寓六楼的房间内。

    桥本奈奈未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是空了的碗筷,她攥着手机,看着风间树之前发来的信息,沉默着没有反应。

    晚上我晚点回去,你回家路上小心,冰箱里准备好了速冻的食物,早点睡,不用等我。

    她想起来,进今天白石麻衣也是急匆匆的,去赴约。

    那么……

    她的心不知为何,缓缓沉落。

    酒精会导致醉酒。

    这个多半谁都知道,决定好喝酒的那一刻起,基本就做好了说胡话和做出任何奇怪行为的准备,反正一句“喝醉了不好意思”,大概就能解释过去。

    但是为什么,喝这种度数低的啤酒也能喝醉。

    随处可见的居酒屋内,风间树带着白石麻衣来到此后先是点了些菜,尚有理智时,要了几瓶啤酒,好奇的尝试了几口。

    至于要喝酒的原因其实他也说不上来,若只是因为桥本奈奈未的离去他便来买醉似乎有种苦情男人的既视感。

    与其说是因为这件事,不如说是因为这件事所带来的诡异情绪需要消解一下。或许也只是正好成年了却还没喝过酒,所以借此尝试。

    难喝的要死。

    风间树喝完第一口,面无表情的想。

    而现在,桌上摆着几个空瓶子,碗碟里空无一物,风间树面色潮红,觉得自己上半身在发烫,脑子发涨,只得先凝视着酒杯,目光涣散。

    白石麻衣皱眉看着他,不满的说道:

阅读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圣墟末日之神级充钱系统带着仓库到大明漫威里的德鲁伊史上最强赘婿哈利波特之超然继承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